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開路羯蟻是不是死了?”我的話音有些顫抖,話筒對面又是長久的沉默,我能聽見絲瓜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他說:“朱顏這姑娘平日里不是這么嘴碎的,你飯吃了沒?今天請你吃頓好的吧,我短信你地址。”

    說完他掛了電話,一分鐘后,手機亮起,一條短信,“譚氏官府菜,延安西路3190號,四樓,史先生訂的位置。”魔都方言里史和絲是無法區分的,我這才知道他絲瓜綽號的由來。

    不敢打車,也不敢坐車,我心急火燎的在人行道上奔跑,這一路我意馬心猿,滿腦子都是開路羯蟻,絲瓜是蛇信這個消息讓我震驚,可是開路羯蟻居然死了則更讓我難以相信。能夠生擒活捉a級殺手老虎的六道,居然會死,開路羯蟻更是六道里專司攻城拔寨負責下手的狠角色,這樣的人誰能將他置于死地?

    一路沿著延安路我往西奔跑,邊跑邊胡思亂想,隔著二百多米我就看見了那潭氏官府菜,好家伙,這家店的門臉足有二十多米高,是個清代風格的牌樓,門口蹲了兩座白色獅子,光這兩座獅子就有三米來高,牌樓下掛了八盞巨型的紅色宮燈,牌坊二樓是兩人合抱的四根貼金圓柱,再高處五個金燦燦的大字,潭氏官府菜,我暗暗心驚,這一家飯店怎就有這般富麗堂皇的場面。

    我底氣有些不足,平日里蒼蠅館子,壽寧路的也就罷了,今天這不會是鴻門宴吧……我整理了一下衣著,慢慢走進去,這內里卻更是別有洞天。門內兩個穿著清代服飾的姑娘,朝我大吼了一聲:“歡迎光臨!”嚇得我腿都差點一軟。

    進得門來就是一片金光,晃的眼睛都睜不開,迎面看見的是一套金碧輝煌的皇帝上朝時的陳設,四個鎏金高幾上放了四個藍色的銅胎掐絲琺瑯香爐,這藍還不是一般的藍,是雨后天空的那種淺淺的天青色。再往后就是雕龍畫鳳三級臺階的高臺,臺上放了一把金漆龍紋寶座,寶座后一座流光溢彩的金色屏風。這飯店擱從前那是要砍了腦袋株連九族的,這簡直就是把太和殿,從前皇帝老兒上朝的地方復制了過來,就連柱子都貼了金,我的心就更忐忑了,這鬼地方天知道一頓飯要花多少冤枉錢……

    迎賓的姑娘,把我領到了一個包間,門上的匾額寫著拙政園,姑娘敲了敲門,把我讓了進去,包房里同樣是雕梁畫棟,古色古香,正中一張可坐十個人的紅木圓桌后面,西裝革履的絲瓜正看著我,他那雙熊貓眼又日益黑沉了,他指了指自己身邊,他說:“坐”

    這可供十來個人同時吃飯的圓桌上,只擺了三套明黃色的瓷質餐具,這擱從前也得砍腦袋,這是皇帝專用的顏色。圓桌當中擱了一瓶瓷瓶白酒,我心里開始七上八下,我踩著厚厚的羊毛地毯走到桌子旁邊,一屁股坐下,莫非還有客人?

    絲瓜等我坐下,雙掌輕輕拍了一拍,服務員就開始上菜,絲瓜站起來把酒打開,一股濃郁的酒香就撲鼻而來,這酒香既不像二鍋頭那么沖,也不像熊貓大曲那么烈,醇厚而又馥郁,就像是牛奶一樣的細膩,又像是絲綢一樣綿滑,好酒啊,我心里暗道。

    絲瓜卻先給那人還沒到的杯子里慢慢斟了一杯,繼而給我倒上,最后才給自己倒了一杯,他端著酒杯說:“今天要喝好酒,不能虧待了我的兄弟,這茅臺就是他最愛喝的酒,咱倆先敬他一杯,如何?”

    “您這兄弟是?”我不敢怠慢,站起身來,端起酒杯問絲瓜,知道他就是領路蛇信之后,我整個人就<!--中间广告位置-->崩的就像是快要斷了的弓弦,從前和他相處的那種放松已經蕩然無存,我小心奕奕的使用了敬語。

    絲瓜卻突然將酒重重的放下,他的眼睛閃動著寒光,他說:“你這態度我很不喜歡!”那寒光就像是一柄沉重而巨大的斧刃般迎面直砍過來,我端著酒站在那里,動彈不得,心里暗忖,這下要糟……第一句話就把他得罪了……

    “我還是那個絲瓜,還是那個房產中介,咱倆既是朋友,以后更要親如兄弟,你這么生分讓我很不高興!”絲瓜眼里的寒光一閃而沒,我則如釋重負,太尊敬他了反而生氣,這樣相處的話確實也很怪異,絲瓜還是那個絲瓜,一點架子沒有的絲瓜,我愣愣的看著他,我有些恍惚,他怎么可能就是六道至尊的領路蛇信?

    “你瞅著我干什么?我臉上莫非有字還是有花?”絲瓜笑著問我,一瞬間似乎回到了從前坐在馬路牙子上喝酒的時刻,我開始慢慢放松下來。

    說話間,那菜就絡繹不絕的上來,我眼前躺著一碗黃橙橙的胡辣湯,這胡辣湯還一人一份,色澤比胡辣湯要淺一些,里面躺著一根根排的整整齊齊剔透的粉絲,我就問絲瓜:“這胡辣湯是不是得再擱點醬油啊?再來點胡椒粉,這聞著就不辣,差點意思啊!”

    絲瓜哈哈大笑,他笑得歡暢無比,他的黑眼圈都皺做了一團,好半天他才緩過來:“這好好一道黃燜魚翅,宮廷御宴的菜肴,到你這成了胡辣湯,讓我說你什么好……嘗嘗,一會還有佛跳墻,你可千萬別說是東北亂燉……我話先說在頭里。”

    我好奇的用調羹舀了一勺,鮮,只有一個字鮮,也不知道擱了什么東西燉的湯,鮮的我眉毛都在亂跳,舌頭簡直要融化,那魚翅卻一根根寡淡無味的很,比粉絲也強不到哪去。

    服務員又送上來一碟紅醋,一碟香菜,我看著絲瓜往那魚翅里舀了一勺紅醋,放了幾片香菜,我就依樣畫蘆路的炮制,這回吃起來,口感又有了變化,仿佛是雞尾酒般,這是畫龍點睛的變化,之前的鮮難免會有些膩,加了這醋和香菜以后,卻是一點也不膩,回味更是悠長。

    “好幾十年沒嘗到這一口了……文人都說這胃是有記憶的,這話卻也有理”絲瓜很是有些感概,我卻寒毛一根根的豎起來,絲瓜看上去也就四十左右的年紀,聽這話頭卻又不像,要說這宮廷菜也就這一兩年開始復興,解放后民間根本沒有可能吃到,也就是大清朝被推翻,民國建立的時候,有御廚以廚藝謀生,這宮廷菜才流落民間。

    關鍵問題在于民國于1912年建立,今年才2001年,難道這絲瓜居然駐顏有術?已然九十高齡?上墳燒報紙,你糊弄鬼呢吧?

    “您老高壽?”我情不自禁的開始犯貧,絲瓜嘿嘿一樂,他說:“臭小子,給你見識樣東西。”他從口袋里掏出了一張黑白照片,遞給我。

    那張照片上站著一個人,大約是二十開外的絲瓜,那會他還沒有這黑眼圈,俊朗的很,照片里的他笑得無比歡暢,眼神清澈,他穿著的是當時流行的長袍馬褂,這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手中拿了一張報紙,那張報紙上兩個大字非常的清楚,申報!報頭旁邊的頭條新聞寫的是兩行字,何總司令昨抵首都,日降書今晨簽字。這申報兩個字和這兩行字都是繁體字。

    我用白日見了鬼的眼神驚恐的看著絲瓜,他不僅是六道之尊的領路蛇信,還是個不老不死的怪物!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6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