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灰終于停下了他的筷子,他從脫在身邊的黑色牛仔褲里,掏出我給他的那半盒煙,拿出來一人發了一枝,我反正也不打算再吃肉了,用筷子從爐子里挾出一塊炭來,竹筷子冒起陣陣青煙,先替老佘點上,繼而是灰,最后是我自己。老佘的煙挾在第二節指骨中間,他愣愣的盯住自己的手掌,沒有指甲,光禿禿的五根肉柱子,掌心里,同樣是密密麻麻的傷痕,他突然就打了個冷顫,挾著煙的手就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灰默默的看著他,眼里卻無憐憫之色,這段往事想必他是知道的,灰深深的抽了一口煙,卻抬起頭沖著天空長長的吹了出去,他用這樣的方式掩飾他的嘆息。我手足無措,老佘,獸語者,狗王,前殺手,一個從地獄的刑床上活下來的人。這無數道疤痕,記錄下的是疼痛!劇烈的疼痛!劇烈的足以讓人每一夜都從噩夢中驚醒的疼痛。

    老佘突然重重的給了他自己一個耳光,這耳光打的又重又沉,臉上立時五條指印,紅紫起來。這耳光打的太過突然,想攔也無從攔起。他那手卻是不抖了,他抽了一口煙,又長嘆了一口氣:“這么多年過去了,這記憶依舊讓我害怕,每一天當第一縷太陽照進我的小屋的時候,我就慶幸自己又多活了一天,我是個本該早就死了的人。現今的每一口呼吸,每一口酒,每一口肉都是賺來的!”

    灰將酒壇子遞了過去,老佘接過,又猛灌了一氣,他重重的放下酒壇,用斷掌擦去嘴邊的酒漬,挺直了腰板,兩只眼睛突然精光四射,他整個人突然就變了!他原本就像是一柄粘滿了灰塵的古劍,靜靜的躺在閣樓的角落里虛度時光,慢慢朽壞,可當你擦拭掉灰塵,將它從劍鞘中抽出的時候,依舊是秋水瀲滟,寒光閃閃。

    “我,獸語者!狗王!殺手之王榜單上曾位列第九十八位,從前魔都四個a級殺手之一,我殺人從來不需要白手套、管道工、或者清道夫。我這群狗就是最好的清道夫!一具體重一百四十斤的尸體,它們在十五分鐘內就能吃光!連骨頭渣子也不會剩下!也就是人頭麻煩點,要砸碎了再喂。當年那個時候還沒有停跳這個網站呢!”老佘目光炯炯有神,他說得輕描淡寫,我卻聽的心驚肉跳……老佘這群狗竟然是吃人肉的……鍋里這狗肉,萬幸不是老佘養的,而是地下賭狗的犧牲品……

    “要說當年,我可不是這副模樣,躲在這西郊動物園里不人不鬼的替人看家護院,跟動物聊天逗悶子。我當年卻也是春風得意,勢頭正盛的時候,也曾一擲萬金面不改色,也曾豪宅名車,眠花宿柳,古人有句話說的極好,叫作‘福兮禍所倚,禍兮福所伏’我太得意!太輕敵!太過招搖,我以為魔都這潭水我佘天昆已然可以平趟,這水再深也淹不過我的腳面去。呵呵,你說我狂妄不狂妄?”老佘慘笑著問我,他臉上的掌印已經泛了紫,那一巴掌卻是用了全力的打他自己,我不知如何作答,只能低頭看那爐火。

    “灰,我知道你現在在那殺手之王榜單上排在第八十二位,比之我當年又是更勝一籌了,可是這江湖,名滿天下,就意味著有無數人想取你而代之啊……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名利名利,有名才有利!可是我們做的這盤買賣,這殺人也同樣有名利之爭啊,更高的價碼、更高的排位、更多的錢、更多的訂單,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殺手在暗地里窺伺你欲殺之而后快,這魔都恐怕b級里的就不會少于一百人,記住我的教訓,切切不可輕敵,不可大意,切記!切記!”老佘講的鄭重其事,灰默默的點了點頭。這江湖路竟一險至此,我手腳冰涼,強如a級的殺手也同樣是如履薄冰,一著不慎,就滿盤皆輸,輸就意味著輸掉了性命!

    說了這半天,卻還是跟他那渾身的疤風馬牛不相及,我急得直搓手,老佘慘笑著說:“你莫著急,就快要到正題了!唉……”他長嘆一聲,這嘆息就像是墳前培的一捧新土,沉甸甸的砸在地上,浸透了傷心與血淚。

    “人屠夜雨,當下殺手之<!--中间广告位置-->王榜單排名第九十八位,就是取我而代之……否則以他殺人的速度,他殺人殺的那么慢,要竄進這殺手之王的榜單又談何容易?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哈哈哈”

    老佘慘笑,笑聲凄厲的百爪撓心,他就像是一條風燭殘年的老狗,卻被主人遺棄在了千里之外的異地,倉皇、絕望、無力、悲傷突然降臨在了這原本歡聲笑語的空地,爐火也憂傷起來,它瑟縮起來,漸漸冰冷,我的鼻子有些發酸,但我不敢流淚。我仰頭看天空,天上高掛著一彎殘月,其狀如鉤。

    灰伸手再去煙盒里拿煙時,那煙盒卻已空了,他看著我,我拎起自己的褲子掏出盒煙來,近來卻是窮的厲害,抽的是三塊六的軟殼牡丹,昨天給他那半盒是七塊五的硬殼雙喜,因為那時還沒遇見那劉三,還沒背上五十萬的債,所以闊氣的很。我看了看灰,怕他嫌這煙太低擋,他卻劈手奪了去,自顧自點上一枝,卻不抽,遞給了老佘。又點上一枝,遞了給我。爐火已經熄滅,昏暗的白熾燈隨風輕輕擺蕩,電流有些不穩,它忽明忽暗,黯淡的時候像是蠟燭,四下萬籟俱寂,我能聽見電線里電流滋滋的聲響。

    “吃肉!吃肉!這一鍋好肉冷了就不好吃了!莫要浪費了!”狗王左掌掩面右手指著鍋,他說:“我去添炭……”他踉蹌的走進了小屋,我看見他指縫中的疤痕,疤痕與疤痕之間,就像是山洪爆發時的山澗,有激流奔涌。

    灰嘆口氣:“不……讓……你……問……你……偏……問!”我心虛的沉默,我的好奇心這回是真的闖了禍……人屠夜雨,排行第九十八位的人屠夜雨,這就是他的杰作,這是個瘋子,真正的瘋子,比老虎更瘋!比朱顏更瘋!比灰更瘋!

    狗王回到爐邊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常態,他像什么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的添上碳,再放些木條、報紙引起火來,他扇動蒲扇,他說:“道上的人都說沒有人見過夜雨,這話卻是錯的,我就見過,不僅我見過,骨灰盒也見過!”

    我轉頭去看灰,灰點了點頭,老佘說:“夜雨迷離,意思是這人從來神龍見首不見尾,神秘異常。這話說的卻也沒錯,道上從沒有人見過他的樣子,唯有我和骨灰盒見過,我是他的第一個目標,他第一次殺人,他的第一次挑戰,也是他唯一一次的失手!也是因為殺我殺的過癮,他才有了后來殺人很慢的風格,才有了那人廚的綽號,他取走了我所有的一切,我的字號,我的排行,我的地位,我的十個第一截指頭,更重要的是取走了我的信心……”

    “我操他大爺!這下手也太狠毒了!”我心底突然生出種同仇敵愾的仇恨,老佘擺了擺那斷掌,他說:“你切莫攙和進來,這魔都四大a級殺手,除了那剃刀慕二是靠自己殺人如麻一路殺上來的,另外三個都有諱莫如深的背景,我當年若是沒死在夜雨手里,也死在了這骨灰盒的手里!”

    我一時之間有些難辨東西南北,你倆不是好哥們、好朋友么?我艱難的去看灰,灰又點了點頭,他聳了聳肩,左手為掌,右手為拳,搭在一起,沖我抱拳一禮,他說:“唐……門……唐……灰!”

    “他當年也是來殺我的,卻僥幸撞破了那人屠正在殺我,反而救了我的性命,這福禍相依,果然是有理的,哈哈哈哈,從此,這魔都少了個狗王,多了個人屠……也多了一條僥幸保住了性命只能隱姓埋名的喪家老狗!”老佘的蒲扇猛的一扇,火光就蹭的一下躍動起來,紅色的爐火將他的臉照的紅彤彤的,在他的臉上沒有仇恨,只有險死還生,茍延殘喘的悲哀,他又變成了那柄蒙塵的古劍,躺在灰塵里,躲在劍鞘里,任由自己慢慢銹蝕崩壞……

    “這人屠到底怎么動的手?你怎么會這么容易就輸給了一個剛出道的人?他到底長什么樣?”我硬著心腸問老佘,喪門星殘葉我是知道的,跟那個無名s級殺手肯定有瓜葛,這骨灰盒居然來自唐門!那這人屠夜雨又是何方神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