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四章:備戰

正文 第四章:備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菲林公爵封地,離亞丁只有500里的“耀日平原”上,一塊伐盡樹木有30萬臨時新兵組成的軍營扼守著從亞丁直通南方第一大城“聯姻之城”的唯一要道。曾經繁華,商隊眾多的交通要道現在只有一隊隊的傳訊騎兵來回飛馳,揚起灰褐色塵土彌漫著天空.軍營前一望平川的“耀日平原”,沒有那個將軍想過這個只有新兵組成的軍營是否可以接受一次女神帝國騎兵的沖擊。

    菲林公爵把自己最強大的30000騎士放在了軍營前方的100里處組成一個活動的鐵甲堡壘。在所有將軍們想來,30000騎士足以抵擋女神帝國的第一次沖擊,30萬新兵當成后備部隊增援足以守住“聯姻之城”的門戶。這樣細致的防守,也許不需要廝殺戰爭就可以結束。這些現在招募訓練的新兵,戰爭結束后菲林足以有一個自己名正言順的強大軍隊了。

    沒有武器的戰士再強大,上戰場也注定了自己的命運,從帝都財務大臣撥發給南方兩部5000萬金幣,有兩千萬正在菲林公爵的口袋里叮當碰撞著。只有1000萬很不情愿的轉發到他年老、瘦小、象蝦米一樣的財務總管亞非斯的手中。

    “尊敬的菲林大人,1000萬金幣實在太少了,除了更換我們正規騎士的裝備,對于30萬新兵來說連武器也是很難滿足的,您是不是可以向帝都在請示一下”盡職的財務總管不無擔憂的對菲林公爵說道。

    戰爭打不打還不好說,再說2000萬金幣正在自己的口袋里暖和著呢。坐在公爵俯舒適的皮沙發上的菲林公爵深情的看著財務總管說道:“我忠誠的亞非斯,帝國給我們1000的金幣我已經很滿足了,戰爭是靠我們對帝國的忠誠,而不是金幣,只要有為國獻身的精神,相信我們的戰士即使空手也可以捍衛帝國的榮光的”面對菲林公爵的神采飛揚,可憐的亞非斯顯得更加瘦小起來,無奈的退了下去。亞非斯非常的苦惱“即使不能用優質的武器,但基本的武器還是要給那些孩子的,難道空手可以接住敵人的刀槍嗎?”

    同樣的事也發生在兩部之一的撒德公爵身上,對于自己只拿到2000萬金幣,剛剛繼承了父親爵位年輕的撒德公爵覺得很是氣悶,同樣是公爵,同樣是守護國土。該死的財政大臣我難道少孝敬他老人家了?很不客氣的把1200萬金幣放進了自己的口袋。而手下的士兵們永遠只知道帝都發給他們可憐的800萬金幣。

    撥發了5000萬金幣以后帝都就在沒有任何的消息傳來,新兵的訓練也在漫無目的的進行著。

    30萬新兵被分成10個軍團60個大隊胡亂的分部在“耀日平原”新建的軍營里,士兵們隨意的拿砍伐下來的樹木搭建了一個個木屋,不多的幾個破皮帳篷擁擠在木屋之間的道路上。對于30萬士兵這里實在是太狹小了,隨意丟出一塊石塊都可能砸在某個倒霉家伙的腦袋上。

    早晨陽光才剛剛起來,破舊的帳篷里,當初招募翼的隊長大人特瑪克正在甜美的品嘗手下從相思酒館帶回的“忘情露”,今天是他出生以來最開心的事了,早上財務總管那撥發給他20000個金幣。20000個金幣,真是不可思意,這是他至今見過最多的錢了,對于一個大隊長來說身上從來沒有這么多錢過。無論如何他也是不會把著錢拿出來的,幾輩子也不可能有這么多錢,那么多錢在口袋里沉淀淀的說實話真是太舒服了,美女、佳肴......

    美麗的暢想中帳篷的門被掀開了,特瑪克疑惑的看著走進來的翼。搭拉著上翹的眼睛,低著頭,恭謹的小心翼翼的靠近隊長詢問道:“大人,我們現在可以訓練了嗎?您已經多次和我們說要團隊演習了?”

    特瑪克站了起來,把酒一飲而盡:“當然要訓練,要狠狠的訓練,你們是帝國的戰士,要訓練出鐵一般的意志,用戰矛和長劍奪回我們的亞丁城,殺光不是男人的女神士兵。該死的你看我干嗎、快去訓練。”特瑪克已經陶醉在自己的話里了,無數的金幣,進占亞丁的軍功,想想自己已經做了10年的大隊長了,也該是個頭了吧。

    “騎士大人?”翼很不是事機的提醒到:“我們用什么訓練?很多戰士是空手的,我們沒有武器,沒有盔甲”

    特瑪克苦思起來“武器嗎?我怎么忘了呢?難道要拿自己的錢去買這些士兵的武器,不,決不,20000金幣幾輩子的家當了”

    “武器?你們需要是強健的體魄,健壯的身體比盔甲更重要,你不是有一把長劍嗎?還有砍材刀,把木棍削尖可以捅死人就是武器,帝國的戰士是不允許沒有武器而停止訓練的”隊長對沒有一點明智的翼狠狠的咆哮起來。

    無奈的剛要掀開帳篷走出去,一個龐大的身體把整個門給堵住了,翼只好閃到一邊使勁墊起腳尖讓那個身子勉強擠了進來:“啊哈,親愛的叔叔我想死您了,我是您最最孝順的邁特侄子啊,您知道的爸爸的身體不是很好,所以只好我來看您了。他想您了,聽說你們有軍備發下來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多啊?您看......”做出一個兩指摩擦的動作可憐熙熙的看著隊長大人。

    “媽的,我的哥哥他老人家還沒死嗎?我還真是很想他呢?有五六年不見他了,想來有您孝順的照顧還可以痛苦的堅持幾年吧?”很有深意的看著和豬一樣的侄子,艱難的從口袋里摸處100個金幣,在手里顛了顛放在桌上。抬頭看見邁特依然看著自己,又拿處50個金幣痛苦的放到桌上的錢堆里。

    看到一堆金黃的金幣,邁特飛快的上去,胡亂的塞進口袋,有句沒句的拼命恭維。只到騎士大人臉色陰沉下來,才低頭哈腰的倒退著退了出去。

    門口的翼傻傻的看著象表演一樣的叔侄,不由呆住了。看到呆在門口的翼,特瑪克臉上閃過一絲殺氣,但馬上有想起什么,笑道:“你是翼吧,你看我是很重視你的,一看見你就知道你的名字,你去訓練吧,好好加油,你們可是帝國的棟梁”走過來扶著翼的后背,輕拍他肩膀,特瑪克隊長大人把翼親自送了出來。

    回到軍隊的翼,把隊長大人的話傳達給了所有的士兵,于是砍材刀成了每個士兵爭搶的對象,經過砍材刀的加工一個個削尖的木棍被所有沒有武器的士兵<!--中间广告位置-->裝備起來。木棒對木棒的戰斗訓練在士兵們的吶喊聲中進行的如火如荼,看到這讓特瑪克很是欣慰,開始喜歡起翼這號人來。

    夜色就要臨近了,結束一天的訓練,翼,哈克,德拉在回去的路上說笑著村子里的事,談笑間被3個拿著木棍高大的家伙堵住了去路:“我們是海牙村的南特、卡斯和乎樂,我們要向你們挑戰,如果你們失敗了就把你們的武器給我們”大家伙里叫南特的向翼們提出了挑戰。這在軍隊是很常見的,只要同意挑戰即使打死也是活該,要是拒絕那就要答應對方提出的要求。

    看著南特比自己3個高出一個頭的巨大體形,哈特,德拉已經放棄了,把砍材刀放在了地上,很是不舍的看著地上漆黑的砍材刀說不出的沮喪。

    “還有你,你的劍也放下”看著一動不動的翼,南特很是意外“嚇傻了嗎?”

    “我接受你們3個的挑戰,但是你們輸了要永遠跟隨我,怎么樣?”翼對3個大家伙說道。

    看著這個不大的孩子,南特甚是得意“呵呵,當然,那就這樣開始吧”南特、卡斯和乎樂被翼不自量力的話逗笑起來,不住的想“好一個單純的孩子”。

    翼卷起自己的袖子,把劍丟給哈特。接劍的哈克沒注意“媽啊,怎么這樣重啊”一聲尖叫被劍整個帶著摔在地上。看到哈特抱著自己的劍蛤蟆一樣趴在地上,翼笑了笑。而南特、卡斯和乎樂看著臉上不禁冷汗都出來了,這劍難道比哈克還重嗎?那拿劍的人又是什么怪物啊!3個人謹慎的把翼包圍在中間,再也笑不出來了,緊張的氣氛讓4個人誰也不敢先動一下。訓練四散的人都被這4個人怪異的組合吸引過來,連隊長大人特瑪克也走出很少離開的帳篷端著酒杯過來看熱鬧。

    哈克,德拉緊張的看著中間低頭不動的翼,士兵們瘋狂的叫囂起來為翼一人挑戰三人的勇氣助威加油,驚天動地的吶喊和譏諷笑罵刺激著南特、卡斯和乎樂放棄了顧慮向中間的翼沖過去。一直不動的翼忽然象豹子一樣整個身體下下一蹲發力向正前方的南特頂了上去,轟的一聲南特被翼的長發掃在臉上,胸口被翼的肩膀頂著一陣窒息,整個撞出5米之外。翼的拳頭也不失時機的在南特肚子上轟了十幾拳。卡斯和乎樂拳頭打在翼的虛影上,等明白過來,南特已經只有在地上哼哈的份了,連糞便也被打了出來。

    驚懼的看著翼安然的站在南特身前。卡斯和乎樂對望了幾眼,再看看地上呻吟著的南特相互搖了搖頭,臉色煞白的走到翼面前單膝跪下道:“我們南特、卡斯和乎樂實在不是您的對手,我們說話算數發誓跟隨您,用身體護衛您的安全”翼眼睛更高的翹起笑道:“不,我只要你們和我做生死與共的兄弟,只是兄弟”聽到翼的話南特停止了呻吟艱難的坐起來拉著卡斯和乎樂發誓永遠把翼當自己的兄弟,永遠不分不棄。發完誓痛苦的哼叫著在卡斯和乎樂攙扶去療傷了。

    強大的戰士在軍隊永遠是最受歡迎的。現在的翼就幾乎被士兵們所淹沒,幾乎每個人都想都想和他說一句話,摸他一下,即使翼和豹子一樣的敏捷有力也幾乎被熱情的士兵折磨的窒息過去。

    象揀到寶一樣得意的騎士大隊長特瑪克分開擁擠的人群,走到翼面前,把酒杯里的酒一飲而盡,用力敲打著翼的肩膀,眼睛上下打量翼的身體,象發現一匹上好的種馬一般說道:“翼,強大的戰士我一直就知道你的不一樣,看來我的眼光還不壞,現在我想你有資格做一個見習騎士了,明天就來我帳篷做我的守護騎士吧!當然現在你已經是小隊長了,你可以帶100個士兵”說完胡亂的拔下自己胸前的一個劍型勛章丟在翼的胸口慢悠的向他帳篷走去。

    面對忽然間變成半個騎士大人的翼,士兵們安靜下來,向他行禮后慢慢的散去了,誰也沒有聽到翼的嘀咕:“又是3個墊背的還有個不是很好的后盾,還不錯就是了”似乎很不滿意的向哈克,德拉走去。

    第二天翼就到大隊長的帳篷做自己的守護騎士去了,午飯時才記得跑出來吩咐哈克,德拉叫上南特、卡斯和乎樂去幫自己選100個戰士,當然因為翼的特殊關系這100人可以裝備上正規的裝備。保命的希望就多了幾分。

    不同于菲林公爵軍隊的忙亂,驚懼,駐守亞丁的艾娜菲婭帝國第一王子隆特爾坐在亞丁城頭正悠閑的品嘗著酒托里冰鎮的白葡萄酒,被酒染著紅暈的皮膚,天藍色的眼睛細迷著,眨巴著嘴巴感覺酒的甘甜。細膩的手指使勁搓揉拖著酒拖的侍女,對身后整個包裹在黑色長袍里的人詢問到:“海若老師,我們后續部隊什么時間可以到,我們10年的努力可就在眼前了!”海若沙啞的聲音,彎身道:“隆特爾王子殿下,有撒林帶領的1萬法師和菲利普黃金公爵帶領的10萬全白銀騎士組成的安娜女神戰團后天午夜可以到達”

    隆特爾細細的掂量了很久對海若說道:“老師您辛苦下,讓后續部隊在后天入夜前一定趕到,我們要在午夜發出進攻,在凌晨時給菲林公爵以致命打擊”“是的,殿下”伴隨話音的落下海若的身邊模糊了下整個消失了。如此用空間魔法無聲消失的海若正是時大陸唯一的空間圣導師,雖然他離圣級的距離還有很遠,但是他自己創造的空間破碎魔法其殺傷力不比圣級差,又是艾娜菲婭帝國護國法師,尊他圣導師也實在不為過。

    陰謀的氣息從亞丁彌漫過來,但是誰也沒在意。在“聯姻之城”的菲林公爵不安的心開始沉靜下來,“看來女神帝國也知道自己的防線很難突破,不在打“聯姻之城”的主意了”,有菲林公爵自己籌劃的酒會在“聯姻之城”在貴族之間傳誦起來。

    “該死的”這已經是翼不知道多少次的咒罵,南方的樹木生長的太快,強大的韌性實在不適合做沖擊的長矛,在翼手上幾下就彎曲了,看著地上一堆扭曲的樹枝,翼拿起一根用獸皮搓成的皮條綁出一把弓,試著拿一個樹枝射了出去,強大的勁力把樹枝釘在50米遠的木屋上,箭尾不住的顫動。

    看到這一幕的士兵大聲喝彩起來,趕著去做自己的弓了。翼看著手中被自己用力完全變形的弓,獸皮繩的弦軟弱無力的懸垂著,這弓徹底廢了。嘆息了一聲,找地方休息去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