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幾乎無法用語言表述我現在的心情,震驚?不,除了震驚還有恐懼,除了恐懼還有茫然,第三扇門后,竟然是一個人體器官博物館……一個獨一無二僅僅屬于朱顏的收藏館。高亢的交響樂漸漸響起,于是那些圓柱就循著某種特定的規律時而旋轉,時而起落。

    朱顏閉上眼睛,她的頭顱隨著音樂輕輕搖擺,她的神情陶醉、放松而安詳,就仿佛置身在翠綠的原野中一般,她張開雙臂,深深的呼吸,她的胸脯起起伏伏,像是大海上的浪濤,而我側像是風暴里的一只小小的舢板,隨時會被這波濤打的粉身碎骨,我在祈禱這狂風惡浪早些過去,能讓我安然抵達港灣。

    音樂是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激越時如驚濤拍岸,舒緩處似春風拂面,震撼時驚心動魄,溫柔處冰消雪融。命運,妙不可言,也無法言說,是冥冥中自有定數,還是隨機推演有億萬種可能?命運讓我站在了這里,站在這個詭異的似乎有生命一般的房間里,旁邊還站著一個陶醉的瘋子,我不敢打擾她的沉醉,我默默的四下打量,無數的玻璃瓶里,裝的全都是人體器官。

    心、肝、脾、肺、腎,眼、耳、口、鼻、舌、手、腳、胸、臀、乳,骨、肉、皮、腸、腦……《人體結構學》上有一副圖片,那副圖片上有注釋的所有一切都可以在這里找到,它們在玻璃瓶里,被燈光照射的晶瑩剔透,流光溢彩,姹紫嫣紅,竟然漸漸的就覺得有一種妖異的美麗,攝人心魄的瑰麗。

    我必須要承認,這里的每一樣器官,在克服了恐懼之后,僅僅從審美的標準來說,都是無可挑剔的,我正看著一雙手掌,沿著腕骨切下的一雙女人的手掌。切口處異常平整,肌膚瑩白似雪,指甲像是一個個粉色的貝殼,添一分則太胖,減一分則太瘦。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這都是完美的一雙手,它的主人若是活著,無需貌美如花,就單憑這雙手,就該有無數的男人愿意為她赴湯蹈火。

    “無與倫比,這是造物者的恩寵,是神靈的賜福,是不是很美麗?”朱顏眼睛已經睜開,她問我,我只能點頭。跟外面尸床上的煙鬼相比,那煙鬼的手已經很漂亮,可是跟眼前這一對相比,就完全是天壤之別,判若云泥。大戶人家抱狗填房的丫鬟,遇見了盛裝出巡的公主,這世上,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

    “這些都是你偷來的?”我問。

    朱顏臉上突然一紅,竟然有些不好意思,她咬著嘴唇,竟然有些小女兒家的扭捏,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她不好意思。她就像是個對著家長撒謊說自己沒有偷吃糖的小女孩,她眼珠滴溜溜的亂轉,然后皺著眉頭說:“嘖……其實也不能算偷啦……清道夫么,總是要處理尸體,有時候遇見特別漂亮的東西就順手牽羊一下……與其燒成灰,還不如讓人欣賞嘛……”

    “這就是偷啊,人家讓你毀尸滅跡,你保留這么多標本,要是哪天被條子發現,這得牽連出多少起命案啊……”我小聲的嘟囔,但是這很明顯是非常不專業,很沒有職業道德的行為吧。

    “沒事的,福爾馬林溶液浸泡的組織,通常大片段的dna已經降解,只能檢測<!--中间广告位置-->出4—6個小片段位點,根據這幾個位點無法辨認,再說了,以防萬一,這房間底下不還埋了兩噸**么,此外你看天花板上的那些消防噴淋頭,這也是保險措施之一,噴淋連接的可不是水泵,而是焚尸爐的油罐,這特尸科隨時都可以變成一片火海,條子要找到線索,壓根沒可能。”朱顏很篤定,我不寒而栗,這該死的鬼地方,簡直比炮火連天的戰場都要危險。

    “這事你可得保密呀……這還是我第一次給人家看我這些藏品,你可不知道,收集起來有多難,簡直就是千辛萬苦,舉步維艱啊,好容易才攢這么一屋子呢,明明知道不該給你看,就是沒忍住……”朱顏這話說的,好像還是給了我天大的面子,我苦笑,這好比是給了你一個大嘴巴,還告訴你這是替你拍蚊子,老天爺,給條活路走,行不行啊?朱顏開始興致勃勃的給我介紹那些展品,我的眉毛就像是濕毛巾一樣的絞起來,一滴滴的苦水不停的往下滴。

    “這對胸脯怎么樣?你這小色鬼,肯定喜歡這個吧!”朱顏指著一對ru房,趁她沒注意,我迅速的翻了個白眼,我喜歡也是喜歡活得好么,這切下來的,我喜歡個溜啊!我沒好氣的看過去,那對胸脯沒有吸引我,那旁邊的瓶子卻將我的眼睛牢牢吸住,那是個嬰孩,是個男孩。發育的很好,腦袋上已經有了黑色毛茸茸的頭發,他眼睛閉著,眼線卻很狹長,小小的鼻子又挺又翹,蘆柴棒一樣的小手舉在胸前,雙腿蜷曲,可愛的小雞雞的上面,他沒有肚臍只有一根臍帶。

    臍帶!臍帶!這孩子怎么來的?難道他還沒出生,是在母親的肚子里就死了?我驚恐的看著朱顏,她從興高采烈慢慢就沉默如石塊。我心想,這他媽的也太喪心病狂了吧,這么小的孩子都殺的下去手……這沒出生的孩子能有什么錯?他又能得罪誰?

    “對殺手而言,殺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我只是個清道夫,你不需要用那種眼神看我,訂單就是訂單,錢到,命就要走!需要理由的是雇主,是下訂單的人,這只是份工作,跟屠宰場殺豬宰牛沒有任何區別,殺這孩子的不是殺手,而是雇主,拿人錢財**,這是他媽的本分,也是他媽的規矩!”朱顏的音量從低沉到尖銳,最后她簡直就是在嘶吼,她眼眶有些泛紅。她需要說服的對象不是我,而是她自己。我憐憫的看著她,再強韌的神經,想必也有崩斷的一天,人們用各種各樣方式舒緩壓力,我和劉三用喝酒,朱顏用收集人體器官,煙鬼用殺人,瘋與不瘋,卻從來身不由己。

    我走上去輕輕拍拍朱顏的肩膀,想抱住她安慰一下,卻又膽怯,更怕挨揍,朱顏一把重重的拍在我手背上,繼而朝我脛骨狠狠又是一腳,“吃什么豆腐,死木頭!”真他媽的狗咬呂洞賓啊,我疼的齜牙咧嘴,恨恨的走開!

    “殺這孩子的,就是他親爹……”朱顏說。

    虎毒尚且不食子,這人卻比畜生更不如,上下五千年,孔孟儒釋道,堂皇五車史,寫滿了吃人兩個字,未出生的孩子都要殺,我的手抖得像是風中秋葉,怒火像是在燃燒的油井一樣噴發,我的眼睛一片血紅。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5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