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手足無措的在朱顏身旁蹲下,看她這情形不是心臟病就是哮喘,這可如何是好?人工呼吸跟心臟按壓不知道有沒有用?這可是個絕佳的揩油機會,旋即我就想到她那根紅色球棍,被那東西狠狠掄上一棍,我可受不了。我重重的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救人要緊,想他媽的什么呢!再孫子也不能這會趁人之危!

    “辦……公……室……抽屜,有……藥……”朱顏就像是隨時都會斷氣,這句話斷斷續續,努力了十幾秒,聲音很微弱,她的臉已經紫的發青。我不敢怠慢,竄去隔壁她的辦公室,她那大班臺正中有個抽屜,我拉開,那里面躺著一把銀色的小手槍,還有四五盒子彈。這槍我認識,我曾經在地攤上花五毛錢買過本處理的舊雜志,這雜志叫當代兵器,那雜志上就有這把槍,這是比利時產的勃朗寧。

    看來這女人還算是有一絲理智,她沒提著槍去抓奸,真是陳家明的運氣。剛剛還好沒吃她豆腐,按照這女人的脾氣完全可能一槍崩了我,然后直接扔進焚尸爐。我慶幸自己做出了明智的選擇。除了這槍還有幾盒叫舒喘靈的藥,我拿起一盒打開,這東西居然長的像手槍,不過是塑料的,也沒有扳機,這玩意怎么用?研究了一會,原來按壓槍管長的那端,槍把這里會噴出氣霧。

    我跑回到朱顏身邊,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朝她嘴里連噴了四五十下,然后我盤腿在她身邊做下,不時用手去探一下她的鼻息,她的眼睛已經閉上,怕她躺的不舒服,我又跑去隔壁沙發上拿了個靠枕還有紙巾,我把靠枕小心奕奕的給她墊在腦袋下,再用紙巾把她嘴上的血擦的干干凈凈。還真別說,伺候我爺爺跟伺候美女感覺完全不一樣。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我暗暗腹誹,朱顏的臉漸漸恢復了白皙,呼吸也慢慢放緩,她的手也已放松下來,我那顆懸著的心漸漸放下,看來是死不了了。她要是死了我這練膽怎么辦,老曹頭那我怎么交待?其次,她這么激動也是受了我的刺激,活活氣死一個清道夫,不知道說出去會不會很牛逼。我正胡思亂想,那朱顏的眼睛睜開了。

    “謝謝你!”她臉上帶了些紅暈,她盤腿坐起來,面對著我,這也沒副牌,沒副象棋,這姑奶奶要干嘛?“死木頭,你轉過去,給我靠一靠吧。”這句話沒有命令的口吻,卻有征詢的意思,她跟我說話頭一回這么客氣。那是自然,老子現在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但我還是很聽話的轉了過去。

    朱顏和我背靠背的坐著,就像是一對戀人,沒有綠草、沒有鮮花、沒有清風、沒有和煦的太陽,只有一屋子的人體標本,還有外屋那幾百具尸體,這場景很詭異!但這就是我第一次和異性的親密接觸!朱顏沉默了許久,我能感覺到她的肩膀在輕輕的顫抖,還有嘆息,偶爾聽到抽紙巾的聲音。

    她在哭,堅硬的像石頭,脾氣像烈馬一樣的朱顏在哭泣,她讓我轉身是為了不讓我看見她的眼淚。我只能保持沉默,她不需要我的安慰。哭吧,丫頭,痛痛快快的哭一場,遠比收集人體器官要來的痛快。我伏低身子,像是可以調節角度的椅背,讓她靠的更舒服一些。

    朱顏把頭靠在我肩膀上,她沒有發出抽噎的聲響,只是我的肩膀卻慢慢濡濕,無論她是火藥桶、地頭蛇、清道夫還是尸體魔術師,這一刻,她<!--中间广告位置-->只是一個女人。堅強的盔甲卸下,傷心就如泉涌,大樹蔥蘢如蓋,卻有幾個知道,樹心百孔千瘡。

    “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你愿意聽么?”朱顏突然幽幽的說。

    “恩!”我說。

    “我們都是屬于黑暗世界的人,無論殺手、清道夫、渡者,我們身上藏了太多見不得人,見不得光的秘密,所以愛情,對我們來說是奢侈品。殺一個國家元首或許很難,愛情則更難……我們無法與普通人一起生活,哪怕是一句夢話也可能給對方帶來殺身之禍,我們也無法偽裝成普通人,因為夜幕才是我們出沒的最佳保護,我們是一群不定時的炸彈,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粉身碎骨。”朱顏長嘆了一口氣,那種無奈濃的就像是一杯苦酒,我現在非常想喝酒,而且是烈酒!

    “有酒沒有?要烈酒!”我問朱顏,朱顏說:“辦公室冰箱里就有。”我興沖沖去到隔壁,打開冰箱,只找到瓶伏特加,才四十度!聊勝于無,就它吧,我再拿了兩個杯子回到隔壁。

    “你喝不喝?”我問朱顏,她果斷的點了點頭,是啊,干嘛不喝呢,一醉解千愁,萬般酸楚,重重苦痛,都能用酒暫時淹沒。我倒滿一杯,放在朱顏手邊,她臉上淚痕已干,她見我看她,就用手擋住臉,“看什么看,滾回去坐好!”我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接著把酒瓶放在兩個人中間,端了杯酒,坐回去繼續給她當靠背。

    朱顏咕嘟的喝了一大口,又沉默了一會,她繼續說:“后來我就遇見了他,他那時只是個e級的菜鳥,卻滿世界嚷嚷他遲早要殺進殺手之王的榜單,他這么個菜鳥居然就敢來找我合作,我覺得很新鮮,很好玩,就答應了他。我們在一起三年,他接了1095張訂單,殺了1217個人,你不用奇怪,有的訂單是要殺到全家死光,雞犬不留。他殺的太多,殺的太勤,他殺的人就包括那個未出生孩子的母親,這個孩子要是算上的話,應該是1218個。”

    我猛喝了一口,她前男友簡直就是個勞模,三百六十五天年中無休,每天一張訂單,1218啊,天啊!這么些尸體要是摞起來,那會是一座小山!不知道他使用什么樣的手段殺人?兩個人又怎么就從搭檔走到了一起?

    “三年,他從一個e級的菜鳥,一路殺成了a級,他叫老虎,道上的人叫他魔都之虎,這外號還有層意思,就是吃人不吐骨頭,著了魔的野獸。我知道你想問我喜歡他什么?你沒有見過他練拳的樣子,他就真的像是一只出閘猛虎,他的拳頭密得像是雨點,汗珠像是銅融化后的銅汁一樣灑落,特制的沙袋被他一拳轟破的時候,那些沙子灑滿他全身的時候,他就像個孩子一樣哈哈大笑。我喜歡他的張狂、上進、認真和野心,我喜歡他眼睛里永不退后的堅韌。”朱顏的聲音里有一絲迷醉,這是這場愛情里最美好的部分,我沉默不語,這樣的男子又有誰會不喜歡呢?

    “后來怎么了?”我忍不住還是發問。

    “他變成了煙鬼……”朱顏猛喝了一口酒,她靠著我的背在劇烈顫抖,我不禁有些鼻酸,這條路的代價就是寂寞,朱顏、絲瓜、老曹頭,他們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活著,命若琴弦,無人相和。

    這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