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9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那一刻我就像是一個活著的人型標靶,那瞬間的疼痛極其劇烈,我額頭上的傷口也炸裂開來,九十九道血河蜿蜒流淌,就像是我渾身爬滿了紅色蚯蚓,我汗出如注,我努力的睜開眼睛,我沖著他大喊,你要弄不死我,你就是你老娘跟隔壁張木匠通奸生的雜種!人屠在那血紅色的世界中,慢慢變的模糊,開始搖晃,我進入第二次昏迷。”獸語者老佘看著我,他又說:“這第一天的一百刀算是結束了,菜刀,你給我說說看,你聽到了些什么?”

    “恐怕這人屠的本事跟骨灰盒不會差的太多……我見過骨灰盒殺掉的煙鬼,灰出手那撥片所展現出來的速度與力量,要超過子彈,但是聽你這么說人屠的話,他對于那飛鷹刀片掌控力似乎更高一籌,這瞬間發出九十五枚刀片,卻能夠同時命中目標,還要毫厘不差的避開要害,刀片都掛在肉上,部位不同,所需要的力量也需要輕重有別,我恐怕……他不用那銷魂蝕骨的毒,也能置你于死地,用這銷魂蝕骨毒恐怕只是他的保險措施,同時方便他逼問獸語錄的下落,這人屠的心機實在是太過深沉……”我沉思了許久,給了老佘上述的答案。

    老佘的眼里泛起驚喜,他的斷掌輕拍我的肩膀,他說:“說的好啊,這就是我要講這段經歷的最大用意,你要像人屠研究我老佘一樣,去研究對方,這江湖上每一個成名人物,你都要像這樣的去了解,打探,防備,應對。說不準什么時候,這些人物就會出現在你面前,成為你要跨過去的一條天塹,跨過去,天塹即變通途,跨不過去,唯有身死名裂,就如我這曾經的狗王一樣!他死,你才能活,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這江湖,竟險如斯……強如開路羯蟻,強如眼前這狗王,也還是自身難保,強如領路蛇信,s級的身手,也可能成為磐石與圣盾的獵物,也不知道,這蛇信到底有譜沒譜啊,我難道真是那所謂的沉睡者?

    “有一句話,你卻是錯了,無論是用毒,還是對武器的掌控力,技巧,骨灰盒都在他之上,魔都四個a級殺手,灰雖然只是排在第八十二位,實力卻可能是排在第一位的,他才是貨真價實最接近s級的人!煙鬼的數量太少,專殺煙鬼,他這積分的速度自然就不會太快。人屠夜雨,之所以這十年匿而不出,一是因為他是隱谷中人,二也是怕骨灰盒找他的麻煩。”老佘說,我卻有些不信,我去看那灰,他搖了搖頭,顯然是否認老佘的話。

    “謙虛個屁啊!”老佘抱怨了一聲,他接著往下說:“我昏迷了整整一夜,當我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是,頭頂搖擺的血漿袋,人屠在給我輸血,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內,他已經回收了所有的飛鷹刀片,并在我傷口處用酒精做過消毒,還涂抹上了含有止血效果的凡士林,我簡直就像是他的一個玩具,被拆到七零八散,然后再縫縫補補。始作俑者,正窩在沙發上睡覺,他的睡姿很奇特,就像是蜷縮在**里的嬰孩,他雙臂抱頭,腦袋擱在膝蓋上,我從來沒有見過人是這樣子睡覺的……但他似乎睡的很香甜的樣子,他的呼吸悠長,早晨的第一縷陽光灑落在他身上,他依舊是那副微笑的模樣,這還是個孩子啊……”老佘微微嘆了口氣,我對這隱谷卻越來越好奇,像人廚這樣微笑如天使,狠辣如魔鬼的弟子究竟是怎樣訓練出來的……

    “我試了試,依舊是一根手指也無法動彈,所有的傷口處有酥麻的癢癢的感覺,似乎愈合的很好,我的心開始沉下去,輸血輸液處理傷口,這人屠看來是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了,這將是曠日持久的拔河賽,我的信心在逐漸崩潰,我將心一橫,就打算咬舌自盡,那人廚的出手卻更快,一枝不銹鋼的筷子,就像是刺穿朽木一樣,從我左側臉頰刺入,從右側臉頰刺出,正正好好的卡住我的牙齒,沙發上那孩子竟然是假寐,他微笑著說,這獸語錄還沒給我,你可<!--中间广告位置-->不能死。”老佘說,他比了一下臉上靠近頜骨關節處駭人的穿刺傷,這傷疤左右對稱,呈圓孔狀。

    “他微笑著抱怨,這可是我的筷子,我最討厭別人用我的筷子了,我可就帶了這一雙,老狗,你可真是讓人不省心啊,死哪有這么容易的!他從沙發里如靈狐一樣的躍起,他走到我身邊,用一根橡皮筋緊緊的扎住我右手大拇指的根部,隨即拿出了一個雪茄剪,他將我右手的大拇指塞進去,他問,交是不交,我的嘴巴大張著,我就像是匹帶上了嚼子的野馬,口水和鮮血順著不銹鋼筷子的兩端,不斷的往下滴,我搖頭,他又微笑起來,似乎他等的就是這個答案,咔噠的一聲脆響過后,我的大拇指就短了一截,我悶嗥,他接著又連問了九次,我搖了九次頭,這雙手就變成了如今的模樣……”老舍說完,將那雙斷掌朝我晃了一晃,我似乎能聽見咔噠咔噠的脆響,我有些想嘔吐,我無法想象那畫面,一個清瘦的孩子微笑著折磨一個活生生的人類……

    “接下來,又是昏迷,當我醒來時,我手指的傷口已經被包扎妥當,他微笑著看我,他手里端著一盤東西,他笑著將那盤子,在我鼻子前轉了一轉,他說,天婦羅要炸的好,三條標準是最最要緊的,掛糊要薄,瀝油要凈,要又脆又香!老狗,你來看看我這手藝如何,油溫嚴格控制在175~180度左右,色澤金黃如蠶絲,入口酥脆卻不肥膩,唯一欠缺的就是你家里的面粉不太好,面筋多了些,一時之間,也只好將就了!老狗,你現在肯定很餓,你若是條漢子,就把這盤天婦羅吃了!”老佘說。

    這人屠倒是好興致,殺著人的間隙,還有閑心做日本料理……隨即我想到這人屠的外號,我的心瞬間冰冷,這天婦羅的食材恐怕是狗王的第一截手指頭,我驚恐的看著狗王,他點了點頭。

    “我卻笑起來,我說,孫子,爺爺吃給你看,倒是有勞你了,我卻是餓的狠了!他將那油炸手指頭一筷子一筷子的喂進我嘴里,我嚼的咯嘣作響,連手指甲也一片片的咽進去,十個天婦羅吃下去,他的臉色如常,微笑照舊,他端著空盤子走進了廚房,隨即廚房傳來了盤子碎裂的聲音,這一場,卻是我贏了!哈哈”老佘又笑起來,我感覺到一陣陣的眩暈,從前聽人說天津衛的混混比狠比光棍,殺妻弒子割自己的肉,今兒我是見著比那更狠的了,我跑去空地旁的樹林邊,翻江倒海的嘔吐起來,我一邊吐,一邊心疼那三十年陳的女兒紅,茅臺,黃燜翅,上好的狗肉,這回算是白瞎了!老佘沖著灰大笑起來,他說:“這娃娃卻是個嫩茬子,瞧他那點出息……”

    我吐的胃里空空如也,回到空地上坐下,搶過那壇酒,狠狠的灌了一大口,灰拍拍我的肩膀,他說:“多……大……點……事……擱……我……也……吃!”

    “這第二天還剩下的九十刀,就乏善可陳了,他只是心不在焉的用刀片割我一刀,處理傷口,按一下計數器,割我一刀,處理傷口,按一下計數器,循環往復。我和人屠就像是在翹翹板上的兩個人,僵持住,他不敢殺我,還要提防著我自殺,我則著了魔一樣,你越想得到那獸語錄,老子就偏不給你!”老佘咬著牙說。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過去,似乎疼痛的神經漸漸麻木,我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直至停在了那一千三百八十二上,第十四天的夜晚,夜雨似乎對于剩下的十八刀怎么割有些拿不定主意,我肆意的嘲笑他,已經黔驢技窮沒有了新鮮的招數,他的微笑突然就凝固住,我和他同時看向大門處,砰!砰!砰!有人敲門!人屠用刀片貼近我的頸動脈,示意我應門,我大聲的問,誰啊,門外沒有應答,又是砰!砰!砰!的三聲,來的是誰,你猜猜看,菜刀!”老佘問我

    “難道是灰?”我看向骨灰盒,他沒有回答我。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8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