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十三章:妖精之刃

正文 第十三章:妖精之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今天上班時有個笑話,現在大家一起分享。話說有兄弟3個,老大叫流氓,老二叫菜刀,老三叫麻煩。有天老三不見了。于是老大帶老二去警察局報案,警察問有什么事?老大說:“我叫流氓,我帶菜刀來找麻煩”

    耀日平原,只象征性的吹起涼涼的秋風,冬天永遠不會光顧這個大地之神眷顧的沃土。

    清冷的菲林公爵府,火爐里木炭霹靂啪啦的燃燒著,墻面印著爐火的跳躍,昏黃的光線在整個公爵府搖曳。隆特爾平躺在中間的沙發上,整個頭埋進自己的手臂里。一個穿著緊身藤甲的纖細人影,來回的走動,滿頭的白發無風自動的飄逸。

    “我的殿下,您睡著了?你就打算這樣的一直的睡下去?”人影停止了走動,毫無表情的臉上,金色的眼瞳直直的看著似乎酣睡的隆特爾。

    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隆特爾坐了起來,用手梳理了下自己的金發,微笑著看著眼前的男子,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道:“當然了,我的妖精王大人,有您在,我可以安心的睡覺的。如果,我說如果您也愿意好好的睡一覺也是不錯的”

    妖精王亞蒂蘭特皺了皺眉頭很不恭敬的問候了一下隆特爾的母親大人道:“殿下,半個月了,難道我們就這樣一直的等下去,等獅心帝國組建新的軍隊,一直殺到您們艾娜菲婭國都去?當然了,要真的那樣,我們就回妖精森林。我們妖精可不象你們,可以象豬一樣的繁殖,必要時我們會放棄我們的一切約定,我必須對我的妖精一族負責。”

    隆特爾直直的站了起來,凝視著妖精王金色的眼睛,狡黠道:“敬愛的亞蒂蘭特,您會放棄我們嗎?您說真的嗎?我想您是不會的,要真的那樣,您也不會反對我告訴獅心帝國我們的和約吧?”

    亞蒂蘭特不敢致信的看著隆特爾,“你......你......”顫抖的手指著隆特爾,氣的半天說不出話來“你他媽的混蛋......”一腳踢開攔在自己身前青銅雕像裝飾,直把整個雕像踹進公爵府堅硬的花崗石墻壁里,頭也不回的走了。

    隆特爾看著墻壁,走上前去安撫著深入墻壁的青銅雕像“好厲害,不愧于妖精之王啊?只要可以控制住他,那么整個帝國,不,整個天下都可能是囊中之物吧!哈哈......”狂妄的笑聲蕩漾著整個公爵府,門外守護的冷不丁的差點沒有拿住自己的武器,相互而視,不由的滿是疑問。

    可以說基拉完美的完成了皇帝陛下的任務,當然也無意打破了隆特爾的計劃。此時的朱雀軍團剛剛失去了主帥,士兵們滿是疑問“歷代的獅心士兵只有戰死,還沒有出現過一個背叛的,況且為什么要背叛?”。現在的朱雀軍團很不穩定,不得已只能原地待在耀日平原的中央。基拉已經接到了帝國的密令,升任翼為白銀騎士,但卻沒有其他的任何職務變更。對此蒙特爾很是不滿,但是翼卻不以為然。對于翼來說別人叫他聲大人,他就很滿足了。

    正是隆特爾所擔憂的,現在的翼的確是鼓舞士氣的最好所在。迷上了短槍的翼幾乎天天在朱雀軍營表演著短槍投擲,沒有什么姿勢,也不在意別人的觀看,短槍在翼的手中化作閃電飛躍1500米的天空深深的扎入地面,“哦耶……看那是怪物翼”整個朱雀軍團折服于翼的力量,即使黃金騎士也大嘆不如,此時的朱雀軍團前所未有的開始大規模的短槍演習,眾多的騎士干起了苦力,掙搶著為翼撿取短槍。來回奔跑的火紅朱雀騎士,高昂的揮舞著手中翼射車的短槍,猶如得勝的勇士。翼不知道,也沒有在意此時的自己在軍隊中已經象半個神的存在。

    軍營門口基拉無奈的看著翼“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如此的喜歡表現實在不是件好事情,不過天生是個帶兵的好材料”大聲的清咳一聲,對翼叫道:“怪物翼,過來”聽到基拉的叫喚,翼接過騎士交給自己的短槍,小跑的跑道基拉的營房。基拉重重的敲打了這個比自己高半個頭的孩子,掀開營房的門,又很不禮貌的在翼的屁股上揣了腳“進去,你小子皮厚肉硬的,還真叫人羨慕,不過以后少在我面前讓人炫耀,我看的可是實在的嫉妒!”委屈的翼摸著屁股,古囊著嘴巴走進基拉的營房。

    幾日不見的締那特悠閑的坐在營房里,看到翼進大吃一驚跳起來:“你來干嗎?”說完似乎發現自己說錯了話臉刷的紅了起來,一把推開身前的翼,在他手臂上狠狠的擰了一把,小跳輕撞了進來的基拉一下,哼了聲跑了出去。

    進來的基拉看了看白癡一樣的翼又看了看跑走的締那特,嘿嘿的笑起來。不明所以的翼看到基拉笑的如此開心,竟然也哈哈的大笑起來,結果兩個白癡笑的抱到一起,只到蹲在地上肚子實在吃不消了才停了下來。拍拍酸痛的肚子,基拉問道:“翼什么這么開心?笑的眼淚都出來了?”翼回了個白癡一樣的眼神道:“我不知道啊,我看見的笑的開心也就笑了起來了”

    聽完翼的話,基拉很是大大的汗了一把,這什么和什么啊?看著翼笑的幾乎變形的臉,正了正自己的臉,狠狠的在自己臉上拍了幾下道:“翼,蒙特爾大人還在裝病嗎?現在的形式我們突進實在不是很好的兆頭,前方艾娜菲婭帝國的消息已經全部封鎖了,所以我準備后撤到耀日平原的外圍山區,防守狙擊女神騎士”“管我屁事啊,我什么也不懂,還那樣你怎么說我怎么做”

    對于軍隊來說,只要你足夠的強大,那么你就是一切。所以基拉并不感覺翼對自己有什么不敬。只是很無奈的看著這個比自己只小幾歲卻象孩子一樣的家伙道:“那就這樣吧,你帶1萬騎士殿后,我們今天晚上就撤退”

    夜,除了翼和扭捏的締那特帶著1萬騎士待在朱雀軍營,基拉、蒙特爾帶著剩余的騎士留下所有的營房撤退了。清晨翼和締那特一把火把營房燒個干凈,也開始向北方趕去。

    聯姻之城的菲林公爵府,妖精之王安然的看著接到朱雀軍團撤退消息的隆特爾和海若拼命的跺腳,他們心里那個苦啊,1萬5千的法師在埋伏圈整整等了快1個月了,結果連個朱雀軍團的毛都沒逮到,現在可好干脆跑了。妖精之王亞蒂蘭特戲謔問道:“那么親愛的殿下,我們就這樣散了嗎?我很想回妖精森林好好的睡上一覺”

    明顯感覺到亞蒂蘭特對自己的報復。隆特爾狠狠的哼了聲:“還沒結束呢,就算現在犧牲所有軍隊我也要在朱雀軍團走出耀日平原之前把他給吃掉。要是讓朱雀軍團跑回平原站穩腳步那么我們全得完。媽的艾娜菲婭你真是個婊子嗎?我們訓練一個法師要3年5年10年。他媽的獅心帝國半年就能建造一個強大軍團了”

    隆特爾使勁的抓著身邊的沙發,整個沙發被他無意發出的斗氣轟的炸了開來。門口的守衛搖晃著刀槍,沖了進來直指<!--中间广告位置-->悠閑的亞蒂蘭特。“滾,媽的一群廢物給我爬出去”可憐的守衛昭誰若誰了,刀槍歸鞘整個爬了出去。

    看到守衛聽話的爬了出去,隆特爾吸了口氣,怒氣的臉上恢復了平和很平淡的對亞蒂蘭特說道:“妖精王陛下,我知道的,當然每個王國有那么點權利的人都知道,你們妖精是可以憑借自然力量飛行的種族,那么您和您的軍隊不可避免和我們一起出戰的,辛苦您也一起飛去吧。當然了,我是說有可能您想回去睡覺的話,您也不反對我把您和我們的條約借給獅心帝國的德2卡大人看下的”

    “不了,我發現我還沒必要睡覺呢,如果可以的話我愿意和殿下去北方的戰神帝國看看”亞蒂蘭特很是雍容的說著話,向門口走去,每走一步,堅硬的地板上都留下一個深深的腳印。

    一個很大的哈欠,對著身邊的海若道:“您認為這是妖精王對我的示威嗎?當然了,很有必要的嘛,他是妖精王陛下,而我還不過是個小小的王子”輕身的站起,領著海若也一同向門口走去,一串更深的腳印覆蓋了妖精王的痕跡。

    沒有什么憂慮,把亞納特留在聯姻之城,其他新到的30萬騎士,15萬改為步兵,其他15萬兩匹馬換乘著向北方的朱雀軍團追去,6萬妖精揮舞著翅膀和1萬5千法師飛翔著尾隨在他們身后。不遺余力的飛馳,馬累了換馬,人累了伏在馬背上休息,不停息,有聯姻之城向北的草原上一條人為的道路被踩踏了出來,以至多少年后成為真正的南北交通的要道。

    一個死命的追趕,一個殿后撤退。很無懸念的5天后,翼的軍隊被艾娜菲婭的前哨從后面追趕上來。似乎是迷戀于翼投擲短槍的強大力量,整個殿后的朱雀騎士統一的掉轉馬頭,拉下背上的短槍,密集的槍雨向整個1000多人的艾娜菲婭前哨呼嘯而去。倒霉的艾娜菲婭騎士連個象樣的沖鋒,或者一句象樣的臺詞也沒念叨。不明不白的全部被定在地上,連一匹馬也沒有幸免。

    “哦耶……怪物翼大人萬歲”翼很是郁悶的聽著戰士到底是褒是貶的恭維,邊上的締那特已經看到女神騎士的一堆爛肉惡心起來。

    “看來艾娜菲婭騎士追上來了,就不知道法師有沒有趕到”對法師的破壞力量深有感觸的翼沒有被一點的勝利麻痹頭腦,揮了揮手中的長劍道:“撿回所有的短槍,繼續向北,快……”

    急趕的艾娜菲婭騎士看到了散落在地的一堆爛肉,帶著畏懼的向翼的方向趕去,馬蹄踩踏大地的震動,即使現在撤退中的翼都已經感覺到了,他的血液又一次沸騰起來。呼叫著命令士兵,1萬騎士分成10個千人小隊,接力似的向北跑去。黑壓壓的大隊艾娜菲婭騎士出現在了他們身后。

    面對一直只出現的1000人的朱雀騎士,艾娜菲婭艾娜菲婭騎士底氣開始足起來,大隊的人馬,架起長矛向怎么看都微不足道的1000朱雀騎士發起了沖鋒,呼嘯著1000支短槍飛了出去,女神前方的騎士被射下馬來,更多的是被短槍射中又后背撞在后方自己人的長矛上,整個沖鋒被迫的停頓下來。

    整整一天,艾娜菲婭騎士無奈追殺著只有1000的朱雀騎士,可是他們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明明只有1000的朱雀騎士但每次追上卻總感覺不一樣,似乎無至盡一般。他們也想過合圍,但是包圍圈還沒形成,1000的朱雀騎士好象憑空消失了,包圍圈外陌明的又出現1000朱雀騎士,又是一陣槍雨。

    夜色的時候,短槍豪盡的朱雀騎士集結到了一起,艾娜菲婭的騎士太多了,向北跑這樣的拉鋸戰馬是絕對吃不消,現在的他們也只有拼上一氣生死有天了。

    架起長槍,1萬朱雀騎士等待著艾娜菲婭騎士的到來,翼放棄了戰馬走到軍隊的前沿,等待……。密集的馬蹄聲越來越近。地平線艾娜菲婭騎士黑色的小點變的越來越大。“出擊”伴隨著締那特的命令,戰馬高高越起,前蹄重重的著地,后腿發力向前沖去。

    轟,兩隊騎士重重的撞在一起,尖利的長矛頂穿對方的身體。相比而言,戰神帝國真的是戰士的國度,馬更健壯,戰士更有力,斗氣包裹著每個騎士的身體,灰色的夜幕也象是點綴了昏黃的燈火。沖擊,沖擊,一旦發動起來的騎士就是不是不休的活動堡壘,眾多的艾娜菲婭騎士也不得不在朱雀騎士的長矛下顫抖哀號。

    可笑的戰斗已經開始了很久,翼才小跑著趕了上去,一劍砍下一個艾娜菲婭騎士的手臂,借助反震的回力又砍下邊上的一個艾娜菲婭騎士的腦袋。如果不算法師,艾娜菲婭帝國真的是太爛了。就在一邊倒的屠殺時,朱雀騎士一個個倒下馬哀號起來,在奔騰的馬蹄下一命嗚呼。

    比之法師需要魔法力飛行,妖精部隊提前趕到了。戰斗時借助自然之力生成的翅膀,妖精靈活的在半空飛舞。瘦弱的身體,只拿很短很細的匕首,但是他們的匕首有很深的血槽,劍身是密密麻麻的倒刺。和艾娜菲婭騎士撞在一起的朱雀騎士們迎來了噩夢,妖精很靈活的穿插著所有可以進入的空隙,手中的匕首從想不到的角度尋找盔甲的空隙刺入騎士的身體。一擊就走,每擊都帶走身上大塊的肉,鮮血順著傷口飛濺。

    翼艱難的在人群中撕殺,他現在明白了一種新的組合,重裝的騎士和靈巧的妖精在一起真的很麻煩,要擊殺騎士的強硬攻擊,還要躲避妖精的偷襲。他的身體已經被幾個妖精劃了幾道傷口,雖然每次妖精碰到他身體的一剎他都可以馬上給予擊殺,但是傷口還是越來越多,更討厭的是傷口的血留的很快,他已經開始頭暈了。

    攻擊,朱雀軍團的哀號越來越少。一把長矛向翼突刺過來,一個橫劈剛要有下而上把他擊殺,一個黑影出現在他身后,“小心”締那特一聲嬌喝,用背把翼撞開,“呼哧”一聲,一把妖精的匕首劃過了他的胸膛,翼及時的拉了一把,只把締那特胸前的衣服整個掀反。

    “他媽的,你怎么是個女的”顯然一點不知道什么叫尊敬的翼直接把締那特夾在手臂底下,不管締那特的叫罵、踢蹬。對著已經沒有活人的朱雀騎士們叫了聲:“兄弟們,撤退”一劍劈開一把長矛,用劍尖把持矛的騎士頂下,跳了上去,逼開身邊的妖精向北跑去。

    一把匕首飛快的向他的后心掃來,看也不看一個后劈,轟的一聲,翼身下的馬哀鳴一聲跪到在地,顯然腿骨斷了。咕隆的向前滾了幾步,翼抱進締那特,想都不想拔腿向北狂奔。“媽的,我倒了什么霉了,似乎每次自己都是在逃跑啊?”身后的女神騎士不知原委的停止了追擊,遠遠的一個聲音傳來“你叫什么?我渴望和你有次真正的較量,我是亞蒂蘭特”

    很沒禮貌的翼連個屁也沒放,夾著掙扎的締那特死命的奔跑去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