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看著絲瓜的眼睛,黯淡發黑的眼圈,眸子里卻是如清泉一般清澈,他說的是真的,至少他兩指間蒸騰著白色霧氣的冰塊是絕不會假的,我把那冰塊接過來,含在嘴里,這凍茅臺的味道,就像置身于冰天雪地的南極,卻又熱的想脫去周身的衣服,赤身裸體的在雪地里打滾。冰與火融為一體,香醇的酒液慢慢融化在嘴里,我咝咝的吸著氣,絲瓜微笑著看我,就像是慈祥的老人坐在江邊落日的余暉里,看著孩子們嬉耍,我頭一次覺得他身上多了一絲歲月的滄桑,那種歷經風吹雨打,雪劍霜刀,閱盡世間諸般丑惡的古樸與從容。

    絲瓜挾了一筷子魚唇給我,點了一根煙,又扔給我一枝,今天的煙也是好煙,血紅色的軟殼大中華。我默默等待絲瓜開啟他記憶的大門,我的舌頭轉著圈的舔嘴里的冰塊,包間里沒有服務員,我跑去旁邊替絲瓜更換了一只新的酒杯。

    “蛇的舌頭是分叉的,蛇的視力很差,所以蛇在獵食時,會吐出蛇信,分叉的舌頭急速的進出于口腔,從而抽取周圍的空氣,在嘴里,蛇信被插入口腔壁上如蜂巢般的洞穴中,這些洞穴被叫做雅各布森氏器官,直接通向大腦。這是蛇用于感知周邊環境、食物、危險的重要器官,比狗鼻子更為靈敏的生存技巧。”絲瓜說。

    “那六道的蛇信是干嘛的?”我問。

    “蛇信就是六道的大腦,渡者殺人跟殺手們完全不同,殺手總是有固定的手法與武器,渡者六道殺人則千變萬化,絕不雷同。可能是一起械斗,比如那胡鵬;可能是一次失足,比如那李建國;可能是一起車禍,可能是一次吃飯時的哽噎,也可能是游泳池漏電,也可能是心臟病突發,也可能是風箏線偶然割破頸動脈,也可能是顛簸時偶然的脊椎錯位。”絲瓜說。

    我這回終于確定,那李建國是渡者六道殺的了,他死的可一點也不冤枉,看似是醉酒墜樓,實則是渡者六道的訂單,渡者六道的秘密就像是沙灘上的沙子,難以計數,我放下筷子,豎起耳朵開始像個虔誠的信徒般認真的聽他講述。

    “蛇信收集各式各樣的信息,這些信息包羅萬象,一應俱全,無所不包。目標名字、性別、年齡、體重、住址、證件號碼、銀行存款、駕駛車輛的型號、牌照、個人出行習慣,**、**、孩子、病歷、上下班路線、個人愛好、人際關系、住址的結構、附近地下的市政管網、大便時抽不抽煙,翻不翻書等等等等。”絲瓜慢條斯理,平靜的就像是無風的湖面,我的心里卻像是刮起了八級臺風,比目標自己更熟悉目標,這就是渡者六道的行事風格,我面如土色,如泥塑木雕般的僵硬。

    “此外蛇信要對巨量的信息進行匯總、分析、判斷、推理,直至制訂行動的計劃,在行動中負責指揮調度,如果說六道是一個組織,我就是那首腦,如果是一個幫會,我就是老大,如果是一個門派,我就是掌門,如果是一個家庭,我就是那家長。隨你怎么說都好,呵呵。”絲瓜微笑著說。

    絲瓜猛吸了一口煙,吐出來的時候,那白煙卻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幻化成了一條有鱗有爪,尺許長短,栩栩如生的小白龍,那龍朝著紅木桌面轉盤正中的一盤鮮花疾沖而去,它瞬間凍結了那盤鮮花,旋即消失不見,我眼看著那白色的百合、紅色的玫瑰變成了質地細密的冰,在燈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璀璨生輝。這絕美的畫面只維持了一瞬,花兒開始消融,勃勃的生機就像被風刮走了,每一個細胞的生命力都在凋零、在枯萎、在死亡、在流逝。它們很快就變成了無色無味的水,就連一絲半點的顏色也沒有,這水倒流進花瓶,只剩下光禿禿的幾枝綠色花徑,花瓶瓶壁上漸漸就有朦朧的水霧凝聚,瓶口絲絲白煙飄溢

    我呆若木雞,這是魔法么?我很明白,這口煙的厲害不僅僅在于溫度,而是那如黑洞般吞噬,瞬間奪走機體的生命力,也唯有這樣,才能匹敵那無名的s級殺手,絲瓜一絲一毫也沒有吹牛。我眼前這個房產中介,是個深不可測的高手,領路蛇信,竟然霸道如斯。

    絲瓜神色如常,他舉起杯子,他用酒杯輕輕跟我的杯子撞了一下,他說:“嘴巴能閉上么,這么看你,就跟頭大張著嘴的叫驢一樣……”我如夢方醒的用手把快要脫臼的下巴托回原位,我魂飛天外,本能的舉杯,這時候太需要一杯壓驚酒了。

    “渡者六道,領路蛇信,還有一個用場,就是挑選傳承六道的合適人選,領路不僅僅指的是在前方指引方向,還在于引領你這樣的人走上一條迥異于普通人的險路,這條險路就叫作江湖。”絲瓜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

    “每一代的蛇信歸隱后,其他五道也會相應的消失,渡者六道從前只有五道,這是一只拳頭,每一道都是一根手指,五根手指握攏就是死神的代名詞,就是索命的無常,也因此這是密不可分的一個團體,新的蛇信無法指揮上一代<!--中间广告位置-->的渡者。所以蛇信要重新組建自己的班底,選擇合適的人選重新構建一只無堅不摧的拳頭,而我又在領路、開路、迷路、斷路、退路五道之外,新創立了網路這一道。”絲瓜言語間有些得意。

    暗黑世界的大門在我面前轟然開啟,黑色的山巔之上站立著面目不明的巨人,狂風席卷著樹葉化成褐色的浪潮,萬獸低伏在巢穴里恐懼雨水的降臨,炸裂的雷在耀眼的閃電的后面來到,烏云從此遮住所有的光明,我這只螻蟻在朝著山之巔默默前行。

    “我是被你選中傳承六道的人選?”我問絲瓜。

    “這是自然,但是能不能活下來,傳承六道之中的某一道,得看你自己的了,通常一百個里面能活下來一個就算不錯的了,自老蛇信失蹤之后,這一百多年我精挑細選了一千二百零三個人,而六道至今不過十個人,如今那羯蟻又是生死不明,我們渡者六道,現在其實只有九個。”絲瓜嘆了口氣。

    百不存一,這到底是多么嚴酷的訓練?全套菜單,全套菜單,我已經沒有了吃肉喝酒的心思,九個六道難不成就是九個s級的殺手?如此豪華的陣容,自然是不懼歐洲人的大舉入侵,可是羯蟻生死不明又是怎么一回事?開路羯蟻到底怎么了?

    “羯蟻怎么了?”我問絲瓜。

    “這只羯蟻太過年輕了,也是我太過放縱他的關系,近年來,這地球又太過太平,他自命s級之下絕無抗手,他就想試試自己到底有沒有s級的實力,他選了個全地球最困難的目標,這一去之后,他就像是平白無故的蒸發了一樣,再也沒有了任何的消息。”絲瓜兩道眉毛緊緊的擰在了一起,他望向那套空著的餐具,將那杯酒端起來,潑在地毯上,這套餐具原來是為了羯蟻而設,紫電傳奇的締造者。

    “全球最困難的目標?”我暗想,這世界要論最難刺殺的莫過于超級大國美國的總統,難不成他去刺殺美國總統去了?這羯蟻也太狂妄了吧?嗜殺羯蟻到底有沒有腦回路啊?還是腦子上腦洞開的太多?這與自殺有什么區別?此外這句話透露的一個信息是,羯蟻并沒有到s級的實力,六道看來也只有眼前的絲瓜這個老不死的老怪物才具備了s級的實力。

    “他要去殺的是美國總統……但是你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這個世界很廣袤、巨大的無邊無際,黑暗世界里強大的存在也有為政府部門工作和服務的,這就是黑暗與白色之間的交集色,灰色。以世界之大,能人異士眾多,越是強大的個體就越是國家不穩定的因素,這就是散落隱藏在民間的核彈,為了對付這類人,各大國就組建了秘密部門,用于搜捕、控制、清除這些高手。這也就是s級不太出手的原因所在,因為忌憚這些秘密部門,引發到他們的關注和出手,通常就沒有好下場,即使是我也是如此。”絲瓜無奈的搖了搖頭。

    “……”阿喀琉斯之踵,s級高手也不是無敵的存在,食物鏈無限向上延伸,江湖與朝廷,俠以武犯禁,就用武來對付。一個人一個門派又如何敵得過一個國家。

    “一個高手或許是強大的,可是同樣會有弱點,這弱點可能是情感、可能是發情公牛般的**、可能是貪吃的嘴,可能是對錢財的貪婪,也可能是家人,控制住這樣的人讓他們去自行爭斗,死的無論是誰,對國家而言,都是少了一個隱患。”絲瓜說。

    “他們在哪?”我問。

    “據我所知,各大國都有,在中國這個秘密部門叫做磐石,在美國叫做圣盾,不說這些由國家掌控的秘密部門,江湖上的門派傳承數百年至幾千年的也不光我們渡者,唐門、青幫、洪幫、武當、少林、青城、峨眉、丐幫等門派擺在明處的自然是不堪一擊,暗地里的底牌與伏兵卻同樣不可小覷,梵蒂岡教會也同樣不是易與之輩,日本忍道,非洲秘宗,這些都可與我們較一日之長短。國家的力量、宗教、幫派、自成一體又盤根錯節,現如今的江湖,比之從前水就更深更渾了。”

    “……”我沉默著,黑色、白色、如今又出現了灰色,s級之上還有更危險的獵食動物,這條險而又險的路,我究竟能走多遠,渡者六道的敵人竟然如此之多,甚至還有國家……

    “你也不用太擔心,渡者六道也不是好相與的,想一口吞掉咱們,那也得有一副好牙口,就算是死,又有什么可怕的,羯蟻這件事情很有蹊蹺,我懷疑是磐石與圣盾合作的結果,羯蟻可能落到了他們的手里,否則不可能一絲一毫的線索也沒有……”絲瓜神情凝重,他的手指輕輕的敲打臺面,他若有所思,噠……噠……噠……清脆的敲擊聲在包房里回響。

    ============================================

    周五斷更了一天,今天這章略長,稍作彌補,謝謝大家,么么噠!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6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