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7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這四個人的外號怎么來的?”我一邊把玩著據說跟我匹配度很高的眼珠,一邊問朱顏。

    “這可說來話長了,骨灰盒的灰,只殺煙鬼,用的武器永遠是金屬撥片,沒有人看到過他的出手,被他盯上的人,無一例外都會變成骨灰盒里的骨灰。個性孤僻,不喜言語,又瘋瘋癲癲的沿街賣藝,曲目一萬年不變,不會說話的愛情。他就像是一只不會說話,卻錄制了安魂曲可以循環播放的骨灰盒。所以人們才叫他骨灰盒。他出手次數不多,因為煙鬼的數量本來也不會太多。”朱顏頗有些百曉生的意思,這些江湖逸事耳熟能詳,張口即來,還說的頭頭是道。

    “跟他正相反的是剃刀慕二,慕二簡直就是臺開足了馬力永不停歇的殺戮機器,他就是柄鋒利的剃刀,刮胡子、割韭菜一樣一茬茬收割人命,他不挑任務,不挑目標,連e級的訂單也接,老虎殺人多,他比老虎殺的更多,這個人而且從來沒失過手,道上風傳他是最接近s級的人,他殺人用的就是一把剃刀,刀光一閃,喉嚨一刀割斷,血液從目標頸部動脈噴射出來的時候,會濺的天花板都一片血紅,這就是剃刀慕二……非常棘手的家伙,處理他的殺人現場非常麻煩,白手套們個個叫苦不迭。”朱顏皺著眉毛,顯然這個慕二確實不是一盞省油的燈。

    “人屠夜雨,喪門星殘葉又是怎么回事?”我接著問,

    “人屠夜雨,就比較特別了,這個人簡直是跟我有的一拼,他是殺人的藝術家,他殺人就像屠戶宰豬殺牛一樣,有著一整套嚴格的流程,他都是預先制伏目標,帶回去慢慢殺,說殺你一萬刀,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刀的時候,人一定還活著這殺多久則不一定,要看他的心情,以及他接單的頻率,最長的一個據說殺了三個多月,道上流傳說他把目標像牲畜一樣圈養起來,也有人說他吃人肉,但這個真假就不好說了,不過空穴來風,未必無因。有的雇主太仇恨目標,特地重金指定人屠夜雨接單,就是為了讓目標在死之前,飽嘗那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絕望與痛苦。這個人很神秘,幾乎沒有人見過他,也不知道他長什么樣,因為他從不跟人合作,反正每一個目標最后都會消失不見。”朱顏說。

    朱顏言語間頗是推崇這位人屠,殺人一刀足矣,這人屠夜雨卻要殺一萬刀,正常一米七五左右男子的人體表皮面積約為兩平方米,這么狹小的面積里,要密布一萬道刀痕,還要不死,難怪殺起來是如此得慢,凌遲,自秦代就開始的酷刑,又稱活剮,最重不過三千六百刀,這人屠好生了得,難怪說是跟朱顏這開人體器官博物館的怪胎有一拼的“藝術家”

    “喪門星呢?”我問。

    “喪門星殘葉,道上的傳奇,魔都首富劉毅死后,二個同父異母的兒子掙奪萬貫家產,對簿公堂。這時候停跳上突然出現了一張巨額訂單,一億的金額,買二兒子劉山全家的性命。那二兒子在法國布雷斯特買了個背山面海的豪華莊園,帶著老婆、兩個**、四個孩子,躲在莊園里,負責莊園保衛的則是世界上最頂級的保安公司黑水,八小時三班輪換,每一班是荷槍實彈的四十二個人,也就是說那莊園里的全副武裝人員隨時都有八十多個,這黑水的人員構成絕大多數都是各國特種部隊退役的精英。這殘葉卻接了這張<!--中间广告位置-->單,單槍匹馬的去了歐洲,一夜之間他一個人將那莊園變成了一片焦地,沒有一個活口,雞犬不留。二兒子全家死絕,黑水的武裝人員死絕,就連莊園里的門衛、園丁、女仆、管家統統死絕,就連劉山養的五匹賽馬也死絕。他把所有的尸體摞在那豪宅的大廳里,堆成了一座尸山。他澆上汽油放了一把大火,史稱摩爾莊園慘案,整個歐洲都被撼動,警方對媒體披露的死亡數字是二百零三,二百零三具焦尸,最小的孩子才三歲。后來他就有了這個外號,喪門星。”朱顏的神情變的很凝重。

    割喉嚨的剃刀,殺煙鬼的骨灰盒,殺人如同藝術般的人屠,最讓我咂舌的卻是這喪門星,雞犬不留,喪門星啊喪門星,一張訂單就殺了二百零三個……單獨看這一億數字巨大,可要除以這人數,似乎又不算什么,此外白手套這又是一個新詞。

    “白手套是什么?”我問。

    “唉,你真的是什么也不懂啊……白手套是專門負責處理殺人現場的痕跡,檢查衛生最好的手段就是用白手套擦拭,有一丁點灰塵也能一目了然。白手套們能讓最老資格的法醫與條子也無法找到一星半點線索,這就是白手套!無論是毛發、體液、指紋、足跡,就連滲進了地毯的血液都能處理,除了白手套、清道夫、還有專門負責安全運送尸體到指定地點的司機,他們叫做管道工,他們只負責運送尸體,其他一概不管。殺手殺人,白手套處理現場,管道工運送尸體,清道夫則處理尸體。像人屠夜雨這種從來不跟人合作,一手包辦的很少見。像喪門星也就是在歐洲才敢這么干,在魔都他可老實多了。摩爾莊園慘案差點就引發道上的大火并,英國、法國、德國整個歐洲殺手公會差點就殺過來興師問罪!歐洲各國警方甚至派出了各自最精干的人員組成聯合小組,要偵破這個案件,至今這起滅門慘案國際刑警方面仍未放棄。”朱顏說。

    我目瞪口呆,啞口無言,還真是流水線作業,各人只負責自己手邊的部分,難怪外面那煙鬼死后迅速的出現在了特尸科,這之間可能灰只是飛出了三道撥片,其他事情他手指都不用動一根,可是這訂單的錢又是怎么分配的?

    “煙鬼的懸紅怎么分啊?”我好奇的問。

    “停跳會自動進行分配,常規比例是殺手占六成五,白手套分一成,管道工半成,清道夫兩成到三成不一定,我這樣的必須是三成!一切簡單的很,殺手在停跳上接單的同時下單招募人手,需要白手套、管道工、清道夫,大家無需見面,訂單履行后,停跳會自動支付各人的酬勞,打入銀行卡也可以,現金支付也可以,指定地點的儲物箱也沒問題。一切都有條不紊自動運行。像骨灰盒跟我完全不認識,但是這樣的合作已經有過幾次了。”

    “最近因為你,所以我接單比較勤快,老曹頭說要讓你看到盡可能多的殺人手法,所以那煙鬼才會一大早就被管道工送來躺在外面。”朱顏微笑著對我說,顯然這是一個天大的人情,老曹頭的面子。

    啞巴吃黃連,就是我現在的心情,苦的連牙根都在發顫,這三個月到底要怎樣才能熬過去……老烏賊真可謂是“算無遺策”他那全套菜單又會是什么折騰人的玩意,絲瓜啊絲瓜,你可真是坑苦了我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5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