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跟灰對視了一眼,他沉默如故,我現在知道他扎馬尾的用意了,方便吃肉。不然這頭發帥則帥矣,老是耷拉到鍋里很煞風景。不一會,那老佘捧了一大壇酒過來,這一壇子酒怕是有二十斤,我今天已然喝了兩場,白天陪那朱顏喝的伏特加,晚上陪絲瓜喝的茅臺,實在是有些不勝酒力,卻也只能勉為其難,舍命陪君子吧,我將心一橫。

    老佘將那壇子上的泥封一掌拍碎,登時酒香四溢,醇厚、綿軟、悠長,就像是桂花般香飄十里,聞一聞已然醉了三分。這杯中之物,委實是妙不可言。酒色之徒,酒色之徒,這好酒的卻是排在那**的前面,我看了看眼前,并沒有杯子,莫非拿這碗喝?這餐具卻也簡陋的緊,普通的竹筷子,三毛錢一個的粗白瓷碗,釉面也不是純白,處處都是鼻屎大小的黑色瑕疵,一看就是處理品。

    那老佘朗聲說道:“相見即是有緣,骨灰盒從來沒有帶過人來我這,你既然是他的朋友,也就是我老佘的朋友,我先敬你!”話音剛剛落地,他反手擒住了那壇口,將壇子高高倒轉過來,琥珀色的酒液就像瀑布一樣落入他的嘴里,他就如此豪飲起來……這才叫飲如長鯨吸百川,我心里暗暗叫了一個好。酒來的太急,嘴卻咽得太慢,那琥珀色的酒液順著他嘴角一路急馳,脖子濕了,胳膊濕了,身體濕了。爐火躍動間,照耀著他那撒滿酒液的身體,他那滿身的傷疤,竟然有些像落日時海上的波瀾,頗為壯闊。

    這一口下去怕不得有三五斤酒,他將那壇子放下,一把遞到我的面前,我在心里哀嚎一聲,像他這么喝,我非死在這不可,魔都有句話叫頂在杠頭上,我現在就是騎虎難下,被頂在了杠頭上,這江湖人最重的就是臉面,他當你朋友才敬你的酒,若是不喝,就是掃了他的面子,不當他是朋友。

    沒奈何,只好有樣學樣,我接過來,舉高壇子,咕嘟咕嘟咕嘟的猛灌了一氣,直到我覺得那酒都溢到我嗓子眼了,再喝我就要口飚酒箭了,我的肚子渾圓如球,飽脹欲裂。我打著酒嗝想將壇子放下,那灰卻劈手奪了過去,他不是不喝酒的么?

    “敬……你!”灰看了我一眼,也揚頭猛灌起來,老佘將身上的酒液胡亂抹了一把,濕漉漉的手在大褲衩上隨意的擦了一擦,哈哈哈哈哈,他大笑起來,他說:“難得難得,骨灰盒居然喝酒,真是少見,都是好漢子!坐坐坐,站著干什么。”他帶頭第一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就像是身懷六甲一樣,我捧住我的肚子,艱難的坐下去,那灰喝完,也一屁股坐在地上像頭老牛一樣的喘粗氣。老佘卻舉起筷子來說:“吃肉吃肉!這個天,三五知己,圍爐而坐,吃的渾身大汗,喝到痛快淋漓,人生樂事啊,吃!吃!”

    我這時候酒勁上來了,已然是看什么東西都在搖晃,又熱的汗流浹背,索性站起來,脫了個干干凈凈,就剩了條四角褲。骨灰盒死灰的眼睛里又有了那天我給他小費時候的笑意,他也學我脫剩條**。空地上,爐火雄雄,圍坐著三個近乎赤身裸體的男子,我拿起筷子,就是人肉今天也吃它一塊再說。

    這肉進了嘴,才知道它的妙處,香到了極點!什么天上龍肉地下驢肉,簡直大放狗屁!荒謬至極!驢肉比這肉,天差地別,我就連從鼻孔呼出的空氣都變的濃香馥郁,這肉筋道的就連脂肪部分也很有彈性,燉的火候上佳,每一口都是肉汁四溢,齒頰留香,我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我一邊咀嚼,一邊含糊不清的問,這什么肉?怎么這么好吃啊?

    老佘滿是傷疤的臉上泛起來一層紅光,他說:“狗肉!這一鍋還不是普通的狗肉,這是只比特冠軍犬,地下斗狗連贏了六十九次的常勝將軍,今天死在了場上,與其燒了,不如拿來咱們飽飽口福,這才燉了四分之一,你要喜歡,一會帶點回家,自己燉!秘訣就是這橘子皮,大蒜生姜多放,加的酒要好,最好是三十年陳的女兒紅<!--中间广告位置-->!”

    這卻是個實在人,我忙不迭的擺手,我那亭子間可起不了火,我也沒有冰箱和那三十年陳的女兒紅。灰也不言語,悶頭吃肉,一塊接著一塊,額頭上、身上的汗珠就像是雨后的荷葉上的露珠一樣,從皮膚下滲出來,他原本極瘦,兩排肋骨就像是搓衣板一樣起伏不平,可是如此豪飲暴食,卻不見他的肚子有半點被填滿的跡象,他就像是個無底的深淵,鍋里的肉飛速的在變少。

    “這狗主人也就不管它了?”我問老佘。

    “唉……常勝將軍輸了比賽,意味著狗主輸了很多很多錢,這狗原本不是必死,它躺在血泊里,用哀告的眼神請它的主人救它,那狗主輸了錢,狠狠的上去給它腦袋補了一榔頭,這狗是極有情意的生物,挨了榔頭還拼命的搖尾巴,討饒認錯呢,那狗主又生生的補了四錘,活活把它砸死了。這狗傷的極重,且是傷筋動骨的傷,就算治好了也不能再比賽了,所以就是個廢物了,不砸死還要白搭醫藥費伙食費養個累贅。”老佘把那酒壇拿過去,又猛灌了一口。

    說來也怪,吃著這滾燙的狗肉,喝著三十年的女兒紅,汗流浹背,連**都濕透了,卻有種妙不可言的感覺,一個字可以形容,爽,就連酒量都好了不少,唯獨這狗的事讓我開始難以下筷子。

    “老佘,你是干嘛的?”我好奇的問。

    “我從前是個殺手,現今是個訓狗人,哪家有了好狗,想要贏比賽基本都送到我這訓練一段,或者讓我掌一眼。”老佘淡淡的說。

    殺手?果然是殺手,我瞧瞧灰,再看看老佘,這兩個人膽子也忒大了點,這事也有對著生人張口就來的么?訓狗人,怎么聽不見狗吠聲?這四下里既無犬舍,也無訓練器具啊。

    “這哪里有狗?”我轉著腦袋四下亂瞅,老佘呵呵笑起來,他說:“我這養狗卻又與旁人不同,這咬人的狗不叫,這句話你總是聽過的吧?”我茫然的點了點頭。

    老佘站起來將斷指放入嘴里,打了個清脆,悠長的唿哨,那唿哨將林間的夜鳥都驚的飛起,就像是軍號般,四下漆黑的林子里,開始慢慢出現一雙又一雙綠色的眼睛,它們從四面八方而來,就像是鬼火般漂移不定。其中有一雙眼睛更是大的如同牛犢一般,似乎其他的都以它為主,在等待它的號令。

    “這西郊動物園,珍禽無數,卻只有一個看大門的保安,你知道是為了什么?”老佘突然問我。

    我茫然的搖了搖頭,老佘說:“因為沒有一個賊能逃脫,這整個動物園到了夜間,就是個獵場,它們的獵場。這三十九條狗,將這兩千畝地劃成了三十九個區域,負責巡邏、放哨、掩護、支援,這就是我的軍隊!”

    老佘自唇齒間又輕輕的唿哨了一下,三長兩短,顯然這是特定的指令,那雙最大的綠色眼睛,從密林間緩步而出,它渾身的皮毛都是黑色,光滑的像是綢緞一般,更讓我咂舌的是它的體型,這簡直就是一匹小馬駒,它的步伐沉重而緩慢,卻又給人風度翩翩的感覺,它雙腿修長,它警惕的看著我,卻對灰輕輕的點頭致意,然后它親熱的撲到老佘身上,它的身高赫然超過兩米,它只能低下頭去舔老佘。

    這他媽的還是狗么……豹也沒有這么大的……接著的場面則更為壯觀,一條接著一條的狗出現在空地邊,沒有一個出聲,沒有一個咆哮,它們悄無聲息排成了一圈,水泄不通的圍住了這塊空地,這些狗或大或小,或黃或白,或胖或瘦,它們就像訓練有素的士兵般蹲在那里,它們的眼睛聚焦的目標,就是小爺!老佘一聲令下,我就會被撕成碎片,這一路能走進來,也多虧了那灰跟這群狗是相熟的,否則必死無疑。

    “從前人們叫我狗王!”老佘斥退那只領頭的大狗,那大狗蹲下,用頭去蹭老佘,很是粘人,即使是蹲著,它跟老佘的身高也相仿……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7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