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7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四下只有蟋蟀的鳴叫,空地上靜的連一滴汗掉在地上都能聽見,老佘記憶的閘門打開,卻釋放出一只叫做仇恨的惡魔,我的手心里全是汗,額頭上更是汗珠密布,僅僅是聽,我也覺得有些受不了了,我覺得我的神經快要被繃斷,它已經發出了瀕臨斷裂的凄嚎。

    爐火熊熊燃燒,將老佘照耀成一片火紅,他就像是一塊被燒的通紅的鐵,每一道疤痕就是一次鐵錘重重的鍛打,經過一千三百八十二次的錘擊之后,凡鐵已成精鋼,再無半點雜質。若是今時今日的他,再遇上那人屠,這鹿死誰手,尤未可知。可是,他沒有了信心,也失去了斗志……

    “將我洗刷干凈后,他抓住我的頭發,就像是拖動一只沙袋般,拖去客廳。他已經布置完畢,天花,地板,墻壁、窗戶上都用保鮮膜覆蓋完畢,這已經是最好的殺人現場,絕不會留下半點蛛絲馬跡!人廚說,這樣房子才不會弄臟,才賣的出價錢,他是打算連皮帶骨將我一口吞下,連這二百畝的園子也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老佘說。

    “……”我和灰繼續沉默。

    “然后我就看著他開始忙碌,他對我說,因為持續的腹瀉你已經開始脫水,你身體里的電解質與酸堿平衡都已經紊亂,這樣的話是熬不了幾天的,所以要給你輸液,他抓住我的手腕,緊緊的握住,我手背上的血管就像淺藍色的蚯蚓般漸漸膨脹,他插入針頭的手法很專業,速度也非常的快,他將葡萄糖掛在架子上,調節好輸液的速度,然后他突然拍了拍額頭,他說,你這撒尿可是大問題,雖說你現在肯定尿不出來,不過一會兒可就不好說了……”老佘說。

    輸液……難怪他殺人那么慢……難怪老佘能熬十三天!我緊緊的咬住了自己的后槽牙,朱顏說人屠夜雨最慢的時候殺一個人要殺三個多月,這人屠的心思極其縝密,第一次殺人就如此的面面俱到,一個孩子,那時候他還是個孩子啊……這隱谷又該是個什么樣子的鬼地方,能培養出這樣徹頭徹尾的**?

    “接著他用鉗子夾住我的老二,插了根導尿管進去,這滋味,就跟燒的通紅的鐵條戳進那話兒里一樣,我死死的看著他,他扭臉對我笑了一笑,他說,狗王,我敬你是前輩,你那獸語錄交出來,我們就都省了許多的功夫,你看如何?我回了他三個字,操!你!媽!”老佘說。

    “回的好!就該操他媽!”我的手掌重重的拍在膝蓋上,老佘的斷指在額頭上撫過,那里的傷疤赫然是三橫一豎,竟然是個王字。老佘摸著最頂上那條疤說:“這是第一刀!”

    “我罵了他,他依舊是不氣不惱,笑瞇瞇的模樣,他說你要操我媽,估計有點難度,我這媽卻是早就死了,興許你到那邊有機會碰見她老人家。雙胞胎還沒過夠癮啊,你這條老狗自號狗王,我就送你一個王字,去了陰曹地府也威風許多,你說呢?”老佘摸著那王字,低下頭去,他就像是糟了霜凍的西蘭花一般,漸漸冷卻,沒有了生機。

    “我……替……你……殺……他!”骨灰盒右手的撥片此時簡直就像是一道銀色的河流,在他指間潺潺流動,狗王聽了這句話,抬起頭來,他堅定的搖了搖頭,他說:“既知道他是隱谷出來的,你就不能再摻合了,你若殺他,就是隱谷與唐門的戰爭!”

    “我……唐……門……從不怕事!”灰眼神堅定,就連說話也開始順暢了不少,這話卻說的擲地有聲,老佘眼神清澈,他與骨<!--中间广告位置-->灰盒對視了片刻,他依舊搖頭:“我狗王佘天昆載的跟斗,還是得我自己爬起來啊,你若是出手殺了他,我就永遠爬不起來了!況且你八十二位,他才九十八位,你殺他又有什么意義?”

    “……”灰長嘆了一口氣,他的右手停下了,那金屬撥片瞬間消失不見,簡直就像是魔術般,我忍住了問他撥片藏在哪的好奇,每個人都有秘密,尤其是當這個秘密攸關生死的時候。

    “菜刀,菜場割豬肉你是見過的,這被人割的滋味,你知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老佘打消了骨灰盒出手的念頭,卻突然問我,我茫然的搖頭。

    “這被人割,也很難形容,要不,割你一刀體會一下?”老佘居然開起了玩笑,我不假思索下意識的,飛快的將胳膊、腿收起來,隨即我意識到這樣的膽小如鼠非常丟臉,我又訕訕的伸出手去,我說:“就割一刀……”

    灰撿起根吃剩的狗骨頭,作勢要砸,他眼睛里笑意異常明顯,他說:“慫……貨!”這么一插科打諢,氣氛登時輕松起來,老佘也哈哈大笑起來,他給了我一肩膀輕輕一拳。

    “這割肉,其實就像是身體的某個部分突然被凍結了一般,此后神經末梢傳遞這信號給大腦,疼痛是人體用于自我保護的一種信號,而折磨人的時候,這信號就成了摧毀人意志的工具!第四個標志,他殺人用的武器很奇特,這東西現在已經很少見了,骨灰盒你可能知道,他用的是刀片,魔都出產的那種飛鷹牌單面刀片!”老佘繼續開始訴說。

    這刀片我是知道的,九二年中美合資的上海吉列成立,飛鷹品牌被注入了上海吉列,此后就日漸蕭條,到了現在已經乏人問津,我好奇的問:“這東西能殺人?那么薄那么小……”

    “骨灰盒那撥片能殺人么?”老佘反問我,我啞口無言。

    “他第一刀與第四刀幾乎是同時出手,這個王字不僅僅刻在了我額頭的皮膚上,你現在將這塊皮剝掉,你就會發現,骨頭上也有個王字,那刀片切走了我顱骨的一部分。血順著額頭流進我的眼睛里,整個世界開始變紅,紅的像是地獄,我開始看不清他的樣子,片刻后腦部傳來了疼痛的指令,我無法動彈,汗液從周身的每一個毛孔里流淌出來,我死死的咬住我的舌尖,絕不能慘嚎出來,你看看我這舌頭,當年差點就被我咬斷了……”老佘伸出舌頭,赫然又是一道觸目驚心的疤痕!

    “人屠蹲下身子,用鑷子夾著酒精棉球給我擦拭掉鮮血,他說,這消毒可也是為了你好,傷口感染可是很麻煩的,你這又是何苦呢,你把那獸語錄交出來,我給你一個痛快的,你看看這汗出的,都要淹沒我的鞋子了,趁著他蹲下的這個機會,我一口唾在了他的臉上,這口痰卻精彩的很,有唾沫有血,白里帶紅!這人屠第一次露出了驚惶的表情,他就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跳起來,他尖叫著,歇斯底里起來,他說,老狗,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讓你哭著求我早點殺死你!他吼完就沖向了浴室,我則哈哈大笑,我說**,操你這死小鬼的媽!我佘天昆就是一個蒸不爛,煮不熱,錘不扁,炒不爆響當當的一粒銅豌豆!”

    老佘哈哈大笑,我和骨灰盒,卻一點也笑不出來,這么招惹一個煞星,天知道他后面要怎么對付這狗王啊……林間的夜鳥被老佘的笑聲所震,驚飛起來,它們噼里啪啦的拍動著翅膀,倉皇的飛向遠方……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