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尸體靜靜的躺在尸床上,我看著那一絲不掛,容貌姣好的尸體。手拿著電鋸,心跳驟然加速,就像是密集的鼓點,答案就在眼前,卻像是有一條萬丈的深壑橫在了我的面前,進退兩難。

    朱顏沒有說話,她自顧自的忙碌著,她手中神奇的出現了一把剃刀,她和那雪亮的刀很快就動起來,鋒利的刀光就像是無數的雪花圍繞著尸體的頭部在飛舞,黑發就像下雨一般的四下飄散,那漂亮的女殺手很快就成了一個禿瓢,青灰色的頭皮已經露了出來。這要是在她生前,我估計她會打光她所有的子彈,直到把朱顏打成一個篩子,不過接下來,我要對她干的,卻又更為離譜。

    放下剃刀,朱顏卻又掏出了一枝紅色的記號筆,她從女尸的眉毛上方一直到腦后,用那紅筆畫了一個很規整的紅圈,我在一邊看著,心想,這倒很有些像那孫大圣的金箍。

    朱顏指了指那已經一根汗毛也沒有,锃光瓦亮的腦袋,她往后一連退了好幾步,然后她說:“到你了!”我按動開關,銀色的電鋸轉動起來,發出了嗡嗡嗡的聲響,安靜的特尸科里,一片死寂,能聽見的只有這低沉而危險的聲音。

    手中的電鋸在飛速的轉動,我小心奕奕的雙手握住它,這個時候要是一個不小心脫手,就有缺胳膊斷腿的危險,我心里暗自對那女殺手說,這可不是我要折騰你的遺體,你速速投胎去吧。

    我走到尸體頭部一側,手有些顫抖,額頭上的冷汗涔涔而出,順著護目鏡的框往下流,也幸虧有這護目鏡,眼睛才沒有模糊,我努力的對準了那條紅線,把心一橫,那飛速轉動的鋸片,就像是削鐵如泥的寶刀一般沒入了那條紅線中。

    薄薄的皮膚迅速破碎,隨后感到了一些阻力,我狠了狠心,把骨鋸用力的壓下去,空氣里就響起一種讓人牙酸和極度不適的巨大噪音,鋸片與骨頭的角力,很快以骨頭的退敗而告終。

    鋸片每分鐘的轉速高達四千,而我忽略了一件事情,即切割的深度,我愚蠢到將電鋸整個鋸了下去,于是出現了一幕慘劇。突然下了一場暴雨,人肉的暴雨……高速轉動的鋸片切割顱骨的同時將無數的腦部組織帶了出來,紅的,白的,粉的,黃的,這些碎肉就像是煙花一般竄射出來,成環狀的噴射,而可憐的我正俯頭切割,首當其沖,就濺了我一頭一臉,那些滑膩冰冷的像蛇鱗一樣的碎肉甚至順著護目鏡和口罩的縫隙往下掉,有幾顆碎肉甚至就掉在我的嘴唇上,而我裸露在外的脖子,則更為慘烈,沾滿了這些腦部組織,我的老天爺啊,我痛苦的眼前一黑,頓時就要暈死過去,終止了這場慘劇的是朱顏,她拔掉了電鋸的電源。

    “唉……你說你能有點出息么……死木頭,就這點事也能辦成這副德行……”朱顏無奈的嘆息,可是我他媽的是個新手啊,我什么也不懂,你不能預先提醒我一下么?我氣的簡直想爆炸,可這會也不是和她計較的時候!

    我扔下電鋸沖向了水槽,在打開口罩的那一瞬間,我開始劇烈的嘔吐,我吐的慘烈無比,我吐的像是害喜的孕婦,吐的氣也喘不上來。我就像是只急得跳上墻的狗,我邊吐邊拍打著我帽子上、臉上、護目鏡上、脖子上的碎肉,可是它們滑膩異常,簡直就像粘在衣服上,它們到處游走,就是不往下掉。我只好拿過水槽底下那水槍,接在水龍頭上,沖著自己渾身上下一通猛沖,直到我成為了一只濕淋淋的落湯雞。

    “你就不能提醒一下么!”我的怒吼在四壁回蕩,“<!--中间广告位置-->對不起啊,姐姐今天心情不好,忘記了……”朱顏輕描淡寫的推卸責任,我這時候殺了她的心都有,我咬牙切齒,我怒火沖天,我的頭發都一根根的豎起來。

    朱顏卻指了指我的肩膀,我轉頭去看,那里還粘著一粒粉色的碎肉,它正像條鼻涕蟲般慢慢滑向我的胸前,我趕忙又拿起水槍對著那部位猛沖,它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脫離了我的身體。

    這時候,我才意識到,我的雙腳好像踩在了一汪水里,那黑色軟底長靴已經灌滿了水,就像是兩個游泳池。我在心里詛咒朱顏,脫下靴子,嘩啦啦的倒出來,除了水,還有好多肉屑,我只好打開消毒液的龍頭灌滿這雙靴子仔細的消毒,再去水龍頭那邊洗刷,如是三次,我剛剛想穿回去,腳趾縫里傳來的滑膩感又告訴我,腳上還有肉屑。我操!

    這他媽的生不如死,真的是生不如死。朱顏看我像是一只跳蚤般上躥下跳的忙碌著,她嘿嘿直樂,女妖精,真是個女妖精!這一幕似乎暫時讓她忘記了她朋友的分手悲劇。

    一切清理完畢,我把那口罩恨恨的丟進了垃圾桶,去旁邊柜子里拿了個新的口罩,塞進蔽瘴丹,帶上,我也不搭理朱顏,插上插頭,那鋸片又開始飛速轉動,老子還不信這個邪了!朱顏又遠遠遁開,我這才回想之前她連退的那幾步,顯然我又被她坑了一把……

    這回我縮著頭,小心翼翼的圍著禿瓢切了一圈,最后一點連接也被斷開的時候,我鋸開的這一片頭蓋骨往下滑落,它咣的一聲砸在了不銹鋼尸床上,由于我第一次的魯莽,這顱骨內部已經是一塌糊涂,它已經不是教科書上大腦的樣子,而是一鍋攪的稀爛的豆腐花。它們順著切口流淌出來,流的尸床上到處都是。真他媽的該死,這一堆東西一會兒還是得老子收拾……

    “你把手伸進去,把那兇器找出來!”朱顏又開了口,我眼前頓時出現了萬點金星,我的胃又像海浪般翻滾起來,這女人瘋了吧?把手伸進去?我轉頭去看她,她冷冷的說:“看什么看,你沒聽錯,就是叫你把手伸進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只好強忍著那一浪又一浪的惡心,咬著牙閉上眼睛,把手伸進了那沒有天靈蓋的滿滿一鍋豆腐花里。黏稠的就像是柏油,冷的卻像冰,我就像是一個跳進糞坑尋找名表的倒霉鬼,我用手指慢慢的摸索起來。

    越過重重障礙,終于在顱骨的底部,我找到了異物,一枚堅硬的東西,緊緊的嵌在了正對著眉心的腦后顱骨上,我小心奕奕的用手指捏住它,輕輕往外拔,居然拔不下來,它就像是一枚膨脹螺栓一樣緊緊的生長在那里。我睜開眼睛,以我的力氣,居然拔它不動?

    我緊緊捏住那異物,用力往上下的方向搖晃,這東西漸漸就有了松動的趨勢,咔的一聲脆響,那東西終于脫離了顱骨,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枚沾滿了黏稠體液的三角型銀色金屬片,三角的一側粗鈍,另外兩側銳利如刀。這東西我似乎在哪里看到過?我的腦子開始飛速的轉動,到底是在哪呢?

    據朱顏說,顱骨的承受力為二百至五百公斤,這小小一片金屬,居然差點就要穿透兩層顱骨,這需要多大的力量和速度?這金屬是如何發射出來的?太可怕了,這是人類能辦到的事情么?不可能吧?可是它就確確實實的發生在了我的眼前。

    這個世界果然很大,很大,廣袤的沒有邊際……這世界到底潛藏著多少嗜血的巨獸與吃人都不吐骨頭的惡魔?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