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敲門聲四平八穩,不急不躁,每一下之間的間隙都是一秒鐘,這就有些異常了,平常人很少見這樣敲門的。除了敲門聲,門后沒有任何回應,我這鬼地方,除了我偶爾帶姑娘回來以外,從來沒有人來。我這人一向都是獨來獨往,既沒有什么三親六故,在道上也沒有朋友,我也很好奇這來的究竟是誰……我好奇的傷口都不疼了……夜雨的眼睛里有一絲慌亂,我的老底他是清清楚楚的,就連他都沒有設想到會有人登門這種突發狀況。”老佘嘿嘿直樂,

    灰依舊面無表情的抽煙,完全無視我那求知若渴的眼神,靠,你丫還端上了!我在心里暗自鄙視他。

    “誰啊,我又問了一聲,我不得不問,這當口要是沒看到答案,我老佘死了都閉不上眼,夜雨的刀片已經切開了我皮膚的表層,離動脈血管已是近在咫尺,這突發事件,或許就是我的一線生機,門外依舊沒有應答,砰!砰!砰!夜雨的眼睛轉動的就像是老虎機,這說起來慢,其實也就是幾十秒的功夫,我記得清清楚楚,這敲門聲,一共響了十三次。然后就是咣的一聲巨響,我那鋼制對開防盜門,就像是爆米花一樣的炸開,墻壁與門的鏈接處已然坍塌下去,煙霧彌漫,灰塵四起,我躺在地上無法動彈,有潔癖的人屠那瞬間犯下了他的第一個錯誤,他下意識的往后跳開,以躲避灰塵。在那灰塵里,有一個人,像一株青松般挺立在那里,他依舊不說話,沉默的像顆塵埃。他,躺地板上的我,人屠夜雨,在那瞬間成為了三點一線,沒有人動,我是想動動不了……”老佘說完,又開始樂。

    “樂個溜啊樂,到底是誰啊?后面怎么了!”真他媽的急的我是抓耳撓腮,急的我想上房!老佘這當口,他倒一點不著急了,他用手抓了塊狗肉開始吃肉……他心情好得像是個新郎官,眼瞅著就要去推倒新媳婦了……這不愁人么,我真想上去卡住他的脖子,問他,到底是誰!但是想想他那群牛犢子一樣大小的狗,我又縮了回來。

    終于,老佘在大褲衩子上擦了擦他那油光锃亮的手,接著往下說:“那時的他還沒有留起長發,沒有信用卡也沒有破吉他,更沒有二十四小時熱水的家,可不就是骨灰盒么,不然還能有誰,看把你急得!”

    “后來呢?”我問,這當口還開玩笑,真是服了這老佘,老佘指著骨灰盒,骨灰盒眼睛里也是笑不可支,這是十年前他們初次相逢的記憶,醇的就像是酒一般的記憶。

    “且不忙著說,再喝一輪,十年后,若是大家都有命在,無妨再來一次圍爐夜話,如何?”老佘看著我和灰,大家同時重重的點了點頭,十年后,有沒有命在,誰知道呢?但愿還有這樣的機會吧。那酒壇子又在三人手中轉了一圈。

    “當灰塵終于散去的時候,我才看清了灰的樣子,當年的他就像是這爐中的火焰,還未靠近,就會被灼傷,又像是一枚槍膛里的子彈,隨時會傷人。他的殺氣濃烈的就像臺風,房頂的吊燈在搖晃,包裹住天花、地板、墻壁的保鮮膜原本光滑如鏡,現在變得像是八十歲老太太臉上的皺褶,但是顯然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么一個局面,他要殺我,就大大方方、明明白白的找上門來,公平較量,他萬萬沒想到,我已經變成了千瘡百孔的活死人。我大笑,我沖著他說,惡客登門,歡迎歡迎,只是老子現在可沒辦法奉茶待客,老子一根手指頭也動不了!就算想拼命也無法奉陪!”老佘感激的看向灰,灰搖了搖頭,大概意思是這事不值一提,他的食欲又恢復了,他又開始風卷殘云的吃肉。

    “人屠夜雨,就像是突然被拐賣的少女一樣迷茫而無助,原本天衣無縫的殺人奪書計劃,怎么就會突然變成了眼前這副局面,他如臨大敵的看著殺氣騰騰的灰,他說,‘敢問是哪一路的朋友?這凡事都有先來后到的規矩,這狗王與你無親無故,還請莫趟這潭渾水,我夜雨日后總有答謝就是!’他態度誠懇而友好、措辭禮貌又有分寸。他在釋放善意,試圖勸走骨灰盒。灰的一雙眼睛,死死的盯住了那計數器,盯住那一千三百八十二的數字,他的眼睛瞇縫起來,他又看了看如死魚一樣的我,插著導尿管,遍體都是未愈合傷口,十指殘缺的我。灰終于開了口,他說:‘你既然殺了他一千三百八十二刀,都沒弄死他,不如讓我殺一殺看看,我一刀就夠了。’這話一說,人屠的臉色依然沒有絲毫變化,他微笑著說,既如此,就讓與兄臺吧,這第九十八名,我也不是很在乎,交個朋友遠比這排名要來的實在呀!骨灰盒走到一邊,讓出了那沒有了門的窟窿。”老佘又嘆了口氣。

    “這人屠夜雨居然這么好說話?骨灰盒說話這么溜?”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中间广告位置-->耳朵。

    “你繼續聽就知道了!”老佘又猛灌一口酒,壇子遞到我面前,直愣愣的看著我,這老家伙簡直要成精了,我沒奈何也大喝一口,老佘哈哈大笑。

    “這江湖,水險浪惡,這人心,毒過砒霜,這人屠夜雨豈會是如此好說話的人,他只不過是在尋找出手的機會,他微笑著沖骨灰盒點了點頭,就開始慢條斯理的收拾他的行囊,他就像是要出去春游的孩子,骨灰盒的殺氣在慢慢消失,我簡直就想歇斯底里的大喊出來,他在騙你,可是那人屠時不時的微笑著看我一眼,他在警告我,出口即死,他身體一側,我能看到,而骨灰盒看不到的那只手中有刀光閃動。就在這個時候,骨灰盒出了手,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解除了戒備,消泯了殺氣的時候,他出手了!”老佘說完,又把酒壇子遞給我,我無奈的又是一口。

    “接著說接著說!”我急不可耐的對著老佘大喊,灰的嘴角艱難的上翹了一下,他居然在笑,這封凍的冰海,漸漸的有了融化的趨勢。

    “人屠夜雨,以為自己演技高明,能瞞過所有的人,加之他示弱友好的態度,骨灰盒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對他出手,這是他當夜的第二個致命的錯誤,在他忙于用微笑威脅我的時候,骨灰盒撿起了半扇門,他雙手一左一右的握住那門,三百六十度掄圓了狠狠的拍了下去,這扇門在房間里刮起了一陣巨大的風,天花上的水晶吊燈被風刮的互相撞擊,發出了叮叮當當的悅耳聲響,接著就是咣的一聲巨響,繼而喀嚓兩聲,骨灰盒丟掉那已經變了形拱起一大塊的半扇鋼門,人屠已經血流如注的倒在了地上,他雙腿的腿骨也已經被剛剛那一下砸斷,他在血泊中**著,他說:‘為什么?’骨灰盒歪著腦袋看他,呸的一口吐沫吐在他的臉上,他說:‘因為老子看你不爽!’”老佘的臉紅通通,又是一口酒猛灌下去,我搶過來,也是一口,痛快啊,痛快,這下手之干脆利落,當浮一大白!

    “骨灰盒,你怎么看穿的?”我轉臉去問灰,他咽下一口肉,他說:“沒……看……穿……就……是……不……爽……”我登時無語……

    “骨灰盒,把人屠那巨大的包,扔到他身上,他說:‘滾,我是來殺人的,卻不是來殺小人的,再碰見我,你可加點小心,今天算你運氣好,下次絕不會手下留情!’那時候的你說話可真溜啊,就跟快板的節奏一樣!”老佘突然感概了一下,灰的嘴角又是艱難的翹了一翹。

    “接著說啊!”我大叫!

    “人屠掏出條白手帕,仔仔細細的抹去他臉上的吐沫,與額頭上的血,他又開始微笑,他說:‘這悶棍打得好,受教了,這不殺之恩,來日定當奉還!’他就用兩只手撐起身體,一路匍匐著去了,他額頭上的血又滴下來落在地面上,又被他的身體拖過,他爬了一路,身后是一條血跡斑斑的血路,他沒有回頭,一次也沒有,他的謹慎就體現在絕不冒回頭而讓灰再起殺意的風險,這十年來,他也未曾一次動手試圖報復,人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卻隱忍至今,我栽他手里,其實不冤啊……”老佘這話倒是看不出有一絲一毫的違心,這人屠委實是個人物,身手且不說,這城府實在深不可測,這樣的敵人當他從暗處殺出的時候,必然就是致人死命、斬草除根的下場。

    “你可千萬加點小心!”我對著灰說,這樣的敵人實在是太過可怕了,灰點了點頭,嘴角又牽動了一下。這灰怎么會變成這樣的,十年前那個快意恩仇,豪放不羈的灰到底怎么了?可是我實在是不敢問,關于狗王身上的疤痕,已經是異常深刻的教訓了。

    “人屠漸漸的爬遠,消失在魔都黯沉如墨的夜色里,多了個窟窿的屋里,只剩下不能動彈的我和灰,他嘆口氣,在我身邊盤膝坐下,他說:‘你可真他媽的是條漢子啊,交個朋友如何,獸語錄我是不要了,但你這字號怕是不能再用了,這排名就讓給那雜碎吧,他這銷魂蝕骨無藥可解,百日毒發,他知道你是必死的,一定會去取替你的排名,這倒也好,至少他不會再惦記著你那獸語錄了,這以后,他只會惦記上我。’他把我抱起來,端端正正的放到沙發上,他握住我那包扎過的殘缺的手掌,他晃了三晃,那一瞬間,我就像是老狗一樣嗚咽起來,我的喉嚨里響起的是孤狼尋覓到狼群的長嘯。”老佘唏噓不已,險死還生,也確實值得感概。

    “沒……那……么……威……風……你……丫……就……是……哭……了!”灰面無表情的打斷了老佘,老佘老臉一紅,吃你的肉,就你話多!

    可是這銷魂蝕骨不是無藥可解么?獸語者何以又活到了今天?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