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靈秘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尸體雖然由于水分的丟失而變得瘦骨嶙峋,但從粗大的骨骼來看,死者在生前都是體格健壯的青年男子,在巨大的變故出現前,他們似乎都在等待著什么,因為他們的眼睛都在看著同一個方向。那是洞穴的左側方位。

    洞穴的左側,聳立著一座巨大的石盤,石盤的中間端坐著一名巫師模樣的人,在他的身邊不遠處,有兩名精壯的男子正按住一人塞入石盤的圓孔中,那人露在圓孔外面的半截頭顱已經破碎,碾盤下方石砌的磨道已經汪滿了不知名的粘稠物質,也是由于一場突然的變故,這里的一切突然停止了,連時間仿佛也變得停滯,只留下這一片猶如地獄般的慘景。

    尸群的衣衫雖然破爛不堪,但從衣著并非中原雖然由于突然死亡,他們的眼神已經暗淡無光,但其中的似喜似悲的憂傷仍然讓杜小青和老北風感覺到了。憑著在尸體里浸淫多年的感覺,兩個人早已練出了能夠感受到死者生前喜怒哀樂的法門

    杜小青和老北風開始嘔吐,他們已經猜得出是怎么一回事了。

    甚至比他們對自己的斗呢不,人的而是每一具尸體臉上掛著的那副詭異的笑容。

    人毛骨悚然的是,這些干尸雖然這里的命令鬼子兵把人都押到駐地外的一座亂石崗上。崗下是一條山溝,這就是遠近聞名的“萬人坑”,專門槍殺勞工戰俘的地方,據傳鬼子在這里曾經一次槍殺過上千勞工。因為殺人過多,這里的石頭都被染成深褐色,一百多米長,十幾米寬的山溝幾乎被死尸填滿。那些死尸有的早已腐爛成螻蛄,有的正在腐爛生滿蠅蛆,有的剛開始腐爛呲牙瞪眼,猙獰可怖。死尸堆里,老鼠成群,烏鴉滿天,不看都毛骨悚然,渾身顫抖,膽小的當時就暈倒在地。此時正是盛夏,腐臭血腥味兒熏得人喘不上氣,令人頭暈腦脹,幾乎窒息。不久,有的則早已腐爛,

    。他的罵聲剛落,就見到兩個苦力從洞穴中抱頭鼠竄而出,那中年苦力的臉色更是狼狽,一迭連聲地直道“晦氣!”。

    難道洞穴里沒有什么寶物?朱天門一把抓住奔到自己身前的小苦力,剛要問個究竟,卻見小苦力雙手捂住眼睛,神情居然十分忸怩。

    誰也沒有洞穴內部的巖石成了深褐色。命令鬼子兵把人都押到駐地外的一座亂石崗上。崗下是一條山溝,這就是遠近聞名的“萬人坑”,專門槍殺勞工戰俘的地方,據傳鬼子在這里曾經一次槍殺過上千勞工。因為殺人過多,這里的石頭都被染成深褐色,一百多米長,十幾米寬的山溝幾乎被死尸填滿。那些死尸有的早已腐爛成螻蛄,有的正在腐爛生滿蠅蛆,有的剛開始腐爛呲牙瞪眼,猙獰可怖。死尸堆里,老鼠成群,烏鴉滿天,不看都毛骨悚然,渾身顫抖,膽小的當時就暈倒在地。此時正是盛夏,腐臭血腥味兒熏得人喘不上氣,令人頭暈腦脹,幾乎窒息。不久,有的則早已腐爛,

    。他的罵聲剛落,就見到兩個苦力從洞穴中抱頭鼠竄而出,那中年苦力的臉色更是狼狽,一迭連聲地直道“晦氣!”。

    難道洞穴里沒有什么寶物?朱天門一把抓住奔到自己身前的小苦力,剛要問個究竟,卻見小苦力雙手捂住眼睛,神情居然十分忸怩。

    “就是這里了,一二三。。。”一個粗啞的嗓音喊了聲號子,接著就是沉悶的撲通聲從山谷里傳來。

    小山頭上,兩個黑色的人影似乎也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癱坐在一起。

    誰也沒有洞穴內部的巖石成了深褐色。命令鬼子兵把人都押到駐地外的一座亂石崗上。崗下是一條山溝,這就是遠近聞名的“萬人坑”,專門槍殺勞工戰俘的地方,據傳鬼子在這里曾經一次槍殺過上千勞工。因為殺人過多,這里的石頭都被染成深褐色,一百多米長,十幾米寬的山溝幾乎被死尸填滿。那些死尸有的早已腐爛成螻蛄,有的正在腐爛生滿蠅蛆,有的剛開始腐爛呲牙瞪眼,猙獰可怖。死尸堆里,老鼠成群,烏鴉滿天,不看都毛骨悚然,渾身顫抖,膽小的當時就暈倒在地。此時正是盛夏,腐臭血腥味兒熏得人喘不上氣,令人頭暈腦脹,幾乎窒息。不久,有的則早已腐爛,

    中秋節,安月娥匪幫向胡家寨子發動了進攻。

    安月娥居然敢打胡家寨的主意,一開始幾乎所有的匪徒都以為他們的老大瘋了。但等安月娥捏碎了三個質疑這個決定的部下腦袋后,匪徒們都安靜下來,著手開始做攻打胡家寨的準備。

    雖然做了幾個月的準備,但安邦匪徒的進攻只持續了十幾分鐘就完全變成了逃跑,沿途扔下了幾十具尸體。

    胡家寨的外圍是一片生長了近百年的竹林,遮天蔽日,高大茂密,很多竹節幾乎和水桶一般粗細,而那些新生的細竹更是多如牛毛,猶如灌木叢一樣在里面恣意生長。安幫匪徒們鋒利的砍刀砍在竹子上,居然連細小的竹節都砍不斷。

    匪徒們一開始進攻的時候,士氣如虹,個個都露出亡命徒的本性。他們扔掉砍刀,在竹林里放起火來,竹林里頓時響起噼里啪啦竹節被燒爆的聲音,整片竹林冒出一股股濃煙。

    “耶!”匪徒們一陣歡呼。

    歡呼聲轉眼就變成了慘叫。從竹林里冒出的濃煙飄蕩在一個匪徒的身上,那名匪徒猶如挨了一刀的公驢,發出一聲凄慘的喊叫,其他匪徒還沒有明白過來,大片的濃煙就把他們包圍住了。

    濃煙并不是單純的黑色,而是一種混雜著許多顏色的死綠色,不住地翻滾,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彩虹般的光芒。這些煙霧接觸到人體猶如水蛭一樣拼命往里面鉆,幾乎是一瞬間就鉆到了骨頭里,體表、肌肉、內臟立刻就開始腐爛。

    匪徒們到處奔逃,四處響起凄慘的喊叫。幸而那些濃煙只在竹林不遠處徘徊,并沒有向更遠處飄散。安幫匪徒第一次進攻,除了損失了幾十條人命,連胡家寨的邊緣都沒能看見。

    胡家寨上百年固若金湯,就連李自成也沒能討得便宜,至于當年追趕大順軍隊,一路燒殺搶掠的八旗清兵更是繞過了胡家寨南下。其中原因雖然誰都說不清楚,但誰也不會相信擄掠成性的清兵們會良心發現,偏偏放過胡家寨的百姓。后來傳說是清兵中的薩滿法師和胡家寨頗有淵源,兩下早已把手言歡,不過這種小道的消息明顯不實,因為大清建國后數十年來胡家寨依然我行我素,并沒有歸順當地的有司管理,而官員們似乎也受到過什么指示,從來不去胡家寨發號施令。這么多年,胡家寨儼然是一個獨立王國。

    這個獨立王國的背后,一定有著一股非常神秘強大的勢力或者力量。安月娥匪幫雖然十分猖獗,里面的匪徒更是罪犯里的精英,但畢竟這是個連軍隊和國家的力量都沒敢覬覦的地方,一個匪幫就企圖染指,簡直無異于以卵擊石。在外圍的竹林就損失了不少人手,也證明了匪徒們確實無力攻陷這個神秘的山寨。要不是懼怕安月娥的兇暴,幾個壇主早就要建議撤退了。

    但安月娥似乎并沒有收兵的打算。把前來報告的幾個壇主趕走后,她在自己的帳篷內接待了兩個不請自來的客人。

    身旁巨大的香爐燒著上好的檀香,安月娥沒有像往常那樣讓幾個男侍圍在身邊,就連守衛在帳篷外面的侍衛也撤掉了。帳篷內外只有她本人和這兩個客人。

    這是兩個奇怪的客人。即便在這種時候,他們仍然沒有除下臉上那張陰森森的面具,按幫會的規矩,這無疑是非常失禮的行為,但一向暴躁的安月娥對這樣的失禮毫不在意,滿是橫肉的臉上居然還流露著很溫柔的笑容。。

    無論性格如何暴躁,也得看是在什么人的面前。就像再兇惡的狼、豹,也會在老虎獅子的面前溫順的像一只兔子。

    現在的安月娥溫順的不僅僅像兔子,簡直像一個賢淑柔媚、只知道相夫教子的小女人,連聲音也像小女人一般的溫柔。

    “有兩位的鼎力相助,我相信胡家寨一定能夠攻下。”安月娥咧嘴在笑了。聲音能夠裝作溫柔,但表情卻不那么容易,就連表達溫柔的表情由于極少在她的臉上出現過,所以看起來也顯得有點猙獰。“只希望兩位能夠信守我們之前的承諾。”

    “這個請幫主放心,”面具下的聲音有點沉悶。“我們對財物沒有興趣。”這是個身材偏高,穿著青袍的老年人,面具后露出滿是皺紋的皮膚。似乎心情不太舒服,他的聲音有點不耐煩。

    另一個身穿白袍的客人笑了笑,這是一個中年道士。“我們也希望安頭領能夠信守承諾,幫我們找出那件東西,呵呵。”

    “那是當然了。老師既然派兩位前來,自然是相信兩位有著非凡的才能,一定能在接下來的戰斗中大顯身手。”安月娥咯咯笑出了聲。上午的戰事不順讓她有些意外,雖然她也沒有獨自拿下胡家寨的信心,但連一個外圍的竹林也攻不下,倒是多少出乎她的意料。“只要能攻下胡家寨,我們安邦一定傾盡全幫之力。”

    中年道士笑著點頭。“那就有勞首領了。我們相信安邦一定能在幫主的手里發揚光大。呵呵,有了胡家寨這樣的地方,只怕首領未必只愿做一個幫會的老大了,哈哈。。”

    “別說那么多廢話了。”青袍人冷冷地說。“讓我們看看竹林里究竟有什么東西吧。”

    一具死亡的匪徒尸體被抬到了帳篷內。尸體面色烏黑,七竅流出的黑血早已干涸,尸身并沒有傷口,但血液似乎早已流干,黑色的尸身空癟的像一個軟口袋。白袍人蹲下身,伸手抓住了尸體的頭發。

    頭顱輕飄飄地離開了尸身。脖頸處早已腐爛掉了。白袍人看了一下尸身的頸腔里,眼中閃過一絲奇怪的光。他站起身,對青袍人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表情。

    “我們幫中的法師也看出這是一種很奇特的毒素。”安月娥皺著眉頭。“但究竟是什么毒素卻分辨不出了。兩位見多識廣,想必已經看出毒素的出處。”

    白袍人突然笑了一下。“不,我們也看不出。大概是胡家寨特有的一種毒素吧。呵呵,明天,就請安幫主看一下我們演出的好戲。”

    第二天晚上,安幫恢復了對胡家寨的進攻。

    領頭的是奔月壇壇主李大梁。奔月壇徒眾最多,幾乎全部是安邦的精銳。這個精銳部隊集中了眾多為非作歹到惡貫滿盈的匪徒,隨便拉出一個都在江湖上惡名昭彰,隨便一個頭顱都能值上數百銀兩。能夠作為這些人的首領,李大霄自然不是等閑之輩。

    李大霄自幼跟隨老幫主東征西殺,在剿滅和收編其他匪幫中屢次立下大功,更難得的是,李大霄并不居功自傲,他雖然率領著安邦最精銳的部隊,但從來沒有覬覦幫主的野心。安月娥在老幫主逝去后能夠順利奪得幫主的位子,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李大霄的全力支持。

    李大霄支持安月娥的手段很簡單,就是殺人,殺反對安月娥的人。只要安月娥對某人表示不滿,李大梁很快就會讓那人消失,神不知鬼不覺,他有的是手段。而這些手段不但讓徒眾們感覺到安幫主的兇狠毒辣,還讓李大霄的威望增加了不少。

    李大霄這次也是大發神威。他指揮著手下的徒眾率先向胡家寨發起了進攻。接受了第一次進攻失敗的教訓,匪徒們先用火弩向竹林齊射,無數密集的弩箭撕破夜空,發出嘶嘶的聲響,竹林里冒出熊熊大火。

    射進竹林里的弩箭帶著火光,竹林里猶如下了一場火雨。火光變成濃煙的時候,另一波箭雨隨后而至。

    黑夜中雖然看不清楚,高大茂密的竹林里面似乎有人影在不斷的晃動。匪徒們看見竹林里有人,更加囂張起來,拼命地向前沖。沖在最前面的是壇主李大霄,他露著一身獸頭刺青,率領著幫眾們狂叫著沖向竹林。

    和中午的情形一樣,幫眾們剛剛沖到竹林邊緣,一股股強烈的濃煙忽然從竹林里冒了出來,匪徒們看見濃煙,發一聲喊紛紛逃散,李大霄氣得直跺腳,連砍了幾個徒眾都勒令不住。

    濃煙離開竹林后開始飄散,不再像開始時那么濃烈了,但幾個跑得稍慢的徒眾依然被裹挾在其中,好像被燒紅的匕首插進肉內,并不住的攪拌一樣,匪徒們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伴隨著不絕于耳的慘叫聲,又有幾個匪徒的身影見不到了,晚上的濃煙似乎比白日里毒性更大,竟把人體生生地腐蝕掉了。

    李大梁光著膀子砍了幾個匪徒,眼看收勒不住,正要下令撤退,卻發現那些濃煙突然變得稀薄了。天空中升起一輪滿月,不,是半空中出現了一輪更大的圓月,圓月籠罩在竹林的上方,發出的清冷光芒幾乎比太陽還要明亮,那些奇怪的煙霧在清光照耀下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

    “弟兄們,月祖顯靈啦,給我上啊!”李大霄精神大振,大喊一聲,率先沖進竹林,眾匪徒也是精神大振,吶喊著沖進了竹林。

    和中午一樣,匪徒們的吶喊轉眼變成了慘叫,只不過現在的慘叫更加凄慘,很多匪徒的的尖叫聲已經和女人看齊。

    沖進竹林的奔月壇匪徒人數眾多,但卻被更多的人包圍住了。

    這些人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人,甚至連死人都不算,因為他們沒有一點血肉,僅僅是一副副骷髏架子。

    這些骷髏架子在月光里閃著幽色的清光,鏤空的骷髏頭里閃爍著紅色的妖火,更可怕的是,這些骷髏的手中居然都提著一把明晃晃的勾刀。

    “骷髏陰兵!”一個匪徒連滾帶爬地哭喊著,聲音凄厲。“弟兄們逃啊,咱們干不過它們的!”

    “**!”李大霄一刀砍下那個匪徒的腦袋,轉身砍在一個靠近他的骷髏上。一聲巨響,那只骷髏被李大霄的蠻力震碎,成了滿地的碎片。

    “弟兄們莫怕,給我砍呀!”李大霄精神抖擻,他橫刀在胸,仰天長嘯了一聲。匪徒們也被頭領的獸性激起了匪性,再也無人逃跑,奮力和骷髏們拼殺起來。

    他們無法不拼命,因為只有拼命,才有活命的機會。

    好在這些骷髏雖然可怕,但行動緩慢,只要祛除了恐怖感,匪徒們憑著多年拼殺練出的快捷身手足夠應付。有的老匪徒拼命之下,已接連打碎了好幾個骷髏。

    那輪明亮的圓月越來越亮,清色的冷光幾乎成了耀眼的白色。白色光芒下,骷髏兵的動作突然加快,沒有絲毫血肉的骨骼變得靈活自如,骨節之間已不再發出咔咔的聲響,隨之而來的便是匪徒們發出的不斷慘叫。

    形勢急轉直下,骷髏們的攻擊越來越兇狠,隨著匪徒的不斷喪生,骷髏兵幾乎成了三比一的優勢。

    一只特別高大的骷髏,手中的鋼刀居然是上好的碳鋼兵器,白色的刀光只是一揮,一個匪徒就被攔腰砍成了兩截。

    李大霄怒吼一聲,提刀趕了過來,他發現這只高大的骷髏似乎是這群骷髏兵的頭領。

    “當”地一聲巨響,兩刀相交,李大霄手中的鋼刀被震飛,一屁股摔倒在地,那只高大的骷髏停了一停,提著雪亮的鋼刀徑直向李大霄走來。

    “靠,老大你快跑啊!”一個匪徒揮刀擋住高大骷髏的去路,高大骷髏刀光一閃,那個匪徒的頭顱就飛向了半空。

    李大霄睚眥俱裂,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向正在戰斗的匪徒們大喊:“快退!退出這片竹林!”

    沒有人退出。這種時候,匪徒們已經無法退出了。那些骷髏兵堵住了他們的退路,原本勢均力敵的戰斗早已變成了單方面的殺戮。

    血肉橫飛,哀嚎四起。骷髏兵每一道刀光飛起,都會伴隨著匪徒們的悲鳴,而匪徒的鋼刀即便能招呼到骷髏的身上,也不過是在白骨上再刻上一條微不足道的白印。

    “操那些法師的媽,居然在耍我們!”李大霄連滾帶爬地躲過幾個骷髏兵的攻擊。他終于明白過來,骷髏兵變得靈活的力量來源于那輪明亮的圓月。而月光摧散毒霧,只不過是故意讓他們送死而已。

    在這些身形靈動的骷髏兵面前,匪徒們根本沒有取勝的希望。

    遠處的山坡上,青袍人緩緩收回了環抱著的雙臂。他抬頭看向天空高懸的明月,長長地吐了一口氣,額頭出現了密密的汗水。

    控制低空中的大氣環流,形成中間厚四周薄的圓狀,圓心部位就能夠聚斂光線,比原來的光芒更勝百倍。

    嶗山術法的精深之輩,往往能夠御氣行空,飛劍千里。這是因為千百年來,嶗山宗對大氣和空間的研究有著非常獨到的不傳之秘。像這種控制大氣環流的法術,不僅需要自身有足夠的修行道炁,還要有對大氣環流的復雜控制理解,稍有差錯,氣體便不能聚斂成形,比御劍飛行更加困難。

    低空中那輪更大更亮的圓月慢慢變得淡薄,光芒不斷暗淡,最后終于消失在夜空中。最后只剩下高空中的一輪圓月,還在散發著暗淡的清色光輝。

    月光下,站在青袍人身邊的安月娥欽佩地看著青袍人,眼神變得有些奇怪。

    “老師真了不起,能夠再造一輪明月,簡直是神跡啊,看來老師的術法修為,已經接近于神了。”

    “一點小把戲罷了。”青袍人淡淡地道。他的神色顯得很疲憊,畢竟操縱這么大范圍和長時間的大氣環流,耗費了他的不少道炁。他的臉色很不好看。

    “哦。”安月娥臉上的肌肉動了動。她踮起腳向山坡下看了看,轉頭向站在另一處的白袍人問道“不知道老師是否找到了需要的東西?”

    “當然找到了。”白袍人呵呵笑了一下。“大家各取所需,不都達到了自己的目標了么?哈哈。”

    “那究竟是什么東西呢?我可是很好奇的,呵呵”安月娥不自然地笑了起來。她在山坡上和這兩個人在一起,一直注意著他們的舉動,這兩人究竟要取回什么東西,行動前并沒有告訴她,但兩個人在山坡上除了驅動大氣環流之外,似乎并沒有任何其他異常舉動。

    白袍人笑了笑沒有說話。青袍人卻冷冷地道;“有些事情還是不要知道的好。安幫主讓自己的壇主送命,不就是因為這人知道的太多么?”

    安月娥臉上閃過一絲猙獰,隨即呵呵笑了起來。“怎么這樣說呢,本幫不過是在清理門戶罷了。李大霄飛揚跋扈,早已死有余辜,兩位老師何必憐惜這樣的人呢?這好像也不是老師的風格啊。”

    “憐惜?”青袍人皺皺眉頭,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真是個錯誤的詞匯。這些江湖幫會,在我們眼里不過是些豬狗不如的爬蟲而已,本就不該在這個世界活著,對我們來說,他們的死亡只能更加凈化這個世界。”

    安月娥的臉綠了一綠。白袍人哈哈笑了一聲,沖安月娥拱了拱手。

    “任務已經完成,我們兄弟二人也該就此告退了。還請安幫主放行。”

    ”怎么?你們不是幫我們攻下胡家寨么?”安月娥怔了一怔。“難道你們來時,主人沒有告訴你們,任務是什么嗎?”

    “對不起”白袍人彬彬有禮地鞠了一躬,“那是你們的任務,不是我們的任務。”

    “居然把我們當仆人看待”青袍人冷冷地看著遠處安月邦的領地。“若不是有事要做,我就直接干掉那個鬼幫主了。”

    白袍人把玩著手中的一根白骨,笑了一笑。“算了吧老兄,咱們這些高尚的人,又何必和這些爬蟲生氣呢。

    青袍人冷著臉,看得出他的心情很煩躁。“連我們都沒有辦法的地方,這女人以為憑安邦的力量就能攻陷,真是不自量力的可笑。對了,你看清那些骷髏了吧?”

    “不錯,確實是茅山術制作的陰兵。”白袍人點點頭,他的臉上閃過一絲憂色。“圣上平籓決心已定,如果南方諸籓有這些陰兵相助,倒真是一個麻煩啊。”

    “憑這些陰兵,能阻擋八旗的鐵騎洪流嗎?”青袍人聲音依然是冷冰冰的。“我倒是覺得,你有些多慮了。”

    “不是多慮。”白袍人撫摸著手中的白骨,皺了下眉頭。“戰爭,是勇敢者的游戲,首先需要<!--中间广告位置-->的是兵勇作戰的勇氣。我擔心普通的兵勇遇見這些陰兵,會在心理上首先失去作戰的信心。”

    “那就讓我們給他們信心。”青袍人伸手接過白袍人手中的白骨,扔進了路邊的草叢。“我們可以在大軍交戰前,先行毀去這些陰兵。”

    “事情不會那么簡單。”白袍人瞇著眼睛,把目光投向遠處,若有所思。“以胡家寨的實力和地位,完全不必和茅山結盟的。他們雖然不愿歸順,但也不愿和我們正面為敵。這樣結盟,就把自己完全推到了造反的局面,劃得來么?”

    “這里面一定是有更大的利益。”白袍人肯定地說。他露出一個苦笑。“看來胡家寨里面的水,還深的很呢。我們可能大意了。”

    “那也只是你自己的感覺吧,我倒覺得并沒有那么復雜。”青袍人橫了白袍人一眼。他張開雙手,半空中一股強烈的氣旋沖到地面,托住兩個人的身體,直升到云層里消失了。

    “想不到安邦居然會攻打胡家寨。”密室里,莫東門、凌知府、杜小青正在一起商討軍情,聽到這個消息后都是一怔。

    “安月娥瘋了嗎?”凌知府第一個反應居然是完全不相信。“安月娥心思縝密陰毒,從不做沒有把握之事,怎會單槍匹馬挑戰胡家寨?”

    “探報是不會錯的,只是其中的原因我們不知道罷了。”莫東門沉思了一會,臉上露出更加猶疑的神色。“安邦戰斗的時候,據說天空出現了兩個明月。雙月輝映。從這種術法的效果來看,應該是嶗山宗的術士所為。難道安邦的背后是嶗山宗?”

    “嶗山宗也想滅掉胡家寨?”凌知府愣了一下,隨即搖頭。“即便是。。。。那也是不自量力罷了。嶗山術法雖然厲害,但若想叫板胡家寨,恐怕還是差了許多。加上烏合之眾的安邦,不過是徒增累贅而已。他們會這么蠢嗎?”

    “正因為這樣,我們才要推究他們背后的東西。”莫東門閉上眼睛。“他們不蠢,卻做出這樣蠢的事情,一定有著其他難以猜測的目的。”

    “你是說。。。。”凌知府的眼睛亮了亮。“他們并不想真的攻擊胡家寨?只是試探一下?”

    “本來應該是這么回事。”莫東門的聲音似乎更困惑了。“不過他們連外圍都沒有攻進就草草收兵,這樣根本探不出胡家寨的虛實,也就是說,他們的真正目的也許并不在胡家寨。”

    “應該是。。。。”

    “茅山宗。嶗山派憑著對空間術法的妙用,一向自視為仙道,但千百年來,卻一直忝居于茅山宗之下,這些年嶗山宗憑借清廷的勢力,一直致力于剿滅茅山,這次攻打胡家寨,應該也是為茅山而來。”

    “胡家寨藏有茅山宗人?”凌知府這次瞿然動容。“怪不得官府歷次剿殺,卻一直找不到茅山宗上茅以上的高手,原來都被胡家寨搜羅去了。”

    “使用雙月輝映這等空氣術法,對付的應該就是茅山宗。雙月輝映會喚起行尸殘存的本能,如果茅山宗在胡家寨設有行尸陣,就一定會暴露在雙月輝映下。這次安邦折損了不少人,從探報的消息看,確實是死于茅山的骷髏陰兵之手。”

    “即便確認茅山宗人隱藏在胡家寨,他們又能怎樣?”凌知府哂笑道:“繼續進攻胡家寨嗎?他們辦不到的。”

    “不,辦得到的。”一旁的杜小青突然說道:“如果嶗山宗獲得了幽冥袈裟呢?那樣胡家寨就會危在旦夕。胡家寨完了,茅山宗也就完了。”

    “是啊,或許這才是嶗山宗拼命爭奪幽冥袈裟的原因。”莫東門嘆息道:“貪殺嗔怒,是人類的本性啊,就連那些所謂的修行大士也未能免俗。其實休說是門派興滅,就連歷代王朝的更換,一切不也源于人類貪婪的本性么。”

    “一旦嶗山宗奪得幽冥袈裟,肯定會用它對付胡家寨,這樣茅山宗最后的一點氣脈也就斷掉了。”

    “不過我們也不是沒有機會,至少幽冥袈裟還沒有落入嶗山宗的手中,我們還有時間。可惜我另有要事,只能委托給你了。”他攤了攤手,轉頭看著杜小青。

    “你不會認為我能奪得幽冥袈裟吧?”杜小青睜大了眼睛。“讓我一個人對付整個嶗山宗?”

    莫東門笑了,他伸出手,拍拍杜小青的肩膀。“你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我們在背后支持著你呢。”

    “靠,就知道你會這么說。”

    看了看杜小青。“小青,你覺得呢?”

    鈕板著臉。堅韌的神經,也遠遠比不上急忙向的的發現了李大霄傳來一陣叮鈴鈴的聲響。杜小青轉過身,這才發現偷襲自己的是一把黑色的長刀.刀背上鑲嵌著五只白色的圓環,發出清脆的震動聲。

    “咦”地一聲,握刀的人低低地發出一聲驚呼,似乎對杜小青居然能擋住自己的一刀非常吃驚。

    杜小青手上發力,想把那把刀拔開,不料一撥之下,只覺得壓在木杠上的刀具異常沉重,他一抬頭看見那人的臉,不禁也發出了一聲驚呼!

    月光下,一個滿臉橫肉的白衣公子正滿臉怨毒地瞪視著他,眼中兇光四射,恨不得一口就把杜小青吃掉。

    “斷門刀!余恨!”杜小青臉色發青,驚叫了一聲,余家斷門刀,斷子絕孫刀!

    “原來你是杜老鬼的弟子!”余恨也認出了杜小青,他臉色一沉,冷笑道:“杜老鬼好大的膽子,竟敢放縱徒弟到春風樓鬼混!”

    中符箓的材料類型包括金色、銀色、紫色、藍色、黃色五類,金色符箓威力最大,同時要求施法者的道行也最高,消耗的功力也最大,銀色次之,紫色、藍色又次之,威力最低的是黃色,這也是最普通的符箓,大部分道士由于悟性一般,終其一生都只能停留在使用黃色符箓的道行上,如若強行施展高級的符箓,大部分情況下由于法力不足而無法施展,若是機緣巧合施展成功也會遭到符箓法力的瘋狂反噬,輕者經脈錯亂、半身不遂,重者七竅流血、當場斃命,當然若是道士身家富有,也可出高價購買昂貴的寶石,借以增加自身的法力,不過大部分的道士終其一生,由于醉心道術,窮困潦倒、家徒四壁,那來的錢財購買昂貴的寶石和高級的符紙,是以只能使用些黃色符箓。

    符箓的法術類型與施法者掌握的法術大部分是一致的,因為施法者施法時必須配合相應的符箓才可以施展,當然也有些不需要符箓的法術或者不需要道行的符箓,不需要道行的符箓普通大眾都可以使用,屬于普及型符箓。

    畫符時有諸多的禁忌,畫符念咒,并非一般道士所能為,它一定要出自受過正規訓練的高道之手,才被認為是有靈驗的符錄,未受過職,沒有扶將,更無役使萬靈之權,不能畫符。同時要求道士在畫符時,一定要嚴格遵守畫符的程序,按各種各樣的畫法和要求去畫才有作用。總的說來有十戒八忌,這是對畫符人的道德要求,必須遵守,否則畫符無效。此十戒是(一)戒貪財無厭。畫符人,為別人消災解難,略收些財物,當無可非議,但不能藉此斂財,貪得無厭,除衣食所需,多余部門應奉獻宮觀。(二)戒遲疑不決。畫符時應速斷速決,“一點靈光”一氣呵成。(三)戒魯莽從事,操之過急。應心情淡泊,中庸行事。(四)戒假公濟私。戒用宮觀器具物品,為個人發財。(五)戒褻瀆神明。(六)戒無幫殺生。(七)戒好色酗酒。(八)戒鋪張揚厲。(九)戒朋比為奸。(十)戒濫收學徒,傳非其人,泄露天機。除十戒外,道教還對畫符人規定了八忌,就是避開忌諱事物,如犯了八忌,畫符失效,永無靈驗。此八忌是:(一)避婦女經。(二)忌見色動心,以作符為名,行云雨之事。(三)忌神志錯沉,遇生病或醉后畫符,(四)避新婚蜜月期間畫符。(五)避忌藉術起家致富,而遷神怒。(六)避忌見死不救。(七)忌為菲盜歹人畫符,要婉言謝絕。(八)忌抬高身價,求得名譽、地位。

    畫符的程序:符錄的種類很多,各種符有各自的畫符程序和方法,例如“百解消災符”,畫符的程序是:一:須齋戒浴身、凈口(禁葷酒),具虔誠之心,備辦果、酒、香、焚香祝告,禮拜(三拜九叩),放置畫符用具,如水(或醋精或酒)、紙(以黃裱紙為佳)墨(或朱砂)筆等。二:清水咒語:“此水非凡水,一點在硯中,云雨須臾至。病者吞之,百病消除,邪鬼粉碎,急急如律令”。三:清紙咒語:“北帝敕吾紙,書符打邪鬼,敢有不服者,押赴都城急急如律令”。四:清筆咒語:“居收五雷神將,電灼光華納,一則保身命,再則縛鬼伏邪,一切死活天道我長生,急急如律令。”五:然后握筆在手,做好畫符準備,密咒:“天園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筆,萬鬼伏藏,急急如律令”,接著叩齒三通,合凈水一口,向東噴之,聚精凝神,一筆畫下,邊畫符,邊念咒:“赫郝陰陽,日出東方,敕收此符,掃盡不祥,口吐三昧之水,眼放如日這光,捉怪使天蓬力士,破病用鎮煞金剛,降伏妖怪,化為吉祥,急急如律令敕”,也有念:“郝郝陰陽,日出東方,吾今書符,普掃不祥,口吐三昧真火,服一字光明,捉怪使天蓬力士,破七用來疾金剛,降伏妖魔,化為吉祥,急急如律令”。咒完符成。符成之后,還必須結煞。俗語:“刀無鋼不快,符無煞不靈”,“畫符容易結煞難”。據天師府的老道士說:“結煞要用三種煞(天罡煞`涌泉煞`肘后煞),而常用的是天罡煞和涌泉煞。什么符,結什么煞,念什么咒。自古以來均系師傳口授,不形成文字,故《道藏》無載,史籍無考,口授時還要起誓為盟,不得泄露天機。最后老道長說了四句天罡煞歌決:“月月常加,時時見破軍,破軍前一位,誓不愿傳人。”

    編輯本段手決篇

    講述施法時所結的手決,手決也稱法決、斗決、神決等,是法事中常用的手指功訣,分“單決”“雙訣”,即單手行訣,和雙手行訣,竟有七十余種,訣名即1、左雷局,代表天雷,表示霹靂鎮邪。2、右雷局(意同左雷局)。3、白鶴,代表仙鶴,表示卸香供圣。4、楊柳,代表飄柳,表示彈灑凈水,清潔壇場。5、玉左,代表玉宮,表示收神。6、小金牌,代表老祖師的圣命,表示鎮邪保安。7、青靈,代表栓綁,表示看守溫瓊天將的馬。8、劍,代表神劍,表示畫號斬惡。9、玉環,代表斗姆娘的手鐲,表示奏拜斗姆宮的信號。10、五黑,代表黑罩,表示罩關。11、毫光,代表陰陽電光表示照射。12、泰山,代表巨山壓頂,表示拔起泰山高萬丈,壓倒千邪并魍魎。13、紫微,代表紫微星,表示壓煞。14、單斗,代表奏報天仙,表示求頭號姆娘發令。15、藥叉,代表毒性武器,表示法器。16、三叉,代表盅座,是支撐水盅的專用手式。17、金龍,代表金童玉女捧印。18、剪,代表法剪,表示剪斷。19、針,代表神針,表示追尋,穿破。20、金蓮,代表金蓮花,表示圣祖顯靈之處。21、神虎,代表神虎天將,表示召神虎將臨壇。22、聚魂,代表取勝集的符號,表示召集孤魂。23、刀討,代表神刀,表示斬邪惡意怪。24、并頭蓮花,代表王母娘的荷蓮,表示迎接圣駕。25、茅山,代表在山野,表示祈禱(求雨)。26、雙斗,代表先天斗姆宮,表示凡間有求于斗姆娘。27、金橋,代表金勾搭橋,表示迎接先天和后天。28、大金牌,代表天神的圣命,表示召將。29、大金光,代表金光燦爛,表示由凡轉神。30、側式大金光(意大利同大金光)。31、小金光(意同大金光,用于小法事)。32、集神,代表聚集信號,表示匯集天神。33、和合,代表合天將,表示召和合天將。34、扭,代表扭索,表示揪住。35、枷,代表套脖子的刑具,表示束縛。36、代表封緘器。表示鎖關。37、銃,代表槍類的火器,表示猛烈打擊。38、炮,代表槍類武器,表示打擊。39、穿山獨龍,代表武器,表示打擊。40、飛魂過海,打招魂醮超度亡靈時用的手訣。41、銅籬,代表神將,表示壓邪。42、銅帳,代表帳篷,表示罩關。43、刀山,代表利刀滿山,表示攔截。44、俞樹,代表神劍萬把,表示阻欄。45、泰山,代表東岳大帝掌握人間生死。46、天羅地網,代表巨大的羅網,表示收邪。47、盤陀,代表盤陀石,表示抵擋。48、蟾,代表月宮蟾蜍,表示飄香凡間。49、白鶴,代表仙鶴,表示騎鶴仙渡。50、蓮花,代表蓮花信號,表示送信號給斗姆娘。51、根本,代表奏求斗姆娘的信號,表示降吉祥。52、降魔杵,代表神棒,表示下落,馴服。53、左右八金剛,表示四大天將,表示保護。55、哪,代表神環,表示旋滾奏報信息。56、噠,代表咒語連聲,表示急促吆喝。57、塞輦,代表堵住缺口的物器,表示驅趕阻塞。58、大豬頭,代表斗姆娘的仙獸,表示跨獸下凡。59、小豬頭,(意同大豬頭,只是小法事用)。60、天姆印,代表斗姆宮印章,表示批奏。61、接駕,代表恭迎賓客,表示接神臨壇。62、寶座,代表珍貴的座位,表示請斗姆娘臨座。63、獅子訣,代表神獅,表示頭號姆娘的仙獸。64、象鼻,代表神象,表示斗姆娘的仙獸。65、寶相蓮花,代表迎仙寶座,表示接仙。66、小豬送,代表通往仙天的關卡,表示開關。67、井訣,代表伏魔井,表示關妖。68、雙玉環,代表祖宮氣,表示變運成仙。69、雙毫光,代表金光燦爛,表示寶光護身。70、雙穿山獨龍,代表入地穿山信號,表示勇猛穿截,追捉。行訣過程中必須注意運用指靈腕松,端腕齊胸,節目纏繞,環環緊扣,訣運心到,變幻無窮之氣功力。所謂氣功力好以人體五臟之氣徊為根本,運用功法從而達到神化道法之目的。

    編輯本段步法篇

    講述施法時所踏的步法,步法又稱走方位,道家術語稱步罡踏斗,步,指禹步,斗,指北斗,泛指星紀。《洞神八帝度經.禹步致靈》稱:“禹步者,蓋是夏禹所為術,召役神靈之行步,以為萬術這根源,玄機之要旨”。創于大禹治水之時,“禹屆南海之濱,見鳥禁咒,能令大石翻動,”于是“禹遂模寫其形,令之入術。自茲以還,術無不驗,因禹制作,故日禹步”。其步先舉左腳,一跬一步,一前一后,一陰一陽,初與終同步,置腳橫直互相成為丁字形。古之真人,修煉陽神,一切奏達上天表章,便可飛身敷奏。在施法儀式中,道士出陽神馳奏上蒼,假方丈之地,以為九重之天,步以斗宿魁罡之象,或以九宮八卦之圖,認為即可構通人神。《抱樸了內篇》稱:“思作七星北斗,以魁覆其斗,以罡指前,乘魁履罡,攀登云路”。步罡踏斗,是施法中必不可少的法術,一般常用的約三十余種,主要的如:1.八卦罡,有幾種圖形,用于《發奏》道場中發文書上天。2.和合罡,用于《發奏》。3.如那吒罡,用于《發奏》。4.大彌羅罡,《宿啟》用。5.發遣罡,《拜斗》。6.九鳳罡,《敕水》用于畫敕水字號。7.三臺罡,《發奏》用于召靈官將。8.驅邪罡,《驅治》用于收捉妖邪。9.靈官罡,《發奏》用于召靈官將。10.殷帥罡,《發奏》用于召殷帥。11.張使者罡,《發奏》用于祈禱。12.收魂罡,《發奏》收魂用。13.收魂藏禁罡,作款,《發奏》用。14.集神罡,《驅治》集合天神用。15.神虎罡,《發奏》如神虎將用。16.護送罡,《發奏》護送公文上天用。17.南斗罡,《驅治》收治妖邪用。18.北斗罡,《驅治》驅治收妖用。19.五行罡,《拜表》拜五地方位(金木水火土)用。20.五常罡,《拜表》拜五常位(心肝脾肺腎)用。21.五星罡,《拜表》拜先天五星(太陽、太陰、天罡、北斗、南斗)用。22.五罡,《拜表》拜后天五氣(呵呼吹)用。23.夾籬笆罡,《安龍奠土》清除污穢,凈潔壇場用。

    編輯本段陣法篇

    陣法包括金罡陣、八卦兩儀陣、七星八卦陣、九宮八卦陣、五行八卦陣、六合陣、北斗七星陣、奇門八卦陣、四象陣、七煞鎖魂陣等。

    “通靈啟度文”:拜請三清三境三位天尊,太上老君,張趙二郎,岳王祖師李公真人,東山老人,南山小妹,南海觀音,伏羲神農,軒轅皇帝,雷神大帝,盤古圣王,地母元君,玉皇大帝,橫山七郎,羅山九郎,三天開皇,五岳大地,神霄王府,龍虎玄壇趙元帥,三茅真君,五星二十八宿,諸神仙手持符咒法術,與(某某——作法人)愿救眾生苦難,治病回生,降魔除邪,避卻奸惡,愿魁罡護體威靈顯著,千叫千應,萬叫萬靈,不叫自靈。

    宣傳茅山派的杰出人物:林正英(非茅山道士)

    編輯本段相關法術詳解

    茅山五鬼顯靈法術

    咒語:

    天清地靈,兵隨印轉,將逐令行,弟子xxx奉茅山祖師敕令,拜請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急調陰兵陰將,火速前往某某地方做某某事情(這里可以靈活按實際要求加內容,達到的目的等等),速速領令,火速奉行,茅山祖師敕令。

    收兵咒:

    弟子xxx拜請中方五鬼姚碧松,北方五鬼林敬忠,西方五鬼蔡子良,南方五鬼張子貴,東方五鬼陳貴先,速收陰兵陰將歸法壇。

    注:具體用法,不明。

    拘三魂法

    先檢制魂魄,消滅尸鬼,常以月晦朔之日,及庚申、甲寅之日,當清齋入室,沐浴塵埃,正席而坐,得不眠者益佳,當以真朱筆點左目眥下,以雄黃筆點右鼻孔下,令小半入谷裹。點畢,叩齒三通,祝曰:

    二景飛纏,朱黃散煙,氣攝虛邪,尸穢沉泯,和魂煉魄,合形大神,令我不死,萬壽永全,聰明徹視,長亨利貞。畢,又叩齒三通,咽液三過,并以右手第二指捻左目眥下,又以左手第二指捻右鼻孔下,各七過,當陰按之勿舉手,于是都畢。按此二處,是七魄游尸之門戶,妖精賊邪之津梁矣,故受朱黃之精,塞尸鬼之路,二景之薰滅**之氣。

    此太極上法,常能行之,則魂魄安和,尸穢散絕,長生神仙,通靈徹視,行之三年,色念都泯也。此日名曰尸鬼競爭之日,男女不得同席而坐,慎之。

    凡研味至道,誦讀神經,十言二十言,輒三過舐脣咽液;百言五十言,輒兩三過叩齒,招神會靈,安和血氣,使靈津凝滿,帝一欣宅,所謂沖氣不勞,昏而不泄。

    凡道士不可泣淚及液泄,此為損液漏津,使喉腦大竭,是以真人道士常以吐納咽味,以和六液。

    凡道士常當存思識己之形容,極使髣髴對在我前,使面上常有日月之光,洞照一形,使日在左,月在右,去面前令九寸。存畢,啄齒三通,祝曰:

    元始上真,雙景二玄,右拘七魄,左拘三魂,令我神明,與形常存。畢,又叩齒三七通,咽液七過,此名為帝君存形拘魂制魄之道,使人聰明神仙,長生不死。若不得祝者,亦可單存之耳。

    凡月三日、月十三日夕,是此時也,三魂不定,爽靈浮游,胎光放形,幽精擾喚。其爽靈、胎光、幽精三君,是三魂之神名也,其夕皆棄身游遨,飚逝本室,或為他魂外鬼所見留制,或為魅物所得收錄,或不得還反,離形放質,或犯于外魂,二氣共戰,皆躁競赤子,使為他念,去來無形,心悲意悶也。學生者皆當拘而留之,使無游逸矣。拘留之法,當安眠向上,下枕伸足,交手心上,冥目閉氣三息,叩齒三通,存心有赤氣如雞子,從內仰上,出于目中,從目中出外赤氣轉大,覆身下流身體,上至頭項,變而成火,因以燒身,使匝一身,令內外洞徹,有如然炭之狀。都畢,其時當覺體中小熱,乃大叩齒三通畢,存呼三魂名:爽靈、胎光、幽精,三魂急住。因微祝曰:

    太微玄宮,中黃始青,內煉三魂,胎光安寧,神寶玉室,與我俱生,不得妄動,鑒者太靈,若欲飛行,唯得詣太極上清,若欲饑渴,唯得飲回水玉精。都畢也。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31/7358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