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老佘盯著紅通通的爐火,他說:“吃啊你們,骨灰盒,你吃,你們都吃!都盯著我做甚么,我這臉上又沒長花!”灰聞言這回也不用筷子,就手抄起一支狗腿,埋頭猛啃起來。他前面的地上,狗骨頭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真是能吃啊,他不該叫骨灰盒,該叫無底洞,我暗暗佩服。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卻像是昨天發生一樣的清晰,我這渾身上下的疤,加上這十根手指頭,你猜一猜,他殺我殺了多少刀?我這身上有多少道疤?”老佘少了一截的食指從額頭慢慢滑下,那光禿禿的指頭輕輕撫過每一條疤痕,這張臉就像是冷兵器時代,騎兵沖鋒過后的戰場,我搖了搖頭,這怎么猜的出來……

    “一千三百八十二刀,我這身上有穿刺傷三百七十二處,切割傷一千處,斬斷傷十處,人屠夜雨殺我殺了十三天半,照理是每天一百刀,第十四天晚上,骨灰盒來了。我為什么記得這么清楚,不是我自己數的,是因為人屠夜雨殺我的時候,在我眼前擺了一個計數器,電視機那么大的紅色計數器,他每殺我一刀,就按動一下那計數器,那計數器就定格在一千三百八十二上……”老佘就如此痛苦的打開了他記憶的大門。

    我沉默,煙鬼亂殺人是因為殺人上癮的神經錯亂,這人屠夜雨第一次殺人,就歹毒到了如此地步!他不僅僅是制造肉體的疼痛,他還要從精神上折磨目標,他就像是拆毛衣一樣,一絲一縷的抽取人的斗志、信心、剛強與毅力。直至目標堅固的堡壘徹底崩塌,只剩殘垣斷壁,狗王就是這樣失去了他的鋒芒與信心……這人屠難道是毒蛇喂養長大的?這還是人嗎?這樣的狠辣已經完全超出了我的認知范圍,爐火熊熊,我卻像是置身冰海,手腳冰涼。

    我看著老佘那層層疊疊的疤痕,欽佩油然而生,一千三百八十二刀,這就是傳說中的千刀萬剮啊!他竟未死,不僅未死,還沒有瘋,不僅沒瘋,還愿意為我這么一個陌生人去直面那折磨了他十年的夢魘,我不想再聽下去了,我無論再有多好奇,我也不能再讓那記憶的黑色火焰灼傷這已然傷痕累累的狗王。

    “咱不說了,老佘,我一點也不好奇了!喝酒!我敬你!”我搶過酒壇來猛喝了一口,我把壇子遞給灰,灰努力的將嘴里的肉咽下去,也喝了一大口,這壇子遞給老佘時,他卻將酒壇按在地上,他說:“這酒我欠著,但這事必須得說,還得仔仔細細的說,清清醒醒的說,一絲一毫也不能錯過,你把耳朵豎起來聽,一個字一個字的聽進去,你身上的死氣能瞞過別人,瞞不過我和骨灰盒,你是這黑暗世界的一份子,你這個雛就像是一只走進了狼窩的肥羊啊,菜刀!”

    我目瞪口呆,難怪這老佘和骨灰盒對我暢所欲言,毫無忌憚,他們竟然是知道我的身份的。這死氣是什么東西?狗王沖著我抽動他那鼻子,他閉上眼睛,他就像是一只正在尋找毒品的警犬……過了會他睜開眼睛死死盯住我:“你是個清道夫吧?你最近兩天至少處理了兩具尸體,一具是中年男子,陳尸已久;一具是青年女子,很新鮮的尸體,此外你身上還有大量微弱的死氣,有女人的香水味,有哮喘噴劑的味道,你今天喝過茅臺、伏特加!似乎還有淡淡的蠟的味道……”

    名不虛傳、天下無雙……我腦海中只有這八個字,獸語者,狗王的鼻子竟然靈敏到了這個地步,這就是a級的實力?今天的他落魄到了這個地步,卻依然展示出了讓我驚嘆的技巧。

    我迅速回想起昨天跟灰見面的那個瞬間,我遞給他煙的時候,他抽之前似乎深深的嗅過一口,然后他說的是?對,他說的是,灰,煙灰的灰,死灰的灰,骨灰的灰!說者有心,聽者卻無意,他昨天就知道我手里捧著胡鵬的骨灰!我看了看灰,又看看老佘。

    “那……煙……若……有……毒,你……已……經……是……個……死……人!唐……門……善……于……毒!”灰突然插了一句話,他眼睛里那一抹笑意就跟昨天我離開地下道時一模一樣!

    想必他開始以為我是個要殺他的殺手<!--中间广告位置-->,后來才知道我不過就是個愛發善心的初入行的雛,我的臉就像卡在了欄桿里,扭曲不已,哭笑不得。灰卻拍了拍我的肩膀,他看著我的眼睛,他遞過一只手伸到我面前,他說:“朋……友!”老佘也將那斷掌伸向我,我的眼睛有些濕潤,血液就像是沸騰了一般,我伸出手去,與那兩只手緊緊的攥在一起,朋友,我又多了兩個朋友,一個是曾經的傳說,狗王!一個是現在的神話,獵殺煙鬼的骨灰盒!我又算是個什么東西,在我沸騰的血液中,有一個陰影在沖我大吼著,螻蟻,螻蟻,螻蟻……

    “我是那渡者六道老烏賊的朋友!”我幾乎是脫口而出,我知道灰曾經放風要做掉老烏賊,灰點了點頭,他說:“敵……人……未……必……是……敵……人!”他死灰色的眼睛里閃過一抹像狐貍般狡黠的光,這話絲瓜卻也說過,我似乎影影綽綽的感覺到了什么,多智蛇信棋局上的棋子,遠比我想象的要多的多……

    “大家撒手行不行,這么一直攥著似乎也太娘們了一點吧!這又不是搞基!”說話的是老佘,三個人同時如夢方醒,忙不迭的把手抽回來,我下意識的在**上擦了擦手,老佘的斷掌無妨,那骨灰盒遞過來的右手卻剛剛攥過一只油膩膩的狗腿啊,這廝又陰我一道……

    三人坐下,老佘看著我:“人屠夜雨雖說排名不高,不過是九十八位,這十年來也未曾變化,他卻是這魔都最最危險的人物,要知道他當年來殺我時,尚未滿十八,他那時候還只是一個孩子……”狗王的臉上滿是悔恨與懊惱。

    “不可能吧,他究竟怎樣做到的?”我駭然,一個未滿十八歲的孩子第一次出手就選了殺手之王榜單上的狗王,這怎么可能?他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我昔年豪闊時,在這西郊買了所園子,占地卻也頗大,雖不比這西郊動物園,卻也有二百畝地大小,這二百畝地卻是為了我養狗所需,這狗跑不開就只會長膘,等于廢了,這園子有一群狗看著,加上我這雙天下無雙的鼻子,可說是固若金湯,壞就壞在了我的**、貪杯和大意上……”老佘臉上的疤痕居然泛起紅色,他頗有些不好意思,骨灰盒搖了搖頭,繼續吃肉。

    “美人計?”我好奇的問,這卻有些石榴裙下死,做鬼也**的意思了……

    “菜刀,灰卻是無礙,我看你卻是和我從前差不多,這是我用命換來的教訓,你日后若是走上我這條老路,你這人死了也就是死了,也不值得半點可惜!紅粉骷髏,這話是一點錯也沒有的!”老佘說的鄭重,我頓時收起了猥瑣念頭。

    “人屠要殺我,可能策劃了很久,我每完成一張訂單,都會去一家固定的夜總會買醉,都會帶走姑娘過夜,那一次,就是我完成了一張訂單之后,夜總會里卻正正好好的來了一對孿生姐妹,年方十八,處子,長的標致身材火辣倒也在其次,關鍵在這孿生……跟孿生姐妹一夜**,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夢想,我其時又太過狂妄自大,以為放眼魔都沒人敢動我。我把那對姐妹帶了回去,價錢我記得很清楚,二十萬。”老佘的老臉又在泛紅,我卻咂舌,九一年的魔都,二十萬是好買上兩三套房子的,這老佘確曾是一擲萬金豪闊過啊……

    “我喝了太多的酒,以致這鼻子失了靈,我又對那狗群信心太足,那孿生姐妹身體里各有奇毒,無色無味,唯有與兩者同時交合之后,這毒才會發作,這毒叫做銷魂蝕骨,當真是銷魂蝕骨啊,我醒來的時候,先看見的是一雙白色的球鞋,回力牌經典款,然后我就看見了那夜雨,一個清瘦的孩子,嘴上的胡子還是淡淡的青色絨毛,他就像是剛剛放學回家的孩子,他沖著我微笑,他的白襯衣已被血染紅,他殺光了我所有的狗,一只也沒有放過。我那園子里靜的像是墳地,像是真空,我在那個時候才剛剛發現我中了毒,我只有眼睛能動,連一根手指都動不了……”老佘又在嘆息。

    非戰之罪,是自作孽啊!這好好一個風頭無二的高手,就這樣載了一個再也爬不起來的大跟頭。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7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