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8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夜鳥驚飛,老佘繼續哈哈大笑,我和灰沉默不語,這笑聲慘烈的就像是九十六度的波蘭精餾伏特加,又麻又苦,像是肚子上被人重重的擊打了一拳。我其實已經完全不想知道后面的細節了,我抬頭看天,那彎殘月灑落一地的凄清,已近午夜了。

    “我躺在地上等了足足四十分鐘,浴室里水流的嘩嘩聲一直沒有停下,這廝居然為了臉上一口痰,洗了一個澡……我額頭的血已經止住,傷口處就漸漸就燙起來,就像是四根線香在慢慢燃燒。那人廚夜雨再出來的時候,卻已經換上了他隨身帶來的白色浴袍,白色的棉質拖鞋,他用浴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發,浴袍底下是光滑白皙的兩只小腿,他的左腳踝骨上,有個拇指大小的青色胎記,這就是人屠夜雨的第五個標志。”老佘說。

    我暗暗在心里豎起了大拇指,這狗王不愧曾經排名第九十八的a級殺手,心細如發,在那命懸一線的情況下,他依舊冷靜的記錄下關于人屠的每一個特點,氣味、疤痕、胎記、潔癖、武器,有了這些,要在魔都的茫茫人海中找到這迷離夜雨,或許有了一線希望。

    “他將浴巾放回浴室,又恢復到了那微笑的模樣,他無辜的神情就像是剛剛飄落的雪花,他拍起掌來,他說,老狗,你是條漢子,前輩就是前輩,秉性剛烈,寧折不彎,寧死也要濺我一臉血,我夜雨是極佩服的!只是你那獸語錄也是你半生心血所系,就這么后繼無人,你不覺得有些可惜么?我是你這書最好的繼承人,既繼承了你的名號,也繼承你的本事,更繼承你的排位,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你說呢?他硬的不成,這回又開始用軟,似乎剛剛那口血痰,他絲毫不以為意……菜刀你日后行走江湖,最要提防這種城府深似海的人。能屈能伸,寵辱不驚,足智多謀,卻又寡廉鮮恥,這既是最難對付的敵人,更是最危險的朋友。”老佘看著我,我點了點頭。

    “我回答他,你這小兔崽子,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這種哄孩子的花招也就收起來吧,縱使是我的心血不假,卻哪有便宜你這雜碎的道理!夜雨微笑著點頭,他說,那就要多費手腳了,我是沒有關系的,時間多的是,就是不知道,你這狗王能熬多少天啊,今天還剩九十六刀噢,你可得撐住了!他語調親切的就像是在問候病中的親人,似乎我所遭遇到的這一切,統統與他無關……我渾身發冷,我知道自己這回栽的不冤,我眼前的這個孩子,他是個披著人皮的魔鬼,他沒有一絲一毫的罪惡感與感情,他是個天生的殺手,嗜殺而冷靜,精密而冷酷,為了達到目的他會使用所有可能達到效果的手段,我能熬幾天,我當時也在問我自己……”老佘說。

    我擦去額頭上密布的汗水,幸好老佘活下來了,天不絕他,去殺他的骨灰盒居然會救了他,這造化與禍福,實在是太過難測。

    “他用玻璃膠布貼住我的嘴巴,顯然是怕我再噴他一臉,然后抓著我的頭發將我立起來,然后用膠布將我固定在墻上,我成了一個大字,然后他去搬了個單人沙發遠遠的放在我對面,他窩進那沙發里,端詳著我,我光禿禿的老二疲軟無力的垂在兩腿之間,風從兩腿之間刮過,涼颼颼的感覺。而沙發<!--中间广告位置-->里那人屠的眼睛則更讓我遍體生寒,他的目光就像是兩條毒蛇盤桓在我身上,冰冷而滑膩,我索性閉上了眼睛,操他媽的,養好精神跟你來這場曠日持久的拔河!”老佘說。

    灰一枝接著一枝抽煙,他就像是個煙囪一樣的噴吐煙霧,我那盒牡丹很快就要見底,我趕緊點上一枝,遞給老佘,老佘接過煙,深深的抽了一口。

    “我正閉目養神,卻胸口一涼,一陣劇痛隨即從胸口傳來,但是我的脖子無法動彈,我無法看到自己胸部究竟發生了什么,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兩枚飛鷹刀片正向我急速飛來,它們就像是兩只銀色的煙花旋轉著,翻滾著,它們貼著我臉頰飛過去,叮的一聲嵌入了墻上,它們切斷了固定我腦袋的膠帶,我的腦袋頓時就像個鉛球一樣下墜,我總算看清我胸口發生了什么,我的左**已經不翼而飛,鮮血從那窟窿里奔涌出來,流過腹部,流過大腿,在我雙足下盛開了一朵血色的花。夜雨又微笑起來,他說還有九十五刀!他走過來抓住我的頭發,狠狠的撞在墻上,連續撞擊了五六次,我開始有些暈眩,他對著我的耳朵說,這才不過是開頭,我只要愿意,我能把你切的更碎啊,老狗!哈哈哈。說完他扔下我的腦袋,我的腦袋再度垂下去,隨著血液的流失,我的體溫在慢慢降低,我像是置身在冰海,徹骨的冰寒,冷,我好冷,我終于昏迷了過去。”老佘下意識的將雙手迎向了爐火,眼看那火舌就快要舔上他的雙手,我猛一把將他的手重重的拍落,老佘才如夢中人般驚醒,他感激的看我一眼,將那雙斷掌收了回去,我借機看了一眼他的胸膛,兩側都是空空蕩蕩,沒有用來區分男人正反面的**。

    “這第一次昏迷很短暫,我醒來的時候,屋里香噴噴的,那人廚正在吃面,我聞出來,那面是煮過的辣白菜方便面,擱了香油,臥了雞蛋,撒了蔥花,加了些山西老陳醋,奇香撲鼻。我突然發現我脖子能動了,我心里登時狂喜,似乎這銷魂蝕骨的毒性正在減退,要是手腳能動彈,興許就能反戈一擊,絕處逢生!我依舊裝作昏迷,正悉悉索索吃面的人屠放下了筷子,他說,脖子能動了是吧,打算扮豬吃老虎?你的脈搏和心跳在剛剛驟然加速啊!老狗,抬起頭來看著我!這生的機會一瞬間又變成了絕望……”老佘說。

    “……”我和灰繼續沉默。

    “我抬頭看他,他搖著頭笑著說,玩陰招這樣不好,得給你長點記性,他的左手間出現了無數的飛鷹牌刀片,這些刀片就像是碼好的撲克牌一般,刀鋒朝外,整整齊齊的對著我,他的右手在左手上一抹,就有一道刀光朝我飛來,彈指間,這些刀片有的先發后至,有的后發先至,有的直線,有的弧形,組成了一面寒光閃閃的刀網,我的臉,胸膛,胳膊,大腿,小腿,腹部,手掌處同一時刻濺起了九十五朵血花,這種疼痛的疊加,就像是對著發青發紫的傷口一直打一直打,我那時像是只銀光閃閃的刺猬,我的刺就是那九十五塊飛鷹牌刀片,它們訂滿了我全身,它們顫動著,卻不往下掉。它們以毫厘之差巧妙避開了要害與血管,所以出血并不多,這九十五處傷口流出的血像是蛛網般覆蓋我全身”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7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