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六章:逃亡

正文 第六章:逃亡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突襲后的第3天,艾娜菲婭帝國的騎士團依然疾馳在“耀日平原”上追殺可能的存在的每一的戰神帝國新兵。翼帶著的72個兄弟早在第一次交戰中和大部隊失去了聯系,小心的躲避著女神騎士,向“耀日平原”的西南方慢慢的挪去。一座小小的山丘后面。翼和士兵們趴在地上。饑餓,疲勞,擔憂充塞著每一個人。很多人攤在地上再也沒有站起的力氣,他們現在已經不想再走了,有些人已經渴望著被艾娜菲婭帝國騎士捅個對穿,這時候解脫不難說是一種享受。

    撒德公爵的“特納之城”已經全部被艾娜菲婭帝國的騎士包圍了起來,狂恐不安的氣息已經在城中彌漫,燒殺搶掠,眾多的普通百姓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不安分的士兵也開始搶劫貴族和商人,一時間哭聲震天。

    “特納之城”公爵府邸,撒德公爵看著跪了一地的將軍,這些高傲的帝國戰士現在只有一臉的死氣,太突然了,連一點的信息也沒有菲林公爵就完了,現在“特納之城”被圍,一座孤城等待他們的只有步菲林的后塵而已。

    拉起一個將軍,撒德使勁揣著他的衣襟:“為什么,為什么?艾娜菲婭帝國,該死的女神婊子象耗子一樣打10年的洞,媽的真他媽的不是東西,要是正面的沖擊,艾娜菲婭帝國算什么?現在全完了全完了,你們和我都要死,都要死!”把那個騎士丟在地上,自己也再沒力氣癱瘓在地上,不顧自己的尊嚴象孩子一樣的哭泣起來。

    撒德身后一直站著的中年守護騎士爾那特單膝跪下:“大人,現在還不是最后時候,我們幾個將軍,還有2000白銀騎士,只要女神法師軍團不到,我們可以護送你沖出包圍去帝都,只要您活著就還有希望”

    撒德停止了哭泣:“爾那特,您對我的愛護我知道,但是我一走“特納之城”就完了,這一直是我家族的財產,我太對不起歷代的家主大人了,我即使是死也要留下和城共存亡,你們走吧,不要驚動貴族和其他大臣,以出征的名義逃吧”

    “大人!”將軍們一起呼喚起來,撒德對于子民不是個好公爵,但是對于家族對于整個王國卻是實足的忠實奴才。在他的教條里,他的存在就是為了家族和王國的榮耀,叫他逃跑是萬萬不可能的。

    無奈的爾那特一擊手刀擊在撒德的后脖子上,沒有一點響動撒德就暈了過去。看了看驚訝的將軍們把撒德丟在一個將軍的背上,命令道:“整隊,所有騎士帶撒德大人殺出重圍,對其他人就說我們去殲滅敵人,快”聽到命令,將軍把自己的盔甲胡亂的穿在撒德身上,扯下斗篷把撒德包裹起來,扛在肩上向外跑去。

    艾娜菲婭帝國騎士團的背后,隆特爾王子坐在草地上陪著帝都帶來的3個侍女,悠閑的品著美酒,時不時把酒杯對著陽光,欣賞陽光中,酒杯里一個個氣泡升起后爆炸。海若依然站在他的身后,一動不動,象柱子一樣,要是不是他的存在,隆特爾所作的怎么看也是一頓野餐。

    一個傳訊兵通過隆特爾守護騎士的檢查走到隆特爾面前,單膝跪下:“殿下,“特納之城”的北城門打開了,看來撒德公爵想跑回帝都,請您指示”把一塊肉塊放進嘴巴里輕輕的咀嚼,抿了一口酒隆特爾開心道:“很好,撒德要跑嗎?不錯的消息,命令士兵們放他離開,只要做消極的抵擋就可以,等撒德跑遠了,就撤離背面的騎士向“特納之城”傳言撒德逃跑了”看著士兵離去。隆特爾對身后的海若道:“老師又要勞駕您了,我想5000法師對于“特納之城”30萬城民是個不錯的禮物吧!”沒有聲息,海若又招牌似的消失了。

    看到海若的離去,隆特爾臉上揚起笑容:“可愛的撒德公爵,你跑的了嗎?跑快點,殘忍的德卡大帝曼卡隆會讓你好好的活著的!”

    爾那特帶著撒德沖出北門,似乎害怕撒德2000白銀騎士的沖擊,只抵擋了幾下艾娜菲婭帝國騎士就被沖的七零八落,退縮著讓開了道路。“艾娜菲婭帝國的戰士真的那么脆弱,也許艾娜菲婭帝國帝國也就法師可以算點威脅!”不容爾那特多想向北方的王都飛馳而去。

    入夜時分,“特納之城”的北門,艾娜菲婭帝國帝國的騎士都有序的退去了。撒德逃跑的消息也通過艾娜菲婭帝國騎士的喊話傳到了“特納之城”的城民耳中,狂恐的貴族們跑到撒德公爵的府邸,現在只留下散亂的空房,大臣們知道撒德顯然真的是跑了。于是大臣,貴族們也開始逃往起來,沒有女神騎士看守的北門擠滿了人,慌亂的人們圍在貴族的馬車邊上,不顧大臣近衛們的驅趕一起向北放逃去。然而他們真的逃的了嗎?海若的法師部隊在等什么呢?

    30萬人,擁擠著向北緩慢的蠕動著,對于害怕的反映,人們習慣緊靠在一起,即使有近衛的大臣貴族也喜歡鉆在人群里,起碼這么多人給他們一點安心的感覺。然而他們不知道海若就是等他們全集合在一起.人群的外圍,他們看不見的地方,一個個女神法師開始吟唱起來,藍色的光華在他們手中越來越亮。忽然,逃亡的人群發現天空的異變,云變成藍色從下往上翻騰,當人們停下來觀賞著奇觀時,天空落下帶著隕石,火雨的閃電。凄慘的嘶叫僅僅一會就停息了。如此簡單的,幾乎不敢相信30萬人就這樣消失了,或者說沒存在過,一切好像虛幻一般。

    月亮升了起來,舒適的夜晚隆特爾和海若在12個黃金守護騎士的護衛下走上“特納之城”的城頭,看著完好的“特納之城”隆特爾沐浴在銀色的月光中:“不錯的戰爭,無損一兵一卒就拿下了特納之城”海若屈膝了下說道:“殿下,您的計謀是這場戰爭勝利的關鍵,但是一次性消滅30萬城民實在是太多了,這對帝國以后在“耀日平原”的發展不是很好。畢竟您太年輕了,但是您已經擁有了您父王的顧國之道,將來的帝國必然在您的手中榮光再現”

    當隆特爾和海若在享受勝利的時候,躲在山丘底下逃亡的翼和他的士兵們,3天來終于被一隊1000人的騎士軍團發現了他們的行蹤。

    馬蹄震動大地的聲音把被饑餓,疲勞折磨的快昏死過去的翼驚醒。一清醒過來翼就呼喊驚慌的哈克,得卡,高特......拉上懶著不動等死的士兵集合向山丘上爬去,現在逃是來不及了,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爬上山丘,抵擋一怔子,死也要拉上幾個是翼現在唯一的想法。

    艱難的爬上山頂,騎士軍團已經把山圍了起來,中間的一個高位騎士指畫著山丘,騎士們向后退卻,看來是要對山頂發動沖擊。看到這一切,翼坐在地上對戰士們訓<!--中间广告位置-->話道:“兄弟們,看來我們是死定了,不過死也要拉上幾個墊背的,我們站不起來了,但是我們坐著一樣可以射箭,讓女神婊子享受一下被射中的享受”“哈哈,對!死也要拉上幾個”翼一直生活在大山里,叫他訓話也只有這樣粗俗的白話,但是同樣農民獵人出身的士兵卻感覺十分親切,背對背靠著把箭架了起來。

    山下騎士們退到一定距離,把長矛平舉起來,整齊的向山坡上沖了上來。“戰士們,對準騎士的馬射箭”不知哪來的力氣,翼站了起來,高呼著把手中的樹干射了出去,強大的力量洞穿了3個騎士的胸膛,戰士們的箭也射進了馬的身體,失去平衡的騎士從馬上掉了下來,又被后面的馬狠狠的踩在身上,凄叫幾聲就沒聲息了。“哈哈,戰士們我剛剛殺了3個騎士,你們呢,殺3個普通士兵就可以做騎士,現在我們可是殺的高位騎士”翼面對山下向上沖擊的騎士高聲的叫囂著。“媽的,我殺了2個”“才2個?我殺了5個了”對于這些新兵可以殺死高位騎士簡直是奇跡,然而他們卻正在做著這個奇跡,把不可能的事變成了可能,一種變態的殺戮開始迷上他們的眼睛,有的已經站起來射箭,一步步向山下走去。

    血液,殺戮,翼忽然到一種渴望“戰爭,戰爭”。他的身體似乎不滿足于在遠處弓箭的射擊,他更想沖進下面騎士團的里面狠狠的廝殺,雖然知道下去肯定死無全尸,但是那種召喚卻越來越強,終于他的意識象從自己身上飛了出來,他不敢相信的發現自己竟然感覺到下面每個騎士的每一個動作。按耐不住對戰斗的渴望,翼丟下自己的弓箭,拿起自己的長劍向騎士團沖去。

    翼吶喊著,頭發整個的散亂開來,擋格住一把長矛的突刺,揮手一劍,長劍順著長矛的桿子有下而上,一個完美的弧度,那個突刺的騎士忽然發現自己的手掉在地上,不由看著自己光禿禿噴著鮮血的手臂哭叫起來,結果被馬甩下地面,讓翼痛快的在他胸口補了一劍。殺了一個騎士,翼感覺身體整個輕飄起來,腳只要輕輕一點久可以很長距離的跨越,清晰的意識里,每個騎士動作是那么的慢,象等待他捕殺的獵物一般。

    看到翼輕松的獵殺了一個騎士,哈克,得卡,高特們有了種錯覺:艾娜菲婭帝國的騎士真的象女人一樣好欺負,于是帶著士兵們呼叫著拿著砍材刀,和木桿也沖了下來,殺戮的戰意給疲憊的身體一下子注入了活力。

    看到沖下山來的士兵,艾娜菲婭帝國的騎士們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候。迎了上去,架起的長矛依靠馬帶起的沖擊,把剛跑到山腳的哈克頂了個對穿,哈克整個掛在長矛上,不敢相信自己胸口插著的長矛,慢慢清醒的臉上掛起一臉的驚懼:“啊......操女神那婊子”哈克狂叫著手中的砍材刀向拿長矛的騎士丟去,如此短的距離刀子一下就沒進騎士的臉里,一聲悶哼,從馬上掉了下來,手中的長矛高高的挑起,上面掛著德拉的尸體,兩個人眼睛都大大的睜著,一個在地上一個在半空對望著,但他們都死了。

    失去制高點的步兵面對騎士只有一個可能,那是就是逃往。如果沒有逃往的機會,那只有等死。翼的72個戰士就在等死,一桿桿長矛無情的捅進他們的身體。德拉,高特,卡斯和乎樂也沒有逃脫。但殺戮的戰意依然讓他們死前把自己手中的武器丟向敵人,一群可以抱起500斤重物的大力士,即使武器砸在騎士厚重的盔甲上,也把他們砸飛出去,讓飛奔的馬狠狠的踩上幾腳,一命嗚呼。

    只一個會合,72個生命結束了,而結束他們生命的騎士也大多死在了他們最后的反擊。一切對于翼已經不重要了,也許說此時的翼已經忘記了他的戰士,忘記了自己是在戰斗。已經被包圍的翼就象一只被黃豆擠壓的螞蟻,無論有多少的黃豆都有空間給螞蟻穿梭,時不時的還可以咬上幾口。

    不同于螞蟻的叮咬,此時的翼就是個殺神,在騎士堆里,他雙手拿劍,象練劍時一樣成千上萬次的舞動,沉重的劍身劃過一個騎士的身體,又沒入另一個騎士的身體,越來越順手。不同于練劍時候的盲目,現在劍有目標的砍上去,撕裂肉體的回震,劍又輕巧的一個弧度向身后砍去,45度角的廝殺,翼不用想只要無止境的砍下去就是,不需要第二刀,所有的尸體全是一刀兩段。

    一個、兩個,也不知道結束了多少生命,翼的身體開始包裹在一團血霧里面,騎士的長槍一次次的突刺,對現在的翼來說突刺顯然太慢了,每次突刺,翼的劍都會順著長矛有下而上奪去一個騎士的生命。殺戮的幸喜,戰爭的渴望,翼的心在呼喚,或者說有東西在呼喚他,慢慢的他的身邊象有一道紅色液體的墻,直徑3米內的騎士象定住一樣,任由他砍殺。

    翼不知道為什么,他依舊在砍殺,現在還不會斗氣的他,肉體的疲勞已經超越了極限,但是他停不下來。騎士們只知道翼身邊的可怕,500個騎士已經在翼的劍下死去,這個不是人,純粹的怪物,他的劍沒有停止過那怕一次的揮動,他沒有勞累?

    騎士隊長按耐不住如此相持的戰斗,為了一個怪物失去了半個騎士團,氣惱的把手中的長矛向場中間的翼丟去。感覺到被藍色魔法斗氣包裹的長矛,翼的意識里有一種渴望,整個劍迎了上去,“轟.....”一陣能量波以翼未中心擴散開來,剩余的騎士團整個向后退了一步,中間的翼靜立著,長矛化為粒子消散了。

    看到這樣的結果,騎士隊長無奈的向騎士團揮手“黃金上位騎士的全力一擊都分毫未損,這樣的人怎么可能戰勝,難道翼已經到圣級了?”無意收拾尸體,騎士團很無奈的退卻了,他們現在能做的是想等面對隆特爾的時候,他們將怎么解釋。

    等騎士團走遠了,如白晝的月光下,翼的身體蕩漾起一波有一波的力量波動,靜立的他第一次不睡覺看見他夢中的情景,似乎他就是那個世界,那個世界就是他,一切的所有都在他的身上發生。“啊......”翼呼叫著身體向外蔓延出一個直徑2里的天藍色光球,這是?不敢想象!如果剛剛的騎士隊長不離開。那他就會隱約猜到這就是領域,而領域里的人就是神。

    翼輕輕的浮上天空,一個個古老的意識在和他對話。翼不知道他們說的什么,但翼天生知道他們說他們和翼都不過是整個世界的觀望者,所謂每天必然的夢,不過是以前世界的真實烙印。翼的責任也就是把這個烙印繼續下去,第26個翼,27個翼......

    力量消失了,翼從天上掉了下來,躺在死人堆里昏死過去。;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8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