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9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整個歐洲黑暗世界的力量系數積攢起來,是巨大的,是足以摧枯拉朽般瞬間摧毀任何一座城市的,整個歐洲的殺手精銳被迅速的集結起來,這是一場魔都對歐洲大陸的戰爭。黑暗世界里常有的小規模的幫派火并,如果用來對比那次的陣勢,就像是個三歲的孩子在裝甲車前揮舞木刀。形式似乎從未這樣惡劣,道上人心惶惶,b級以下的菜鳥們一邊逃離魔都,一邊詛咒殺手公會的長老團,僅僅為了一個喪心病狂的喪門星,魔都這片地盤,這片基業,眼看著就要片瓦無存。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過慣了安穩日子的人們總是懼怕任何動蕩,魔都殺手公會長老團卻出人預料的沉默。他們在停跳上發布了一封公開信,一封戰書……”朱顏的眼睛閃爍不定,這些江湖舊事實在是讓人心潮澎湃,我能很明顯的察覺自己血液的流速在加快,我暗暗攥緊了拳頭,這才是大場面啊。

    “戰書怎么寫的?”我問。

    “那封信其實是一段視頻,視頻里只出現了一雙尋常的不能再尋常的手掌,甚至有些蒼老,手背上隱隱有幾個灰褐色的老人斑。那雙手掌左手無名指佩戴著一枚銀色的戒指,四四方方的戒面上有兩柄交叉的劍纏繞著一個字母,大寫的s,這是黑暗世界王者的標志,唯有s級的殺手才會擁有這么一枚戒指,那只左手輕輕的,慢慢的揮向右手,輕的像母親掖上孩子的被子,慢的像足球場上射門的鏡頭回放。那左手漸漸的就亮起來,自內而外的散發著藍色光芒,那層光就像是火焰一般靈動,又像水波一樣溫柔,五根纖瘦的指骨在那光里若隱若現,在手掌前方的光焰足有半尺長短。這光的最前緣輕輕的擦過右手的食指,就像是燒紅的刀刃滑過凍結的豬油,有淡淡的青煙溢出。半只食指悄然從第二指節處斷開,掉在鋪了白布的桌面上。那右手卻沒有一絲一毫的顫抖,穩的就像是那半截食指從來就不屬于這只手掌。”朱顏的眼睛這時亮的就像是星辰。

    “這是變魔術?”我問。

    “別打岔,再打岔,小心我抽你啊!”朱顏瞪起杏仁眼,厲聲痛斥我,我只好沉默。

    “那左手將掉下的食指輕輕的撿起來,挪到一旁,用右手食指在那白布上寫了一行血字。‘半指賠罪,若要戰,便來戰!’視頻到了這就嘎然而止。這就是傳說中的先禮后兵,魔都殺手公會的底氣就在于有這么一個極其強大的s級殺手。一個s級殺手放下身段切了半個指頭賠罪,這面子是給足了。你們要動手,我也不怕你,這個不知道姓名的s級殺手露的這一手化氣為刀那是極為高明的武功,內力從無形、無影、無色而凝聚為可以控制的藍色罡刃,說削鐵如泥那幾乎是有些糟踐了這功夫,就咱們這兩扇鈦合金門在他面前恐怕就是紙糊的,這是我平生唯一一次見到s級的亮相,停跳就像是炸了鍋一樣,這視頻就像是投入平靜湖面的一粒石子,水波向四面八方蕩開,各方的回應迅速反饋回來。魔術,魔術你大爺!”朱顏又開始罵我,很是為我的不識貨感到痛心疾首。

    “后來怎么樣了?”我厚著臉皮問,內力,老曹頭改造我的時候似乎提到過這詞,當時他痛斥我是根骨差、基礎差、連內功也沒有,完全就是個先天不足的廢物。我無從想象這虛無縹緲,只在小說中見過的字眼,竟然有如斯強大的威能。

    我從前在建筑工地見人用氧氣費九牛二虎之力切割鋼板,我好奇的問過這氧割的溫度是多少,那人告訴我是3200度。用氧氣切割鈦合金鋼板我估計是不太可能的,這所謂罡刃僅僅溫度就肯定要遠超320<!--中间广告位置-->0度,這一刻起,我才真正知道無堅不摧這四個字的真正意思,而在這黑暗世界里像這樣的王者絕不會只有一個!

    “所謂核武器最大的威力不是它爆炸時候造成的破壞,而是那種威懾,你要敢動我一根毫毛,大家就同歸于盡的震懾力。魔都殺手公會里居然藏了個s級的殺手,這消息就像是臺風刮過整個歐洲大陸,臺風裹挾著暴雨將黑暗世界的人們澆成透心涼,怒火像是被吹熄的蠟燭,只余青煙掙扎繚繞。報復他人固然快意,大象不會介意踩死一只螞蟻,可若是這螞蟻有個親戚叫做毒蛇,這一腳就很值得掂量了,一個a級殺手能造成的破壞已經過于夸張,一個狂怒的s級殺手,可能會將大家都送去地獄。而那根斷指所展示的決心,那沉默的臺詞就是人絕不會交,要想死,你就放馬過來。”朱顏驕傲的像是一只開屏的孔雀,彈丸之地的魔都,區區一個魔都殺手公會,就敢硬撼整個歐洲,這確實是個壯舉,值得驕傲的榮光。

    “整個歐洲就沒有一個s級的殺手?可以與之抗衡?”我很是不解。

    “有自然是有的,可是到了這種層次的高手之間的較量,那是分不了勝負的,一旦出手就是生死立判。照理說同為s級,應該本事差不多吧,實則不然,這s級里也有強弱之分,這一手罡刃震住的不僅僅是我,是整個世界!整個地球黑暗的國度都被震動了,日本、美國、南美、非洲這些規模宏大的殺手組織迅速的表明了態度,他們不要戰爭,先挑起戰爭的一方將會所有人聯手摧毀。為了一個a級殺手,為了二百零三條人命,毀滅整個世界,這顯然是非常不合算的事,歐洲人只能偃旗息鼓。”

    “可憐的歐洲人!這次踢到鐵板了,誰能知道一個喪門星能引出這么厲害的一個高手來……”我說。

    “是啊,哈哈哈哈,無法報復的歐洲人,就像是被人強行戴上了一頂綠帽子,可是這面子還是要的,行走江湖,面子那是第一要緊的,人家不給面子,自己找補!歐洲人很快也在停跳上發了封公開信,宣稱整個歐洲大陸都不歡迎喪門星,要是敢再去,一定要宰了他,而且要把他的人頭掛在埃菲爾鐵塔的塔尖上。其實這意思跟武大郎對西門慶說,你睡潘金蓮一回就夠了,再來我可跟你急!哈哈哈哈,所以這喪門星殘葉已經是道上近年最大的傳奇,風頭正勁的人物。”朱顏笑得肆無忌憚。

    “無緣無故,憑什么為他出頭啊?還搭上半根手指頭!莫非是那老家伙的私生子……”我靈機一動,正猜呢,腦袋上一陣巨痛,是那朱顏砸了個玻璃眼球,正中我的額頭。疼的我齜牙咧嘴,很快就腫起一個小包,我一邊用手揉著那包,怨恨的瞪了朱顏一眼。

    “力挽狂瀾三萬里,砥柱中流負萬均,這可是前輩英雄,也是魔都這小池塘至今平安無事、風平浪靜的救星,你需要有適當的尊重,不過也說不準啊,這殺手公會以往不是這么護短的,但是若是把人交了出去,怕是人心也是要涼的。殺手公會本就不是什么嚴密組織的黑幫,大家守著一塊地盤吃飯,有規矩大家都好掙錢罷了,這也算是近十年來黑暗世界最大的波瀾了……”朱顏說。

    “渡者六道干嘛呢?出這么大的事,就一點動靜沒有?”我問。

    “怎么沒有,你們六道那只死螞蟻可是樂開了花啊……他說束手束腳這么些年,可算是盼來一回大買賣了,他摩拳擦掌、躍躍欲試、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一樣……”朱顏頭搖的像撥浪鼓一樣。

    螞蟻,開路羯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