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六章 我的小女孩 3

正文 第六章 我的小女孩 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一句話,簡直是定了性。

    初見很清楚自己再怎么辯解都沒用了。

    不知道為什么,從澳門回來檢邊林就越來越不對勁,這么多年兩人沒越過的雷池,全讓他跨過來了。她找了個借口,留檢邊林在門外應付李老師,自己悶不吭聲進門,在船廠領導和眾長輩閑聊的聲音里,站在窗邊,低頭玩手機。

    算了不和他計較,檢叔叔還要做手術。

    檢邊林沒多久跟進來,在她身邊站了會兒,不知道該和她說什么。

    他拿出手機,微信置頂就是初見的小頭像、

    這二十幾年他放不下的,是他以為屬于自己的小女孩。

    明知道初見不喜歡自己,還要讓全年級誤會兩人早戀的是自己,在渡輪強行親她的也是自己,還有那年冬天……直到剛才,他還是存著不切實際的幻想,想讓她默認真的和自己在一起過。

    包括現在,他也是篤定她不會在父親生病的時候和自己生氣。

    一切自私的篤定都讓他想起,經紀人謝斌的話。

    “算了吧,檢邊林,”那晚和謝斌喝酒,兩個人在陽臺上吹風,對方一個大男人都開始站在初見立場勸他,“你也就仗著你們兩家的關系,把她從小到大能有的姻緣都給掐了,人都二十六了連正經戀愛都沒談過。說到底,不就是人家倒霉和你從小做了鄰居嗎?”

    說得沒錯,被他喜歡上是挺倒霉的。

    初見還在和公司里的小助理溝通日本美甲老師來上課的行程,順便問問展覽會展位的問題,檢邊林的微信出現:抱歉。

    她想了想,沒回。

    沒想到的是,這兩個字成為了兩人整個白天最后的對話。

    晚上,檢邊林在vip病房陪床,初見和父母回到杭州的家。

    順便老媽還拿了檢家的鑰匙,去收拾收拾東西,去醫院比較急,都沒來得及收拾住院要用的東西。初見幫著媽媽收拾了會兒,把陽臺上晾著的衣服收了,疊好,放在主臥床上。

    發現床頭還放著照片,是初見和檢邊林高中畢業時的合照。

    照片里的兩個人穿著校服,是拿錄取通知書那天,在校門口被檢爸爸要求站在正門口合照一張。

    藍色校服,很中國特色。初見站在他身邊,頭頂將將到他肩膀,他眼睛黑亮,鼻梁上還有一副無框眼鏡。初見大眼睛小鼻子,在笑著,有顆歪出來的小虎牙,漆黑短發,齊劉海。

    因為檢爸的要求,檢邊林還攬著她的肩。

    她還記得,那時候,他在高中重點班,成績特別好,不愛搭理人,戴著眼鏡,總被外班女生描述成一班的那個“斯文敗類”。為什么會有“敗類”兩個字呢?她實在好奇,私下追問過,回答純粹是因為長得太好看了,不像好人……

    “發什么呆呢?”初見媽媽拎著包,里邊塞滿了換洗衣服和洗漱用品,走進來,看到照片也笑了,“這照片是你爸爸給他洗出來,特地買了相框放這里的。你倆小時候關系多好啊,可惜大學沒在一起,要不然更好。”

    初見嗯了聲,轉身出了房間。

    原本安排是第二天手術,晚上睡到三點多,初見突然被叫起來,說是狀況不好,要趕緊去醫院。她摸到衣服穿上,就跟著爸媽去了醫院,頂著亂糟糟的頭發,跑到手術室外。

    人已經進去手術了,只能等著。

    檢邊林獨自一個人坐在手術室外,因為怕這時候還被人圍觀,他也沒戴醒目的黑色口罩,而是把帽衫帽子戴上,遮住了自己大半張臉。

    初見走過去,猶豫了幾秒時間,彎腰,輕聲問:“你到現在一直沒睡?餓不餓?”

    這是從他說抱歉兩個字后,兩個人的第一句對話。


    檢邊林抬起眼睛,看面前在睡衣外穿著運動外衣的初見,過了好一會兒,低聲說:“讓我抱抱你。”

    初見啞然,被他抓住手腕拉到身前,右肩重重撞上他的額頭。從腰到后背都被他的手臂環住,緊緊地,一動也不能動,被手臂勒得太緊,有些喘不上氣……

    樓道里冷清清的,沒有幾個人。

    爸媽還坐著在低聲交流,看到這一幕,頓了頓。然后媽媽給了她一個眼神,讓她好好安撫檢邊林。畢竟他從小是跟著爸爸從廣東北上來到杭州,檢爸從小帶他到大,現在這狀況,挺可憐的。

    初見感覺得到他的不安,很濃郁。

    她伸出手,輕輕摟住他的肩,低聲說:“沒事的,沒事的。”這還是她這么多年第一次充當“安慰保護”他的角色,有些……不知所措。因為離得太近,鼻端都是他的味道,混雜著醫院的,讓她越來越不知所措,可是不能推開,這時候肯定不能推開。

    最后還是檢邊林放開她:“抱歉。”

    還是抱歉。

    初見懵懵的,不知該繼續安慰,還是做些什么。最后給自己找借口買宵夜,下了樓。她實在慌,就給童菲發了個微信:睡了嗎?

    這時候最有可能沒睡的就是這個勞模經紀人。

    很快,童菲回過來語音:“沒呢,陪我家藝人拍夜戲呢。干嘛半夜不睡?被非禮了?”

    初見:……檢邊林爸爸情況忽然不好,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童菲:用你的身體啊。

    初見:……

    童菲繼續丟了一條語音,很是感慨:“哎怎么這么可憐啊他,我本來還想等你回來時候和你說呢,謝斌今天和我談合同時候提起來的,說檢邊林體檢報告不好,回來就要開刀呢。真是事趕事啊,你好好安慰人家吧,沒有愛情也有整整二十二年的友情啊。”

    要開刀?初見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趕緊重復聽了遍。

    兩輛救護車停在樓門外,幾個醫院工作人員站在那兒聊天。很快,又有一輛開進來,初見就在救護車的藍色燈光里,腦子空白地呆站著,直到人家說快讓開,她才從忙退后兩步,撞上了墻壁。

    童菲見她沒回話,繼續補充:“本來人家都沒打算告訴我,因為要和他們簽合同確定我們家演員和編劇的工期,本來要明年年初開拍,可說是要等檢邊林的時間,后來謝斌看我是自己人,才被我套出話來實際情況。我也不知道什么問題,說不定是小手術。”

    她聽完,心仍舊懸著。

    語音又丟過來:“也不對,說是至少要休息三四個月,應該也不是小手術吧?”

    初見只覺得手軟,險些握不住手機。

    難怪一直覺得他不對勁……

    他又不說,誰都不說,這次因為檢爸爸的事,更不可能說了。

    初見心亂糟糟的,繞著醫院大樓走了好幾圈,從有燈光的地方走到陰暗處,如此反復了數次終于上樓。

    這次她沒有躲開他,直接坐在他身邊,因為是連著的椅子,連著他身下的那把也有動靜,本來閉著眼睛強迫自己靜心的男人睜開眼。

    “樓下沒東西吃了。”初見小聲說。

    他沒應聲。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沒告訴我?”初見聲音更輕了。

    檢邊林在略顯蒼白的燈光下,凝視她。

    初見還是覺得要問清楚:“你怎么不說話?”

    “沒有,”他下意識轉著自己的那個小尾戒,輕搖搖頭,“沒有想告訴你的事。”

    初見蹙眉,看著他站起身,走到手術室外背對著自己。

    完全是一副避開她,不想讓她再問的樣子。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