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七章:對視

正文 第七章:對視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冷冷的月光照亮“耀日平原”,山丘下一塊被血液染黑的土地上,靜靜的散落著一個個冰冷的尸體。“吆......”“嗷......”感覺到食物的味道,散落在平遠的狼號叫著,向山丘走來。

    “咯嗤,咯嗤”咀嚼著口中骨頭,這頓美味真的太好了,如此多免費的食物似乎狼群從沒見過的。(為了怕瘟疫,殺死的戰士不管是哪方勝利都是要掩埋的)一只比普通狼高出1個頭的雪白色巨狼,巡視著這些食物,走到中間的翼面前。兇險的張開嘴巴,尖利的牙齒帶著口水,就在要向翼脖子咬去的一霎那,“唰”一把劍從巨狼的脖子捅了過去。“嗷嗚,嗷......嗚......”巨狼前爪趴著劍身,后腳踢蹬了幾下不動了。

    翼從死人堆里站了起來,漆黑的頭發被血水染成了紫黑色僵直在頭上,全身的衣服被血浸透,變成了漆黑堅硬的盔甲一般緊緊的包裹著身體。現在的翼就象一個死神,全身散發著一股股廝殺的死氣。近旁的狼群畏懼的趴伏在地上小聲的嗚咽著。提起劍上的狼頭,把它從劍身拔了下來,一口咬在狼脖子上,大口大口的呍吸狼血,用牙齒撕開狼皮,一塊塊狼肉好無咀嚼的被翼吞進肚子里。

    吃下足夠多的東西,翼才感覺到自己活了過來,疲勞的身體再也沒有一點力氣,癱軟的坐在地上大聲的喘氣。狼群懼怕的圍著翼慢慢的轉圈,最后不舍的離開了。

    無力的拿劍支撐起自己,翼挪動到自己帶領的戰士尸體邊上,費力的從長矛上把他們的尸體拔出來。哈克的尸體手指緊緊的抓著長矛死不瞑目,翼不得不把他手指拔斷,用手把他圓圓的眼睛閉合,高特死死的咬著一個騎士的脖子,被盔甲磨擦的只有白骨的右手深深的插進騎士的胸膛……雖然翼一直想要一幫子墊背的,但是面對這么多昨天還和自己一起吃飯睡覺的兄弟,不由的悲有心生,淅瀝的哭起來。蹣跚著用劍在山丘下挖個坑,把哈克,德拉,高特....的尸體全丟了進去。

    孤獨的翼向西南方走去,他知道唯一的希望現在只有找到蒙特爾將軍,要是蒙特爾也完了那南方也就徹底的完了。

    月亮走到了大地的另一邊,陽光散漫的照耀著“耀日平原”。艾娜菲婭帝國的8萬騎士正和蒙特爾將軍的地龍騎士團對視著。蒙特爾身后就是德彌特城,但是騎士一旦進城,缺少了沖擊距離那么將連普通步兵也不如,現在的蒙特爾真的進退很難,前面是8萬敵方騎士,后面是一個不適合騎士防守的德彌特城。

    “嗚......嗚......”伴隨著隆特爾的到來,艾娜菲婭帝國的騎士們吹起了沖鋒號,前鋒3萬匹戰馬同時提起前腿,3萬把長矛水平架起,“駕”統一的呼號,3萬戰馬帶著騎士排著整齊的長條方陣向蒙特爾將軍的地龍騎士團沖去。

    蒙特爾高舉起繡著劍和長矛的獅心泰隆帝國軍旗,呼號著:“戰士們,你們看到了嗎?敵人來送死了,傳我令:地龍騎士一字排開,龍搶水平前舉。”

    3萬艾娜菲婭帝國騎士象奔流的水一樣向地龍騎士沖來,當地龍騎士的龍槍舉起,艾娜菲婭帝國的“水流”也到了,奔跑的戰馬撞在比女神騎士用的長矛長一倍的龍槍上,更可怕的是龍槍中間有十字的橫刀,也就意味著龍槍永遠不會被尸體串滿,有的只有兩半的尸體。

    繼續繼續,奔跑的馬是拉不住的,剩余的騎士只渴望可以在蒙特爾的防線上沖擊開一道裂口。但讓他們很失望,地龍騎的長槍不是抓在騎士手上,而是直接架在地龍身上的。比馬大3倍的地龍,即使再怎么樣沖擊也是不會動上分毫。轉眼3萬艾娜菲婭帝國騎士就消耗一半,其余的終于借助前方的尸體的阻力向左右退卻,免除身分兩半的可悲。

    隆特爾看著這場似乎是做繡一般給他看的表演,而且是可笑的以失敗告終的表演,不禁想把指揮騎士沖鋒的將軍提來就地正法。

    習慣的愛撫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海若,是亞納特將軍指揮的剛剛的戰斗嗎?”

    隆特爾身后的海若笑了笑,沙啞的笑聲叫人冷顫道:“是的殿下,哈哈,當然我想您是不會怪他的,他年紀大了,又是亞菲婭王妃的哥哥,我想他也想立下戰功對得起他的身份。您不會怪罪他的,我的“隆特爾大帝”絕不會怪罪他的!”

    “隆特爾大帝”?隆特爾皺了下眉頭不明白的問道:“老師您到底要說什么?”海若低聲道:“親愛的殿下,您不知道亞菲婭王妃是國王最寵愛的妃子嗎?亞菲婭沒有其他親人也沒有子氏,您如果可以讓亞納特把您當兒子一樣的愛護,么那您認為亞菲婭王妃會怎么樣對你呢?”

    會意的隆特爾感激的看了一眼海諾:“老師,那有請您去請下亞納特將軍吧。”

    中午時分,很默契的雙方的戰士都開始吃飯起來。蒙特爾讓地龍騎士分兩批吃飯,絕不給女神帝國一點機會。艾娜菲婭帝國的軍營,隆特爾、海諾和亞納特正隱約看著前方蒙特爾的軍營在有序的吃飯。隆特爾不禁贊道:“獅心泰隆帝國不愧是最強大的戰士國度,似乎他們天生就有戰士的素養。”說著小有意思的看了下亞納特。

    冷汗都出來了亞納特小聲道:“殿下,戰神帝國的戰士一直是最強大和最有紀律的,但是我們也有最好的法師啊,在殿下的帶領下帝國會越強大的。”看了看海若,一濟漂亮的馬屁拍在隆特爾、海諾身上。

    聽到亞納特對于自己將來做國王的隱約的認同很是滿意,隆特爾對亞納特說道:“我的將軍,那您看面對這樣強大的地龍騎士您認為怎么辦啊?”

    聽到詢問亞納特恭敬道:“殿下,其實您應該問海若法師大人,我只是您的一個小小的跟班而已,但我想<!--中间广告位置-->我們可以讓法師一直騷擾地龍騎士,把他們逼進德彌特城,關進城墻里的龍騎就和籠子里的獅子老虎一樣沒有區別的。”

    隆特爾、海諾微微的點頭道:“的確是不錯的注意”

    “老師我們10000法師可以消滅整個德彌特城嗎?”隆特爾琢磨著向海若問道。

    海若有點驚訝道:“殿下,當然可以。難道您要毀滅整個德彌特城,包括里面的城民也?”

    隆特爾笑了笑:“不,不,只要龍騎士進了德彌特城,我將喊話里面的人,就說放里面的人回他們的帝都。就我們對蒙特爾的了解他一定會讓城民走,自己的龍騎防守德彌特城”

    “殿下英明”海若,亞納特齊聲跪下,他們折服于隆特爾的毒辣也折服隆特爾的明智,如果說一個國王需要什么?那隆特爾缺少的只是個名分而已。

    此時的翼迷糊的出現在女神軍隊的身后,蹣跚著向前走去。一個巡邏騎士,看到了翼,向他突刺過來,翼潛意識里向右晃了晃,沒有被刺上,但整個身體被長矛橫掃了下,暈死過去。

    迷離里,翼感覺自己被丟在馬背上,然后又被丟在了地上,一只只腳踢打,踐踏著自己。“哈哈,又是個戰神的新兵,好好的玩玩”隱約里有人說著話。“啊.....”有東西砸在了腦袋上"“媽的,這他媽什么劍,比人還重”顯然砸在翼頭上的正是他的劍。

    似乎對于翼這個和爛肉一樣的人沒有什么感覺,女神騎士們玩累了也就離開了,昏暗的營房里就留下了翼,剛剛女神騎士的毒打讓翼把吃的東西都吐了出來。吐出生狼肉后,翼除了饑餓已經很清醒了,剛剛女神騎士對他的毆打只是皮外傷,對他本身一點事也沒有。

    拿起身邊自己的劍“還好這東西太重沒人要”想著支起身體,拉開營房的門,看著營房外明晰的天空。現在還是下午,要想在這千軍萬馬面前逃跑看來也要到晚上了。

    翼從地上爬起來,胡亂的翻動著女神騎士的床鋪,總算找到幾個甜餅將就的吃了下去。從床上拉起一塊被單,滾到床底下睡了起來。精神上肉體上巨大的疲勞,沒有惡夢,第一次安心的睡覺,翼才知道睡覺原來也是種享受。

    夜幕降臨了,隆特爾已經讓海若去“聯姻之城”調遣法師,明天注定將是一場大的屠殺。

    翼被輕微的腳步聲驚醒,休息好的他,拿起劍一個翻滾潛伏到門邊上。門被拉開了,兩個騎士走了進來,看了看空空的地面“囈”了一聲,相互對視了下,拔出劍來。翼小心的走到他們身后一聲輕咳,呼的一聲,兩個回望的腦袋帶著不敢相信的眼神飛了出去。看了看地上還在輕微顫動的尸體,翼深深的呼了口氣,挑開門小心的向外走去。

    繞過一個個帳篷,殺了2個守衛翼走到了女神軍營的前沿,空曠的戰地,誰也不會想到一個戰神士兵出現在他們身后。看見一隊騎士和對面的龍騎對視著。翼小心的摸上去一劍劃開長長的劍芒,割在后面幾匹馬的屁股上,自己一個突越竄到一匹馬的肚子下面抱緊馬肚。

    受驚的馬不再聽候騎士的指揮,沖撞著前面的馬匹一起向龍騎沖去,只是負責監視的騎士驚慌的撞到龍騎士的龍槍上一命嗚呼。就在翼抱著的馬也要沖到龍槍上時。翼一劍穿進馬的肚子,連上面騎士的下身一起捅穿,然后借助馬死時停頓的前沖,翼從馬肚下滾了出去,一個翻滾越到了一條地龍的腳邊。

    驚嚇的地龍抬起前腳向翼踩了下來,翼向邊上一滾,把劍柄著地,鋒利的劍身釘進了地龍的腳里,刺痛的地龍一個不穩整個身體向翼壓了過來,翼無奈的又是連續兩個翻滾晃到一邊,剛要站起,地龍上的騎士丟開龍槍,抽出長劍,一個突越一劍有上而下向翼當頭辟來。躲無可躲的翼高呼了聲:“我是蒙特爾大人的守護騎士”矮身一個前竄,承受了下龍騎長劍砍在左肩的疼痛,身體撞在龍騎的肚子上,整個把龍騎撞的飛了出去。

    聽到翼的高呼,近邊的龍騎拿龍槍把翼圍了起來,那個飛出去的龍騎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塵土道:“你是將軍的守護騎士?真的很不錯,不用斗氣,只靠肉體的力量就可以把我撞飛,想來也是高位黃金騎士的力量了,你等著我去稟報將軍。”

    被龍騎槍指著,和龍騎大眼瞪小眼的看了會,蒙特爾就來了。看著全身幾乎被血染黑了的翼,看了許久才說道:“還真的是你啊,30萬新兵全完了,我以為你也死了,還為我剛剛指定的守護騎士小小的傷心了一把呢!現在竟然活著跑來了,哈哈”上前狠狠的拍打翼的肩膀。翼呻吟了一聲,剛剛給龍騎砍傷的左手冒出血來。

    蒙特爾歉意的笑了笑:“呵呵,有點激動了。傳令給翼包扎,送到我的營房我有事要和他談。”說完向龍騎們交代了幾句就先行離開了。

    費力的用水清洗了下身體,把粘在身上的血衣撕了下來,包扎好傷口,翼便被帶到蒙特爾的營房。營房里燈光跳動著,印在蒙特爾陰晴不定的臉上,看到翼進來,指了指身前的椅子叫翼坐下:“翼,現在其他地方怎么樣了?我們的中路怎么會這么容易就給攻破?”

    坐在椅子上,扶著受傷的左手,翼艱難道:“大人,我也不是很知道,我們被派往中路的時候,艾娜菲婭帝國騎士幾乎沒有任何預兆的就出現在我們身后了,沒有什么抵抗我們就給沖散了”

    “哦!”蒙特爾輕吟了聲:“看來耀日平原已經完了,整個平原也就西路和東路不到兩萬的大軍了,帝國的援軍還沒有消息,唉......難啊”蒙特爾對這場戰爭很是失望,然而他不知道除了他這個大陸上最適合防守的地龍騎士團,東邊的軍團已經不存在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