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陳家明像條死狗一樣倒在了地毯上,怕出人命,我只用了三成的力道,饒是這樣,這廝已經小命去了半條。他捂著肚子佝僂起身子,頭上汗如雨下,眼睛翻起了白眼,他像掉在船艙甲板上的魚一樣來回扭動,疼的連腹肌都在抽搐,再漂亮的腹肌也保護不了你這人渣。我正想再補他幾下狠的,床上那女人卻跳起來撲在他的身上,雪白的床單散落開來,她已經忘記了羞恥,保護愛人的勇氣戰勝了羞恥和恐懼。

    女人是很奇怪的生物,她們膽小到能被蟑螂、老鼠嚇的半死,卻又能在關鍵時刻爆發出驚人的勇氣還有力量!打女人,我沒有這種壞習慣,我只能退后。我也沒有了欣賞她那裸露在外美妙胴體的心情,我只是奇怪,女人們怎么會對這樣一個腳踏兩只船的癟三,如此死心塌地。現在大奶護著他,小三還是護著他。這捉奸,本來很歡樂的一件事,已經到了進退兩難的地步。

    朱顏憤怒的想掙脫優優的糾纏,她大喊:“你放開我,你攔著我干什么,你舍不得打這個人渣,你倒是去打那個小三啊!”優優則像是一只考拉一樣掛在她身上。她流著淚,那淚珠像是斷了線的珍珠,她的手卻緊緊的抱住了朱顏。一時之間,五個人就僵持在那里。

    朱顏見無法掙脫,投鼠忌器又怕傷到她的閨蜜,轉而朝我大叫:“你繼續打,連那女人一塊打!”我搖了搖頭,這又不是張訂單,這只是茶余飯后的樂子。

    小三憤怒的抬頭,她咬著腮幫子,她說:“誰是小三,我不是小三,他們結婚了么?陳家明早就不想跟她在一起了,沒結婚,我們為什么不可以在一起!他跟她在一起一點也不快樂!”

    劇情居然直轉急下……朱顏又吼,“他們沒有分手,**的就是小三,你看你長的那副賤模樣,連骨頭渣子都透著一股騷味,你搶人家男朋友,你就是小三!”我仔細打量這小三,模樣其實長的很漂亮,如果說那優優是一株溫室中的玉蘭花,優雅而高貴,這女的就是在田野中盛放的牡丹,艷麗而頑強。

    那小三緊咬著嘴唇,眼睛里怒火熊熊燃燒,她挺著胸,也不避忌我這陌生男人,那兩點嫣紅傲然挺立。她咬著牙說:“陳家明,你起來,你當面告訴她,你早就想跟她分手了!”

    這光著身子實在不是談分手的合適氛圍,我把散落在地毯上的**、**、衣服、裙子撿起再扔給狗男女,這時候已經有許多房客聽見動靜沖進來圍觀,我再把那扇門舉起來,都散了都散了,我一邊說,用那門把圍觀的人一個不剩全都轟了出去。

    把門嵌進門框里,鉸鏈已經不知所蹤,怕人再進來,我又去搬了個沙發過來,頂住那門。我忙碌的時候,狗男女已經穿戴整齊,一個漂亮一個帥氣,真真是人摸狗樣。這陳家明,挨了那一拳已經老實多了,他垂頭喪氣的坐在床上,小三挨著他坐在內側。優優依然緊緊的抱著朱顏,顯然是生怕她再傷人。

    “我不打他了,你放開我!”咣的一聲,朱顏將那棒球棍扔下,她也放棄了。優優終于放開她,卻還是有些不放心,又緊緊的牽住她的衣角。朱顏氣呼呼的坐下,嘴里碎碎念的罵人,無非是沒出息的東西,都這時候了,你還向著那賤人。見過沒出息的,沒見過你這么沒出息的。

    優優牽住朱顏的衣服站在她旁邊,蹙著眉頭,淚流不止,她神情哀怨,卻一句話也不說,她只是直愣愣的看著那陳家明,我能聽見那一絲絲細碎的喀嚓聲,那是心在碎裂的聲音。有句話怎么說來著,對,叫我見猶憐,我現在就是這種心情,就連我都心疼,就如同是自己的心愛的小妹妹被人欺負了一樣,我又想去揍那陳<!--中间广告位置-->家明。

    陳家明抬起頭,畏懼的看了看我,又低下去,他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拳頭大才是硬道理,就能擺布的你死去活來。當然,那老曹頭的拳頭又比我大,所以他能擺布的我死去活來,一山還有一山高,我要到什么時候,才能狠狠報復一下那死老鬼,我郁悶的想。

    陳家明終于開了口,他低著頭,也不看任何人,他說:“這事要怪就怪我一個人吧,優優,你確實對我很好,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給的,住的是你的房子,開銷用度也是你,工作是你家里給安排的,連我開的車都是你的,可是我真的不快樂,我就像是一只吸血的水蛭,依附著你而茍活。”

    他深深的嘆了口氣,轉頭看向優優,接著說:“我時時刻刻都要仰望著你,你是住在尖尖塔樓里的公主,而我只是個沒錢沒勢的窮小子,人人當面都羨慕我說我命好找了個好女友,當我轉身,人們就從背后戳我的脊梁骨,說我吃軟飯。跟你和你的家人相處,我時時刻刻都得加著小心,陪著笑臉,我就像是一個下人,刻意的討好著你們。我也常提醒自己要知道感恩,如今所有的這一切都是你帶給我的,可是我一點也不快樂,一點也不……”

    小三用手去握住陳家明的手,兩人緊緊的握在一起,這個時候秀恩愛,這是找死的節奏啊,我去看朱顏,她咬著牙剛想發怒,優優又用力的牽了牽她的衣角,朱顏只好隱而不發,這世間又有哪一個男人愿意被人戳著脊梁骨說吃軟飯呢?至少我,絕對不愿意。

    陳家明又接著說:“我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任何事情,我都聽從你和你家人的決定,我俯首帖耳的像是你們養的一只叭兒狗,可是我也有我的人生抱負,我的理想,我的價值,這種寄生蟲一樣的生活簡直要把我逼得發瘋,我似乎一眼就看到了這人生的盡頭,那時的我,依舊是個寄生蟲,花白頭發的我依舊體貼、溫柔、我替你端茶倒水,我替你捶背鋪床,我依舊微笑,可是我的心里在哭泣,我依舊不會快樂。我荒度了這一生……”

    房間里死一般的沉默,優優的淚盈滿了眼眶,除了不要打他,她沒有說過任何話,她沉默的像是一個啞巴,她只是呆呆的看著她曾經的愛人,她給出了她能給予愛人的所有一切,但是她給不了他快樂。

    “我給你,你想要的自由,假如你跟她在一起,會快樂,我退出。你喜歡車,那車就送你,相戀一場,留一個念想。你新地址短信我,我會將你的東西全部打包送過去,祝你幸福。”那柔弱的像是溫室中花兒一般的姑娘,此時展現出了出乎我預料的果敢與決絕,她沒有苦苦挽留,君子斷交,不出惡言。她既沒有罵人,也沒有動手,她依舊是那個尖塔里的公主,高貴的像鉆石一般,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情絲億萬,一刀斬斷,豪不拖泥帶水。優優拉著我和朱顏離開,她微笑著謝謝我和朱顏,又拒絕了朱顏提出的陪伴,她說只想一個人靜一靜,不用擔心,可能會大醉一場,但絕不會尋死覓活。

    這都市那么大,人那么多,失散的人們從此訣別,就像是大海中的兩滴水珠,永世再無相逢的機會。人人臉上都帶著一張微笑的面具,沒有人知道心里的傷口是多么的巨大,那傷口永不愈合,每一夜都在往外滲血,需要躲起來舔舐傷口的時候,絕不讓任何人看見。

    朱顏看著優優開車離開,眼睛濕潤起來,她說:“這丫頭,真讓人心疼。”我連忙點頭,屁股卻被踹了一腳,朱顏又說:“輪得著你心疼么?哪涼快哪呆著去!回特尸科,今天可是第二課!”

    這奸捉的,好生無趣……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