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081 - 殺人者菜刀 - 玄幻魔法 - 尋夢園小說網

正文 081

推薦閱讀:

    “你的毒解了沒?”我問,老佘用力拍了拍胸膛,他說:“這不活得好好的么!隱谷善用毒,這唐門卻更是用毒的大行家。多虧了骨灰盒啊,我那時候那副德行,既無法坐飛機,更沒辦法坐火車。他連夜驅車兩千余公里,把我帶回了唐門,這所謂,善毒者亦善醫,骨灰盒有個妹妹叫做唐安,這是個錦心繡腸、冰雪聰明的姑娘,就是她救了我!”

    “你還有個妹妹啊……”我看向灰,他點了點頭,我腹內的疑問卻越來越多,唐門傳承一千余年,根深葉茂,人才濟濟,這被派出來單槍匹馬的闖蕩江湖,還要替家族賺取巨額的金錢,這等苦差事,怎么就會落到骨灰盒的頭上,究竟是對他的倚重?還是對他的歷練?還是族內的排擠?

    “為了讓人屠放心,骨灰盒連夜找了具體形跟我差不多的尸體,砍去十指,如拷貝般布置上一千三百七十二道疤痕,再在我的房子里布置了一起燃氣泄露的爆炸事故。從此殺手之王的榜單多了個人屠夜雨,少了個狗王佘天昆。魔都晚報的頭版頭條啊,西郊豪宅燃氣爆炸,死者生前慘遭凌虐!”老佘笑著說。

    “這殺手公會如何確認是人屠夜雨殺的你?繼而讓他上榜呢?”我很好奇的問。

    “上榜是每一個殺手的夢想,可是沒有實力的話,也等于把自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標靶,所有殺手想殺之而后快,取而代之的標靶。沒有實力的斷然沒有這個膽子冒認,而在確定狗王的死亡之后,也只有人屠夜雨能說清具體的死亡特征,與殺人手法,他上榜也就是理所當然的事了,骨灰盒對這事始終沉默,他就像黃浦江底的石頭,在我傷愈后,我回到了魔都,成了西郊動物園的守夜人,我重新開始養狗,訓狗,組建起這支全新的狗群。”老佘說。

    “唐安是個什么樣的姑娘啊?”我問老佘,老佘看一眼灰,灰死灰色的眼睛里,灰色益發深沉,連瞳孔都開始發灰。

    “就跟她的名字一樣,安安靜靜的一個姑娘,安靜的像是春風拂過,安靜的走路也沒有聲響,安靜的像是夏夜里的星光,你要是以后上停跳網站,無妨看看,殺手之王榜單上排九十一的安靜的安安。她五年前滿了十八歲,去了帝都闖出了這個字號!”老佘長嘆了一聲。

    “她十三歲就能解那銷魂蝕骨的毒?這是天才才能辦到的事吧?”我問,這實在有些驚世駭俗了,現在看來,這兩兄妹在唐門的日子也不好過,灰是個男人,也就罷了,但是如此出類拔萃的一個女孩子,不大力培養,好生**,卻派出來做殺手,而且是兄妹雙雙被打發出來,還故意讓他們倆一南一北,無法彼此照顧。這唐門內必有隱因!

    “是啊,當年她還是個孩子,僅僅取我一滴血,就分析出了銷魂蝕骨的二十七種有毒成份,再用三十二味奇毒,用攻、引、散、化、克、圍、染、變八法解了我身中的銷魂蝕骨,雖折騰的我死去活來,好歹是保住了我這條命。這孩子原本該是唐門內外八堂里面醫堂最好的繼承人啊……”老佘突然就住嘴不說,灰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灰做了個在嘴唇上拉動拉鏈的動作。

    “哈哈哈,喝酒喝酒,不說了!不說了!”老佘有些惴惴不安,他疤痕累累的老臉有些泛紅,我果然猜對了,這對兄妹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唐門內確實是遭到欺負、排擠,打擊,甚至可以說是迫害了……<!--中间广告位置-->這事就算我想管,我又算老幾,這唐門隨隨便便派出來的這兩兄妹,就占據了殺手之王榜單的兩個席位,哥哥第八十二位,妹妹第九十一位,可是我依舊憤怒,我為朋友遭受到的這種不公而出離的憤怒。骨灰盒,輕輕拍拍我的肩膀,他說:“這……事……你……們……都……不……許……摻……合……進……來!”

    我和老佘默然,就算想摻合,摻合的進去么……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這話是一點也沒錯,渡者六道、骨灰盒、狗王、安靜的安安、朱顏看似個個如履平地、閑庭信步,實則火山湯海,荊棘滿途。唐門、隱谷的弟子已經領教過了,那些其他的門派難道會老老實實蟄伏不動?眼前這潭水已經渾的如墨一樣了,對這個地下世界,我了解的越多,就發現我更無知,這江湖就像是塊沼澤地,一旦踏足其上,就必然越陷越深。

    唐安,灰的妹妹,安靜的安安,難道她殺人的時候也很安靜嗎?還是她的武器或者是殺人的方法很安靜?帝都除了這安靜的安安,又有哪些精彩的人物?想來也是虎踞龍盤之地吧?這唐安,叫灰又如何能放得下心……我正自胡思亂想間,灰踢我一腳,他說:“飽……沒?”我點了點頭,他穿起衣服,他說:“撤!”

    唐安這事,就像是扔進了粥碗的一粒老鼠屎,大家的興致都被敗壞到了極點,我也意興闌珊起來,老佘更不待說,這唐安還是他的救命恩人,說是恩同造化也是說得的,我穿好衣服,灰拎起琴盒,依來回路慢慢往回走。我回頭看了眼狗王,他懊喪的很,他蹲在那,腦袋夾在兩腿當中,就像是只啃壞了家具的斑點狗。

    等走出西郊動物園那扇偏僻的側門,骨灰盒放下琴盒,走了進去,把小門從內鎖好,繼而又靈動的翻了門出來,他說:“走……走……吧”他眼睛眨了兩下,這是什么意思?我完全沒有頭緒,是搞基的翎子?我可是直男,而且絕不可能會被掰彎。翎子魔都俚語,暗示的意思。

    我們沉默的順著寬闊的虹橋路往東走,灰走在我的外側,他從跟我并肩,漸漸略微落后于我,漸漸落后一步,兩步,三步,我好奇的停住,轉頭看他,他又眨了兩下眼,他朝前方揚了楊下巴,我只好繼續走,奇怪的是他的琴盒已經背在背上,而非拎在手中。

    已是深夜,虹橋路上車輛很少,隔著隔離欄的馬路對面,有輛黑色的別克商務車,慢如蝸牛般開著,車窗的縫隙里煙霧蒸騰,音樂震耳欲聾,放的是美國黑人的嘻哈樂,似乎車內有不少年輕人,看這樣子,已經都喝了不少。橘黃色的路燈下,黑色的柏油馬路,這輛車和我們隔著馬路中間的隔離欄勻速前進,我搖了搖頭,這幫槍斃句,千萬莫來惹灰,否則真的是whozuowhodie骨灰盒現在的心情可不怎么好,全給殺光也是有可能的,我正替他們操著閑心的功夫……

    那別克車的左側車窗突然急速的下降,車窗內出現了五枝黑洞洞的槍口,五條火舌在那瞬間點燃,就像是五只燃燒不夠充分的焊槍,又像是死者靈堂上熊熊燃燒的牛油蠟燭……我的瞳孔在急速放大,就有如電影慢鏡頭回放一般,我看見那黃銅色的彈殼,像是雨點一樣叮叮當當的灑落在路面上,空氣里充滿了濃裂刺鼻的火藥味……

    這回,死定了……這是我死前的最后一個念頭……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