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五章 我的小女孩 2

正文 第五章 我的小女孩 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檢邊林低聲重復:“師兄?”

    然后,沉默著把簽好名字的本子遞給空姐,氣氛再次跌落到剛上飛機時的原點。

    初見忐忑看他,內疚感迅速膨脹,磨蹭了會兒,輕聲解釋:“我對他沒感覺,”說完從座椅前翻出了一本有點破的航空雜志,胡亂翻了兩頁,又嘀咕,“我要喜歡上誰,會和你說的。”

    檢邊林的視線第二次轉回來,皺眉看她。

    他今天臉色始終不好,現在更不好。

    其實要是用心看,誰都能察覺他的情緒就浮在眼中,只是被額前的短發遮擋了些,刻意避開她。他不想用自己的情緒影響她,隨便玩笑兩句,卻沒想到反被她拽入另一個心情低谷。

    初見知道他在看自己,再不敢回視。

    于是像模像樣地把手里雜志從頭翻到尾,從尾翻到頭,連廣告小字都一個個去讀,就這么悶到飛機降落,險些憋出內傷。

    下飛機前,檢邊林掏出黑色口罩,戴上,遮去了大半張臉。他平時很少戴這個,前幾天是生病臉色不好怕被拍到會讓粉絲擔心。現在是心情不好情緒不穩,怕被拍到讓人亂寫。

    本來就生得比普通男人皮膚都要白,被黑色襯著倒顯出蒼白了。

    唯一露出來的那雙眼睛,沒有看她:“跟著我,別太近。”

    說完,就拎起自己的背包走了。

    這是個緊急的行程,不會有什么被提前泄露引導粉絲接機的事情,但是他從出口出來,低頭匆匆走過時,還是不斷被路人認出來。遠近的人紛紛掏出手機,自發跟著檢邊林的腳步。他連助理都沒帶,所以難免被人群圍觀得行走緩慢,幸好,大家都很禮貌。

    檢邊林始終用余光在人群中搜尋初見,生怕她被人群擠丟。初見倒是很小心,乖乖在距離二十米遠的地方跟著他。順便,在他被圍住時,還去肯德基里買了杯可樂,耐心地咬著吸管,慢悠悠喝著,等著他脫離人群。

    小時候她也常這么等他。

    那時候檢爸爸在船廠常常出差,去好遠的地方,常有十天半個月的讓檢邊林在初見家吃飯,所以必須一起回家。可他的一班是重點班,他又是尖子生,補課拖堂常事,她的九班是非重點班,放學早。于是兩個班級,一頭一尾,總是最晚關燈的。前者是整個班在上課,后者是只有初見一個人在睡覺,或者看漫畫。

    常常是一班下課,所有人都熱熱鬧鬧下樓,就他獨自沿著漆黑樓道走到最盡頭,推開門,把餓得兩眼昏花的初見領走。

    耐心啊,就是這么被一點點磨出來的。

    出個機場簡直和打怪升級似的,到處都是障礙物……

    最后,連初爸爸的車都被幾個資深粉絲圍住。初見估摸著自己又沒戲做自家車回去了,轉身跑到出租車那里排隊。

    同時,檢邊林的手機微震動。

    是初見發來的:你和我爸先過去,我打車去。

    小粉絲還在對著沒有關車門的他說話,檢邊林從后視鏡里找她,看到她上車了,才提醒小女孩們當心手,隨后關上車門。

    檢爸爸住得是vip病房,但幸好,不是重癥監護。

    初見是最后到的,走進去時候,檢邊林正坐在離床遠一點的地方,低頭,徒手剝柚子,剝好了,一點點又把果肉外的白皮撕下來。

    床上的檢爸爸正在用廣東話控訴他。

    雖然到杭州這么久了,父子倆平時還是用廣東話交流,初見跟著聽了這么多年,也全能聽懂了,就是死活都不會說。

    檢爸爸從他的帽衫數落到褲子,從腰帶數落到運動鞋,再到脖子里的那根鏈子,最后還不忘訓一訓那個黑色的小尾戒。

    總之宗旨就是,男人怎么能在穿著上如此講究,太不像話了。

    檢邊林這么高的個子,擠在病床和窗戶的過道里的那張木椅子上,兩腿分開而坐,手肘撐在自己大腿上,也不說話,躬著身子繼續剝柚子。直到看到初見,他手才頓了頓。

    檢爸爸看到初見,很快切換到和藹可親的頻道:“小初啊,叔叔可想你了,你看你這么忙還跑過來。”

    “沒事,”初見擺手,“我自己就是老板,沒人管我。”

    檢爸爸很久沒看著初見,挺高興,在渾身劇痛中,繪聲繪色描述自己上午血壓忽悠就降到超低,險些就一命嗚呼的險境。

    檢邊林趁老爸說得<!--中间广告位置-->高興,起身把剝好的柚子掰下來,塞進檢爸爸嘴里,隨手又掰下來一片塞給初見。

    “你看人家小檢多細心,弄得多干凈,”初見爸爸嘀咕了聲,“你自己喜歡吃干凈的,都懶得剝。”

    她嗯嗯承認著自己的懶惰,掰著小塊柚子吃著,偷偷看檢邊林。看檢爸這樣子,還挺讓人放心的,他應該心情好了吧?

    很快,又有新的船廠領導來探望。

    檢邊林就和個大熊貓似的,每個進來的人都要多看他幾眼,他看自己爸爸挺享受被領導們慰問,也不想留在這里,就獨自離開,去查了診療費,收了最新的一疊繳費單。

    “我去吧,”初見把單子拽過來,翻了翻,“你不方便到處走。”

    檢邊林居高臨下看著她。

    ……

    她從他指縫里抽走錢包,跑了。

    當初見拿著他的錢包到樓下繳費窗口,對著面前玻璃窗里在對著電腦算賬的工作人員時,還在默默為自己悲哀。如果當年的事能重來一次,她寧可作天作地,作到檢邊林受不了主動提出分手,這樣,內疚感就不會始終追著她,追了這么多年。

    哎,都怪當年沒經驗。

    “我寶寶真是大寫的窒息,……帥哭了,帥哭了,你看他的腰!”身前后排隊的幾個小姑娘在興奮交流著。

    這個音樂……不就是昨天在電視節目里的舞曲嗎?

    窗口丟出一把零錢,初見摸過來,瞥了眼被舉著觀看的那個手機屏幕。果然,就是昨天那個節目的彩蛋。只不過昨天剛出現舞曲,檢邊林就來了,她就沒好意思認真看。

    初見理理好紙幣,按照大小面額的順序,把錢一張張塞回他的錢包,還是忍不住瞄了眼屏幕。

    ……

    黑暗中,有稀薄白光落下,他從低壓的帽檐下挑起漆黑幽暗的眼睛,直視鏡頭——

    “這個適合晚上看啊!鏈接發我,快!”

    “是吧是吧,我昨晚循環好十幾遍都睡不著!吾寶寶在舞臺上絕對的侵略氣場,荷爾蒙爆棚!”

    ……

    機場和公司就算了,就連在醫院付費排隊都能看到他粉絲,初見真是體會到了他最近有多紅。也難怪一聽到檢邊林提出合作帶新人,童菲亢奮得恨不得把她用彩帶捆了送過去做回禮……

    她回到vip樓層,看到個熟悉的背影——

    檢邊林的初中班主任,自己的英語老師。當初就是這個老太太把他們兩個叫到辦公室苦口婆心追問是不是在早戀……

    初見從小就怕各科老師,迎面和老師碰到,都是躲到樓道邊,挨著墻,低頭喃喃句“趙老師”“李老師”,然后把自己當空氣飄過。

    所以此時此刻,她第一反應還是努力蹭著墻邊飄過……

    當然,對方是不會讓她如愿的。

    李老師立刻伸手,把她拽過去,又是揉頭發,又搓小手。絮叨著真是長大啊,就是好看了:“我這來醫院領藥,看見檢邊林爸爸船廠領導,才知道他公傷住院,就跑上來看看。沒想到啊,就碰上你們。”

    初見訕笑:“老師辛苦了。”

    李老師笑得慈祥:“你們小兩口一起回來的啊?”

    她傻了:“不,不是。”

    “不是一起?那是前后腳來的?”李老師笑呵呵打斷,“我懂,小檢現在大明星,大明星都要做好保密工作,嗯,放心,老師嘴嚴。就連學校里學生問,我都沒說過你們。”

    “老師老師,您誤會了,我們真沒關系。”初見舌頭打結。

    “那時候是為了你們學習成績,”李老師繼續揉初見的短發,“你要理解身為一個老師的立場,早戀啊,終歸不好,不好。有多少能像你們兩個到現在還在一起的啊,都是瞎胡鬧。”

    “老師您真誤會了。我們真沒在一起,真的,真的。”初見怕爸媽聽到,求助地扯檢邊林衣角。

    李老師有些不在狀況,望向旁觀的檢邊林。

    檢邊林從初見手里抽出錢包,隨手插回褲子后袋:“分手了。”

    老人家恍然,神情從悵然到遺憾,最后仍抱著勸和不勸分的想法,小聲問:“鬧小別扭啊?”說著就去攥住檢邊林的手腕,“小檢啊,女孩子哄哄就好,可別隨便分手。”

    檢邊林表情匱乏:“她不太好哄,我盡量。”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7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