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扮豬吃虎 > 第一卷山溝里蹦出只蛤蟆 第001章 不變的梧桐樹

第一卷山溝里蹦出只蛤蟆 第001章 不變的梧桐樹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朱玉浮不知道什么是龍,也不知道什么是鳳,至于自己會不會打洞,貌似自己也沒到那境界,最多也就是偷看東家張寡婦洗澡時原來女人到四十歲下面是有毛的,西家劉老頭家的小孫女在糖衣炮彈下才才明白女人六歲下面是沒有毛的,也沒有兩個大肉球的。

    女人的好奇心能夠把貓殺死,而男人的好奇心卻能把一只死貓變活了,更何況一個十歲的小孩子的好奇心。

    其實,朱玉浮最奇怪的不是女人到什么時候下面開始長毛的問題,而是為什么自己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唯獨自己只有一個不比劉老頭猥瑣的且經常喝的爛醉如泥的老頭。從自己懂事起就在自己身邊了。

    沒娘的孩子像跟草,那沒爹沒娘的孩子像什么呢?朱玉浮不知道,只知道別的小孩子說她是野孩子的時候,就感覺左胸邊那跳動的頻率是那么的快速,還有一點點的疼痛。

    每個人都有尊嚴,不分年齡大小,也于性別﹑國度無關。而這恰是朱玉浮的尊嚴。

    十年,一個先天營養不足,后天營養不良的孩子,用自己那瘦小﹑單薄的身子和干枯材火般的小手,維護了自己心中那最純潔的柔軟地方。

    眼淚的確是咸的,很咸,咸到心底。六年前當朱玉浮明白野孩子是什么時。那個記憶中的糟老頭破天荒的沒有在門前那棵梧桐樹下洶酒。第一次正眼看著自己說了兩句話:朱家的男人就算血流盡,也不會留眼淚;朱家的尊嚴沒有人可以踐踏,就算朱家只有一人也不能。而后,轉過身,站在梧桐樹下“東涂西畫”的畫了一個個的圈,讓自己跟著他做了一遍,并且,以后每天都要最少練習兩遍。

    那一天,五月十號,是母親節。

    什么樣的人是好人,什么樣的人是壞人。有些人長得一副正人君子,其實卻道貌岸然。有些人長得猥瑣,卻坦坦蕩蕩。

    在這個西南大山中的劉家村,朱玉浮不算長的帥的掉渣讓女人一見就倒貼,但也不會以走出家門,就能夠讓恐龍再生的那種。

    有人說時間就像女人的乳溝,擠一擠總是會有的。可這狗娘養的時間還沒等到你去擠,它就已經流失了。

    不知道是自己太無情了,還是本沒有情。站在老頭的墳前,朱玉浮居然感覺不到一絲的悲傷,難道自己的良心真的是被劉老頭家的那頭比劉老頭還糟的狗給叼走了。也許是該悲傷的,這死老頭居然沒給自己留下個什么清朝啊明朝的古董啊什么的,然后自己從此就一聲無憂了,每天晚上可以抱著老劉家的孫女享福了。反而還欠了劉老二家幾百塊錢的酒錢。

    記憶中老頭最清醒的時候只有兩次,一次是自己四歲那年,還有一次就是臨死時反復說的那句話,葉馨,我真的錯了嗎?

    葉馨,一個讓人感覺溫馨的名字,刻在了那塊到底有沒有被劉老頭家狗叼走的上面。

    女人苦,男人更苦,都說女人十月懷孕生小孩最苦,可男人的苦,卻是一輩子。

    怨天怨地不怨己,這是那個死去的老頭無意中的一句話。不懂事的時候怨老頭,懂事了就怨這賊老天了

    ——————————————————————————

    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王八之氣,一直是一個爭論的話題,就好比女人有沒有體香一樣。都說有,可到底有沒有呢?朱玉浮是不知道,決定下次一定再在劉丫頭身上好好檢查下。也許長久處于高位中的人真的會存在那么一種氣質吧。但是這這個巴掌大的劉家村,滿嘴粗俗的小農身上,突然也出現這么一種王八之氣。就好比乞丐穿著破破爛爛的衣服,左手打狗棒,右手萬家碗,坐在龍椅上一樣。

    看著梧桐樹下,那個邊喝茶,邊下圍棋的劉老頭,這一刻,是那么的和諧,沒有往日的猥瑣,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滄桑和仙風道骨的感覺。不由得想起了某天那個老頭也是時常這樣,可惜今日梧桐還在,人已不復。

    輕輕的坐在那個已經摩擦光滑的木墩上,給自己沏了一杯茶,放在嘴邊,深吸了一口,卻沒有喝,閉上雙眼,慢慢的臉上露出了笑臉。

    “這是最后一壺了吧。”靠在竹藤椅子上的劉老頭淡淡的問了聲,帶有一絲絲的不舍,是人還是茶,沒有人知道。

    “恩,”同樣淡淡的語氣,而后,輕輕的喝了一口,在嘴里回味的半刻,才慢慢的咽下。

    “這死老頭,就是死了,也不能給我留點啊,”也許只有這個裝了將近二十年的猥瑣老頭才能這樣說吧,看對對面的小子,眉頭皺了皺,怒道,“難道我說的不對嗎?這極品大紅袍,天下也就那么六兩,也就你家老頭子能擁有五兩,要是別人,早被搶過走了,這可是你家老頭的命啊,我看他就是看著這大紅袍沒有了,所有才去走的。”

    每次一說到這個,劉老頭就十分窩火,為了這極品大紅袍,他可是告奶奶求爺爺的找朱玉浮家老頭子,最后把自己的寶貝孫女都給這小子當媳婦了,要是自己是一女的,估計他都想把自己給倒貼出去了,不過估計朱玉浮也不敢要吧,最后那死老頭才同意讓他每天可以來喝點,但不能帶走。這可以說是劉老頭一生中最郁悶的一件事了。

    “最后那一兩極品大紅袍是在梵蒂岡的那個老頭子那吧,”朱玉浮滿臉微笑的看著劉老頭,眼神里充滿著邪氣。“聽說那老頭都沒有喝,而是藏在自己床頭的暗格里。”

    看著朱玉浮那滿臉奸詐的笑臉,劉老頭一驚,突然地急轉彎讓他還一時還沒有回過神來,愣了半會,才明白過來。

<!--中间广告位置-->   “梵蒂岡?,老頭子?你。。。你。。。你就這樣叫他,你就不怕他那幫徒子徒孫的口水給淹死。”好像被踩了尾巴似的,跳起來大叫著。

    望著劉老頭那雞飛狗跳的樣子,真難想象都快七十的人,還能蹦那么高,還真是海水不可斗量,老頭不可貌像啊,很難得能看到這老頭吃癟的樣子,只是一臉微笑的看著。

    “老頭,你是不是很怕他啊。”

    “哦,原來你不是怕他,根本就是怕提起他。”

    “放屁,想我玉樹臨風,貌比潘安,文武雙全,天之驕子,會怕那個一只腳已經進地府的死老頭?笑話,滑天下之大稽!”

    望著這個滿嘴粗俗,頭發如草窩,口水白沫滿天飛,滿臉猴急的糟老頭,如果潘安都長他這樣的,估計他都要從墳堆里爬出來和老頭大戰個三百回合了。

    “咦,那老頭不在梵蒂岡,怎么跑這來了?奇怪了,喂,劉老頭,他不會真來找你比美了吧?”看著劉老頭身后,朱玉浮一本正經道,眉頭緊緊的皺在一起。動作,表情一氣呵成,朱玉浮覺得如果自己去演戲,肯定能得個最佳變臉男主角。

    “小子,如果他問你,就說不認識我啊。”剛剛還自吹自擂,一副自我感覺良好,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樣子。轉眼間,就已腳底抹油,溜之大吉,只留下一句急急的話語在耳邊響起。

    望著那個轉眼就消失的背影,朱玉浮這一刻,覺得自己的嘴巴肯定不只能塞下一顆雞蛋,就是鵝蛋也能塞下去。這速度,如果去參加奧運跑步,絕對的世界第一,而且還是七十歲老頭,估計能掉一地的下巴吧,朱玉浮在心中感嘆道,我想到了故事的內容,卻沒有想到故事的結尾。

    ---------------------

    太陽每天都會從東邊升起,不會因為你不嫌棄它太熱還是太冷,而不會出現。就算有一天是陰天或者下雨天,它還是出來了,只不過那個時候是因為它傷心地哭著從東邊再到西邊而以。

    有一些東西,不會因為我們刻意的安排,或者刻意的守護,而不會發生變化。記得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只有當錢真正被你抓在手中的時候,那才是最真實的,支票或者存折啊卡啊什么的都是假的。

    同樣的地點,不同的時間,同樣的格局,不同的人。梧桐樹下,一老一少。

    “你今年有十九歲了吧,唉,不知不覺,十九個春秋就這樣過去了,時間過得真快啊。”一樣的糟糕穿著,雙手交叉在背后,挺直的背,在這一刻有一種滄桑的氣質。

    站在這個不比自己矮的老人邊,同樣交叉在背后的雙手,十九年的日子就如一本書一樣,快速的翻過,同樣滄桑的氣質,還有那一雙飽含滄桑的雙眼,仿佛已經經過個幾個世紀的漫長。“嗯,七千一百八十五天,還有十五天,就是七千兩百天。”淡淡的語氣,是那么的自然,感覺那根本就不是七千多天,就像是一秒鐘似的。

    也許,對于某種人來,七千多天和一秒鐘是沒有區別的,時間,對于他們來說沒,已經是沒有意義了。

    “你家老頭留下的那三箱書,你都看完了?”聽到朱玉浮的那縹緲的話語,老人的身后的手指微微的抖了下,很輕,輕到人眼看不見。

    “三年前,就已經看完了!”突然的想起那個死去的老頭,也許那就是給自己留的唯一財富吧。“三年前,看完后,就全部燒掉了。”

    “什么,你。。。你。。。你全部燒了?”老人的平靜的心湖,就如突然投入了一顆空對地導彈,轉身,死死的瞪著朱玉浮。

    “你不用那種好像我xxoo你老婆或者你女兒似的,我也沒有和你xxoo的興趣,畢竟我的性取向還不是特殊的,你也不用瞪那么的雙眼,你眼睛不累嗎?還是你覺得你比羅馬斗獸場的那幫畜牲的雙眼更好,更大,又或者是更漂亮?”看著老頭眼中那一副恨不得要吃了自己的樣子,朱玉浮很是不削的打擊著道,不就三箱書嗎?至于嗎?居然還全是繁體的,害自己查破八本字典了,才總算是看明白了。

    “你知道那三箱書,是當年你家那老頭花了多大功夫才弄到的嗎?那已經是整個華夏最后,最全,保留最好的一批書了,是幾千年來文化的精華。最不至于的還是這些都是原著的,你知道這些要是隨便拿出去一本,都能引起世界轟動的嗎?而且你知道價值多少嗎?隨便一本最低價值都是幾十億美元啊,你個敗家子阿。”劉老頭覺得自己這一生最倒霉的事情,就是前三十年碰到了朱玉浮家老頭,后三十年就是碰到朱玉浮,而且這霉運估計以后還得一直帶到棺材里去。

    “真有那么值錢嗎?我燒的時候我家老頭也在旁邊啊。”朱玉浮憋了憋嘴,臉上還是一副無俗謂的表情,心里卻是恨不得自己找個母豬把自己給xxoo了,錢啊,上萬億啊,估計還不止阿,就這樣沒了,555555555。

    “別看你家老頭很是一副不鳥你的樣子,可在他心里,就是全世界在他眼里都沒有你重要,他要在乎這些,當年就不會帶著你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了。”劉老頭滿眼憤怒的大聲訓斥道。

    這么多年,自己何嘗不知道呢,雖然那老頭從來都沒給過自己好臉色,可在每一個夜晚,那個常站在自己床邊,輕輕撫mo自己的那雙滿是老繭的雙手,為自己蓋被子的那個老頭,是那么的溫暖和溫馨。

    “懂,三年前我就懂了,比誰都要懂。”沒有看老頭,而是望著對面那個正對著自己家門口的墓碑,輕輕地呢喃道.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64/7238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