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朱顏的淚就像是滂沱大雨一樣傾瀉,我輕輕撫摸她的頭發,這個自稱老娘、姑奶奶、姐姐的女人,哭的像是個流浪的無依無靠的孩子。我看著她脖子上的漆黑的鎖孔刺青,我大致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心門永鎖,絕不再開。白發雖未生,朱顏已先悴。

    生離死別,情根深種,死去的老虎像是流星劃破天際,后來者無法追趕,也無法綻放老虎那樣耀眼的光華,這朱顏的心已經伴隨著老虎死去,再也沒有人能走進她的心門。那個孩子怎么樣了?看朱顏這身材卻不像已經生養過的樣子,我疑竇重重,卻又不敢開口問她。

    她足足哭了半個多小時,才止住了哭泣,我的肩頭已經狼藉一片,她抽噎著推開我,她說:“謝謝你,菜刀,從來沒有機會跟人說這些……”我抽了幾張紙巾遞給她,我說:“鼻涕擤擤,都流進嘴里了……”

    朱顏被氣的差點樂出來,她咬著嘴唇,臉上紅一陣白一陣,搶過了紙巾,擤了擤鼻子,俏皮的鼻子微微發紅。沒正形有沒正形的好處,好處在于,氣氛不再像之前那樣沉重,這一通發泄對于朱顏的心理健康有很重要的作用,與人分享快樂,會更快樂,與人分享憂愁,苦痛會被分擔。

    我看著她大著膽子問了一句:“孩子呢?現在好么?”朱顏苦笑著搖了搖頭:“是個女孩,老虎喜歡的女孩,可是后期去孕檢的時候,說是因為我太勞累,又或者是巨大的心理壓力導致,孩子有嚴重的先天畸形,只能做流產……沒保住,我挺對不起老虎的,連一點骨血也沒給他留下,可是即使生下來,對這孩子太不公平,連個健康的身體也沒有,這漫漫人生路她要行走的多么艱難。”

    空氣又開始變的沉甸甸的,我有些后悔,我說:“不該問這個的……不好意思啊……”朱顏像擠牙膏一樣勉強笑了一笑,她說:“沒事,命里注定沒有做母女的緣份,有我這么個清道夫母親,也未必就是件好事,或許等以后,我洗手不干的時候,再去領養個孩子。”我猛點頭,就像是商店里擺著的招財貓,這個主意我是極為贊同。

    “你不好奇老虎死了以后的事么?”朱顏沒好氣的說,我說:“好奇,只是不敢問……”朱顏狠狠的剜了我一眼,長嘆了口氣。

    “那一千萬老烏賊分文未取,說這是渡者六道全體的意思,我猜,可能這就是保住我不死的代價,他們出手抓住老虎,由我親手殺死老虎,而老虎的懸紅則取消。不管怎么說,我這條命算是保住了。”朱顏說。

    “老虎的尸體怎么處理的?燒掉了?”我又問。

    “殺手公會是極其謹慎的,他們同樣怕神通廣大的渡者六道在那半步黃泉丹上做手腳,他們派出了最老資格的清道夫驗尸,確認腦干反射全部消失、心臟停跳、呼吸停止、瞳孔放大,脈搏消失,尸冷明顯,尸體僵化反應明顯,確認了老虎是實實在在、徹徹底底的死亡。”朱顏咬著牙齒說。

    這一長串學術專用詞,大致能聽懂,唯有那尸冷和腦干反射我不太明白,我只好厚著臉皮問:“這腦干反射和尸冷是什么意思啊?”

    朱顏氣的搖搖頭:“無知是文明發展<!--中间广告位置-->最大的敵人!就算是豬也是有腦子的,腦干反射,判斷腦干正常神經反射以及病理神經反射的存在與否,不存在則說明已經腦部死亡,尸冷指的是尸體的溫度下降,人是恒溫動物,低于恒定溫度,或者高于恒定溫度,體內器官將無法正常運轉,通過藥物假死是無法降低體溫的。”

    我這才恍然大悟,這殺手公會確實棘手的很,他們怕的就是老虎假死,倘若不是忌憚老烏賊,我估計他們會在尸體心臟上直接補上一刀。假死這倒是暗渡陳倉,瞞天過海的一著妙計,以后萬一有人追殺小爺,倒是可以用上一用。

    朱顏接著往下說:“為了老虎尸體的處置權,又發生了劇烈的沖突,殺手公會說他們來處理,一把火燒了,這事就到此為止。我卻不肯,我像是發了瘋一樣撲在老虎的尸體上,我那時只有一個念頭,誰敢燒老虎,我就跟誰拼命,就算是用牙齒,也要咬他一塊肉下來。命沒有拼成,我腦袋后面被人重重的打了一記悶棍,我眼前一黑,就昏迷了過去。”

    “這人死如燈滅,燒與不燒又有什么區別呢?”我有些不解,老虎已經死了,肯定沒有任何復生的可能,好容易保住了性命,為了具尸體要是再引來殺身之禍,豈不是太不理智了么?

    “我朱顏是個尸體魔術師,你還記得么?我是個清道夫你記得么?我既然愿意守著植物人的他過一輩子,這死了跟植物人又有什么很大的區別?老虎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誰也不能!!!”朱顏開始咆哮,我則想,你人都被打昏了,這絕對是作死的節奏,所幸今天你還在我面前,沒被殺手公會弄死,真是你造化大啊,我違心的點點頭附和她。

    “打暈我的是老曹頭,我那副瘋瘋癲癲的樣子他沒法跟人交涉,他說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錢能擺平的事,拼命干嘛……蠢到沒藥可救……他后來告訴我,買老虎的尸體花了他整整二百萬,年息百分之十五,有他懶得動彈的時候,就替他收拾一下尾巴,替他完成幾張訂單,這錢就從訂單里慢慢的扣。”

    錙銖必較,小肚雞腸,一毛不拔,確實是這死老鬼的性格,這死老鬼似乎是故意得不讓人感激他,不讓人欠他人情,他每干一件好事之后都要辦點狗屁倒灶不上臺面的事,比如他用火鍛膏改造了我,卻折騰的我死去活來,他救了朱顏,抓了老虎,搭了一粒人口即死的丹藥,掏了二百萬買具尸體,一千萬說不要就不要了,卻非要收那百分之十五的利息。

    “那你到底要這尸體干嘛啊?”二百萬買具尸體,我簡直哭笑不得,我簡直又想去換算成牛肉面,數額太過巨大,心算實在是算不過來……只得作罷!

    “死亡阻隔不了我們的愛情,無非是他先去個幾十年,他一定在奈何橋頭等著我,生生死死在一起,他答應過我的。就算是他死去了,他也一直陪著我呢,菜刀,你不是好奇那第四扇門后面是什么嗎?你想不想見一見老虎?”朱顏眸子深邃的就像是一個漆黑的隧道,我的汗毛一根根豎起來,脊背上的冷汗涔涔而出,冷汗粘住了衣服,我混身冰冷,她竟然把那尸體保留到了現在……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