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十二章:奧得的冬天

正文 第十二章:奧得的冬天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朱雀軍團,此時的杰斯在自己的營房里昏昏惡惡的灌著酒,自從他的“投降信”被基拉送出去以后,他總有一絲不好的預感,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出來哪出了錯。敞開自己的衣襟,把一個雞腿塞進自己的嘴巴,使勁的咀嚼著。現在的杰斯已經放棄了,他只想好好享受眼下的一段生活,去他什么將軍什么元帥,活著回去就不錯了。同樣他沒有去思考締那特的消息是不是真的準確,80萬女神騎士一直讓他心寒,整個朱雀軍團也就停在了耀日平原的中央,不動了。

    杰斯天天待在營房不出來,同樣的基拉也不見人影,象消失了般。蒙特爾的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對外說是自己逃亡時的舊傷復發了。

    只有翼每天依然抱著大石頭跑上跑下,和戰士們套近乎,平靜下來的生活,翼又回到當兵前的脾氣,嘿嘿,拉墊背的似乎是他的習性。締那特已經很和他很說的來了,教給翼幾個騎士常用的劍技,花俏的刺激,耀眼的劈砍,翼很是無聊的打了個哈欠:他只要一個硬擊再來個連擊,那樣的劍技簡直是孩子耍著玩的。很是無聊的翼看著締那特背上的幾支短槍問道:“男人,你那個背上的東西干嗎的?”對于苗條清秀的締那特翼總感覺怪怪的不象個男人,為了給自己一個明確的肯定翼一直叫締那特男人。

    拿下自己背上的短槍,締那特在手中掂了掂,遞給翼道:“這個就是我們朱雀軍團的秘密武器了,自從戰神時代就組建的朱雀軍團,是最適合沖鋒的軍隊,近可以長矛刺殺,遠可以拿這個短槍投擲”等締那特話一說完,翼口水掉地一般圍著締那特轉了幾圈。締那特臉都紅了起來,不明所以的看著翼“這小子吃錯藥了?”

    翼一臉賤笑的走近締那特。締那特眼睛睜的大大,翼每走一步,自己就后退一下。忽然翼一把抱住締那特的腰,把他的腦袋夾在自己的手臂下面,扯下他背上的所有短槍.翼愛撫著短槍的槍身,全金屬鏃造,沉重的槍頭,真是好東西。抱著短槍的翼歡天喜地的跑了。誰也沒有在意締那特坐在地上,使勁的敲打地面滿臉的羞紅,一陣喘息。

    南方聯姻之城,妖精之王已經到了,和隆特爾漫談了一夜,誰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些什么,即使海若也知趣的回避了。此時依然好無睡意的隆特爾坐在菲林公爵府邸的沙發上,身體整個揚著,手指搓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朱雀軍團搞什么?整個不動了?等待援軍?情報上他們沒有援軍啊,現在的獅心帝國軍隊都被獸人牽制著,那他們想干什么?”隆特爾很是納悶。抬頭掃了掃身前的地圖,地圖上幾個紅點的圓圈就在朱雀軍團的前方,本來想依照以前滅殺地龍騎士的方法,用騎士堵劫突進的朱雀軍團,然后用魔法一起消滅干凈。現在看來自己的想法還是太不全面了。

    “海若你在嗎?”隆特爾詢問道。一陣魔法的波動,海若顯了出來問道:“殿下您和妖精王談完了?您現在有什么吩咐?”隆特爾皺了皺眉頭顯然對海若不應該問的問題感到不快,沉聲道:“很早就談完,我現在只是納悶朱雀軍團為什么按兵不動,派我們的騎士去定然是徒勞的,我想您派幾個高級的法師去看下吧,我需要準確的消息”

    已經感覺到隆特爾語氣里的不快,海若沒有回話,也沒有憑空消失,領命緩步的走出公爵府邸。他有種不安“是我沒用了?還是我老了,我怎么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不被重視。”

    朱雀軍團軍營的上空開始斷斷續續的有法師出現,連續幾日這些法師一直高高的飛在天空,相互對視著,誰也奈何不了誰。杰斯沒有出現,基拉也依然毫無音訓,蒙特爾雖然好了,但他在這說不上話,依故在自己的營房裝病。翼到是玩的很開心,締那特的短槍他已經玩的很嫻熟了,輕輕的一擲也有個500米開外,現在軍營里怪物翼的名號已經傳開了。

    法師在天上看著,下面的朱雀騎士已經不當他們存在了,當然是該干嗎依然干嗎。隆特爾實在失去了耐心,幾次詢問海若依然是個毫無然。海若也是愁眉不展,吩咐法師試探性的攻擊看看。

    一隊朱雀騎士圍著軍營巡邏,幾個法師向他們飛了過來,一直相安無事騎士們看都沒看他們一眼,依然直直的巡視著。一陣魔法的波動,在營房里休息的翼感覺到自己體內殘留魔法元素的騷動,趕了出來。軍營外巡邏的朱雀騎士已經成了焦碳了。

    見識到魔法的力量,騎士們開始警戒起來,軍報傳到了杰斯的手上,看了看軍報,哀嘆了聲魔法的厲害,杰斯更是不想動探了。

    象打把一樣,天空的法師飛下來隨意的向朱雀騎士放出魔法,放完看都不看一擊就走,如此的循環,警戒的騎士們道也沒有傷亡,但是整個軍營亂了起來,吃飯要小心天上的法師,連上個廁所也不得不小心提防。無心睡覺的騎士們用著可以想到的所有贊美女性的字眼問候著天上的法師。

    翼靜靜的蹲在軍營中間的陰影里,眼睛不停的看著天上飛著的法師。手中的短槍緊緊的握著,汗把整個槍柄潤濕了。一個法師飛了下來,向一個無備的騎士發動魔法。看準時機,翼一個起身,手中的短槍唰的飛了出去,一道亮光穿過了法師的胸膛,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胸膛,嘴巴張的大大眨巴了幾下,指著翼的方向,沒有發出的魔法在自己身體力爆炸,整個人在天上化成了碎肉。足足1000米的距離,可憐的法師永遠想不到,這個短槍是怎么刺穿他的。

    騎士感激的看了看遠處的翼,翼眼睛向上翹了翹,回了個微笑,又蹲了下去,埋進了陰影。

    1萬年沒有戰斗了,朱雀的騎士幾乎忘記了自己背上的短槍是干嗎用的。現在看到翼成功擊殺了法師,也都效仿起來,雖然不能象翼一樣隨意的擊殺,但是只要法師翼飛下來釋放魔法,總有幾把短槍飛刺過去。法師接二連三的給擊殺,再也沒有法師膽敢飛進朱雀軍營的1000米之內,他們知道那里有個他們的噩夢。接到消息的海若,請示了隆特爾。無奈的法師撤退了。耀日平原恢復了寧靜。

    獅心帝都,東宮的議事廳。情務大臣、總理大臣靜靜的跪在地上看著王座上的德卡大地曼卡隆。曼卡隆輕閱著手中的書信道:“基拉真的不虧于總理大臣的兒子,做的很好做的很好”總理大臣急忙向前挪了兩步道:“陛下,您太夸耀他了,一切都是您的看重,我代基拉感激您的重用”

    1張杰斯的投降信飛到了情務大臣的手上,滿臉不信的情務大臣看著手中的書信問道:“陛下這是真的嗎?那個……奧得家族?”看到情務大臣的疑惑,總<!--中间广告位置-->理大臣愛得·卡隆對情務大臣說道:“親愛的卡加納·菲斯,其實我們都知道奧得家族也許不會背叛的,但是他們掌握著整個朱雀軍團已經太久了,實在不是很叫人放心,而且他們的那個叫杰斯的兒子也不適合再繼承下去。”

    會意的情務大臣看了看總理大臣微笑的臉。說道:“當然,奧得家族很早就有了叛亂之心,老臣糊涂,多方密報他們要反叛,但一直不敢肯定,現在看來是真的了,敬請陛下允許我抄沒奧得家族。”

    看了看殷情的情務大臣,總理大臣以及曼卡隆都搖了搖頭,最后曼卡隆說道:“就這樣定了,情務大臣讓你的情務官,菲那得去辦吧,有些事我們不應該親自出手的”

    “是的,陛下,”應了一聲。情務大臣晃悠下自己的身體問道:“陛下,撒德公爵和他的護衛前幾日跑回來了?您看怎么定奪?”

    揮了揮手曼卡隆說道:“你們下去吧,這事我知道,你們不用操心,現在我只希望明天可以等到奧得家的好消息”

    議事廳的大門關上了,曼卡隆挪了挪身子說道:“出來吧”。

    撒德的守護騎士爾那特從議事廳的角落走了出來恭謹的跪下:“陛下,爾那特回來了,離開故土快20年了真的很想您,現在您已經是尊敬的皇帝陛下了,世事變遷啊”說完不禁淚水橫流。

    一直以來心如汁水的曼卡隆也不禁動容起來,站起身來走到爾那特面前扶起這個以前帝都唯一的玩伴,深情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20年了真是一夜之間,你我可都快老了啊。當年實在是不得意,不得意啊,南方兩部一直是我的心患,我只有把你安插在老撒德公爵身邊,沒想到就20年了”說完轉身走向自己的王座,小心的拭下臉夾。

    坐到了王座又恢復了王者氣概的曼卡隆對跪著的爾那特問道:“撒德公爵怎么樣,你們怎么回來的?”爾那特伏身到曼卡隆身邊低聲道:“當年老撒德公爵,確實有背叛之心,但被我用慢藥慢慢毒死了,這個撒德公爵卻是個不錯的東西,我相信他對您的忠誠,所以我把他帶回來了。”

    沉思了一下曼卡隆問道:“怎么樣的忠誠,有多忠誠?”爾那特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自己的心,曼卡隆笑了起來:“你還真夸耀他了,如果他真有你對我的忠誠,那怕是一半,那么我會永遠象養一只狗一樣把他供養著,好了下去吧,告訴撒德公爵他有權利在帝都選擇一塊自己的領地。你也該安心的享受下了,以后就回我身邊來吧”

    朱雀軍團的營地,基拉的營房里,等待、等待。基拉計算著帝國消息可能到來的時間,一陣輕輕的響聲,一個整個包裹在黑衣里的人一聲不吭的出現在基拉的身邊,一張紙傳到了基拉的手上。看完信里的內容,基拉把信一片片撕碎,放在腳下使勁的攆磨。黑衣人象來時一樣無聲的消失了,整個朱雀軍團沒有人知道有人偷偷的面見過基拉。

    翼被叫進了基拉的營房,基拉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想著什么,一個穿著艾娜菲婭戰甲的騎士跪在他身前。翼抽出長劍,就要迎擊上去,清醒過來的基拉適時的阻攔了他。三個人密談了很久一直到了深夜。

    秋天來的很快,風吹過枯草的沙沙聲帶了幾絲涼意。沒有了法師侵擾的朱雀軍團除了幾個巡邏的士兵,全部都安睡了。翼靜靜的待在杰斯的營房邊上,擦拭手中的長劍。忽然一個人影從杰斯的營房竄了出來,撞在了一個騎士的集體營房上,引起小小的騷亂,騎士門胡亂的穿好衣服,從營房鉆了出來。

    翼走到那個站著的騎士身前,很無奈的一劍穿過了他的胸膛。“有人偷襲,”營地里所有的騎士跑了出來,杰斯營房前的空地上,一個穿著女神盔甲的騎士倒在地上。基拉和喝多了酒暈呼暈呼的杰斯都走了出來。

    一個朱雀騎士把趴著的“女神騎士”踢翻開來,一封信從艾娜菲婭騎士的手上掉了下來。信轉交到基拉手中,裝樣的看了幾眼,驚呼道:“杰斯,杰斯你竟然投降艾娜菲婭帝國?”不明所以的杰斯還沒有從酒醉里清醒過來說道:“不是你要我投降艾娜菲婭帝國的嗎?”朱雀騎士憤怒了“叛徒,叛徒,竟然還污蔑基拉大人,殺了他,殺了他”

    杰斯身邊的一個守護騎士,跑過去看了看地上的尸體,忽然指向基拉:“這是基拉……”艱難的轉頭,一眼看見翼正站在他的身后,長劍從他的后心穿過,他還想說話,可是張開嘴只有一口口泉涌的鮮血。

    “杰斯背叛還密謀守護騎士刺殺基拉大人”翼高呼道,瘋狂的騎士向杰斯涌了上去,拳打、腳踢、撕咬等大家整個安靜下來可憐的杰斯已經和泥土區分不開了。

    此時的帝都,情務官菲那得帶著宮廷禁衛包圍了奧得公爵府,滿城的追殺可能是奧得家族的人,即使是姓奧得的也倒霉的當街問斬。

    奧得公爵府里哀聲不絕,不問情由,沖進公爵俯的禁衛見人就殺,幾個奧得家的老家伙在守護騎士的保護下,向外逃去,幾個黑衣的人攬住了他們的去路,幾聲哀叫,平靜了下來,整個公爵俯全部干凈了。

    長公主高叫著,哭喊著要見皇帝陛下,被帶到了菲那得面前。菲那得狠狠的一嘴巴扇在長公主臉上,揮了揮手示意按照皇帝的要求把長公主永遠的軟禁起來。

    菲那得小心的愛撫著剛剛打公主的手,“我竟然打了公主,打了皇帝陛下的親姐姐,哈哈太不可思意了?”一個小小的情務官連爵位都沒有,現在竟然可以親手打一個公主,而且是長公主。菲那得整個身體激動的抖動起來,竟然高潮了。

    一個禁衛騎士走到了癡迷的菲那得面前問道:“大人結束了嗎?”“結束了,當然……”沒有后話,菲那得的腦袋很干脆的被禁衛騎士砍了下來。

    第二天早上,獅心帝都的街道到處都有暗黑的血跡,人們小心的在路上走著。一個最新的公告貼在了城門口“奧得家族,杰斯背叛帝國。接到消息的情務官菲那得私自帶軍隊滅殺了整個奧得家族。沒有回稟私自領軍,現在菲那得已經被皇帝陛下擊殺,但念在其愛國忠君之心急切,特給予戰神烈士封號,家人全部送往北方獵園享受貴族生活。”

    整個帝都震驚了,譏罵奧得家族的叛亂,為菲那得的惋惜。而此時情務大臣窩在家里,滿身冷汗,驚魂不定。“自己還要求去擊殺奧得家族,該死了……”外人都在羨慕菲那得家人的待遇,只有情務大臣知道從不留禍害的曼卡隆決不會那么好說話的,想來慕菲那一家也是整個去陪奧得家族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