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包餃子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炮火依舊不要命的射向了日軍的陣地,而日軍陣地,宛如人間地獄,到處是殘肢和內臟發出的血腥味,剛剛上陣的日本新軍忍不住嘔吐,將腹內的污穢之物吐在陣地之上,形成了一鍋大雜燴,發出讓人難以忍受的臭味。

    支那軍隊什么時候變得如此之強,炮火變得如此之猛烈,但是沒有人回答,帶著這些疑問,無數的日軍下了地獄,帶著他們的野心和狂妄,帶著他們的貪欲和不解。永遠死在了這一片并不屬于他們的遠方。

    一名日軍惶恐的躲在戰友的身體旁,在猛烈的炮火下,身體不自覺的起了自然的反應,一股騷臭味從他的胯下傳來。他想起來自己的家人,他并不是對于天皇死忠的戰士,他只是一名畫家,但是在該死的戰爭的召喚下,他來到了這地獄般的戰場。

    他想起了老兵們對支那軍隊的不屑,那不屑的笑容至今還在他的腦海中回蕩。

    “支那軍隊,不過是一群農民,而我們,是士兵,哈哈哈!”老兵當時面帶戲謔的說道,拍拍他纖細的肩膀。

    而天皇和那些征兵的人告訴他,這場戰爭只不過是一場光榮的旅行,但是現實卻告訴他,這是一場死亡的旅行。

    “我投降!我投降!”那名日軍趴在戰友的尸體上喊了起來,這一頓炮火足以讓最堅強的士兵意志土崩瓦解,死神仿佛在炮火中戲謔的微笑,品嘗著馬有天奉上的祭品。

    “這不可能,這不可能,這一定是支那軍隊的魔法!對,支那的魔法!”日軍的指揮此戰的最高指揮官狀若瘋狂,他不敢相信自己會敗在支那軍隊的手中,那種恥辱足以讓他切腹自盡,腦中回蕩著其他的軍官對他的嘲諷的話語。仿佛一切都要成為現實。

    “我們不可能失敗,大日本帝國戰無不勝!”他在恥辱心的支配下,已經變成了一個瘋子,輕!他拔出了腰間透著寒氣的指揮刀。那柄指揮刀是日本天皇親自賜給他的禮物。

    “隨我沖鋒!”他大吼道。

    但是兩旁的指揮官理智的用刀柄把他敲昏,一眾軍官的眼神交匯,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還有深深的恐懼,日本一向重視階級關系,對于長官和長者,只準服從,而他們打昏了自己的長官,這是不可饒恕的錯誤。

    此時日軍開始緩慢的撤退,雖然炮火猛烈,但是還沒有變成潰退,馬有天不由的點點頭,日軍的近代的幾次勝利不是偶然,這是一只有著信仰的部隊,他們信仰的就是日本的天皇。

    馬有天不由的滑稽的笑了笑,要是日本的天皇死了,這些日本人會是什么表情。

    但是這更是激起來這群新兵的戰斗欲望,看到日軍在自己部隊的猛烈炮火下**,充滿了自豪感和榮譽感。

    “狗日的鬼子,現在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一名炮兵不顧臉上留下的汗水模糊了雙眼,大吼道,繼續的填裝炮彈。速射炮如同雷霆般降臨到日軍的陣地,成千的日軍死在炮火之下,由于地形是個狹小的谷地,所以大量的日軍擠壓在一起。

    所以密集的日軍在炮火下造成了大量的傷亡,<!--中间广告位置-->現在的日軍開始了大舉的撤退,但是他們不知道的是,他們已經掉進了馬有天早就精心布置的口袋陣當中。

    隨著日軍的潰退,ak那標志性的聲音響徹整個谷地,一名日軍的手臂被打中,一飚鮮血射出,緊接著那名日軍準備握住傷口時,他的腿部馬上被一發大口徑的子彈射穿,他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嚎,久久的回蕩在谷地。

    “佐藤!不要啊,不要死啊,母親還等著我們回去啊!”一名士兵趴在早已冰冷的尸體大哭了起來,戰爭不論對錯,都對于雙方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

    “鈴木,你在干什么,快給我振作起來!”日軍小隊長拉起鈴木,大聲斥責起來,戰爭給雙方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創傷,特別是對于戰敗者,日軍做夢也沒有想到這種戰爭的痛苦會降臨到他們的頭上。

    日軍早就嘗到了戰爭的甜頭,不用多少損失,就能得到雙倍甚至多倍的回報,在近代他們屢試不爽,但終究,在馬有天這個有著金手指的穿越者面前,嘗到了中國軍隊曾經遭受的屈辱。

    “隊長,我答應過母親,要把弟弟帶回去的,嗚嗚,可是...”鈴木大哭起來。

    “好了,為了大日本帝國,為了天皇,他是光榮的。”小隊長嘆息的說道,雖然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大日本帝國會失敗,但是現實告訴他,這支日本軍隊遭到前所未有的失敗,要失敗了嗎?他嘆息的搖搖頭。

    “沖鋒!”馬有天下達了最終的命令,最后這致命一擊將會徹底擊垮日軍,因為日軍的心理防線早就隨著大炮的轟鳴而瓦解。

    “停止炮擊!”炮兵團長大吼道。

    “爺爺的過往

    如何思量

    越想越深我聽到了

    號角響

    是傷風雨狂

    山水一程不曾彷徨

    當破衣雜糧全用上

    云卷云舒險峰何妨

    是夢故地晃

    雨雪交加擾亂心鄉

    讓軍樂奏響全副武裝

    攜手同心

    再把征途踏上”

    馬有天在基地唱起了他在穿越前聽到了一曲抗日的歌曲,連一向冷靜的愛麗絲也被他感染,和聲一起唱到。

    在顯示屏前,趙日天帶著隊伍沖了上去,而馬有天只得捶捶桌子,他現在不能上前線作戰,感到十分的痛苦,這也是隊伍壯大的緣故,他不能上戰場殺敵,但是現在坐在顯示屏前,看著自己的隊伍大殺四方,把日軍打的潰不成軍,也心中感到十分的痛快。

    旅玉山表現的尤其勇敢,他一馬當先的首先沖了過去,給其他當了一回榜樣。其他人看到旅玉山這么悍不畏死,一個個也士氣大漲,在加上日軍的潰退,一個個如狼似虎的沖了上去。

    老陳本來是一位老實巴交的農民,但是有著一個漂亮的老婆,結果被日本鬼子給糟蹋了,憤怒之下參加了馬有天的部隊。他對日本人極端的仇恨,看見旅玉山沖了過去,也大吼一聲,端著ak一頓狂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93/73122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