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十四章:國王的預謀

正文 第十四章:國王的預謀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晨曦的陽光直直的照射在已經站了一個晚的亞蒂蘭特身上,細條的身體散發著銀白的光亮,白色的長

    發隨風飄散,象風中的柳條飄揚,卻永遠的安逸。所有的妖精圍繞在他的身邊,毫無聲息靜靜守侯,外圍

    艾娜菲婭騎士的戰馬悠閑的跺著腳,裊裊炊煙,一切是那么的平靜。

    此時的翼抱著締那特跑了一夜,累了很不客氣的把締那特丟在地上,一句話也沒說,大字的往地上一

    趴“呼嚕”的睡了過去。不知道為什么翼的確喜歡上了這樣的勞累,自從一次次的逃亡,精神和力量的極

    度毫盡,他再沒做噩夢,18年來這實在是他睡的最舒服的一段時間。

    陽光慢慢的爬起,溫暖的包裹,帶著自然的芳醇,締那特小心的走到翼的身邊,咬牙切齒的看著這個

    該死的混蛋。上翹的眼睛微微的迷離,黑色的長發遮擋了半個臉蛋。鄙棄呼吸,輕輕的用自己的右手去撫

    摩翼光潔如玉的臉龐。“該死的,你不想睡覺就給我一邊待著,你在我懷里睡了一晚上,我可沒那樣的福

    氣”締那特的手指剛要觸及到翼,象呢喃般一個翻身,翼繼續了自己的美夢。締那特整個紅了起來“昨

    天我在他懷里睡了一晚上!不是的,是這家伙強迫的,不能算。不過翼的懷里真的很溫暖”輕扶著自己的

    臉蛋,締那特看著翼的背影發起呆來。

    看著天空的亞蒂蘭特慢慢的望向南方的地平線,自從昨天見到翼以后,他1000年來的平靜生命再次蕩

    起了波瀾,一種召喚,一種熟識徘徊著他。曾今默默無聞的他和一個同翼有著相同氣息的人在妖精森林一

    戰,他由一個普通的妖精成為妖精的王者。今天和翼的不期相遇,他感覺到自己整個身體的復舒,體內的

    自然力量幾何般的成長,僅僅一夜的獨自沉思,此時的他就象站在一個大門口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只要推

    開門將看到別人看不到的世界,但是他摸不著,他知道在哪!但可悲的是他抓住的卻只是虛空。

    亞蒂蘭特凝視的地平線,一個個小點開始在天空顯現,趕了一天海若和隆特爾帶著1萬5千的法師終于

    趕了上來。

    隆特爾吃驚的看著被妖精包圍在中間的亞蒂蘭特,推開身邊的騎士,擠過一堆堆妖精戰士走到亞蒂蘭

    特面前問道:“敬愛的陛下,您的軍隊都累了嗎?為什么不前進,當然也許您的威望不足以指揮我們的騎

    士,他們不愿意走了?”亞蒂蘭特沒有說話,金色的眼瞳凝視著隆特爾,背后沒有生出翅膀,卻依然慢

    慢飄了起來。

    一個看來是騎士隊長的人物,小心的穿過妖精走到隆特爾面前,帶著推卸的語氣跪下道:“殿下,我

    們追趕到了朱雀軍團1萬的墊后部隊,用了3萬騎士的代價把他們消滅了,只不過……跑……跑了兩個。那

    個……那個……妖精王大人不準我們再追了”

    聽到騎士隊長的匯報,隆特爾疑問的看著亞蒂蘭特問道:“殿下,你放走了敵人?您是想回您的妖精

    森林睡覺去了嗎?當然您不要忘記我的話,如果您真的困了,我一定會把我們的和約借給德卡陛下看的”

    隆特爾隱約的感覺到可以在15萬騎士追擊下逃跑的一定是那個該死的翼,為了這小子自己的損失不可謂不

    大,現在如此好的機會又讓妖精王丟失了。

    亞蒂蘭特依然凝視著隆特爾,沒有說話,光潔的臉上現出圣潔的微笑,而此時沒有人知道他胸膛里熊

    熊的戰意。翡翠色的藤甲慢慢的在亞蒂蘭特身上龜裂,一片片飛向天空化成了粒子,一波波無色的能量帶

    著自然的風、水、火、閃電……一切自然應有的東西向四周蔓延。所有的騎士以及妖精全都顫抖著雙腳跪

    了下來。

    隆特爾惱怒的看著亞蒂蘭特,心里不住的打顫,腦海里一片混沌:“太小看他了,太小看他了,難道

    他以往一直只發揮出他一半的力量,不是,是十分之一,不,是百份之一的力量”

    海若不要命的散發著魔法力,但是魔法的力量本身就來自自然,對于亞蒂蘭特的能量沖擊,海若的努

    力就象在給一個水杯加入更多的水,無奈的抵擋不住雙腳的顫抖和對力量本身的屈服,跪了下來,頭深深

    的埋向自己的胸膛,他心里那個慚愧啊,自殺的心都有了。

    隆特爾同樣努力的釋放著斗氣,同海若一樣,亞蒂蘭特的能量無孔不入的進入他的身體,但是王子特

    有的尊嚴,他支撐著,即使最后放棄了斗氣,他也用自己的長劍駐地堅決不讓自己跪下,暗淡的血絲慢慢

    的從他嘴里益了出來“堅持,堅持,你是王子,是將來艾娜菲婭帝國的皇帝。”

    來的快去的也快,深深的呼了口氣,擴散的能量瞬間回到了亞蒂蘭特身邊,把赤裸的亞蒂蘭特包裹其

    中。一眼掃過黑壓壓跪著的人群,目光落在了唯一站立的隆特爾身上。圣潔的臉上浮出淡淡的贊許道:“

    殿下,您真的認為妖精一族只有6萬人嗎?您認為獅心帝國可以攻進我們的妖精森林嗎?我和你不一樣,

    你的戰斗是為了自己的王位,而我和你一起的戰斗卻是為了天道,天道,是有是無,是生是死,哪怕你的

    王位也不過是天道一角,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說完飛上高空,一手指北,對天長呼:“天道,我的天道

    ,時世成敗,我既是天道”說著慢慢飄落下來,恢復本身的樣子,回頭對隆特爾道:“很對不起,我是私

    心了,但我不會放棄,我需要和那個孩子好好的來次公平的決斗,一切的一切我會給你個滿意的答復”

    呆呆的看著亞蒂蘭特消失在妖精們的身后,隆特爾喃喃道:“天道,何謂天道,你不是天道,我亦不

    是,摘取天道必然勝天,你有何德何能,我亦有何得何能”說完一口鮮血噴口而出,整個人軟了下來。

    剛剛亞蒂蘭特能量外泄,翼馬上感覺到了一種記憶里就有的熟悉,一個翻身拉著身邊已經有點昏昏欲

    睡的締那特,不管她是不是反抗,往手臂下一夾,快步向北奔跑。締那特象征性的掙扎了幾下就乖乖的不

    動了。

    朱雀軍團放棄了撤退,敵人來的太快了。現在就在敵人眼前,再撤退就和逃跑沒有什么區別,無論是

    戰斗的主動還是戰士的士氣都會很受影響。翼很快就趕到了基拉在“耀日平原”邊沿駐扎的營地,面對就

    翼和締那特回來,基拉顯然很有準備,無奈的對翼說道:“先下去休息吧,看來我們的使命也就是永遠留

    在這帝國的平原上了,做為戰士的榮耀,我只希望我所有的付出可以給帝國帶來喘息,帶來點機會……”

    安睡的翼,感覺到自己體內亞蒂蘭特匕首帶進的自然力量正和自己身體里本身的力量交融沖突,原先

    不多的魔法力量被自然力量擠壓進骨骼里,又被自己身體里無名的力量擠壓,送到自己的額頭擠成一個無

    彩的小球。小球又化作魔法元素回到骨骼,如此的反復。

  <!--中间广告位置-->  3天來昏睡的翼,身體一直不住的顫動,骨骼噼啪的響,竟然直直的拉長了5公分。蒙特爾焦急的拉來

    軍醫,但是翼的身體里有很多的力量亂竄,軍醫什么也看不出來,即使蒙特爾把斗氣探進翼的身體也一無

    所獲。

    翼開始無意的呻吟起來,身體火一樣的燙,自身的力量和亞蒂蘭特的自然力量象兄弟一般和睦但又有

    爭執,兩股力量在自己的經脈里磨擦,把翼的經脈強行擴大。基拉和蒙特爾每天都來看一次,但都失望的

    一無他法。締那特跪坐在翼的身邊,擔憂的看著翼開始消瘦的臉頰,用占水的棉布一次次把水滴在翼干燥

    的嘴唇上。

    獅心帝國的國都,東宮火爐的搖曳燈光映照著曼卡隆煞白的臉。一張不大的紙頁在曼卡隆的手中不住

    的翻折。紙上短短的寫著:“翼,落月村孤兒,叔叔自小養大,參軍前夕叔叔無故失蹤”。曼卡隆看著信

    頁的眼睛慢慢的看向空寂的東宮,嘆息著對空曠的虛無里問道:“我這樣做是不是對?畢竟我還不真正的

    知道他是個怎么樣的人,是不是會威脅到我的統治......”

    沒有聲息,一個黑色的人出現在了曼卡隆的身后,似乎是腹部發出的聲音沉悶道:“陛下,現在是非

    常時期,如果在往時他的出現可能是帝國的榮耀,那時即使他有不軌之心,我想我們兩人足以把他擊斃,

    但現在他的存在變數太大了,放任一個危險存在,還不如消滅在萌芽中為好啊”

    曼卡隆轉身看著身前的黑衣人,即使已經無數次的看過,但看到黑衣人的臉依然全身一震。眼睛只是

    兩個沒有眼珠的空洞,鼻子只是兩個孔,嘴唇整個的掀去,留下清晰可見的兩排牙齒。曼卡隆不忍的低下頭,輕聲道:“別人也許不知道,但你我卻明白,一個不需要斗氣久可以如此殺人的機器,即使肉體再強也是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已經無意間站在了圣殿的門口,帝國已經有我們兩個圣級存在了,有他會更好,但也更危險。就那樣辦吧,只希望我們做的一切不會是太大的錯誤”

    耀日平原上,一切都融入了黑夜。通往朱雀軍團的路上,3個黑色的人影輕飄著向前飛馳,象風一樣的飄逸,路過的行人只不過感覺一下清風的拂面,絕想不到有3個死神已經掠過了他們的身邊。一個點地就是幾十米的距離,路邊的一只小狗抽動下鼻子,剛要叫喚,一只腳輕輕的點了下他的腦袋。小狗搖了搖腦袋,使勁在地上嗅著,喉嚨嗚咽了幾聲,卻再也感覺不到什么了,一切就像虛無的夢

    翼的營房亮著微弱的光,締那特跪坐在翼的身邊靜靜的睡著了。營房門口蒙特爾特意調來的兩個騎士小聲的說著話“你看翼大人過的去嗎,這可是第5天了”“你不知道,翼大人的力量已經超過黃金騎士了,這樣的怪物不會有事的”“希望是吧,艾亞菲娜騎士都集結,看來快開戰了”“是啊,不知道我還能不能......回家”3個黑色的人影隱約的一晃動,2個騎士癱軟了下去。

    風吹進翼的營房,燃燒的材堆象潑進水一樣整個因滅了。3個人影埋沒進翼漆黑的營房,,直直的站立

    ,全身黑色的緊身衣服,象3個細直的稈子和黑暗融為一體,只有和黑寶石一樣的眼睛發出幽暗的光亮。

    一個人影象木桿一樣直直的飄到締那特身后,一掌重重的按在她后脖子上,小聲的哼了聲,締那特慢

    慢的灘到了地上。人影大聲的喘了幾口氣,對于有斗氣護身的戰士他的微薄體制實在是太糟糕了。

    3個人影走到床邊,靜靜的看著在床上揉動,冒著虛汗的翼“這就是皇帝陛下指認要刺殺的強者?”

    慢慢的從懷里拿出只有手指寬,一指長的墨黑匕首,鼓足力氣分別向翼的太陽穴,心臟,肝臟刺去。

    毫無助攔的3把匕首刺進了翼的肉里,3個人同時呼了口氣,相互對視了一眼“看來任務很簡單,陛下

    沒什么好擔憂的”尋思間一團黑色的能量從翼脖子上的黑色水晶飄散出來,順著3個人的身體把他們直直

    的纏繞起來。驚訝間3個人用力把匕首想捅進翼的身體,“轟”3個人震飛了出去,半空又象皮球一下被踢在了地上。

    渾身不得動探,3個人驚懼的看著空中慢慢的形成的一個虛影,整個發出黑色的光芒,赤裸著,渾身布滿黑寶石般的鱗片。輕輕的一揮手,一個黑衣人直接飛到了他的手心,提著黑衣人的脖子充滿疑惑的譏諷道:“哈哈,可愛的小動物,人類真是個愚蠢而可怕的東西。你們的身上竟然有我們魔族的黑暗力量?不過這力量太可笑了,為了讓你們擁有黑暗的力量竟然把死氣直接壓進你們的身體,還用數不清的毒藥毒殺你們的機能?呵呵,真是幾件可愛的小玩具”

    說完把手中的黑衣人丟到其他的兩個中間。背著手飛到他們的頭上凝視著象3只老鼠一樣爍爍顫抖的

    小東西說道:“很不錯,沒想到我魔將噢得拉最后的日子,還可以看見3個可愛的老鼠”漆黑的氣流從他

    的身上鉆進3個黑衣人的身體,“劈劈啪啪”骨骼摩擦的聲音,一股股黑色的水從他們身上溢了出來,一

    碰衣服咝咝的響,瞬間衣服就和著黑水一起流到了地上,整個地面冒出白色的煙氣,泥土象水一樣噗嚕噗

    嚕的沸騰起來。

    3個人痛苦的掙扎,嘴巴大大的張開,卻喊不出來,身體里骨骼被強制的拉扯,肌肉象氣球一樣的膨

    脹,痛苦,靈魂被抽離的撕心裂肺。“啊......”3個人終于叫了出來,高聲的呼叫撞擊在包圍著他們四

    周的黑色氣墻上,又回撞到他們的腦袋里,眼睛金光閃閃,耳朵嗡嗡的響。

    “哈哈!起來吧可憐的小東西,現在你們可以算真正的魔族了”看著3個白皙的肉體癱倒在地上,一邊說一邊象藝術家觀看自己的作品,仔細的觀賞著。

    3個黑衣人,現在赤裸的3個家伙身體變成了普通人的樣子,枯萎的肌肉有了豐滿的感覺,從來沒有在大陸出現過的紫色長發搭拉在濕漉漉的后背上。

    3個人靜靜的跪著,魔將噢得拉最純正的黑暗氣息,對于這些黑暗中的小鬼就是神的存在。他們感覺

    到魔將噢得拉改造過的身體,讓他們擺脫毒藥對身體的侵蝕,真正的象一個人一樣活著。相互看了一眼,

    一個人恭敬道:“大人,感激您的再造之恩,我們愿意用生命服侍您”噢得拉笑了笑“我是這世界唯一的

    魔將,現在的我不過是最后力量的積蓄,真正的我已經不存在了”揮手,3個人一顫,3個黑色的光球從他

    們身體里抽了出來。

    把3個光球送進翼的身體,對疑惑的3個人道:“我把你們的生命注入了這個人的身體,以后他就是你

    們的主人,記住他就是你們的一切,你們的心里我下了饒印,只要有背叛的想法,你們的靈魂將承受無盡的煎熬”

    “是的大人”3人應道

    噢得拉說完輕嘆一聲,身體星星點點的化作光粒消散,最后形成一絲黑色的細線進入翼的身體,這次他真正的徹底消失了。

    3個人赤裸的走到翼的床邊,跪下,一陣灰色的波動,消失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