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五章:突襲

正文 第五章:突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夜色開始消退,被傳訊騎兵日夜不間斷奔跑揚起的褐色灰塵彌漫著的晨霧里點綴起陽光的昏黃彩暈。翼獨自睡在一間樹干拼湊的木屋中,整個身體蜷曲著,顫抖著發出一聲聲低吟,他的整個嘴巴被自己用布條整個包扎起來才沒有發出在村子時必然的驚叫。夜色永遠的恬靜的,但惡夢也在夜里滋長伴隨著翼。

    “天空在破碎,大地在碰撞,四散奔跑的人類在火雨中化作飛灰,飛竄的巨龍被天上的隕石砸中破碎消散,樹木在燃燒,石頭在燃燒,水也在燃燒......一切是所有生物的災難,絕望痛苦悲哀籠罩世界。死難后空洞的大地開始被沉積厚厚的塵埃覆蓋,開始寒冷漫長的黑暗。悠長的歲月過去了,漆黑的幕色中陽光再次了她的潤育,生命又開始新一輪的春天,漸漸殺戮、yu望......一切的罪惡開始彌漫,覆滅不經意間來臨,死亡又一次不可避免”生命忽然的出現,又飛快的消亡,毀滅,絕望,凄涼沖擊著翼的整個身軀,他的大腦,肉體,精神都在這時驚醒了過來。

    拉直揉皺的衣服,用手搓揉脹痛的太陽穴,翼從小木屋里走了出來。陽光還沒有整個的升起來,大地薇薇帶點晨霧的寒氣。值夜的士兵已經熬不住漫長的煎熬幾個一堆背靠背偎依著在軍營的門口睡了。吃完炊事官分發的一個黑色面餅作早餐的士兵們開始忙碌起來,看到翼昨天弓箭的威力,也開始做起弓來,一枝枝樹枝的箭從士兵的手上射了出去,撞到了木屋上反彈、蹦跳,啪啪的散落一地。弓箭實在不錯的東西,起碼沒有沒有盔甲的戰士感覺很安全。

    翼走上前去,幾個離的很近的戰士向他敬禮。點頭要過3把大弓,翼招手拿起一塊獸皮,用刀子割成條把3個弓身捆綁在一起,又小心翼翼的把弓弦拈和起來。很笨拙的弓但是很有力,隨意的拿起一根做弓的樹干,向遠處的木屋射去。帶著風的呼嘯,樹干穿過100米外的木屋繼續向遠方飛去,只到連續擊穿5間木屋才停止了下來。

    強大的破壞力,讓士兵們驚訝的很久才發出一陣陣驚噓聲。此時沒有人在意,軍營門口一隊地龍騎士走了進來,攔住驚醒的值夜士兵。當頭一個一頭金色長發穿著白銀色盔甲,臉上從眼角到嘴角一道蜈蚣似的傷疤的中年男子仔細觀看了翼的表演,不住的點頭想來是十分的滿意。輕飄著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翼的背后,從翼手上抄過弓。面對忽然的突襲翼馬上回頭就是一拳。拳風象砸在了舒適的棉被上,用不上一點力氣。一拳無功的翼很是吃驚,不由呆看自己的拳頭來。金發男子重力下向后微微退了一步,不禁“囈”了一聲,閃耀的目光注視著翼,甚是欣慰還有點驚訝。

    收回目光,凝視了下手中的弓,運力把一枝樹枝射了出去,翼的眼睛忽然上翹了一下,明白過來。除了翼誰也沒有感覺到金發男子拉弦的手瞬間上過一絲淡金色的光華,象落雷一般箭呼嘯著,對面的木屋在一箭之下全爆炸開來,最后箭身也在300米處消散了。

    把弓隨手還給翼,金發男子道:“我是蒙特爾,小家伙你叫什么,你純粹肉體的力量真的很讓我吃驚”

    對于強者的尊重或者是對于蒙特爾胸前勛章的恭敬,翼行禮道:“大人,我叫翼,是特瑪克大人手下的小隊長及守護騎士”

    上下打量著翼,勻稱的身體,不錯的樣貌,思量了下蒙特爾問道:“翼,你愿意跟隨我嗎?你是個不錯的戰士,如果學習了斗氣可能會擁有黃金戰士的力量”

    翼頓了頓,不好意思的捎了捎自己的長發為難道:“蒙特爾大人,我現在是特瑪克大人的守護騎士,您看?其實我真的很愿意跟隨你左右的”

    聽了翼的話,蒙特爾開心道:“這很簡單,你陪我去找特瑪克,我來也正是找他的,我想我問小小的大隊長要個守護騎士還是可以的”

    繞過很多的木屋,翼領著蒙特爾來到特瑪克帳篷前,剛要請示,蒙特爾徑直掀開門走了進去,翼也只好尾隨著進去了。雙眼通紅,攤坐在椅子上的特瑪克看來是喝多了,對進來的兩個人喝道:“混蛋,沒有請示就擅闖隊長營房,竊取軍機機密,來人啊給我拿下”(自從上次翼私自闖進特瑪克的帳篷以后,特瑪克就規定沒有允許誰也不得在私自進入他的帳篷)門口看守的兩個騎士明顯看到蒙特爾胸口的金質勛章,顯然蒙特爾是比隊長大人高出很多地位的將軍。不禁為難起來,心里咕囔怨起這個老糊涂,不長眼睛的隊長來。

    “我親愛的隊長大人,我蒙特爾要來竊取您的軍機嗎?嗯.....看來您到是我的大人了?”蒙特爾無奈氣急的看著迷糊的特瑪克。

    特瑪克眨巴著嘴巴:“蒙特爾?蒙特爾誰啊?蒙特爾將軍?啊!是蒙特爾將軍閣下”一骨碌的從椅子跳了起來,單膝跪下。看到自己的隊長大人跪下,翼還有看門的騎士也都單膝跪下。翼的腦袋里不禁想“好厲害啊,將軍呀,還要我跟隨他”

    清醒過來的特瑪克恭敬的對蒙特爾詢問到:“大人您來有什么吩咐嗎?竟然讓您這樣的帝國重臣來到我的小小軍營,真是蓬蓽生輝、三生有幸啊,一切盡請您吩咐”

    蒙特爾笑了笑“其實今天來是和你說聲,偵察騎士昨晚發現女神帝國的大軍將在明天的午夜到達亞丁,戰爭看來是不可避免了,菲林公爵命令所有新兵明天午時向前挺進50里,配合30000重裝騎士的防守。當然還有我發現很喜歡你的守護騎士翼,不知道可以割愛否?”

    特瑪克眉開眼笑看著翼,象兜售一件商品般說道:“大人您真有眼光連我最優秀的騎士都讓你一眼就看到了,你只要喜歡,他就是您的了,當然了,您看,這樣優秀的戰士,您是否在菲林公爵面前提下我的名字,我也不求什么的,只要菲林公爵有空時念道下我的名字,我就很榮幸了”

    看了跪著的特瑪克,蒙特爾笑道:“只當然了,要你立下戰功,菲林大人一定會記得你的,嗯?”

    特瑪克點頭哈腰連連稱是,親自把蒙特爾和翼送到門口。門口翼看了下蒙特爾想了想問特瑪克:“大人,我可以在你的士兵里選幾個士兵嗎?”

    “不敢,您現在是我的大人了,您要選擇士兵是那些小子們的運氣,您自己看吧,要裝備直接問軍需官要,不要問我了自己喜歡就好”送走蒙特爾和翼,隊長大人大大的松了口氣“媽的!好好的將軍不做為了這點小事來嚇我,還有那個翼真他媽的瘟神轉世的。”回頭轉進帳篷繼續喝酒去了。

    蒙特爾帶著翼走軍營門口對翼道“我現在要趕回騎士軍團去,你選好了士兵,在明天午時到我西南方的地龍軍團找我”說完跨上自己的地龍騎向南方走去。

    翼回到軍營,找來哈克、得拉、南特、卡斯和乎樂把所有健壯的戰士集合起來,也不知道翼從那抱來翼塊500多斤的大石塊,規定誰可以抱著走5步就可以和翼一起去地龍軍團。看著翼輕松的抱著大石頭走來走去,云集而來的士兵們只可以伸伸舌頭,5000人大隊只有1000人勉強試試,最后也只有67個人可以勉強抱著石頭走上5步,看著最后67個家伙,翼呼呲呼呲的帶著他們<!--中间广告位置-->去找軍需官要裝備。

    走兩步都氣喘吁吁臉上堆積滿白呼肉塊的軍需官克德鈉已經得到了特瑪克的指示,很熱情的迎接了翼,把以前存留下來老舊的皮甲堆積了一地。克德鈉故囊著肥大德嘴巴對翼說道:“大人,您知道的,帝國的軍需不是很充足,1萬年來幾乎沒打過仗,您看這就將就著吧!”掂量著手中老久但結實的皮甲,翼還是滿意的,畢竟總比光著的好。翼感激道:“謝謝您了,克德鈉大人,那我就拿走73件盔甲,您這還有武器嗎?”

    為難的看了看翼身上巨大的弓,克德鈉抓著翼德手熱情道:“大人您太客氣了,武器實在是沒有了,但是箭卻留下了很多,您不彷先拿點吧?”翼厭惡的感覺克德鈉手象棉花秋一樣包裹著自己的手,看到自己的士兵穿戴起皮甲,每人領了200支箭,忙抽出自己的手,該死的已經出汗了。

    見到翼要走,克德鈉也確實想送上翼一段,但巨大的身軀艱難的蠕動了幾下很不好意思的說到:“大人,您也看見了實在見諒,您第一次和我見面,我還沒能送您,真的……哎慚愧了大人。”看了看克德鈉那個純粹的肉堆,翼也不為難笑道:“哈哈,您客氣了,以后還會勞駕您的,下次見面有的是機會呢”告別克德鈉,翼有了一個真正自己的部隊,但這個部隊可以存在多久呢?翼不知道,但現在的他開始知道大官真的是很不錯的東西。

    沒有人知道艾娜菲婭帝國的軍隊,只留下了2萬騎士按照原來的路線行進著,其他8萬騎士在1萬法師的風系加速魔法下已經臨近了亞丁城。感覺到大地微微的抖動,艾娜菲婭帝國第一王子隆特爾站在城頭,觀望著遠方揚的的塵土。迎著風,頭發飄散開來象幽雅的儒士一般對身后的海若說道:“海若老師,您看今天的夜晚一定很難忘吧!”

    夜色開始臨近了,菲林公爵的府邸門前停滿了華貴的馬車。“聯姻之城”的達官貴人們已經沉迷在悠揚的音樂里。菲林公爵端著酒杯向每一個到訪的客人致敬。身著暴露的貴夫人們伴隨音樂的節奏漫步在一個個大臣們的身邊,端起酒侍手中的葡萄酒,輕品一口把火熱的身軀擠進哪位大臣的懷里,在大臣要乘手足之欲時又飛快的閃開,“咯咯”的嬌笑,誘惑的眼睛不時的在大臣們下身瞄來瞄去,當發現別人注意時卻害羞般掩面孔,轉過身去。

    菲林公爵敬完酒坐到了會客廳中央的圓形沙發上,蹺起腿,靜靜的看著身邊舞蹈的眾人很是滿意,他不喜歡跳舞,也不喜歡酒會,但他喜歡看到貴族們接受他款待時對他感激的目光,體會那種一切都是他給予的自豪。

    在酒會的同時,亞丁城前方50里,獅心泰隆帝國的軍隊已經開始集結,“轟隆隆”幾聲巨大的震動,地上裂開了3個可以跑馬的地洞,艾娜菲婭帝國的士兵有秩序的消失在地洞里。等待士兵全部都走進地洞了,隆特爾向身后5萬守護亞丁的騎士訓道:“我們偉大艾娜菲婭帝國的戰士們,10年的努力就在今天,我們已經敲開了獅心泰隆帝國的大門,現在他們的城市,女人,財富就在眼前。為你們的榮耀,沖啊”拔出腰間的長劍5萬騎士向菲林公爵的鋼鐵活動堡壘沖擊而去。

    5萬對菲林公爵中部1萬騎士的沖擊,隆特爾很不滿意。獅心泰隆帝國真的是戰士的國度,3米長的沖擊長矛把女神帝國的騎士成串的串在一起,往往要5個人才能擊殺一個戰神騎士。隆特爾大聲高呼到“中心集結,弧型防御”女神帝國的戰士向后退卻,排成一個向后的凹型半圓和戰神騎士相互防御著。

    酒會結束戰爭的消息傳到了已經就寢的菲林公爵手中,一骨碌爬了起來,披上一件外衣對傳訊的士兵問道“女神帝國出動了多少士兵?”“報告大人亞丁城的5萬騎士全面出擊,對我們開始了第一輪沖擊,現在正在對視中”看了下跪著的傳訊兵:“你出去吧?傳令新兵馬上集結向前突進80里”“艾娜菲婭帝國想干什么,5萬士兵就想沖擊我們的騎士軍團,他們瘋了嗎?真的想不明白”菲林公爵很是頭痛起來

    午夜,命令到達了新兵軍營,士兵開始散亂的集結,一隊兩隊的向前開去。“聯姻之城”現在已經殺聲震天了,菲林公爵一直不明白的問題現在明白的表現在他眼前,9萬女神帝國戰士通過地洞出現在了“聯姻之城”魔法師雷電、風刃、火球雨一樣的傾泄在“聯姻之城”城墻上,沒有一點的抵抗,守城的士兵就化做飛灰了。

    屠殺搶劫,除了7萬騎士打開城門向新兵們沖殺而去,剩下的艾娜菲婭帝國士兵收割了隆特爾說的“聯姻之城”所謂的財富,女人.貴族在凄慘的呼叫中被殘殺,他們的財富被洗劫。一隊騎士沖進菲林公爵已經沒有防守的府邸,敲砸墻壁上裝飾的珠寶,金銀。菲林公爵驚訝這般豺狼:“你們干什么,”看到菲林公爵,騎士們被他身上的裝飾迷醉了,蜂擁了上去,衣服褲子,一切的一切。管你是什么東西,現在珠寶才是最重要的。“啊…….”凄列的叫聲一個騎士無法從菲林公爵手上拔下戒指,于是很不留情的把他整個手砍了下來。項鏈這個該死的東西,菲林公爵的腦袋永遠離開了自己的身體。滿身珠寶的騎士們染著鮮血滿意的離開的公爵俯。

    新兵們不知道“聯姻之城”已經不存在了,他們的身后是7萬敵國的騎士。密集的雷聲從后面傳來,向前進發的戰士們停了下來想看個究竟,然而等待他們的是騎士的長矛,排列整齊的騎士軍團象風一樣席卷而來,一個個身體被長矛洞穿。翼以前的隊長特瑪克大人大聲的訓斥道:“士兵們集結,用木桿架起陣型……”很可憐他的話再沒有說下去,一個艾娜菲婭帝國騎士戲謔的看著人群中唯一站著的特瑪克,那個騎士的長矛現在正整個把特瑪克定在地上。迷離的眼睛開始渙散起來,特瑪克最后一次摸向自己的口袋,那里有他朝思暮想的錢,但現在再也屬于他了。

    士兵們看到特瑪克被擊殺更加慌亂起來,剛剛集結的幾個戰士被長矛挑飛,尸體砸出去好遠,逃…….無目的的逃,這是這群新兵現在唯一能做的。

    7萬騎士幾乎無損的繼續向前挺去,一路上只有尸體,近了更近了,7萬騎士從背后向菲林公爵中部防線現在還有的8000騎士背后沖殺上去。看到計劃成功,隆特爾揮劍剩下不到5萬騎士也開始第2次的沖擊。8000對12萬,象上下牙齒咀嚼食物一般,整個中路防線在絕望中消亡了,而得卡家族杰斯的弟弟,中路守軍將軍杰特也終于了卻杰斯的心愿戰死,落個尸骨無存。

    天還沒有亮,僅僅一個晚上,南方一部的菲林公爵就整個消失了,而翼帶著他唯一的72個弟兄向西南方的蒙特爾軍團趕去。

    “聯姻之城”這個當年戰神和女神成婚的地方,現在隆特爾和海若正站在公爵府里,菲林公爵赤騍的尸體很不文雅的散落在地上

    “10年的努力,10年老鼠打洞一般的生活,無數法師對地洞的加持耗盡魔力死去,現在我終于真真正正站在這土地上了。”隆特爾不無深情的對海若道。是啊,10年哪!一夜的突襲,這個獅心泰隆帝國的糧倉終于落入女神帝國的懷抱。;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8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