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九章:覆滅

正文 第九章:覆滅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清晨的帝都-戰神堡壘,敞開的城們外整齊的排列著穿火紅戰甲的朱雀軍團,高高的城頭掛起繡著龍槍和長劍,象征榮耀、勝利的帝國軍棋,沒有穿戴斗篷的杰斯騎著高大的戰馬上,火紅色的盔甲把身體緊緊的包裹著,加上其高傲的樣子就像一只橫行的螃蟹。總理大臣的兒子基拉·卡隆穿著傳統咖啡色貴族出征禮服,騎著馬跟在杰斯身邊有句沒句的胡聊。

    “轟轟......”18門禮炮過后,一隊速龍騎士從皇宮的戰神殿向城門開來,曼卡隆的鸞駕通過長長的御道緩慢的來到城門口。纖細的手指掀開鸞駕的簾布,曼卡隆矮小瘦弱的身軀顯現出來。見到陛下的駕到,杰斯和基拉雙雙跪下等待曼卡隆給予戰神的祝福。走下鸞車,緩慢的接過軍機大臣手上的酒杯,曼卡隆用手指沾上杯里的酒分別滴在杰斯和基拉的額頭上,然后把酒杯高高的舉起轉身走到城門的軍旗底下向著開啟的戰神殿跪下,把酒一字散在地上,用嘴親吻大地。

    所有的戰士都跪了下來,親吻身下的大地,企盼戰神守護他們,可以再次回到自己的故土。曼卡隆站了起來看著身前跪著的臣民,將士,用低沉但又威嚴的聲音到:“戰神的勇士們,你們流淌著戰斗的血液,用你們的戰劍掃平整個南方,讓戰神的榮光照耀“耀日平原”,為戰神的榮耀而戰”

    “為戰神的榮耀,為戰神的榮耀”所有的人沉浸在萬年來第一次開啟戰神殿的興奮中。

    曼卡隆再次接過軍機大臣手中的兩杯酒,依次的遞到杰斯和基拉手中:“南方的一切酒靠你們了”說著拿起一杯酒小小的飲了一口,然后一字的灑在地上,以示和所有戰士同飲。杰斯看著矮小的得卡王,拿著酒杯只輕輕的示意下,傲慢的飲了小口,也在地上灑了點酒就不動聲了。只有基拉跪下,一口把酒飲盡,不可思議的看著地上曼卡隆用酒滴灑出的一條光滑,深邃幾乎是上位黃金騎士用劍才可以劈出來的直線。驚恐、恭敬道:“曼卡隆叔叔,我一切遵從您的安排,愿戰神的榮光與您同在”

    曼卡隆很是吃驚基拉對于自己的稱呼,但也很是喜歡,死板的臉上少有的動了一下:“我親愛的侄子,你的話我很是喜歡,那么我就等候你的消息了,愿戰神與你同在,現在就出發吧!”

    很有深意的看了基拉一眼,不再理會臣民歡呼陛下萬歲,以及大臣的相互恭維帝國必勝的屁話,曼卡隆鉆進了鸞駕看著朱雀軍團慢慢的消失南方的地平線,揮手讓禁衛開路向皇宮而去。

    南方的清晨,相持一夜的龍騎和艾娜菲婭帝國騎士都到了體力和精神的臨界點,對生命最后的死守才沒有讓這些戰士松懈下來。艾娜菲婭帝國的法師已經從亞丁,“聯姻之城”“特納之城”趕來,一夜的趕路對于體弱的法師實在不是個好事情,現在的他們不要說魔法,即使走路還有點問題。無奈下隆特爾下令在午時發起對戰神龍騎的攻擊。

    相對與艾娜菲婭帝國的普通騎士,龍騎們要好的多,起碼沉重的龍槍是掛在地龍身上的,不需要負擔那么重的武器,要是地龍可以象馬一樣的沖鋒,他們足以沖出重圍的。蒙特爾和翼站在龍騎身后看著對面艾娜菲婭帝國騎士的營地,很是傷腦經,艾娜菲婭帝國營地的上空已經有法師懸浮在上面,對于適合防守的龍騎,遠程攻擊的法師出現,實在不是一個好兆頭。

    隨著中午時分的到來,天空的法師越來越多,已經有幾個試探性的向龍騎發出幾個火系的小魔法。一個個火球砸在龍騎的身上沒有什么傷害,但是高溫通過盔甲傳到身體,肉體卻無法承受,幾個騎士被無數的火球砸中,伏在地龍傷沒有了聲息,惡臭的胡味顯然是整個人都烤熟了。

    蒙特爾很是焦急,如此下去一個個龍騎只有挨打的份,于是沖到前沿用斗氣喊道:“戰士們,祈求戰神的榮耀,放開你們的斗氣,我們看看是魔法厲害還是我們的斗氣厲害,讓那些法師消耗完精神力,象狗一樣的喘息吧”隨著蒙特爾的喊話,一個個淡金色的氣體把龍騎包裹起來,魔法打到上面就像在水面丟進一個石子,蕩起一個個波紋。

    站在營地端著酒杯的隆特爾看到龍騎放開斗氣,不由的眉頭皺起:“不虧是戰神的子民,所有的戰士都有我們黃金騎士的斗氣,媽的,難道我們艾娜菲婭帝國就沒有一個像樣的戰士嗎?該死的,叫法師隨意攻擊,保留戰斗力,我都要看看他們的斗氣可以用到什么時候”身邊的亞納特很是尷尬:“殿下,您知道的,1萬年前“神之帝國”分成女神和戰神帝國時,我們得到了女神的魔法,而他們得到戰神的力量,這個,這個......”隆特爾笑了笑:“親愛的亞納特您不要介意,我一時說錯話了,其實您還是很不錯的,起碼等下要是戰神龍騎耗盡斗氣,你還是可以象殺雞一樣把他們全部殲滅的。”

    同樣知道斗氣耗盡就會全軍覆滅的蒙特爾也很是擔憂,可是他也真無他法,隱約覺的女神法師要把他們逼進德彌特城,這是他死也不愿意的。普通的戰士的斗氣之可以外放1個小時,而現在蒙特爾的戰士已經堅持了2個小時多了,有些戰士的斗氣已經消耗干凈,被法師的火球,閃電燒了個透熟。

    翼按奈不住,或者說他的身體又一次不受控制的把他帶到了前沿,沖到了龍騎的前方自己一個人面對滿天的法師,一個個魔法火球、閃電、風刃向這個白癡一樣的小子丟來,站在中央的翼雙手握劍,劍身劈向飛來的魔法,沒有想象中魔法的爆破聲,接觸劍身的魔法化作點點火花,片片電粒消失了。

    “啊......”高喉一聲,翼一邊躲避魔法,一邊把魔法打散。剛開始還好,當翼成千上萬<!--中间广告位置-->次的化去魔法,一絲絲魔法力量通過劍身向翼的身體里竄了進來,沒有傷害只有慢慢充實爆滿的感覺。砍,劈.....雙發的戰士都被翼的瘋狂癡迷住了,有些法師幾乎忘記了戰斗,不顧余力的向翼發起魔法。

    蒙特爾對于翼力量的懷疑整個消散了,剛剛想拉住他的想法已經變成了想看看翼到底有多少潛力的沖動。

    隆特爾也很是吃驚,對身邊的騎士吩咐道:“去把那個關在地牢里,說碰到怪物的騎士隊長帶來”不一會,幾個士兵拖著一個僅僅兩天就已經折磨的沒有人樣的騎士隊長上來,丟在地上,整個黑紫色的上身滿是鞭印和刀痕。隆特爾對身邊的亞納特很是不滿的清哼了聲,提起地上隊長的脖子,把他的臉對這翼這邊問道:“認識那個人嗎?”隊長嘴巴里發出“咕咕”的聲音什么也聽不清楚。惱怒的隆特爾拉過亞納特的腦袋,把整個隊長的嘴巴放到亞納特的耳朵邊,喝到:“他說什么,他在說什么”亞納特撲通跪了下來顫聲道:“殿下,他,他,他說就是那個,那個怪物”

    “哦!把他帶下去療傷,現在提升他騎士大隊長”隆特爾提著隊長的衣襟,隨手整個丟在亞納特身上。亞納特很不禮貌的躲開了,厭惡的看了看滿身骯臟的騎士隊長,揮揮手,幾個士兵有把隊長抬了下去。看到這些的隆特爾也只是小小的嘆息了下:“該死的老家伙,要不是你有用,真該把你給喀嚓了,你這樣一點不愛惜戰士的將軍簡直是個廢物。士兵永遠是用來犧牲的,但卻要讓人感覺到你不是真的想他們死,而是不得以。”

    接到隆特爾的命令,法師放棄了對翼的攻擊,繼續攻擊龍騎,一下子沒回過神來的龍騎在措手不及下,接連幾個給燒死,連地龍也發出小小的騷亂,幾乎防線出現裂縫。

    翼依然在揮舞著劍,沒有魔法向他打來,但似乎是意識里的安排,自己很清醒但是怎么也停不下來。蒙特爾發現翼的不正常,跑上前去,鼓足斗氣一劍劈在翼的長劍上,自己轟的整個震飛出去,口角溢出鮮血,爬起來趕到翼身邊把震醒搖搖預墜的翼抱起躲過法師的輪番轟炸閃到龍騎的身后。

    法師沒有章法的胡亂轟炸,龍騎們一直外發著斗氣,終于抵補不住時間的侵襲,斗氣慢慢的消散了。見到龍騎淡不可見斗氣,隆特爾對亞納特命令道:“騎士準備沖擊,法師集合準備全體魔法”領命的亞納特走到齊集的艾娜菲婭帝國騎士面前,拔出戰劍喝道:“為了你們的榮耀,為了財富……出擊”4萬騎士向龍騎整地發起了沖鋒,一個個女神騎士被龍槍刺穿,割成兩半。但是斗氣耗盡的龍騎已經沒有力氣控制龍槍的方向,身邊被一個個女神的騎士沖進,長矛捅進龍騎的胸膛高高的挑起。堅固的防線崩潰了。

    “集結,圓形陣防守,”蒙特爾大聲的命令道.龍騎整個集結起來,圍成圓形,外圍龍騎長槍平舉,后面的龍槍架在前一個龍騎的肩膀上,整個就象一個大大的刺猬,女神的騎士沖上來唯一的結果就是死亡。如此的圓陣對于騎士的沖鋒永遠是惡夢,但是對于隆特爾來說卻是欣喜不已,雖然有點計劃上的偏差,但是只要龍騎圍成一團,那么魔法師的全體魔法就能整個轟在上面。

    天空的魔法師開始大聲的吟唱,一道道各色的魔法力量在他們之間穿梭,整個大地魔法精靈開始舞蹈,即使普通人也感覺到無名力量的壓迫。

    此時的亞納特不住的拉著隆特爾的衣襟,驚惶的詢問:“殿下,我們還有4萬騎士在前方啊?您準備全部犧牲他們?”看了看膽小如鼠現在又賣乖的亞納特,隆特爾戲謔道:“親愛的亞納特,您可以上前去拉回你的騎士們,我想他們會很感激你的”聞言亞納特無話,縮到一邊去了。

    天空的云整個的消失了,一波波黏性的氣流蕩漾的戰場,龍騎中間感覺不對的蒙特爾驚惶的發現氣氛的不對,大聲喝道:“放棄地龍,全軍突擊”但是一切太晚了,一道道強大魔法力量從天而下,艾娜菲婭帝國騎士和龍騎一起看向天空,隕石摩擦著閃電,包裹著烈焰呼嘯的砸了下來,驚恐的戰馬把騎士掀翻在地向外跑去。蒙特爾把翼一把抓到身邊,斗氣不要命的外放,把他壓在身下。

    摻叫,不同于普通人,有斗氣保護的女神騎士們不會那么快的死去,但死前的折磨卻更加的可怕驚心。蒙特爾身下的翼最后的一霎又翻身把蒙特爾壓在了身下,已經開始接納蒙特爾父愛的翼此時發自內心的希望自己可以保護好蒙特爾。魔法整個轟擊在龍騎的圓形陣上,沒有了斗氣的龍騎象普通人一樣無聲的化成了飛煙,地龍強壯的身軀也身穿百孔的化作了爛肉。翼只感覺到魔法打在自己身上,整個鉆了進去,身體的血液在沸騰,從毛孔里益了出來,各種的魔法元素在體內歡躍,嬉戲。

    “啊......”魔法消失了,整個地面成個一個凹形隕石坑,中間翼抱著蒙特爾的身體對天長號,恐懼的力量在翼體內爆發尋找著突破,終于在翼的身后穿破,形成一個5彩的光翼,把翼懸浮在天空。

    4萬艾娜菲婭帝國騎士,1萬地龍騎全軍覆滅。剩余的艾娜菲婭帝國騎士拿起長矛向翼投擲過來,舞動光翼的翼閃動著翅膀一劍擋格開飛來的長矛,哀嚎了聲穿過女神軍營向北方飛去。

    隆特爾剛從夢里驚醒般嘆息:“可怕的東西,如此大的魔法都沒有可以將他殺死,太可惜了,如此可怕的隱患”一陣魔法波動,剛剛組織了全體魔法的海若顯了出來無奈的說道:“不是不能殺死他,而是魔法不可能殺死他,我們擊殺龍騎一半的魔法威力被他吸收了”海若感覺到一絲不知所措,翼的存在變數太大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