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我的曼達林 > 正文 第一章 不為人知的小初戀 1

正文 第一章 不為人知的小初戀 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靜安寺附近的某條小馬路上,沿街有個小院子,推開木門,沿著石子路走進去,能看到一個小美甲店,是初見的。

    再走進去,路盡頭的商務樓里,某一層有個美甲培訓公司,也是初見的。

    這兩個才是她真正的產業。

    至于那個影視工作室,只是因為童菲事業受挫,在初見這里哭了大半夜,初見才決定拿出自己畢業后的所有積蓄支持這個十幾年的死黨,投資她開影視工作室。

    但初見始終認為,自己實在和娛樂圈沒什么太大關系。

    他們從澳門回來,在虹橋機場分道揚鑣,初見回了沿街的小美甲店。她翻了翻預約本,今天生意還不錯,不過現在都八點多了,只剩下最后兩個差不多快做完的客人了。

    沒想到,剛計劃著約個人去吃宵夜,檢邊林卻來了電話,說要來這里看看,也沒說是什么事……

    等掛了電話,初見剛反應過來,他是在上海落地的?她怎么記得童菲說過檢邊林是要直接回北京的。因為工作室現在和檢邊林公司有合作,所以童菲應該很清楚他的行蹤……

    難道行程有變?

    一個半小時后,用帽檐遮住了大半張臉的男人低調地從石子路走進來,推開門,給了她這個確切答案:

    是的,他改變行程了。

    門外帶來冷風,她把膝蓋上的毯子拉上去一些,指了指臺子上的那張小卡片:“我幫你都充上了。這卡不是你的?是你經紀人的?”

    他有些不太舒服地咳嗽了聲。

    “你要是早說是別人的,我就不用了……”畢竟還是不好,和他經紀人又不熟。

    檢邊林微抬了抬下巴,示意初見把自己手邊上的那杯熱水給他,又咳嗽了兩聲,這次能聽出來他在重感冒。

    “感冒了?”

    她拿起杯子遞給他,在他伸手接的時候,突然就收回來:“不對,這是我杯子。等會兒,我給你找個沒人用的。”

    檢邊林什么都沒說。

    初見在飛機上沒吃什么,饑腸轆轆的,本來等他拿走會員卡就去宵夜。可看他一臉倦容又不敢開口催,默默地,小心翼翼地按著計算器,有一搭沒一搭算賬,順便余光偷看他,祈禱能早些解放。

    他慢條斯理地喝了半杯熱水,拿過她的賬本,翻了幾頁:“你投資童菲的工作室了?”

    “是啊,你不是知道了嗎?”

    “投資了多少,五十萬?”

    兩百萬,把小房子賣了。

    初見默默地轉化為:“沒多少。”

    前一陣賣自己小房子時候,她是和爸媽說自己要擴大美甲培訓事業,在廣州、北京分別開三家分店,才算是把這件事蓋過去。

    檢邊林可是和自己爸媽最熟的人,不能說漏嘴。

    他原地轉了圈,領導視察一樣,順便有些探究地看著那面擺了一百多個各種顏色的指甲油玻璃墻,若有所思。

    她想不出他還能問什么,第三次祈禱他可以走了的時候,他又雙手抄在自己上衣口袋里,用一種在澳門街頭剛拍完警匪電影的造型姿勢,告訴她:“我剛才來的路上約了童菲宵夜,一起?”

    “我賬還沒算完,”她話說到一半,看他嚴肅下來,拐了個彎,“不過也好,餓死了。”

    算我上輩子欠你的。

    這件事說起來,她真是莫名其妙的冤枉,兩個人追溯到十幾年前,是小學同學。

    檢邊林父母離婚,他和爸爸從廣州去了杭州,就在她家隔壁租了個房子,于是初見的母親大人,就沒事喜歡自告奮勇帶著兩個人出去玩。

    一來二去,兩家交情變得頗深。

    后來到初中,初見感情還沒開竅,就被全班、全年級同學默認為是他女朋友了。

    再后來,她覺得自己根本沒這個意思。

    某天放學后,她趁著他在樓道里幫自己把自行車鎖在欄桿上的那一刻,鼓起勇氣對著他的背影坦白說……其實我真的不喜歡你。

    當時他也就看了自己一分多鐘,然后拎起兩個人書包,上樓,也沒表示出任何異議。

    原本故事順利發展,應該是關系變淡,然后畢業后再不聯系。

    但無奈兩家關系太好,到現在還經常結伴出游……兩個人就如此成了死黨。可這么多年,她總有種自己當年是個負心漢,無情甩了他,略有小內疚的微妙情緒。

    吃宵夜的地方是他經紀人謝斌定的,小店,熟客。

    小包房,前后檢查完畢,不會被人拍到后,幾個人先后裝著沒事兒一樣地,鉆進了店里。

    初見以為童菲會跳腳,畢竟在澳門她工作太拼命了,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中间广告位置-->,下了飛機臉都發灰了,發誓再也不接工作電話。

    可現在,完全喜笑顏開啊,帶著個剛簽約的小鮮肉走進來,忙不迭招呼介紹,那位就是檢老師,謝老師。

    然而,童菲和小鮮肉坐下,根本插不上話,因為初見正在一本正經給謝斌講解自己美甲事業的盈利模式。

    “你不知道,你肯定猜不到,這個行業的主要營銷平臺在微博,”她用夾子,在鐵板上翻著自己想吃的麻辣雞胗,“那些開美甲小店的店主只要在微博上搜索,就會來找我看貨,訂貨,下單,每個月固定有五六個上門,單子平均五萬以上,我就穩準不賠。”

    謝斌表示欽佩:“也算是有自己的事業,女強人,女強人。”

    檢邊林喝了口梅酒,放下小小的玻璃杯。

    杯子里的冰塊輕輕碰撞,有輕微聲響。

    他的目光,比任何時候都要安靜,看著她如何拿著不銹鋼的小夾子,興致勃勃地、不厭其煩地一個個翻著小小的燒烤食物。

    她烤得專心致志,他看得一本正經。

    他其實要求不多,每次經過上海時,能見見她,看她想拒絕自己又覺得內疚的小表情,強迫她陪自己吃吃飯,說說話。就夠了。

    初見還想繼續生意經,被童菲在桌下踩住,馬上識趣住口,指向那個小鮮肉:“這位,這位林深同學就是菲菲新簽的藝人。”

    檢邊林食指在酒杯邊沿滑了半圈。

    沒什么多余的話,一個字也沒有,就是順著她的手指,象征性去看了那個大男孩一眼。

    然后,繼續看她。

    謝斌倒是笑了:“我是不是見過你,以前?你不算純新人?”

    林深內斂笑著:“是見過,在澳門。”

    “啊,對,我想起來了。”

    “這次我去澳門,就是為了說服他和我簽約。”童菲補充。

    林深過去曾被制片人簽下來,卻因為制片人越混越差,一直沒什么戲上。后來解約回到家去賣豬肉脯,倒是開始過得不錯。童菲偶然拿到他的資料,千辛萬苦去了好幾次澳門,屢次登門勸說,甚至約了對方父母,才算是把他簽下來,帶去北京重點培養。

    謝斌清了清喉嚨:“這么說吧,我想和你們工作室合作。”

    童菲打了個磕巴:“合作?”

    完全意料之外。

    連開出來的條件都非常誘人。

    “我們公司買了幾個大ip的版權,要捧新人,”謝斌說,“我想要請你們工作室的編劇寫劇本,檢邊林就是主演,除了帶我們公司的新人,你們可以挑一個戲份多的男三,給這位林深。”

    童菲咳嗽了聲,臉都激動紅了,檢邊林最近都不接電視劇了,一心電影。如果肯接,那一定是超級大制作,特別容易捧人。能跟著檢邊林演戲,最差也有大眾臉熟度!

    這頓宵夜真是吃得皆大歡喜。

    飯后,大家鳥散狀,檢邊林自然就開車獨自把她送回了家。

    初見為了發展事業,獨自在上海租了房子,爸媽時常從杭州來小住,替她改善改善生活。于是,檢邊林理所當然拜托初見媽媽給自己也租了房子,算是個落腳地,房子就在她對門……

    于是避無可避,初見和他一起回了家,開門時母親看到檢邊林,立刻將他拉進去小坐。

    初見累得不行,鉆回自己房間去了。

    他在餐廳坐著休息,被初見媽媽發現生病后,硬是塞了點感冒藥讓他吃下去,又是熱水,又是噓寒問暖,倒像是見著了親生兒子。

    “累嗎?生病了還要演戲?”初見媽媽在他對面坐下來。

    檢邊林摘了帽子,頭發軟軟地、凌亂地貼在額頭上,他的視線里,是初見臥室緊閉的門:“阿姨,沒關系。”

    初見媽媽嘆口氣:“還說沒事,看看,都累瘦了。”

    “他們做藝人的瘦是為了上鏡好看,”初見趿拉著棉拖鞋,舉著手機從客廳經過,去廚房找果汁喝,“他要是胖了,減肥更痛苦。”

    她說著,打開了冰箱。

    “檢邊林在你們家?”童菲還在今晚大事談成的興奮中,聽她這么說立刻感慨了,“哎,我特別想問你一個問題,作為掏心掏肺有今生沒來世的死黨,你能不能悄悄告訴我?”

    “什么?”她發現大冰箱里的飲料沒了,走出去。

    拍了拍檢邊林坐著的椅子,示意他往前點。

    檢邊林看了她一眼,向前拉動椅子,她蹲下,打開小冰柜。

    電話那頭清了清喉嚨,又咳嗽了兩聲,非常曖昧地壓低了聲音:“你和他以前……那啥過沒?”

    ……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79/7556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