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包間內的空氣像是凝固住,我則驚魂未定,坐立不安,要說這世間有那長壽的老人,活個一百二三十歲,少則少矣,卻也是有的。可是眼前這中年男子沒有絲毫老態龍鐘的樣子,除了那黑眼圈,歲月沒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跡。

    我看看已經發黃的照片,再看看絲瓜,我實在是難以置信,難不成?這是電腦修改過的照片?那網路蜘蛛是完全有這本事做的天衣無縫的!又會不會是史家的父輩?就算是血脈傳承也不至于像到這個地步吧……就連左眼上方一粒米粒大小的痣也是一模一樣!我腦子飛速的在尋找合理的解釋,又逐一的慢慢否定,今天的驚嚇可比昨天那胡鵬又要來的更為猛烈了。

    今天屈指算來,先是抓奸、后是鋸顱、繼而參觀了人體器官博物館、蠟像館、聽了段力挽狂瀾的s級殺手故事,然后就是老烏賊與開路羯蟻的賽車豪賭,這臨了臨了,居然又冒出個不會老不會死的怪胎……我的目光緊緊盯住了眼前這個看著四十都不到的“老人”,我簡直想用放大鏡來研究一下。

    “你是不是想用放大鏡來研究研究?”絲瓜挾了一個蝦仁往嘴里送,多智蛇信,名不虛傳,猜了個正著。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我肚子里千頭萬緒,連怎么開口都忘記了,我只好去摸那酒杯。

    “要說這人哪,活得太長并不是什么好事,有無數的人走在了你的前頭,而記憶漸漸就像這照片一樣的褪色發黃,我這一生有過很多朋友,也有很多敵人,他們都死在了我的前頭,有些人就連名字也不再記得……”絲瓜拿起酒杯一飲而盡,他轉頭看我:“我可是干了!”這當口還計較誰喝的多,誰喝的少了,你一百多歲的人了,我無可奈何的干了一杯。酒確是好酒,就像一根線一般一直暖到胃里,嘴里有異香蕩漾,醇厚悠長,這老家伙今天倒是大方。

    “滿上滿上,我知道你肚子里有很多問題,莫要著急,這酒要一口一口喝,這事得一件一件說。”絲瓜不緊不慢的給我倒酒,趁他倒酒這功夫,我又仔細的看了看他的手,完全沒有任何蒼老的痕跡,他指甲剪的干干凈凈,皮膚白皙紅潤在燈光下看著油光水滑。

    “你到底多少歲了?”我決定開門見山。

    “我也說不上來具體多少歲了,因為我是個孤兒,上一代的蛇信在山里撿到的我,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他把這蛇信的位置傳給了我,他老人家就不知所蹤,云游去了……那是咸豐年間的事吧,正趕上鬧太平天國那會,話說回來了,這衣服還是現在的好穿,長袍馬褂的動起手來實在是費勁的很,不過現在這食物、空氣和水就比不得從前了,天差地別啊,菜刀!”絲瓜拍拍我的肩膀,抒發他懷古的思情,我沒空搭他的話茬,我在想我初中課本上的近代史,太平天國起義應該是1851年,這廝難不成一百五十多歲?不對,還得再加上二十年,那就是一百七十幾歲?我猛灌了一杯酒,鎮定一下自己的情緒。

    “我是個狼孩,野狼喂養長大的孩子,所以不知道老頭子撿到我的時候是幾歲,這狼群既是我的仇人,又是我的家人,你說奇妙不奇妙。它們殺死了我的雙親,卻把我叼回去撫養,我是喝狼奶長大的。記憶是很奇怪的東西,我至今清清楚楚記得見到老蛇信的那一天,那天下著大雨,所以狼群在領地里的一個山洞休憩,老蛇信走進洞窟來的時候,狼群就像是被用蒙汗藥放翻了一樣,沒有一只能夠動彈,它們的尿從胯下滴落,整個山洞都彌漫著濃烈的尿騷味。老蛇信穿著雙黑布鞋,一領長衫,拿了把油紙傘,慢慢的走到我面前。那時候我不會說話,我本能的感覺到危險,我露出牙齒向他低沉的咆哮,這是狼警告對手的方式,我在告訴他他走錯了領地。”絲瓜的神情有些復雜,狼群里的孩子,不死的怪物,講述這些過去的記憶,于他不知道是快樂還是痛苦,這樣傳奇的一生,又究竟是幸運或者是不幸呢?

    “老蛇信蹲下身子,仔細打量我,他的手閃電般的一伸,我就頭上腳下的被吊在了空中,他哈哈大笑,他用手撥弄我的小雞雞,似乎這是世間最寶貴的東西,從那天起我的命運就被<!--中间广告位置-->改變了,我從一個茹毛飲血,在山間狼奔豕突的野孩子,成了老蛇信的接班人。喝酒喝酒!干一杯!”絲瓜的眉毛緊皺,我只好又陪他喝了一杯。

    “為什么要選你呢?”我很好奇,一個什么都不會,話也不會說,只知道嗥叫,用爪子傷人的孩子對蛇信來說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老蛇信把我抓回去以后,在附近的青城山找了個道觀帶著我住了三年,那是苦不堪言的三年,從前在狼群的時候,為了不掉隊我要拼了命的在密林間奔跑,被灌木樹枝刮的遍體鱗傷,四肢跑的鮮血淋漓,這樣算慘了吧,青城山的這三年更慘,他選我是因為我能在狼群中生存下來的堅韌,是因為狼群是最有紀律和等級的動物,更是因為狼群在狩獵中高超的戰術和技巧。也因為在狼群中生存下來給了我遠超常人的速度、力量與敏捷,以及下殺手時候的心狠手辣,絕不會有一絲半點的心慈手軟,這道德本就是可有可無之物。這樣的話,他對我的訓練有了更高的起點,我是他選中要繼承他蛇信位置的人。”絲瓜臉色漸漸凝重,顯然這三年讓他痛不欲生,我則想到了我未來的三年,以及老烏賊掛在嘴里的全套菜單,我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這三年里,我每一天都在試圖逃跑,我甚至有一次成功的跑出了五百公里,我想,這回你可抓不到我了吧,我躺在林間的落葉里放肆的打滾,隨后高高興興的入睡,醒來的時候,我居然又回到了那座道觀。他每天都要用奇怪的藥水泡我,想著法子的揍我,學說話口音不標準,揍!蹲在椅子上吃飯,揍!躺院子地上曬太陽,揍!吃飯不用筷子,揍!翹起一條腿撒尿,揍!愛光著身子,揍!偷吃廚房的生肉,揍!不直著腰走路,揍!就這樣一路揍下來,三年,一開始每天要挨他三五頓揍,揍的我一點脾氣都沒有了,我也試過要殺了他,我打悶棍,從山里摘毒蘑菇給他湯里下毒,趁他睡覺用菜刀剁他的脖子,我當然沒有成功,打悶棍的下場是我被打暈,湯里的毒他毫發無傷,用菜刀剁脖子,他兩根手指突然就夾住菜刀,我連拔也拔不出來,要知道我那時候的力氣可不比你現在小。領路蛇信,從來不是易與之輩,我這倒不是夸我自己啊,呵呵!”絲瓜嘴上的苦不堪言,臉上卻帶著笑,顯然他很懷念那段日子,跟老蛇信在一起的日子,每天想著殺了他的日子。

    “這么揍漸漸就把我揍回成了人,他開始教我讀書、識字、練武,二十年時間,他陪著我走了二十年的江湖路,我成了六道的領路蛇信,他則飄然離去,這副擔子,一挑就挑了一百多年,一百多年哪,菜刀!”老怪物的情緒有些激動,

    “你究竟為什么能夠這樣不老不死?”我鄭重其事的問。

    “呵呵,這世界上不老不死的又豈止是我一個,渡者六道傳承兩千余年,蛇信只有十三個,這第一個蛇信據說是荊軻的女兒,她創造了渡者六道,也傳下了蛇信的功法,我這武功叫做冰龍雪月錐,因她是個女兒身,所以這功法于延長壽命,保持容顏也有助益。”絲瓜說。

    他伸出一根手指,伸進他的酒杯里,就有白霧蒸騰開來,那酒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結冰,玻璃杯被凍得咔嚓裂開,絲瓜笑了笑,他拿起那冰塊遞到我面前:“要不要嘗嘗?這凍茅臺可是一般人嘗不到的美味,酒精要結冰在現實環境中很難做到,冰點要零下一百一十七點三度。我這武功正是藏在魔都的那個老不死的克星!”

    這老不死顯然指的是力挽狂瀾保了魔都平安的無名s級殺手,我驚駭的張大嘴巴,絲瓜,房產中介,六道的蛇信,活了一百多年的怪物,可匹敵s級殺手的實力,我這到底是在做夢,還是這個世界發了瘋?

    =========================================================

    有在讀的讀者,來點推薦票吧,關于更新也順便解釋一下,因為我兒子才兩個多月,所以周末要照顧老婆孩子,不能碼字,今天我重感冒了,明天要請假一天,這書不會太監的,謝謝大家!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6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