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0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看著玻璃瓶里那個沒有機會睜開眼睛看一看這個世界的孩子,殺意開始沸騰,我一定要宰了這個畜牲,一定要!我要打斷他渾身的每一根骨頭,再剖開他的胸膛,看看他心的顏色,是不是黑的跟炭一樣。

    “你想殺他?你就趁早死了那條心吧,雇主信息是絕對不可泄露的,這也是規矩,你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告訴你雇主是誰,莫說我還不知道。”朱顏一桶冷水澆下來,她走到椅子邊,一屁股坐下去,她低著頭,左手輕輕按壓她的太陽穴,右手按動遙控器停止了音樂,白色圓柱也停止了轉動和起落,人體器官博物館里一片死寂,只能聽見兩個人粗重的呼吸。

    “總要有個理由吧?這么小的孩子,他既不可能有威脅,也不可能跟他爸有利益、財產之爭,為他媽的什么理由就要殺自己還未出生的孩子啊?”我出離的憤怒,我在對著朱顏吼叫,對著這只母老虎吼叫,那一瞬間我完全忘記了這只母獸的威風和厲害,我滿腦子只有這出血淋淋的慘劇。李建國已經付出了他的代價,而這個畜牲可能依然活的逍遙快活,他現在可能正滋潤的喝著紅酒吃著牛排,衣冠楚楚的在泡妞。

    朱顏抬起頭,她沒有發怒,她斜著腦袋看我,那雙眼睛就像是“正本手作”一樣閃動著寒光,像是刀子在剜肉一樣的看著我,她站起來:“**的給我閉嘴,輪得著你發怒么?你這會正義感開始爆棚,化身為正義的使者來譴責我?你是不是忘記了你自己的身份啊?你是個殺手,你敲三下自己的豬腦袋,你搞搞清楚!”

    我啞口無言,除了砸前老板那一煙缸,我這輩子沒有傷過人,眼下這雙手可謂清清白白,可以后呢,三年后,假如我接到這張訂單,我又該何去何從?所謂道德,所謂正義對一個殺手來說,有意義嗎?沒有嗎?我低下了頭,我沒有答案。

    “要說理由,這孩子投錯了胎,也只有這個理由了。目標不是這個孩子,而是他的媽媽,他媽媽是個被**的小三,外地來的魔都,除了有個好身材,一張漂亮的臉蛋,什么也不會。這魔都,居大不易,你是知道的。”朱顏說,我點點頭,生活委實太過艱難,要不我也不會走上渡者這條路。

    “這姑娘為了生活進了夜總會坐臺,那雇主去應酬,就遇見了她,她見那雇主被人簇擁,顯然是個頭面人物,出手又大方,就曲意逢迎,兩個人干柴遇上烈火,一拍即合。在外租了房**起來,說是**其實就是**,這雇主不是什么富豪,只是個手里頗有些權的官員,很是有些灰色收入。**也有**的規矩,不能破壞別人家庭。這世界上要有個**或者小三工會就好了,有公會就有規矩,這孩子也就不會降臨。”朱顏嘆息著說,小三工會,我無語凝噎,這也太有想象力了。

    “漸漸的,這姑娘就有些得隴望蜀,說是愛情也好,說是習慣了優渥的生活也好,說是試圖改變自己的命運也好。總之,這姑娘一門心思就想和雇主修成正果,甚至不惜以懷孕相逼。她去雇主家里鬧,去他單位鬧,挺著個大肚子逼雇主離婚跟她結婚。我大天朝的官<!--中间广告位置-->員,要是有離婚再娶這么一個污點,仕途基本就告終結,再無升遷的機會。那雇主本來早就叫她打掉這個孩子,她死活不肯,非要生下來,說要把這事鬧鬧大。后來,停跳于是就多了一張訂單。”朱顏說。

    我不禁想起被李建國害的跳江漂到吳淞口的那姑娘,那個也是一尸兩命,女人們總是輕易就將自己托付出去,她們像是浮萍一樣在命運的江水中漂流,無依無靠,在水流平坦的地方拼命的生長,卻看不見江底的暗流,當厄運的船只駛來,當貪念的魔鬼**,她們就粉身碎骨。莫說她們,我又何嘗不是如此。

    換了我,在這種被人狗皮膏藥一樣訛上了的情形下,當一場**的游戲變成了人生的賭局,當一個孩子的生命成為了談判的底牌的時候,當家庭即將破碎、事業與前途盡皆付諸東流的時候,還有更多的選擇么?投錯了胎,唯一的理由。唯一一個沒有絲毫過錯的,是這個孩子,他卻已經死去,他被當作一枚籌碼,在賭局中被輸了出去。

    “殺母親的時候,難道就不能留下孩子的命么……”我囁嚅著說。

    “你以為殺手都是慈善人士?送一具尸體去醫院,請求醫院保住孩子的命?還是殺手都是產科大夫,個個都會做剖腹產手術?”朱顏冷笑著說。

    “或者等孩子生下來再殺那女人也不行么?”我繼續堅持。

    “這孩子能生下來,就不會有這張訂單,這訂單若是等孩子生下來再履行,交易就算失敗,這是有時間限制的訂單,完成交易的很重要一點就是時間。訂單不能履行,關系著殺手的等級和排行,失手的次數一多,牌子就砸了,等級與排名會迅速降低。你們這幫殺手眼睛里不就只有等級與排行么,除此之外還有什么?那陳家明是混蛋,你又以為你自己是什么好東西么?呸!冊那娘,男人沒他媽一個好東西!”朱顏開始爆粗口,炸藥的引線開始嘶嘶的燃燒,她這怒火來的有些莫名其妙,我吞了口口水,腦子飛速的轉動,要怎樣熄滅火焰?

    “你卻也不用找那雇主了,殺這個孩子的殺手,我已經殺了他了,我親手送他上的路。這個消息想必能讓你欣慰一點了吧?”朱顏狠狠的盯著我,她的眼睛里布滿了血絲,她緊緊咬住嘴唇,胸膛劇烈的起伏,她的嘴唇上有血漸漸滲出,那血順著她雪白的下巴滴在她的胸口,她就像是只受了傷的母狼,絕望而猙獰。

    “我沒有男人,我男人早就死在了我手里!”去捉奸前朱顏說過的這句話,在我腦海里炸響,那殺手是她的男友……我眼光閃爍不定的看著她,她呼吸粗重的像是風箱。然后她仰面倒下去,她倒在地板上,一只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胸口,一只手徒勞的在空氣里抓撓,她的臉從粉色漸漸就變成紫色,她就像是魚兒一樣張開嘴,吞咽著空氣,眼珠詭異的向上翻,只能看見她的眼白。

    “我操,你可千萬別死啊!你死了,我怎么跟老曹頭交待!這才第二天就克死一個清道夫,老子豈不成了老曹頭嘴里的克死六親的煞星了!”我大喊著跑上前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5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