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好一個開路羯蟻,有機會的話真想和他好好喝一頓酒!一個締造了紫色閃電傳說的人物!”我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這是我發自內心的渴望與佩服,從心眼里溢出來的佩服。我眼光熱切的看著朱顏,希望她繼續講述下去。朱顏聽了這話卻突然皺緊眉頭,她欲言又止,然后她神情凝重的抬手看了看手上的表,不知不覺間,一天已經過去,已是下午五點多了。

    “今天就到這吧,我晚上約了人,你把外頭那個煙鬼直接燒掉,清理下尸床和器械,然后洗個澡就回去吧。”朱顏神色肅穆,她朝我揮了揮手,示意我離開。

    腹中一陣雷鳴,我這才想起來,這一天除了早上那碗清湯面,我可什么都沒吃,光著肚子陪朱顏喝了半天酒,這會還有點如醉方醒。趕緊的干完這點活,回去吃飯。朱顏的神情有些奇怪,不過這清道夫本來就沒有正常過,我沒有深思,走向玻璃房間。

    在玻璃房,我對著那具開了顱的煙鬼尸體實在是有點犯愁,半個腦袋里裝滿了剩下的三分之二腦組織,剩下的三分之一則流得尸床上哪哪都是……我想了半天,把尸床尾部的垃圾桶挪到尸床頭部,我站在尸床頭部,雙手搭住女尸的腋下,她腋下白白凈凈,一根腋毛也沒有,這煙鬼活著的時候倒是很注重個人細節,我視線越過被我破開的胸膛,兩條大白腿之間的黑色森林似乎也經過修剪,那是一個非常規整而茂盛的黑色三角。老虎有朱顏,這煙鬼卻不知道有沒有愛人,有沒有人在她死后對著別人講述她的愛情故事?有沒有人在午夜夢回時為她錐心泣血的哭泣?我這時候一絲一毫褻瀆她的意思也沒有,只有嘆息。

    我把尸體往我這邊用力拖動,鋸開的頭顱漸漸的離開了尸床,在重力的影響下無力的往下掉落,就像是倒掉一鍋發餿的豆腐腦般,腦部組織“嘩啦啦”倒進了垃圾桶,我敏捷的往后跳了一步,這才險而又險的沒有濺到,腦部倒空之后我又把她推回去原來的位置。

    我去水槽邊把之前用于沖刷我自己的水管拉過來,先將尸床上的腦漿沖走,最后又替這煙鬼沖洗了一遍,她不是胡鵬,而這變成煙鬼又是身不由己的事,這世間可恨之人也多有可憐之處。水流沖刷過她腦側被鋸下來的那塊頭骨時,那頭骨就像是翹翹板一樣在水中左右搖擺,這塊骨頭可裝不回去了,我暗想。

    等到那些黏膩的粉色組織被水流沖走以后,這玻璃房里稍微恢復了一點點正常,不再那么凄厲、詭異,死者胸部的兩道口子,那兩道被我割開的口子仍像嘴巴一樣大張著,我嘆了口氣,去找出針線,學著朱顏那樣替她縫合。我這手藝跟朱顏比起來卻又不堪的很,針腳雜亂無章,七扭八歪。大男人做這針線活實在是有點施展不開,這縫肉跟縫褲頭其實也差不多,煙鬼那對漂亮的ru房如今已是面目全非,**下面爬了兩條七扭八歪的黑色蜈蚣。

    “你也莫要嫌棄,我就這點手藝了……”我對著不知道名字的煙鬼道了個歉,去變邊柜子翻出干毛巾,替女尸擦干。我嫻熟而自然,輕車又熟路,心里沒有恐懼,只有淡淡的哀傷。跟活著的人相比,死去的人一點也不可怕。擦完,我卻又突然靈機一動,這頭蓋骨有辦法了!

    我記得在柜子里曾經見過兩卷玻璃膠布,我興沖沖把膠布翻出來,小心翼翼的把鋸下的頭蓋骨拿起來,分八個方向貼了八條膠布,再把頭蓋骨放回煙鬼的腦部,再用膠布緊緊的固定住,還別說,這招真靈!除了煙鬼的眉毛和眼角被膠布拉扯的有些變形,這個禿腦袋基本恢復了原樣,我不禁有些得意洋洋,如今我也可勉強算是個尸體魔術師了!嘿<!--中间广告位置-->嘿!

    我把煙鬼睜開的眼睛闔上,因為那膠布的影響,眼睛閉不嚴實,卻也懶得管了,得個全尸就算不錯了!我把她扛在肩膀上,走到了焚化爐前,將她放在傳送帶上,這煙鬼比起胡鵬,可是輕的多了。我按動電鈕,那爐門開啟又關閉,那紅色的火光又開始躍動,我卻沒有了頭一天的好奇,我甚至沒有去張望一眼,我漸漸開始習慣死亡。

    我走回玻璃房,開始沖刷、消毒,擦拭。忙完這一切,我這才注意到朱顏已經走了,器官博物館,和蠟像館的鈦合金門都已經關上。第二扇門,辦公室的門上用醒目的紅色圖釘訂了張紙條,我走上前去看,字跡很娟秀,卻很有個性,力透紙背,顯然是朱顏的手筆。

    “開路羯蟻的事,你無論什么時候都不要在老烏賊面前提起,切記!切記!冰箱里有吃的喝的,你要是累,不害怕的話,睡沙發上也可以,柜子里有被子,你自便即可。落款:朱顏”

    我扯下這張紙頭,走去隔壁洗澡,朱顏走了,倒是讓我放心不少,昨天洗澡的悲慘遭遇,讓我心悸不已。這朱顏似乎也挺有人情味的,吃的喝的,連被子都有,看來我跟她的關系已經跨越式的上了一個嶄新的臺階,她都開始關心我了!

    我哼著小調,頭頂的熱水溫度正正好好,我的心卻突的一沉,為什么不要在老曹頭面前提起羯蟻?由始至終,絲瓜都刻意回避這些問題,老烏賊和絲瓜從來沒有跟我正面談過有關六道的情況,朱顏顯然犯了一個錯誤,她不該跟我提起羯蟻,而這又似乎是老烏賊的忌諱。

    照這樣推理下去,我似乎在心里有了些脈絡,我猜想到,這羯蟻似乎出了什么事,而羯蟻與烏賊之間的關系可能很密切,疑團由小變大,越來越多。我的心情迅速低落下去,以六道如此之了得,究竟為了什么要花如此巨大的精力和時間,浪費在我這么一個百無一用的廢物身上?盡管不愿意承認,但是莫說六道,就是a級的老虎、灰、夜雨、殘葉、慕二也比我有用一萬倍……換言之,我并沒有任何利用價值!

    到底是為什么?那絲瓜曾經說過即使是六道,也并不是食物鏈上最高級的一環,難道說渡者六道居然有潛藏著的敵人?而我究竟是被找來頂替羯蟻的廢柴,還是預備拋出去的魚餌?

    我迅速的擦干身體,換上了自己的衣服,離開特尸科的時候,我的心就像是一塊吸飽了水的海綿,沉甸甸的。朱顏的借口很拙劣,她飛速的遁走,只是為了不讓我繼續問下去,而向絲瓜或者老烏賊求證顯然更難,要怎么辦,六道身邊的江湖并不平靜,水面下的漩渦和暗涌,尖銳的礁石,漸漸顯現。

    走在西寶興路的梧桐樹下,知了的枯鳴連成一片,更是讓我煩躁不已。我停下整整抽了五枝煙,我終于還是下定了決心,我拿出了手機,撥通了絲瓜的電話,嘟……嘟……嘟……嘟……嘟……嘟……鈴音第六次響起的時候,我的心跳已經加速到了一百八,我的呼吸粗重的像是風箱,我一定要找到答案!

    電話接通的那剎那,我沉默了許久,絲瓜在沉默了一會以后,他突然說:“我就是渡者六道里的蛇信,領路蛇信,多智蛇信說的都是我,六道蛇信為尊,換言之,我就是頭!”

    絲瓜居然就是蛇信?這個成天忙著賣房子租房子的房產中介居然是領路蛇信,這個跟我坐在馬路牙子上侃大山喝兩塊五廉價啤酒的人是領路蛇信?他居然還是六道之尊?我無法相信,我楞在當場,整條西寶興路在旋轉,頭上的梧桐樹在旋轉,腳下的大地在旋轉,整個魔都都在旋轉……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