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生命輪回 > 正文 第三章:翼

正文 第三章:翼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獅心泰隆帝國的南部,無盡的樹海包裹著連綿的山地,大地之神恩惠的土地注定是獅心泰隆帝國得糧

    倉。南方兩部之一的菲林公爵的封地就坐落在這里,擁有3000萬人口的3分之2,是戰神帝國糧食、皮毛、

    木材、藥材的主要產地。

    一個被人遺忘的小村落坐落在帶著原木醇香,濃霧覆蓋著的森林中,象黏液一樣的霧水沾染著行走在

    村間的每一個人,看著總有那么點惡心,皮膚上幾乎可以抹下很多同排泄物一樣污濁的東西來。

    漆黑的夜色,和外面隔絕了很久的村子,幾乎埋進純粹的黑暗,500多人口卻沒有一絲聲音,連蟲子

    和家畜的小小的騷動也被濃重霧氣淹沒了,一切就就像巨獸口中的甜點隨時會被咀嚼下去。

    “啊......”每天必然的驚叫打破了死氣的夜色,連霧氣也感覺到一種恐懼的沉淀悄悄的向森林減退

    。村子邊破舊的茅屋里一個18歲的孩子從夢里驚醒過來,黑色的頭發長及肩膀,在中段拿獸皮條隨意的綁

    著,上翹的眼睛正戲謔的看著黑暗中一個蹲在地上呻吟著的40多歲的男子,一陣陣惡臭彌散開來。

    “啊哈,親愛的達克巴叔叔,您又吃壞東西了嗎?您應該出去方便才是,說實話你排泄的東西真的太

    有味道了”男孩擺了個趴著舒服的姿勢,捏著自己的鼻子悠閑的說著,而后翻個身鉆進被子里去了,輕微

    的鼻息慢慢的沉重起來。

    沉睡的風醒來了,生機回歸大地。屋頂可以欣賞天空的小屋有水一樣的波紋慢慢的蕩漾起來,如同暴

    風雨中的輕舟搖曳不定,又似乎湖泊的寧靜,波瀾不驚。達克巴站了起來,象什么也每發生過走到床前,

    溺愛的看著這個整個鉆在被子里的生命。

    “3000年了,整整3000年過去了,在這個黑有黑暗魔力得大地已經是魔族的末年了吧?這是第25個翼

    了希望不要讓我失望,起碼他對我的陷害還不錯?瀉藥的滋味真的……”嘴角的揚起,明顯是在微笑,達

    克巴在笑什么呢?

    忽然間黑色的魚鱗密布上達克巴的臉部,頭發在瞬間象雪一樣白皙,除了兩個空洞的眼睛一般的東西

    ,整個頭變的象一個發著黑暗光芒的鐵球。

    揮手向角落的一堆獸皮掃去,一塊獸皮飛到達克巴手上,左手托著獸皮象桌面一樣,獸皮整個舒展開

    來,右手飛快的在上面書寫著一個個魔法文字:“翼,確切的說是第25代翼,叔叔就要離開了,我履行了

    第一代翼的囑托撫養了你們24代翼,現在3000年過去了,既是是魔將的生命也到了盡頭,你是個很好的孩

    子,按照約定我不能教導你任何的東西。但你記著你父親的話‘你是誰,你存在嗎?’這是你父親突破圣

    界的唯一遺言。”落款不是達克巴,而是魔將噢得拉。

    看著自己寫的書信,再看著那個沉睡的孩子,噢得拉空洞的眼睛發出漆黑的光亮,把一個黑色的水晶

    掛墜放在叫翼的孩子身邊,達克巴的身體化作黑色的光粒子消散了。

    當達克巴的身體整個消失在黑暗,翼爬了起來,拿起掉落在地上的獸皮看了下,把水晶掛墜戴在胸口

    又繼續鉆進被子里去了,鼻息再次的沉重起來只是多了鼻子抽噎的聲音。

    一個10人組成的騎士小隊,正在龐大的森林里徘徊,他們是直屬菲林公爵的部隊,尋找散落在森林里

    的村落,找到盡可能多的人組成新的私軍。泥濘的爛泥讓馬走的十分吃力,樹枝一次次掃到騎士的臉上。

    殺敵的戰劍伴隨著一個個對這片森里的問候,砍下攔路的樹枝,向森林深處蔓延而去。

    清晨從樹林里打獵回來的翼的確很開心,早早的出去就獵到了一頭成年的麋鹿,也許熏制一下可以半

    個月不要出去了吧。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練劍,對于翼來說練劍就是拿叔叔留下的200斤但樣式普通的單

    手劍成千上萬次的舞動。門前那個一直來占小便宜的杰申叔叔已經等了翼一上午的時間,坐在翼邊上的石

    頭上有一口沒一口的灌著酒,花白的胡子整個被酒淋濕了,黑紅的臉頰帶著薇薇的醉意,昏灰的眼睛直直

    的看著翼手中的麋鹿。“好了,杰申叔叔,這個麋鹿后腿就孝敬您老了”弄好麋鹿,把沾染了鮮血的雙手

    在麋鹿皮上擦拭干凈,提起麋鹿后腿一刀砍下,很不客氣的向杰申丟去。

    杰申拿起腿,哼了幾聲剛要離開,昏灰的眼球卻被什么吸引一般看著翼的身后。

    一隊騎士從森林里向翼走來,黑色的鐵甲,白色的斗篷,雖然看起來是那么的疲憊,但馬蹄著地的清

    脆已經遠遠的傳來。

    “這是落月村嗎?村長在哪?”當頭的騎士跳下馬來看著有點年紀的杰申問到。“騎士大人,您是

    高貴的騎士?您有什么吩咐嗎?這就是落月村,我們沒有村長,您找我就可以,我還是可以作主的”杰申

    大言不慚,恭敬的彎著駝背的身軀。

    看著杰申要死不活的樣子,騎士隊長狹長枯黃的臉揚起了笑容,回答到:“是的,我是菲林大人的白

    銀騎士,直屬公爵大人第3軍團,第9大隊隊長特瑪克,奉命招收新兵,抵抗艾娜菲婭帝國的侵略,既然沒

    有村長,那你可以幫我把所有的村民結合嗎?”

    看到有人來到村子,村民們也陸續的走了上來,幾乎沒有人吩咐,人就到齊了。

    看著500多的村民。不算老人婦女孩子,隊長的眼睛看著剩下還有50多個少年,強壯、高大大山里的

    孩子很合他的心意。似乎這些已經是他的士兵了,瘦長枯黃的臉上堆積起笑容,清了清喉嚨到:“我們是

    獅<!--中间广告位置-->心泰隆帝國的子民,現在艾娜菲婭帝國正在侵犯我們,踐踏我們神圣的領土,為了我們的帝國你們愿意

    付出生命護衛你們的家園嗎?”隊長高昂的演講著,村民卻抱以白癡般的眼光,愛國?對于連國家到底是

    個什么樣子都沒印象的深山農民來說“愛國”沒有一個雞蛋重要吧?

    看著不明白的村民,隊長的臉一下子長起來繼續到:“只要成為菲林大人的士兵,你們將每個月有一

    個金幣的收入,而且戰死會有100金幣的撫恤”對于金幣是什么很模糊的村民,隊長說了半天一個回應也

    沒有,不僅怒氣到:“當然了,只要你們存活下來,將成為騎士,象我一樣”

    成為騎士?白癡的村民開始議論起來,“大人,真的可以成為騎士嗎?”有人發問到,“是的,而且

    可能會成為白銀騎士,當然也有希望成為黃金騎士......”答案是肯定的,幾乎所有人歡騰起來,連老人

    婦女也要去加入軍隊,如此突然的改變實在讓隊長大人吃驚不小。

    野蠻的趨趕了對當兵瘋狂癡迷的老人和婦女,看著這群連翼在內的53名征召青年,隊長實在高興了一

    把,一群不知道金幣是什么的笨蛋,那他們的每人5個金幣的參軍費給他們又能有什么用呢?隊長使勁抓

    著自己的衣袋。“53個人,265個金幣,太好了,回去我就給我太太的禮服鑲嵌上金絲,還可以來一點紅

    寶石點綴,她一定會很開心,晚上應該會盡心的服侍我吧?有錢的感覺真好,可以感覺下向往已久的貴族

    生活。?太美好了”隊長的眼睛幾乎迷成一條縫了。

    騎著馬象看牲口一般圍著53個家伙巡視了一圈,當隊長大人看見翼手中破舊的長劍時,臉上的皮不僅

    抖了起來“有武器的村民,太好了,又是節約5個金幣,可以去相思酒館狠狠的灌上一氣,還有那女招待

    的漂亮身段。哦!我開始喜歡淳樸的人了,簡直比相思酒館的女招待還可愛?”口水幾乎從隊長的嘴里飛

    了出來。

    村民們拿最好的飯菜款待了騎士大人們,一遍遍囑咐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做到騎士才可以回來,不,騎

    士是可以住大的城市的,那時侯一定要來接他們去城里享福。下午的霧氣開始淡了下來,隊伍就要出發了

    ,根據隊長的命令入伍的小伙子們帶著家里的砍材刀,草鏟.....上路了。

    路上一樣的泥濘,沒有馬騎的小伙子們,低一腳高一腳的走著,要不是山里孩子特有的健壯,怕是早

    累趴下了。馬也走的吃力,不住的打著響鼻,顛簸的騎士,盔甲發出叮定當當的撞擊聲。不同于來時的抱

    怨,現在騎士們心里格外的開心,趕鴨子般吆喝著入伍的小伙子們,他們得到了隊長那分發得金幣,看著

    拿著砍材刀,草鏟.....的小伙子們就感覺他們已經是真得戰士了。砍材刀,草鏟也算是武器了吧?當然

    不用想買武器的錢已經在隊長的衣袋里別想在再出來了。

    翼一路沒又說話,他沒想要坐什么騎士大人,他要的只是要人把他帶出這片森林,當然要是可以的話

    ,將來坐騎士也不錯,起碼也有人叫自己大人了吧?

    翼偷看著和自己認識的幾個家伙,哈克得拉,這兩個家伙已經沒開始時向往騎士的得意了,陰沉著

    臉。“兩位,怎么了?”翼走過去拍了他們兩下。

    哈克陰沉著臉對翼小聲的說道:“翼你不知道,我剛聽騎士大人說了,上了戰場都是幾萬人一起沖殺

    的,只有死和活命兩條路,我們怕......早知道就不來了”“膽小鬼怕什么,我們獅心泰隆帝國全是強壯

    的戰士,幾乎可以和獸人的戰力相媲美,我要是看見艾娜菲婭帝國的雜種們我一個就殺光他們,哈哈,獅

    心泰隆帝國的軍隊可是規定殺死3個敵人就可以做騎士了”得拉暢想著,跨跨而談,但是鼻翼間出現的汗

    滴卻出賣了他,試想誰又不怕死呢。

    翼沉思了起來,看著一個個身邊相識的村民,一絲微笑翹到了嘴角“我們上戰場永遠在一起,生死與

    共,相信我們都可以做到騎士的”翼真情的向哈克、得拉發出肺腑之言。

    “對!我們生死與共,相信我們可以活下來的”哈克、得拉激動的狠點頭,幾乎就要哭起來,翼太偉

    大了。

    “兩個墊背的,要死也有兩個伴呢,生死與共?我好象沒說我先死吧?他們都死了就我不死,這好象

    不可以怪我吧?”開心的想著翼向隊伍的全面走去,兩個墊背的實在太少了點。

    戰爭已經有1個月了,菲林公爵總在狂恐中等待女神帝國的軍隊打來,但是似乎滿足了亞丁城,女神

    帝國軍隊消失了一般,連一個軍隊也沒在亞丁以外的地方出現過。

    等待是厭煩的,而恐懼中的等待足以叫人瘋狂,菲林公爵在議事廳對他的軍團長門怒罵起來:

    “只會吃飯的東西,我養了你們到底為了什么,一個敵人都沒有看見,你們這些地洞中的老鼠,你們

    有3萬騎士,而亞丁只有5萬的駐軍,你們不是說是最強大的騎士嗎?那你給我拿下亞丁,哦!我不愿意再

    等了,該死的難道你們就愿意等別人來打自己,然后躲進老鼠洞嗎?我命令你們給我拿下亞丁,我不想再

    等了,不想,知道嗎?不想了”

    菲林的咆哮繼續著還將繼續下去,那些將軍們卻象睡著一樣,任憑菲林野獸一樣的撕叫,誰都知道3

    萬騎士去攻打亞丁注定是有去無會的,難道你可以叫馬去爬墻嗎?

    三天后翼被帶到了菲林在南方的臨時軍部,已經把所有村民拉成墊背的翼,將走向他生命新的開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629/73558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