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229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是夜,老爺所居住的城堡里依舊燈火通明,可是卻安靜的猶如一汪死水,不興半點波瀾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便如此刻

    四位老爺都各自回了房間,安詳的進入夢鄉然而,在暗處,卻有來人,俱精,凝神,耳管四方,眼觀八面,就連一只蚊發出的響動都是盡收眼底這一晚,對于他們來說,注定是最不平靜的夜晚,只因他們要保護的人絕不能出一絲紕漏,否則,就連他們的家室都會被牽連他們雖是玩命天涯的殺,卻不是沒有牽掛

    凌晨三點,本該是好夢正酣的時刻,可是卻也是宵小之輩行動最猖狂的時間靜立在山野中猶如一座孤墳的城堡,此時就像是一盞啟明燈,照亮了暗夜中閃爍的瞳眸

    突然,黑暗中傳來一陣空氣波動,夾帶著隱隱的凌厲,又摻雜著一股血腥之氣守在城堡外的殺對于煞氣最是敏感,只因這是他們曾經最常聞見的味道虎目里精光乍現,泛起陣陣血腥的漣漪,腳下的步伐迅速展開,夜風中搖擺的衣袂如風箏一般,靈動,飄逸

    嗖嗖……空中不斷劃過衣袂飄揚的聲響,暗衛們都朝著發出聲響的地方躍去,所到之處,只聽見匕首相撞發出的叮鈴聲和匕首插,入**之中的‘嚓嚓’聲,其中亦然夾雜著**撞擊而發出的沉悶的聲音,一時之間,兩方人馬的難分難解城堡外的護衛都陷入了膠著的事態中,并沒有發現,有兩道鬼祟的黑影沿著最陰暗,最不會引人注目的角落滑進了城堡之中

    “啊……你們是誰!來人啊!有人要殺老爺啊!”管家這一晚一直都是碾轉難眠,似乎感受到了周圍不同以往的危險氣氛,心里浮躁難安,突然想到什么想要起床到客廳里坐坐,誰知剛走出房門就遇到了溜進來的兩只‘耗’,不禁驚恐的哭喊起來

    溜進來的兩人似乎也沒有料到自己會這么快就被抓了個正著,竟然在原地愣了一愣,待回過神來,管家已經大喊開來,不禁暗叫不好,眼底銀光一閃,便將上的消音槍對著管家扣下,膛中彈疾射而去

    而管家在面對著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也是嚇得將未完的喊叫哽在了喉頭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一顆晶亮的光點對著自己的額心破空而來,吾命休矣!管家面對這根本不可能躲開的攻勢只能認命的閉上眼睛然而,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一道黑影突然在空中躍過,直沖那顆晶亮的光點而去其速度之快竟然趕至光點之前,一伸,將光點夾在了指縫中

    這一次,兩人是真的被震懵了,愣愣的看著落于管家面前的黑影久久不能回神,冷汗刷的一下就那樣毫無預兆的浸濕了全身,我靠這還是不是人?竟然能在彈飛出去之后,從后趕來,將彈夾在指縫間!

    管家感受到自己身體全身都是冰涼的,這就是死亡前的感受嗎?可是,為什么他感覺不到疼痛呢?等了半響,突然聽到噗通兩聲,類似于重物倒地的聲音,管家愕然,耶?他不是死了嗎?怎么還能聽到聲音?

    眼球在眼皮底下骨碌碌亂轉,管家就是不敢睜開眼,讓解決完兩名殺而走過來的律滿頭黑線,扶額,低沉迷人的嗓音幽幽的響起,“管家大叔還是睜開眼的好,不然等會要是再有人進來,你連逃命的先機都失去了”

    耶?管家幕然雙眼大睜,眼底有還有未完全褪去的駭然,當他的目光掃過大廳之時,卻發現出了倒在地上的兩名男外空無一人,頭腦一轉,便已經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抹了把額間的冷汗,輕噓一口氣,唔……他剛才在鬼門關外徘徊了一圈

    樸素大氣的房間里,四位老爺早已經從黑暗中坐起,立于床頭,上握著陪伴了自己一生的槍械,默默無言,像是在等待著什么

    而在幾個陰暗的角落里也站立著幾道黑影,與幾位老爺共同等待著

    其實幾位老爺完全沒有必要如此緊張,只因他們的房間周圍都被布下了屏障,就算是那些擁有特異功能的人也沒有辦法破開進入

    之所以沒有將整個城堡都用屏障封起來,是因為他們這樣的段不能讓外面的人知曉

    而空間護衛等候的異能者始終沒有出現,而外面的血腥之氣卻已經濃稠的快要化不開,到處可見殘肢斷首,煞氣逼人

    其實,空間護衛一直都在等待著的異能者已經來了很久了,是跟其他的殺一起到的,只是,他們善于潛伏,只要他們不動彈,哪怕是如空間護衛般強大的神識也不能搜索出他們的行蹤,至于玉熏那樣專門修煉神識的功法是否能察覺出,也是個未知數

    這些異能者就是安德鑫設下的暗樁,一旦在外的普通殺沒有辦法達成目的,他們自然就會一擁而上

    血霧依舊在空中飄灑著,一道道黑影如殘敗的枯枝一般倒下,再也不曾奮起,而隱在暗處的異能者在看到那些一一倒下軀體之時,都是目眥欲裂,只因他們發現,那些倒下后就再也沒有生息的軀體竟然無一不是他們的伙伴,而彼得堡的周圍的名殺盡然除了受些皮外傷外,一個都為耗損,這是為何?

    他們哪知道,擎,靖二人一直都在暗處用神識管制著整個場面,一旦發現己方人員將會出現傷亡之時,立即出,一擊必殺!

    眼看著一起來的同伴們就要全軍覆沒,如果他們再不出,等待著他們的將會是毫無人性的刑罰四道黑影在黑暗中若隱若現邁開了停頓許久的步伐,朝著彼得堡前進,動作輕如微風,幾個跳躍間已經跨入了堡內而暗處的擎和靖則是微微勾起了薄唇,眼底劃過釋然的亮光,終于來了!

    暗暗將信息傳給堡內的護衛之后,兩人便悠閑的找了個寬敞的地方坐了下來堡外的戰場已經快要結束,只剩小貓兩三只了,他們也可以暫時歇歇了

    在城堡內的澄收到消息,眼睛一亮,心里升起一股興奮,終于來了,他還沒有遇到過異能者呢,當初那個小的電,他看到過,去不曾與他交所以心里一直戀戀不忘,一直想要親身感受一下這凡世的異能者的超能力

    只是聽說異能者的能力各有不同,他們的能力又是如何呢?

    走在最前的男一直在不停的勢,后面的人不曾回應,可是其錯落有致的動作卻告訴別人他們是在按命令行事

    忽然,四人在老爺居住的三樓的樓梯間停下了,聚成了一個圈,似是在商議著什么,唯一露在外面的漆黑雙眼閃耀著微光陰寒冷厲,如果仔細去觀察的話,就會發現他們的瞳孔就像是兩只黑洞,他們竟然沒有眼白!

    翼離四人最近,自然是聽到四人說的話,可是卻發現他并不能聽懂這四人的語言,不禁微微挑眉,他所會的語言可都是鳳翎隊長親自灌輸的,不說上種,最起碼也有十幾種,可是他卻發現自己會的那些他國語言竟然沒有一個派得上用場,他們說的,似乎是某些偏遠部落的部落語

    沒多久,四人再次有了動作,只見他們分成四個方位站好,對著四位老爺所處的方向念念有詞,雙也在腹部前方不斷的掐著類似于小主平時煉丹時所用的法訣,當然,動作是不一樣的

    就在空間護衛被四人的動作弄的云里霧里的時候,卻驚訝的看到其中兩名男的食指上出現了一撮火焰,而且隨著其口中所念詞語的越來越快而越來越大,最后竄上了將近十厘米高,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將火焰對著老爺的方們丟去,而另外的兩名男也將自己的雙捏成蘭花狀,沖著老爺房門的方向,兩股如白霧一般的氣體與所射出的火焰同時觸及土黃色的木門,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本該平庸的火種卻突然猶如被加入了汽油一般,哄的一下,勢如破竹一般,眨眼間,老爺的房門口已經被火海淹沒,那狂妄的火舌猶如蝗蟲一般在樓梯間蔓延開來,所過之處,無一不被燒成黑灰

    此時此刻,四人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準備撤退

    而在暗處的律等四人則是震撼于自己剛才的所見,敢情另外的兩人射出的氣體是助燃氣體,只是,他們身上也沒有看見攜帶什么煤氣罐之類的東西啊,那些氣體是怎么來的?難道……難道是他們自己產生的?啊……這是什么異能啊?雖是還處于震撼中,可是四人也沒有失了方寸,暗中交流了一下,留下兩人繼續保護和收拾場面,律和翼則是閃身出現在了四名異能者的面前開玩笑,他們此次來可不僅僅是來幫老爺的,也是為了抓這幾個異能者,只要將人抓回去,小主自是有千種辦法讓他們認主要知道,這可是四股強悍的生力軍,小主怎么可能愿意放棄呢?

    要是四位老爺知道玉熏的算,怕是會氣的吹胡瞪眼吧!

    反正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律和翼也就懶得再隱藏自己的實力,將靈氣灌于腳底,漂浮于空中,堪堪的擋住了四名異能者的回程之路

    他們雖然不會亂殺無辜,但是待在組織力,長期執行任務,也算是殺人無數了殺,自然是從來不信什么鬼神之說的,雖然也有人說:夜路走多了終會遇到鬼的,可是他們從來都是嗤之以鼻!可是,卻不曾想過,他們真的會有一天遇到傳說中的‘鬼魂’

    四人驚恐的看著漂浮于空中的兩條黑影,只覺得自己突然像是被一桶冰水從頭澆到腳,來了個透心涼,身上的汗毛根根倒立,身體也僵硬的再也動彈不了,似是被一根無形的繩索捆綁了一般寸步難行

    律和翼在空中對視了一眼,好笑的看著四人快要凸出眼眶的眼珠,看來他們是被嚇得不輕

    “怎么辦?”律開口詢問翼的意見

    “帶走唄,還能怎么辦?”翼沒好氣的應道,看著律的眼神,像是在看一個笨蛋一般

    “四個人誒,我們才兩個”對于翼的白眼律不以為然

    翼的回應是直接用行動表明自己的意見,一伸,五指成勾,微微一挑,就將四人的身體到了空中

    感受到自己凌空飛起的身體,四名異能者連呼吸都絮亂起來,驚恐的想要掙脫,可是卻是徒勞無功,腳明明能動,可是卻是虛軟無力的不起一絲多余的力氣

    他們俱是同時想到,自己可能是已經一腳踏入了地獄了不然怎么會飛起來呢?這兩人,是來接他們去地獄的黑白無常嗎?怎么會都是黑衣呢?

    律和翼哪里知道四人在想些什么,輕輕在虛空中一屈指,四人便失去了意識懸浮在了空中兩人露出滿意的笑容,氣,在空中跨步,接近四人身側,伸在各人身上拍擊幾下再一揮,四人便詭異的消失在了空中

    律和翼相互使了個眼色,一閃身同時消失在了空中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廚房方向的門縫里,有一雙驚恐慌亂,猶如見鬼一般的昏黃黑瞳

    管家捂著狂跳的心臟,低聲呢喃著:“我一定是在做夢,一定是在做夢,肯定的,絕對的……我什么都沒有看見,什么都沒有看見……”

    安德鑫在總部等待著消息,可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總是坐立不安,不時來回的站起身走來走去,“該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會如此坐立不安?難道是他們出了什么差錯?”可是不至于啊,老爺身邊有點能耐的人他可是都一清二楚,要說普通人,他們肯定都是頂尖的高,可是要是跟他的異能者比起來,那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他可以毫不夸張的說,他下的一名異能者,就能全滅他們下的所有頂尖殺

    一直到天空東方泛起魚肚白,安德鑫都沒有收到一絲關于比彼得堡的消息,他派出去的殺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一絲波瀾都沒有帶起

    此時此刻,如果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他肯定是腦殘了一掌拍擊在身邊的桌面上,帶起了滿屋的渾濁,細如粉末的木渣散落于空氣中,讓安德鑫的身影若隱若現,空中飄落的木渣赫然就是剛才被他拍擊的木桌的形體所化若是有人看見一定會驚愕的說不出話來,他,難道有著深厚的內家功夫不成?

    片刻之后,安德鑫的鐵青的臉色才緩緩的從迷蒙中顯露出來,額間,頸肩,以及臂上,暴漲的青筋根根凸顯,一雙灰色的瞳孔里閃耀著嗜血的銀光竟然一個人都回不來!他們下難道也有異能者不成?

    “來人!”陰沉的男中音透過門扉傳到外室,守在門外的護衛驚恐的瑟縮了一下肩膀,身體如篩糠一般顫抖了起來,可是腳下的步卻是一秒的停頓都沒有,猶如受驚的兔,忙不迭的朝著門內而去

    “主上!”

    “主上!”

    兩人單膝跪于安德鑫面前,頭顱低得快要碰上膝蓋,雙在膝蓋上蜷成一團,狠命的壓抑著想要顫抖的沖動

    只覺得一道陰鷙的視線劃過自己頭頂,兩人的衣襟瞬間浸濕了個透徹,深深的惶恐從內心深處升騰而起,寒氣從腳心而來,透進心間,冷的他們想要狠狠地上幾個寒噤,他們,要死了嗎?

    “通知下去,全體待命!今晚準備出島!”陰測測的聲音在兩人快要受不住求饒的時候,終于響起

    “是!”這一刻,兩人差點痛哭流涕,只因他們知道,竟然已經接到了命令,他們的小命就等于是保住了主上殺人之前是從來不會說一句話的,這是他的習慣

    看著兩名下屬跌跌撞撞的出了辦公室,安德鑫的臉上突然浮現了一絲詭異的笑容,白森森的牙齒在冉冉升起的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森寒的冷芒,掛滿絡腮胡的臉上泛著如地獄一般的死氣

    貴,姜,晏,莫!今天晚上,就是你們的四期!

    “嘿嘿……”陰沉的猶如惡魔的笑聲從辦公室里傳出,經過門口的人都是一溜煙消失的無影無蹤以他們對主上的了解,今晚不知道哪個地方,又將是一番腥風血雨

    “小主,他們四個就是那邊派來的異能者了”律將四人從空間袋里扔了出來,一揮抽出四人體內的銀針空間袋是不能裝活物的,所以他們在四人身上摸索的時候,<!--中间广告位置-->就是將這些銀針插入他們體內,讓他們保住生命

    “靠,怎么這么黑?”秦碩在揭掉四人臉上的黑布巾之后,郁悶的喊道只因這四人的黑就連非洲最黑的人也比不上,他們的臉如果在夜晚肯定會發現不了,他們是活生生的人

    玉熏嗤笑“他們都是巫部落的人,傳聞那里的人從生下來就有著或深或淺的巫術,他們有一個特點,就是又矮又黑連眼珠都是暗黑的,看不見一絲眼白”玉熏指著依舊昏迷的四人解釋道

    “啊?你怎么知道?”秦碩驚訝的喊道,“竟然還有人沒有眼白嗎?這也太嚇人了吧?”

    “是啊,我也是在一本里無意間看到的,剛才聽翼和律說起他們的術法需要口訣我就想到了這個部落他們的面貌特征也基本上符合了這個傳說中巫術部落不過,傳聞這個部落不與外人相通往來,為的就是保持部落的神奇巫力而且他們好像曾經在外來人上吃過大虧,所以,對外來人都有著莫名的敵意,他們怎么會聽命于安德鑫?”玉熏對于這點疑惑不已

    “小碩,要是你,你會在什么情況下才會對自己討厭的人效忠呢?”玉熏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轉頭對著秦碩問道

    “怎么可能?如果我真的沒有辦法逃脫的話,我可能會選擇自殺也不會效忠自己討厭的人”秦碩嫌惡的皺起眉頭,就像是吞了一只死蒼蠅一般難受

    玉熏無奈,“我是說如果,k?”

    “如果的話……”秦碩扶著下巴沉思了片刻后說道:“對方給我下毒,沒有對方的解藥,我就會死,這是其一;其二的話:對方控制住了我的親人,如果我不效忠于他,他就會對我最在乎的親人下毒我就能想到這兩點了”秦碩無奈的攤了攤表示自己真的想不到什么了

    “唔……”玉熏點頭,沒有說話,而是看著地上的人若有所思

    “將他們弄醒!”

    “是!”

    當裝著醒神劑的瓶劃過四人的鼻尖,他們幽幽的醒轉了過來

    當他們的視線觸及玉熏,秦碩二人的時候,都是臉上一驚,一個鯉魚挺,就站直了身體,面帶防備的看著玉熏和秦碩

    看著四人下意識做出的攻擊動作,玉熏只是蠕動了一下眉頭,臉上的興味一覽無遺

    “你們會說英語嗎?”秦碩先開口問道,視線緊緊的盯著四人的表情,雖然早已經知道他們沒有眼白了,可是真正的看到又是一回事,黑漆漆的,就像是兩只無底洞,怪駭人的~秦碩覺得自己的毛孔全都在此刻張開來

    四人沒有反應,而是相互使了個眼色,再面對玉熏二人的時候,依然是一言不發玉熏從他們的眼里看到了疑惑,看來他們是真的聽不懂這下有些麻煩了,她就是想知道安德鑫那邊的消息也問不出個所以然來啊

    “熏熏,他們好像聽不懂我們說話怎么辦?”秦碩也看出來了

    玉熏蹙眉想了想,道:“算了,洗了他們的記憶吧,我們到時候再抓幾個人問就是了,他們的巫術可是很神奇的,我們以后有時間的再研究”

    “哦”秦碩依言點頭

    于是,悲催的四人再一次的暈了過去,在暈過去的那一刻還是沒有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為什么這兩個人看他們的眼神就像是挑豬肉一般~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今晚,安德鑫的勢力肯定會傾巢而出,乾,坤,昊,翰,昀,赤,你們即刻過去支援”

    “是,小主!”

    ……

    “小碩這兩年,你累嗎?”玉熏和秦碩悠閑的坐在云裳的總裁辦公室里,悠然自得她最近的心情真的很不錯,陳峰那根刺她已經拔得干干凈凈了,心里的恨意也消失的無影無蹤,突然,整個人都似乎輕快起來就算面對某兩只突然出現的蒼蠅都覺得沒有那么惡心了

    看著玉熏笑容滿面的樣,秦碩俊美的臉上也泛起了柔和的笑意,“還不錯,挺充實,如果現在讓我回到曾經那樣的學生時代,我可能還會很不適應”

    “恩?你準備一直在這條路上發展?”其實她不是很贊成小碩走這條路,小碩是那么單純的人,卻因為她走上了這條血腥之路,她心里又怎么不會難受呢?

    看出玉熏的想法,秦碩只是輕嘆了一口氣走上前將人摟進懷里,“不要再自責這是我選擇的路我喜歡這樣緊張刺激的生活,也不想再回到從前你的失蹤,只能算是一個契機,并不是決定性因素”

    玉熏沒有回應而是深深地埋在秦碩的懷里竟然他決定了要走下去,她就一定會為他鋪好一條康莊大陸!

    暗夜如墨,風欲靜而樹不止,搖搖晃晃的樹干肆無忌憚的胡亂舞動著,成千上萬的枝條糾纏成團或是交融在一起,又或是意猶未盡的散開

    四位老爺并沒有如昨晚一般進入臥室,而是悠然的坐在客廳里喝茶回想起昨晚的一切,他們不禁唏噓,真的沒有想到,那個丫頭的下屬竟然都是異能者,而且僅僅是動了動指就讓安德鑫派來的人全部覆沒,讓他們不驚嘆都不行啊

    昨晚的事情,管家都一一告訴了四位老爺,剛開始聽到的時候,他們還是不信的,可是當管家將客廳的視頻調出來的時候,他們才震撼的相信這個事實

    人類竟然可以不憑借任何事物就能懸浮在空中,真真是匪夷所思了

    “今晚,安德鑫應該會親自來吧?”貴老說道

    “是啊,他在陸上的業務已經被喬司封死,他現在等于是狗急跳墻了”

    “他的臨死反撲,其力量絕對不可小覷,我們定然要嚴加以待!”

    “恩”

    安德鑫這次真的是有了拼命的信念,總部一共就只剩下十幾個人把,他下一共十八個異能者已經丟了四個,剩下的十四個這次是全部都被帶來了,不成功便成仁,這就是他對于這次行動的堅決!

    “分為八組擋住每一處通道,我要讓那幾個老不死的,進的,出不得!”安德鑫陰暗的眼眸里散發著嗜血的煞氣,眼白上泛起縷縷血絲

    “是,主上!”

    站在安德鑫身后的六旬老者突然想到了什么,走上前來湊到安德鑫耳邊說了些什么,安德鑫臉上的戾氣竟然一下褪去了大半,陰暗的眼底隱約閃過一抹喜悅

    ……

    玉熏笑看著將自己擋住的六名黑衣男,似乎一點也不意外他們的出現是了,安德鑫那樣無所不用其極的家伙怎么可能不給自己留下一條底線呢?定是從哪聽說了她與老爺的關系,想要來一個‘挾天以令諸侯’的把戲吧,雖然,她不是天~

    “小姐,請跟我們走一趟吧”站在首位的高大男聲音低沉,聽起來猶如大琴一般,較為悅耳不過,玉熏可惜的搖了搖頭,可惜了,今天過后,他再也發不出這樣好聽的聲音了

    阿茶看著眼前小丫頭,發現她不僅不害怕,還笑了,不禁暗暗蹙眉,她不怕么?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的生命就是在這么一個看上去極端無害的丫頭上交代了

    直到死去,阿茶還是沒有想明白,他到底是怎么著的她的道……

    給安德鑫出主意的正是安寒的師傅,耆老,他雖不是一名特異功能者,可是卻有著常人難及的深厚內功,氣功亦是一絕,耆老心思慎密,多次為安德鑫出謀劃策,算得上是u的軍事,很的安德鑫的信任

    然而,這一次,耆老怎么也不會想到,他雖是一直關注,卻不曾放進眼底的女竟然是一個修真界的高

    自然安德鑫派去抓玉熏的人自然又是石沉大海

    這一夜注定是血腥的,老爺因為得到玉熏的電話,都乖乖的待在了客廳里聽見我們激烈的斗聲,心跳的平率比平時快看將近一倍

    安德鑫一直待在暗處,觀察著城堡前廝殺的情況,剛開始還是無所謂,可是隨著時間的一分一秒的過去u的人員一個接一個跟不要錢一樣的失去,安德鑫和耆老都不淡定了

    “老鰭,你上!”安德鑫瞇起厲眸,周身布滿了煞氣,他要去親自解決那幾個老不死的!

    一個閃身,兩道身影射向不同的方向……

    律和翼一直都在老爺身邊,隱在暗處,自然是察覺到了疾射而來的身影,他們斂息屛神的等待著

    幾個起落間,安德鑫帶著猙獰的笑容落在了四位老爺的視線范圍內周身的戾氣霎時便充斥了整個客廳

    “安德鑫,你終于來啦……”貴老爺輕聲嘆道

    “老不死的看到本主很驚訝嗎?”安德鑫看著貴老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具尸體一樣,帶著沉郁的死氣

    “安德鑫,你敢背叛我們可曾想到過會有今天?”姜老爺氣怒的站起身,怒指著安德鑫的胡臉,眼底精光涌現,渾身散發著難以言喻的霸氣

    被姜老爺散發的威壓震懾到,安德鑫竟然下意識的后退了一步在退了一步之后才后知后覺的記起自己如今已經有了與之相抗衡的力量

    想到自己剛才的失態,安德鑫有些惱羞

    成怒,怒氣夾雜著煞氣一時間狂的涌出讓客廳里的人都有些不喜的瞇起了雙眸

    “廢話少說,老不死的,你們的死期到了!”怒聲吼完,安德鑫的身體里涌出一股黑色的氣體

    不好,有毒……四位老爺只來得及暗聲喊道便失去了意識……

    四年后……

    “丫頭,我們該回島了,不然長老們又該留給我一堆處理不完的事務了”司徒訣寵溺的看著懷里的女,低啞暗沉的嗓音讓人昏昏欲睡

    “唔……等會再去,人家還要再睡一會”懷里的人兒僅僅是蠕動了一下身便又埋進了更深的懷抱

    司徒訣妖媚的眉眼里盡是溫柔的笑意,大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撫著懷里人兒潔白無瑕的臉龐,就是這個女,讓他的整個人生都完美了司徒訣的眼底閃耀著甜蜜的光芒,腦里浮想聯翩,那個畫面里,有他,也有她,還有幾個小蘿卜頭,圍著他們笑啊,鬧啊……不過……司徒訣突然想到什么,蹙起了眉頭,陷入了糾結,小蘿卜頭像他好呢?還是像她好呢?

    就在司徒訣處于未來美好的幢憬中的時候,尖銳的機鈴聲突然響起,不僅僅是司徒訣被嚇了一大跳,就是沉入香甜的夢中的玉熏也被驚得從他懷中躍起

    “啊……什么事?什么事?”玉熏精美的小臉上盡是慌亂和迷茫,很顯然,她還沒有清醒過來這幾年來,她的性早已經沒有了以前的淡然與冷漠,而是變得有些小迷糊,當然,這僅僅是在自己最親近的人面前啦

    司徒訣不悅的從沙發的扶上舀過機,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不禁無奈的扶額,他就知道……

    “姐姐,糯米團好想你哦,你什么時候回來啊?”玉熏一接起電話,那頭就傳來了小包糯糯的聲音,勾的玉熏心癢癢,笑瞇了眼睛,“姐姐的寶貝,姐姐也想你啊,姐姐忙完一些事,最多三天就回去哦”

    “可是,人家很想姐姐嘛,姐姐出去玩都不帶糯米團,糯米團不喜歡姐姐了,哼!”小家伙生氣的撅起小嘴

    “唉,團團,不要生氣啊,生氣對身不好啊,要是團團生氣多了,就不可愛了,姐姐就不喜歡了哦”玉熏抱著電話走到了另一邊的沙發,躲開了某人不規矩的雙

    司徒訣哀怨的看著自家親親小女友,妖孽如謫仙的臉上泛起絲絲黑氣,暗暗腹誹:小團,你給哥哥我等著,敢跟我搶老婆,哥哥我非得捏爆你的圓肚皮不可!

    這四年里,司徒訣過的萬般辛苦,不僅要時時注意著親親老婆身邊的蒼蠅群,還要跟新蹦出來的小蘿卜頭搶人,最最氣人的人,那個該死的秦碩只要超過三天沒見到熏熏,就會迫不及待的親自過來逮人,他又不能阻攔,誰叫親親老婆和秦碩那個死小親如親姐弟呢?嗚……他找個老婆容易嗎?他!

    這四年里,玉熏的藥樓被國家封了第一藥樓的美譽,自然,藥樓的生意也隨之蒸蒸日上;洗浴中心也從北省起步,現在也已經遍布南北省市,貫通全國,玉熏為了不讓自己太累,干脆做了加盟商的頭頭,也就是說,所有加盟的商人除了要交加盟費以外,其洗浴藥劑都要從她這里訂購,這樣,不僅僅可以節約人力物力財力,又可以賺錢,何樂而不為?

    至于她跟司徒訣一起開辦的連鎖酒店,自然也是客似云來,火的不能再火,優良的地域問題是其一原因,而另一最重要的原因則是,嘿嘿,凡是住進去的客人都有免費藥浴一次哦……

    黑煞的總管理者也已經換屆了,有玉熏和喬司二人共同管理,玉熏掌管著財務,而喬司則是管理者人力合作很是愉快,喬司是干脆死皮賴臉的以玉熏的哥哥自稱了,有事沒事就會電話騷擾一下,讓司徒訣煩不勝煩

    至于那四個老爺,結伴旅游去,玉熏為了四人的安全,好說歹說,死活硬是塞了四個人跟著,兩男兩女,都是李家護衛的精英他們跟在老爺身邊,每到一個地方做了什么事,玉熏這邊都是清清楚楚現在當當徒弟的人也不容易啊,特別是做這四個不省心的師傅的徒弟,更是不容易,他們總是有事沒事的給她找麻煩,美其名曰讓她不至于待在國內太無聊

    熏熏的人生會一直這樣幸福下去……最后,謝謝親們陪著我到最后<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5c221c">[email protected]</a>@~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65/7240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