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十八章:摯愛 - 生命輪回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十八章:摯愛

正文 第十八章:摯愛

推薦閱讀:

    潔白的月光照著鮮血染黑的凄涼大地。隆特爾咬牙切齒嗚咽著把全身的斗氣集結到自己左臂的傷口上。海若有點惡心的看著隆特爾肌肉暴漲的手臂,一絲絲血水從傷口擠了出來。“媽的,那該死的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他,一定......”帶著無數對翼母親的問候,隆特爾把在爐火里燒紅的長劍刺進左臂的傷口,把整個灼焦的肉塊挖了出來。

    隆特爾俊俏的臉蛋此刻一片灰白,嗓子沙啞發出咕嚕的聲音,清澈的眸子里面布滿了血絲看著自己的深藍色斗氣流進傷口,傷口的肌肉慢慢的收縮,血水停止了流動。深深的吸了口氣,隆特爾緊皺的眉頭漸漸疏松過來,捂著自己的左手對海若道:“那該死的怪物盯上我了,我感覺不到他擁有一點斗氣,但射擊的我短槍上的確帶著我難以抵擋的能量,真是個怪物。明天一早我們就出發追擊剩余的朱雀騎士,務必把那個怪物和整個朱雀軍團擊殺”

    海若傻傻的看著黑色天空,他腦子里一直重復著隆特爾的話:“沒有斗氣,但卻有另外一種能量?另外一種能量?”海若的身體重重的一顫,一股冷流從腳底直上腦門:“這個世界上除了戰士的斗氣,法師的精神力,妖精的自然力量,獸人的野蠻力量,最后的也只有“圣”的天道了,前面4種想來不是的,難道是是圣的力量,不會的,不會的”海若搖了搖自己的頭,用手把自己凌亂的頭發撫好,重重的捏弄自己的鼻梁。

    看到海若忽然間疲勞頹廢的樣子,隆特爾不解的問道:“老師您怎么了?不舒服嗎?剛剛我說的話您怎么看呢,我想明天就直接追擊朱雀軍團”

    海若回過神來,看著隆特爾想說什么,但馬上又一頓嘆氣道:“還是把后方的法師一起調上來再進攻吧?今天你也看到了我們的騎士和朱雀簡直不能比的,現在追擊我們的損失將不敢想象啊”

    隆特爾無奈的拉過身邊的地圖,指點著一塊不大的地方說道:“老師,您還記得和我一起出使獅心帝國,給德卡大帝送禮物時經過的這個峽谷嗎?這個峽谷現在離我們也就200,300里,我懷疑現在所有德朱雀軍團就囤積在這,你也見過的,這可是個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地,要是等他們有充足的時間準備,我們可就真的打不進去了啊”

    海若和隆特爾相視許久,無聲的時間里他們思量著。這個1萬年沒有戰爭的世界,他們10年準備以為很充足,但是真正戰爭機器一啟動卻發現一切的變數太多了。幾乎只有開始一點,的算時勝利,其他的不過時戰爭磨盤上相互的碎肉而已。大家沒有占到一絲便宜。昨天損失了近1萬的妖精,隆特爾去向亞蒂蘭特說了一聲,本來以為亞蒂蘭特會傷痛會惱怒,結果卻是安靜的站著,平淡了臉上一點表情沒有,似乎死去1萬的妖精對他一點都不在意。隆特爾開始對自己的后方擔憂起來,到底又多少的妖精存在著,一旦自己的軍隊消耗完了,這些所謂尊敬自然和平的家伙會不會在身后來上一刀。一切的一切已經開始變的搖擺不定了,戰爭帶來的永遠是數不清楚的可能。

    翼最后帶著的1萬騎士連夜直馳戰神峽谷,基拉很沒面子的拉著締那特的耳朵,不顧她的亂跳亂竄在蒙特爾的幫助下把她丟上馬背帶到了戰神峽谷。神只有1公里,寬只有200米的戰神峽谷傳說是1萬年前戰爭之神哈特·萊茵一劍劈開的,一萬年的和平誰都知道這個峽谷是個天然的堡壘,但是誰也沒有想過要在這建立個戰爭城堡。

    朱雀騎士趕到峽谷顧不得休息,直接建立起防御工事,峽谷峭壁上的樹木在戰士們的吆喝聲中被砍伐,峽谷的入口架起三角的欄馬架,削尖的長木象長矛一樣一排排的埋在地上,直直對著峽谷口。每排長木后面光著身子的朱雀騎士用長劍挖掘著一個一個散亂的戰壕,這里是耀日平原的邊沿,北方的寒風已經帶著冬天的寒意光顧這里,但是每個朱雀戰士的頭上都籠罩著層層的霧氣,大滴的汗水啪嗒啪嗒的掉在戰壕里,整個戰壕濕漉漉的,踩上去“噗哧噗哧”的響。

    可以進入朱雀軍團的往往是帝國沒落的貴族,渴望著依靠戰功再現家族的輝煌,即使是和平的世界,只要進入軍隊,總也有希望的。這些貴族們內心有著強大的責任感,不是愛國,不是為了人民,他們一生的夢想就是象他們的祖輩那樣讓整個帝國知道他們的名字,讓每個臣民向他臣服。

    其他人總是有可有無的保持和翼一匹馬的距離,只有一個不大的孩子和他并騎,雖然和翼一樣也是18歲,但一個是山里長大一個是在國都生長。這個18歲叫菲奧莉的騎士是一個沒落貴族的長子,他的父親以前似乎是先皇的總管大臣,后來先皇死了也就莫名其妙的給趕出了皇宮,現在住著一個小小的門院,靠給總理大臣看門過日子,他很小他就知道自己的卑微。懂事以來他就一直陪基拉玩,象狗一樣的討好總理家的每個人。他恨他要報復每個比他地位高的人,但是他臉上永遠的只有微笑,他要討好基拉。也正因為他的“懂事”和“老實”基拉特別照顧把他帶進了朱雀軍團。

    輕輕的夾著馬肚,指著遠方戰神峽谷的輪廓,菲奧莉狹長的臉上堆積起笑容獻媚道:“大人只要我們進入大峽谷,艾娜騎士就對我們沒有什么威脅了,只要一直守住峽谷,看來我們是沒有生命危險的。大......人我求您件事,您看我還很年輕,您幫我和基拉大人說說是不是可以做個隊長什么的,話說回來了大人就您的軍功,將來一定不比基<!--中间广告位置-->拉大人差,您要是愿意接納我做您的家臣的話,我會一輩子對您盡忠的”

    翼轉過頭,上翹的眼睛注視著菲奧莉干瘦的身體,感覺到一股陰險埋藏在他稚嫩的臉上。淡淡的說道:“我不知道說什么,我不知道隊長和戰士的區別,如果你可以是個好戰士,那注定是個好的隊長。殺死3個敵方騎士就升為隊長,這是我唯一知道的”說完不再和菲奧莉說話,輕喝了聲,放開馬快跑起來。

    菲奧莉咬牙切齒的看著翼的背影,心里一陣一陣的收緊,狠狠道:“媽的,一個山里出來的下賤東西,直不過有幾分蠻力,我這樣世襲的貴族求你,竟然一點面子不給,該死的......”狠狠的對翼的身后吐了口唾沫。

    感覺道身后一點淡淡的怨恨和空氣中3個黑暗影子傳來的一絲擔憂,翼回頭看向身后的菲奧莉。感覺到翼直射來疑惑的目光,菲奧莉身體一顫挪了挪感覺忽然僵直的身體,直起身子向不遠處的翼微微一笑,投去善意真摯的目光。

    戰神峽谷近在眼前,火把的亮光把整個峽谷照耀的象一個要熄滅的火爐。基拉、蒙特爾遠遠的看著翼的到來,臉上都蕩起笑容,重重的呼一口氣。締那特不顧基拉的拉扯,直直的迎了上來。“翼”高喊著,疾馳的馬飛快的沖進翼的身邊,看著翼俊俏的臉卻不知道說什么,默默的騎乘在翼的身邊,和翼一起走進戰神峽谷。

    營房里締那特緊緊的拉著翼的手臂,基拉和蒙特爾坐在他們的對面,一聲不響的看著他們偎依在一起。營房外朱雀騎士不停的建造工事,聲音斷續的回蕩在戰神峽谷,給安詳的夜色帶來一絲的不和。這些曾今高貴的騎士,現在象農民一樣的挖掘著,他們不在意自己的榮耀,不在意自己的國家,麻木的一次次加寬加深自己的戰壕。不住的勞累,即使知道自己的工事未必對全體魔法有什么用處,但多一點工事,他們的心就感覺安全一分。

    長久的安靜,蒙特爾神情的目視著締那特和翼,在基拉無奈的嘆息聲中走到他們身邊道:“翼,你帶締那特先走吧,你本身就不屬于朱雀軍團,現在離開算不上逃跑。我和基拉手書了一封,你去帝都見德卡大帝,以你的戰功,你已然對的起我們,對的起帝國了”說完從懷里提出一封信,拔開翼的手塞進他的手里。

    基拉站起來,走到蒙特爾身邊,拍了怕蒙特爾的手臂把他拉到自己的身后讓他坐下,從口袋里拿出一個金色絲綢包裹的東西,一遍遍的撫mo,然后小心的打開。德卡大帝親賜的軍令顯現在大家眼前,翼身邊的整個空間明顯的蕩起一股黑的波動,在不經意間馬上又消失了。感覺到空間的異樣基拉的身體微微的顫了一下,嘴巴張了張想說什么,但馬上輕輕的捏了捏自己的喉嚨,疲憊的眼睛看著翼身邊的締那特平淡的說道:“翼你走吧,帶我的妹妹走吧,締那特的存在是一個秘密,我希望你好好照顧她”說著拉過翼的手,把軍令戒指戴在翼的手上繼續道:“你把這個帶會帝都,交給德卡大帝,就說基拉有虧他的恩典,但我一定為帝國貢獻最后的薄力,哪怕粉身碎骨”淡淡的淚光浮現在基拉的眼睛里。

    締那特把手緊緊的揣進翼的臂膀里,整個身體壓在翼的身上。她很想留下,這有她的哥哥,但她更渴望和翼一起離開。他們都明白,這場戰爭,艾娜菲婭軍團絕對不會給他們在戰神峽谷喘息的機會,一個天然的壁壘,任何敵人也不允許他們有時間來準備的。戰爭注定了不是今天就是明天,每有第三天,也許第三天整個峽谷將只有他們的尸體。

    看著蒙特爾和基拉關愛和真摯的眼神,再慢慢看向自己身邊完全女人化可人的締那特,翼的心在左右的折磨著:“離開嗎,帶著自己愛的人遠遠的離開,開心的活著,象以前村子里人一樣養好多的孩子,然后慢慢的年老死去。留下,陪他們一起戰死,值得嗎?”戰爭、殺戮,殺......殺一聲一聲喊殺聲在翼的心尖起伏,俊俏的臉煞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上翹的眼睛大大的鼓起,翼手中的信封越抓越緊,最后整個凝成一個團,“不!我絕不離開,只要我活著我就絕不離開你們,離開整個朱雀軍團”說著把信團丟在地上使勁的踐踏。

    揮了揮手,阻止了基拉和蒙特爾說話。翼愛憐的看著傻傻的站在自己身邊的締那特,把手中的戒指拿下提起締那特的手給她戴上,然后親吻了一口道:“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配你,這個戒指就當我渴求娶你的信物,你走吧,回帝都去,回到你的家里去吧!”

    “不!”一聲驚叫,締那特抱著翼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嗚咽道:“不!我不走,我要和你在一起,我要你陪我一輩子......”說著把頭埋進翼的懷里,小聲的抽噎起來。翼可憐兮兮的看了看蒙特爾,又掃了下基拉,無奈的愛撫締那特的頭發。以前村子里的女人,從來都聽自己男人的話,叫向東就向東的,哪有締那特這樣的驕氣和蠻橫,“哎”重重的嘆了口氣,翼知道自己喜歡上懷里這個不一樣的女人了。

    蒙特爾看到兩個心愛的人抱在一起很是欣慰,但更多的是無奈,這段愛情明天還有嗎!戰爭會帶來什么?基拉同樣看著他們,為自己的妹妹開心,也為她的固執擔憂,明天!有明天嗎?

    翼留了下來,整個晚上締那特就纏在他的身邊,一遍遍看著手中的戒指,這個無上的軍令戒指對于無知的明天只可能是個愛情的信物,一段見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9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