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聽的驚心動魄,心跳的速度很快,我手心里全是冷汗,魔都四個a級的殺手,喪門星殘葉的摩爾莊園慘案,手筆不可謂不大,骨灰盒殺煙鬼的手段我是親眼所見,手段不可謂不高,這人屠夜雨殺狗王,其心不可謂不毒,現在只有那剃刀慕二的手筆我未曾聽聞了,慕二橫江,又會是何等人物?還有那遍布世界各個角落的其余九十六人,想必也是同樣精彩的人物,殺手之王的榜單,實在是太讓我驚嘆與神往!

    “他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這群狗還真是挺麻煩的,殺起來很費功夫!我卻是沒想到狗群居然也會有陣形和戰術甚至互相支援,他亮出他右手的手背,手背上纏了一條帶血的白手帕,我的狗是死光了,好歹還是咬了他一塊肉下來,這就是夜雨的第一個標志,右腕上的疤痕!記住了吧!”老佘問我,我點了點頭,這是忠實的狗群用它們的生命換來的標志,可是聽這話,人屠夜雨似乎還有其他的標志?

    “那對孿生姐妹上哪去了?”我還是沒忍住問了句。

    老佘把蒲扇一扔,怒目圓睜的看著我,他說:“我怎么知道,這兩個小賤人早就沒了蹤影,若不是她們,我老佘又怎么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狗王出離的憤怒起來,他恨這兩個女人遠勝過恨那人屠,其實最該恨的是他自己,若不是**,若不是狂妄,若不是貪杯,怎么會這么容易就被人研究個底透?怎么會自己就踏入那圈套?又怎么會被人趁虛而入……殺人并不全憑實力,更需要的是技巧與謀劃,從那一天起,我對殺手這個行當有了完全不一樣的認識。

    “那他第二個標志是什么?”我岔開話題。

    “他有極為嚴重的潔癖,他身上隨時都有濃郁的消毒液的味道,他對他自己皮膚要碰觸到的任何物品都要反復的消毒,他的包里放滿了紙巾、濕紙巾、毛巾、牙刷、筷子、水杯,餐具,個人換洗的**、床單、被單、枕巾,此外就是消毒液。那是一個巨大的黑色雙肩包。”老佘在追逐他腦海里的每一個細節。

    “神經病吧,這干殺手還潔癖,還背個巨大而沉重的包?這不是自己找罪受么……”我說,我很是有些受不了,這種人你叫他穿條**跟我們一起坐在泥地上吃狗肉,共用一個壇子喝酒,對他而言,這會是比殺了他還要難受的酷刑。

    “神經病能放倒我這個狗王?能呆在殺手之王榜單上整整十年?你這是罵他還是罵我呢?”老佘冷笑,他挾起塊狗肉塞進我的嘴里,看這意思是用肉堵住我這張破嘴。

    “他到底長什么樣?”我嘴里都是肉,我含混不清的問,這一個接一個標志,不如說說看長什么樣。

    “說不清楚,他普通的就像是草原上的一顆草,沙灘上的一粒沙,大樹上的一片葉子,當年的他平凡的就像是街道上每一天都能看見的放學的孩子,體形普通,不高不矮,略微偏瘦,長相普通的就像是圍裙上的一滴不起眼的油印子,這十年,我每天都在噩夢里醒來,可我怎么樣都記不清他的樣子。”老佘搖著頭嘆氣。

    “人……皮……面……具?”灰插了一句,他努力咽下嘴里的肉,看著老佘。要是無法辨識,這個人屠就太危險了,因為他隨時都會從背后惡狠狠的擊倒你,再搬回去慢慢的殺,擺布的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現在看來最最危險的反而是這第九十八位的夜雨……他異常完美的實踐了渡者八律的第一條,收起你的毒牙,不要搖動尾巴,做那人海里的一滴水!

    “應該不是面具,他那嚴重的潔癖,怎么能夠忍受把死人的皮膚帶在臉上?況且即使人皮面具經過了處理,也仍然會有極微弱的死氣,這是瞞不過我這雙鼻子的。”老佘遲疑了會,開始搖頭。灰則停止了吃肉,他死灰色的眼睛閃動著寒芒,他點起了一枝牡丹,開始吞云吐霧。

    這顯然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一個無法觸摸到的敵人,他就像空氣一樣,無影無蹤,偏偏還高深莫測,心狠手辣。難怪老佘拼命的<!--中间广告位置-->回憶,不放過哪怕最小的一個細節。

    “隱……谷!”灰呼出了一口煙,他語氣堅定得像是石頭,這卻又是個新詞,我看向老佘,希望得到他的解釋,老佘的臉陰沉不定,黑的像鍋底一般。

    “十萬重山圍隱谷,飛鳥不渡難覓蹤,頭顱滾滾酬天地,血海泛舟自英雄。這是個傳承一千余年的古老門派,唐門眾所周知,這隱谷卻很少人知曉,混跡于江湖不出手則以,出手必是潑天血案,是最為神秘的門派,若是出自隱谷,這就說的通了。這隱谷的人從來沒有人能夠記住他們的長相,也找不到他們,只是這樣古老的門派派出人來活動,又是為了什么?我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栽這隱谷的手里!”老佘很是激動。

    骨灰盒長嘆一口氣,他沖著我們搓了搓手指,為了錢?我難以置信的張大眼睛,旋即我又釋然,這些根深葉茂,傳承古老的門派,也不是神仙,照樣要食人間煙火,要吃飯,要練功,要各種資源,就算是盞油燈也要燈油,像唐灰這樣不得已出來行走的弟子,唯一的使命就是掙錢。

    “他還有什么標志?”我問老佘,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丟掉性命,這人屠夜雨,實乃勁敵!

    “潔癖就會有各種各樣的特征,厭惡隨地吐痰!厭惡不分場合抽煙的人!厭惡口臭!,厭惡挖鼻孔!厭惡不洗澡的異味!厭惡打呵欠!厭惡公交的握把!厭惡污言穢語!厭惡寵物!厭惡腳臭!厭惡地板上頭發!厭惡煙缸里的煙頭!厭惡車廂里的屁!厭惡公用的馬桶!厭惡頭皮屑!厭惡孩子的吵鬧!厭惡別人的肢體接觸!厭惡自動扶梯的扶手!這人屠還有個特點是特別的絮叨,他邊殺我邊跟我聊天,他甚至厭惡我的慘叫……”老佘慘笑,一邊被人凌遲,還要聽劊子手的抱怨,這是何等凄慘的景象。

    “……”我沉默,灰似乎也是第一次聽狗王講述這段經歷,他咬著牙,太陽穴在暴跳,龍有逆鱗,觸之則怒!他的逆鱗就是朋友!

    “第一天,我看著夜雨在我的園子,我的家!他收了四個快遞,第一個是保鮮膜與高壓水槍,第二個是冷藏的血漿與藥品,第三個居然是泡沫包裹的土雞蛋、方便面和飲用水,第四個則是那紅色的計數器!你們不知道,他當著我將這四樣東西拆包的時候,我的尿都快順著褲襠滴下來,我是真的害怕,這四樣東西意味著折磨將無窮無盡……而我卻連一根手指都不能動……”狗王瞬間老淚縱橫,淚水在疤痕間如洪水般奔涌,除了恐懼,老佘在朋友面前暴露出了他最難堪的恥辱,他也曾恐懼、崩潰,脆弱。

    “哭……你……媽……逼……啊!”灰死灰色的眼睛第一次有了顏色,那雙眼睛里頭一次有了別的顏色,紅色,像血一樣殷紅,似乎是毛細血管爆裂了一般,我已經不敢直視他那雙眼睛,老佘咬著牙,用斷掌擦去淚水,他說:“你當日沒殺了他,是最大的錯誤!”

    灰黯然點頭,神情一如丟失了一張五百萬巨獎的彩票,我把自己的衣服遞給狗王,示意他擦一擦,這老家伙居然也沒客氣,拿起我的衣服就擤鼻涕,靠靠靠,這可是名牌,polo啊!我這些天可算是搞清楚老烏賊給我這套衣服的牌子了!

    老佘擤完鼻涕,把衣服扔還給我,他說:“拆完包裹,他首先將躶體的我搬到浴室,他臉上的表情是極其痛苦的,跟我的皮膚接觸,似乎就像是有人在爆他的菊花,他用高壓水龍將我沖的干干靜靜,再給我喂下能拉死一頭大象的瀉藥,他將我擺在馬桶上,將我的背靠在馬桶水箱上,我沒有任何感覺,人廚開著廁所的門,躲的遠遠的看我,他的眉毛皺的就像是兩股絞在一起的繩索,我的括約肌松弛,就像是煙花一樣的噴射,我拉干了胃里。腸子里,所有的食物殘渣。我已經拉無可拉,我就像是被三十個姑娘輪過的藥渣!這時候人廚帶著口罩,一邊噴著空氣清新劑,走了過來,他隔著遠遠的,用浴室的拖把柄,按下了馬桶的沖洗按鍵……”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7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