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沉默,就像是死亡一樣的沉默,傷疤被重新揭開的疼痛是如此的劇烈。如同被綁在火刑架上灼烤,每一寸肌膚都在燃燒。痛失所愛,還是自己親自動手,朱顏的心底這道傷痕該是多么的巨大,我不敢發問,也無從安慰。

    外面那個煙鬼七天殺了三十二個人,朱顏的前男友更是被稱為魔都之虎,僅僅三年,就是一千二百一十八條性命。我震驚于這個數字之外,也好奇朱顏這么一個清道夫究竟是怎樣殺死她男友的。c級的煙鬼已經是非常棘手的人物,不然也不需要全魔都的殺手都出動。這a級的,怕是整個魔都也不會有幾個的厲害角色,怎么就死在了朱顏的手里?可是我不能問,這等于是在對方血淋淋的傷口里狠狠的撒上一把鹽,我只能默默的喝酒。

    “一千萬,殺老虎的這張訂單是一千萬,我親手殺了他。”朱顏終于打破了沉默,為了錢?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朱顏怎么看也不像缺錢的人,其次,這老虎三年間和她搭檔完成了1095張訂單,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一個c級殺手出動就要十萬的價碼,遑論a級?

    “你缺這一千萬?”我掙扎了許久,終于還是說出了口,朱顏沉默了足足有五分鐘,氣氛頓時尷尬的就像是在女浴室偷窺被人抓了現行,我很是后悔。

    “我不缺錢,可是我不愿意他死在別人手里,他就算是死,也只能死在我手里!外面那個煙鬼倘若是個危險的手榴彈,老虎他就是一輛火力全開的坦克,他會碾壓、殺死所有阻擋他前進的人。他是輛失控的坦克,不分敵我,殺死所有周邊范圍內的可獵殺目標。”朱顏又在顫抖,我聽見樹葉上一滴露水掉進了湖泊類似的聲音,淚和酒混在一起的味道我從未嘗過,但我卻知道,那比黃連更苦一百倍。不分敵我,失控的煙鬼就連自己的愛人也會照殺不誤。

    “嗜血可能是潛伏在人體內的一只野獸,這只野獸隱匿著它的身體,它小心奕奕的長大,以人性的陰暗與暴戾為食,等到它足夠強壯的時候,它就吞噬它的宿主,控制這具軀殼,制造更多的殺戮,直到被毀滅之前,它所到之處,尸山血海、白骨盈野。”朱顏的講述沉重的讓我透不過氣來,就好像是胸口上壓了一個巨大的沙袋,我痛打我前老板的時候,我是快意的,是享受的,是沉迷其間的,難道嗜血同樣潛伏在我體內?我開始憂心忡忡,搞不好我就是下一個煙鬼。

    “在他沒有成為煙鬼之前,我們是幸福的,快樂的,甜蜜的。我們就跟普通人一樣,我們去菜場買菜,我們燭光晚餐,我們用食物互相喂對方,我們看電影,我們逛街,我們做愛,我們計劃婚后要幾個孩子,我們不僅是搭檔,還是戀人,可是噩夢來了。他開始經常做夢,做夢的時候,他大汗淋漓,他面孔猙獰,他害怕的像是被父親毒打藏在床下的孩子,我從未見過這樣的老虎,脆弱而危險,疲憊而焦灼。”朱顏說。

    “……”

    “這一切都是從殺死了這個孩子開始,這個玻璃罐里的孩子。這個孩子無時無刻的纏著他,在他的夢里出現,漸漸的,他殺過的每一個人都出現在他夢里,他們排著隊,什么話也不說,帶著血淋淋的傷口看著他<!--中间广告位置-->。他漸漸的不敢入睡,即使入睡也只能睡短短的十幾分鐘,他做夢的時候,就是他最危險的時候,就在夢里他甚至三次差點就把我掐死,我能活到今天,實在是運氣。他于是試圖將我從他身邊趕走,我不肯,沒了我,他會崩潰的更快。”朱顏說。

    “……”我繼續沉默。

    “他罵我臭**,爛女人,我不走!他于是把我所有的東西打包,從25樓扔了出去,我不走!于是他就叫了兩個雞到家里來,當著我的面跟她們做愛,我不走!我就不走!我就下賤的跟塊牛皮糖一樣的黏著他,我下賤的就連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可是我不走!老虎是我的男人!他趕我走是怕傷到我……”朱顏拿過酒瓶給自己又滿滿的倒了一杯,下賤嗎?我不覺得,我只有佩服,我一口喝干,也滿滿倒上了一杯。

    我無從理解這種傷害對方,讓對方遠離,出發點卻是因為愛對方的愛情,我只知道刺猬擁抱在一起取暖,會把對方扎的鮮血淋漓,朱顏自嘲的語調一絲一毫也不可笑,她只是為了愛情,寧可將自己的尊嚴拋棄,哪怕卑微如塵,也絕不放手!

    “后來呢?”我問。

    “后來,他就帶我去他的殺人現場,他當著我的面,一拳一拳的虐殺目標,他把目標打的骨肉成泥,他把目標殺的花樣百出。他把一家三口的尸體在床上擺的整整齊齊,卻不許我處理現場,他不吃不喝的睡在尸體里,任憑尸體發臭,我還是不肯走,我是個清道夫,這種場面嚇不住我。你知道么,菜刀,最最刺激的是有人敲門,或者電話鈴突然響起,他說,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朱顏呵呵的笑,笑的凄厲無比,這笑卻比哭更痛,就像是一萬片碎玻璃在割肉,渾身上下全是血,我的手開始顫抖。

    “再后來呢?”必須要讓她講出來,像這樣的事倘若繼續悶在心里,朱顏離瘋也就不遠了,這樣的事甚至跟她的閨蜜優優也無法傾訴,而我恰恰是個適當的對象。

    “他開始不接訂單,他開始僅憑喜好就殺人,鄰居遛狗沒有處理狗的大便,殺!電臺主持一句話說的太沖,殺!孩子要買玩具賴在地上不走,母親打了兩下,兩個統統都殺!賣水果的短斤缺兩,殺!**旅館小**做愛叫床的聲音太響,殺!最離奇的是,他去動物園,看見了一只猴子,瘦骨嶙峋的猴子,為了這只猴子受到的虐待,他殺掉了動物飼養員……他不吃不睡,不分白天黑夜像幽靈一樣游走在魔都,殺光所有他看不順眼的人。而我則是花費無數的錢和精力,替他清除一切他已經成為了煙鬼的痕跡……我不想他死……我舍不得……即使他已經是個煙鬼。”朱顏說。

    “唉……”我一聲長嘆,煙鬼與清道夫的愛情,竟然是這樣的一曲悲歌,失去了神智的煙鬼,與不離不棄的戀人,愛情這東西,在錯誤的時間、地點,遇到了對的人,同樣不會有好的結局。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愛情,相比老虎和朱顏,又算得上什么。

    “可惜,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墻,紙終究是包不住火,道上的人很快就發現了他的異常,一張巨大的網開始張開,殺手公會對老虎的捕獵開始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