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磐石與圣盾究竟有多厲害?”我問絲瓜,絲瓜憂心忡忡的嘆了口氣,他說:“國安于磐石――《荀子富國》這磐石的意思是指厚重而巨大的石頭,同那圣盾一樣,是國家最隱秘最堅實的屏障,這是目前世界上最難以評估的勢力,深不可測啊,深不可測。”絲瓜說。

    “你那武功我能學么?”我在心里祈禱,答應我,答應我,變強是我唯一能夠活下去的方法!

    “這倒不是我藏私,菜刀,六道功法各異,我這武功未必適合你,你也未必能練得了啊……拔苗助長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好處,廚子揮鐵錘是打不好鐵的。”絲瓜面露難色,我失望的像是剛剛買了個冰激淋,轉頭雪球就掉在了地上的孩子,我苦悶的舉起杯子敬絲瓜。

    “這武功不是小說中才有的東西嗎?怎么可能真的存在?”雖是親眼所見,但我依舊疑慮重重,魔術師的表演同樣是不可思議的,大變活人,有個叫大衛.科波菲爾的甚至在眾目睽睽之下變掉了自由女神像。

    “這個地球,這個世界有太多的秘密了,菜刀,人類登上了月球,卻無法深入七千米以下的海洋,人類發明了核彈,卻無法進入地球內部,你覺得人類是地球上最強大的生物嗎?”絲瓜突然問我?

    “這當然啊!”我理所當然的回應,并且用力的點頭。

    “大錯特錯啊,菜刀,植物不會行走,可是龍血樹能活八千到一萬年,魚的記憶只有七秒鐘,可是它們能在水中呼吸,螻蟻是最卑微的生物,可是它們能舉起比自身體重重一百倍的物體的力量,獵豹不會說話,可是它們能在幾秒鐘內達到一百公里的時速,跳蚤這最不起眼的東西,能跳躍超過自身長度三百五十倍的距離,即便是跳蚤的外殼也能承受九十倍體重的傷害,人如果具有相同的軀殼,可以從一千米高空跳下,而毫發無傷!這些動植物真的比人類弱小嗎?”絲瓜繼續問我。

    我開始有些左右為難,這樣比起來,人類確實有些先天不足……我遲疑了片刻,我說:“可是人有智慧啊,我們能制造工具,我們有語言、文字,可以教授傳承知識,所以人類成為了地球的主人!”

    “恩,人類的文明越來越發達,可是人類自身卻變的越來越孱弱,在沒有工具,沒有文字,沒有科技的時期,人類能生存下來靠的是貨真價實的實力,屠獅殺虎,易如反掌!文明湮沒了祖宗留下的血脈與力量,血脈沉睡在身體里,這血脈在等待著蘇醒的號角,可是歷朝歷代在江湖,在廟堂,在宗門,總是有蘇醒了血脈的人浮現于世人面前。他可能是橫掃八荒六合一統中國的嬴政,可能是坑殺四十萬降卒的白起,可能是過五關斬六將、溫酒斬華雄的關羽,可能是轅門射戟,獨戰三英的呂布,可能是射石搏虎天下無雙的飛將軍李廣,可能是那被我們六道生擒活捉的魔都之虎,也可能是我和老烏賊甚至是羯蟻。”絲瓜沉默下來,他平靜的看著我,他說:“你是一個沉睡者,你的體內就有沉睡的血脈,這才是我選你的真正原因!”

    我像針戳了屁股一樣跳起來,我祖上八代都是農民,也沒出過什么了得的英雄人物,在認識絲瓜之前我簡直孱弱的像根沒長開的黃花菜,哪來什么子虛烏有<!--中间广告位置-->的血脈,還沉睡者,我翻著白眼說:“絲瓜,你今兒這牛吹的有點大,前邊都是魔術吧?”

    “萬物生長,花開草長,魚游水底,虎據雄山,飛鳥投林,龍騰云霄,地球上的生物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生存繁衍至今,植物吸收陽光的熱量,吸收雨水的滋潤,呼吸氧氣而生長,動物通過攝入植物以及植物的種子以及其他動物維持生存,胃部將攝入的食物轉化為能量,維持體內的能量消耗,動物死后的尸體腐爛在田野里又成為滋養植物的養分,這所有的一切循環不息,亙古不變。蘇醒血脈的沉睡者籍著所謂武功或者外界的刺激,就產生了獨特的能力,這種能力是能量層面的能力,可以叫內功也可以叫特異功能。我們能吸收能量,并儲存于體內,這就是踏入s級的門檻,你也可以叫我們超人。”絲瓜沒有一絲一毫開玩笑的意思,他嚴肅的像是一口裝殮了尸體的棺材。

    “那魔都之虎的能力是力量?你的則是凍結?”我小心奕奕的問絲瓜。

    “戰斗,在地球上發生的戰斗,無外乎速度、力量、技巧、反應、與防御力。這武功在中國叫做武功,在國外則被稱為超能力,無論武功還是超能力,說的都是超越了常人的速度、力量、技巧、反應與防御。核彈之所以恐怖,是因為核彈在極短的時間內釋放出的巨大能量,所以核彈能摧枯拉朽的毀滅一切,甚至毀滅這個地球。超出常人的能力同時意味著巨大的風險,意味著你是一個怪胎,一個不安定隨時會爆炸的炸彈,同時是絕佳的科研對象,你的基因,細胞,血液,骨髓、器官甚至糞便都具有了研究價值,這些研究假如能夠進入軍用領域,則意味著一個國家軍力的飛速提高,試想一支可以不吃不喝、無需休息,打不死,殺不滅的軍隊在戰場上將是如何的所向披靡,軍刀所指處,旗幟定將飄揚!磐石與圣盾捕獵s級,在捕獵s級不成的時候,毀滅s級!”絲瓜臉色陰沉,語音里是滿滿的憤怒與仇恨。

    “羯蟻……”我有些不敢想象,那個意氣風發,在黑夜里風馳電掣的開路羯蟻此時可能跟條豬一樣,被捆在鐵床上,或是困在密室里,成為了解剖以及研究的對像!

    “渡者六道,傳承兩千余年,從來沒有拋下兄弟的蛇信,我他媽的現在成了渡者六道的恥辱,我連羯蟻在哪里都找不到!”絲瓜緊緊的攥著拳頭,脖子上青筋暴起如紫色的蚯蚓,這是我有生之年唯一一次看到絲瓜的失態,他憤怒的像是一條盤起的眼鏡蛇,毒汁順著毒牙在流淌,房間里的溫度迅速的下降,他的身體溢出一圈圈的白色光環,寒意襲人,我無法呼吸,我幾乎就要覺得自己會像那盤花一樣迅速死去,s級的盛怒,就像是九級地震的震中,我像是一間東搖西晃隨時要散架的磚瓦房。

    “大鍋……大熟……大捏……”我開始哀嚎,我的舌頭都凍的發直,已經無法準確的發音,我試圖提醒絲瓜,我這個廢柴就在旁邊,城門失火,隨時會殃及我這池魚,更可能毀掉這家飯店。

    叮鈴鈴,我的手機恰到好處的響起,絲瓜終于從暴怒的狀態開始蘇醒,那溢出體外的白色光環漸漸往他身體內收斂進去,我心里大呼,好險好險,來電號碼,劉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6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