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拿著根棒子,直接沖進去,人家難道不報警么?看熱鬧固然美妙,進拘留所的味道卻不太好。我疑惑的跟著朱顏走進了電梯,朱顏的呼吸很沉重,握著棒球棍手卻很穩,穩的沒有一絲一毫的晃動,我能看見那因用力而突出的手骨,白皙的皮膚因用力而青筋畢露,電梯緩緩上升。

    電梯叮的一聲脆響,如家酒店的大堂到了,這時正是早上十點多鐘,辦理退房的客人絡繹不絕,朱顏將棒球棍反執藏到了背后,客人們帶著行李將酒店前臺圍住,一時之間也沒有工作人員注意到我們,朱顏在前,我在后,這樣那根棍子即使從背后也不太容易被看見。停車場電梯只是到達三樓,這如家酒店占據了這棟樓的三四五六七層,所以還要更換一部電梯。

    705就在眼前,朱顏將棒球棍輕輕倚在705的門框上,眼神兇惡如食人鱷,卻并沒有任何動作,她將食指豎在嘴唇前面,沖我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她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才十點一刻,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刻鐘,我躡手躡腳的把耳朵貼到門上,屋內有嘩嘩的流水聲,在流水的聲音之間,還有男女的調笑,狗男女大概正在洗鴛鴦浴。

    “你們在干嘛!”我轉頭去看,一個穿著黃衣服的年輕女人突然冒了出來,看來是這層樓的酒店工作人員,客人退房后,這服務員就要忙于檢查、整理房間,大概看我們鬼鬼祟祟的,所以上來詢問。

    是啊,我們在干嘛?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朱顏卻掏出了一沓厚厚的紅色人民幣,從里面數了十張,她走上前,將這錢塞進那女人胸前的口袋,她輕聲說:“不管閑事,這錢就是你的。管閑事,一定沒你的好果子吃,自己看著辦。”

    誰說金錢不是萬能的,我看就是萬能的,一千塊白花花的大洋啊,要知道在2001年,魔都人均工資也就不過千元,這一千元基本就是這服務員的月工資了。她識趣的點了點頭,她跑進一間客房,然后就聽到嗚嗚的吸塵器聲音大作,她現在是閉目塞聽,既聽不見也看不見任何異常。她估計也猜到了這是捉奸,要知道發生捉奸最頻繁的地點,莫過于酒店這種場所了。

    幸好屋內的流水和調笑聲并沒有終止,狗男女似乎仍沉浸在快樂的鴛鴦浴里,沒有打草驚蛇,我長出了一口氣,要是驚動那對狗男女,今天這樂子就少了很多趣味,更別說,今天或許我就能平生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裸體,我的心情是既焦急而又迫不可待。快點來啊,那個叫優優的女人。你來了,這場戲才能開鑼啊!

    時間一分一秒慢如蝸牛般流逝,我已經繞著酒店走廊來回走了十五趟,我急的想砸墻,急得想跺腳,捉奸在床,哎,太刺激了,實在是太刺激了!朱顏看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急的抓耳撓腮,她不屑的搖搖頭,嘴角輕輕的呲了一聲,她大拇指朝下沖我比劃,顯然覺得我很沒有出息。

    女主角終于出現了,她穿著一條白色的長裙挎著小包出現在走廊里的時候,就像是一株玉蘭花,婷婷而立,她的眼睛里有著迷茫、無助、急切、崩潰、猶疑,這是個極漂亮的女人,眉似遠山,瞳如秋水,膚白似雪,薄薄的嘴唇緊緊的抿著。

    這么美一個女人,<!--中间广告位置-->那陳家明還要在外面搞女人,這腦子大概是被驢踢過了吧。她踉踉蹌蹌走過來,如負千鈞,幾乎都邁不動步子,她走向朱顏,就像是一個迷了路的孩子,終于找到了自己的母親。她的大眼睛濕潤起來。

    我側耳再去聽,流水的聲音已經沒有,那屋里有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啪啪啪有節奏的聲響,還有女人的**聲,那叫聲就像是春夜的貓在嘶鳴,又像是遭受了一百種酷刑,這聲音有種神奇的魔力,會讓男人血脈賁張,我頓時臉紅耳赤,心跳加速。屋內毫無疑問正在辦著好事。

    朱顏輕輕拍了拍倚靠在她肩膀上叫優優的女子的肩膀,拿起倚在門框上的棒球棍,她對我說:“踹門!”

    我蓄了蓄勢,全力一腳踹出,“砰”的一聲巨響,那門像紙片一樣的飛了出去,一直撞上了對面墻壁,又是一聲“砰”巨響,那門才啪的掉落下來,朱顏一手拉著優優,一手拿著球棍,像風一樣沖了進去。

    我趕忙跟上,一幕活春宮出現在我眼睛里,狗男女保持著交媾的姿勢,身體還連接在一起,他們用的是仿似狗兒的姿勢,陳家明的手正搭在那女人豐腴的屁股上,他那話兒露在外面半截,在那女人體內半截,男主角轉頭看著我們,他的臉部定格,他瞠目結舌,嘴巴大張著,他震驚的連任何反應都沒有做出。他的話兒卻嚇得慢慢縮小,從女人體內滑了出來。

    那女的啊的尖叫起來,迅速用床單把自己包裹,她翻身的時候,胸前就像是兩只跳躍的白兔,我貪婪的看著這一幕,這女主角的身材真是不錯,那女的蜷縮在床與墻壁的角落里,驚恐萬分,她顫抖的就像是在篩糠,她看著我們,完全不明白這到底是哪一出。

    陳家明,光著屁股的陳家明,長相俊朗,身材健壯,渾身上下沒有一絲一毫的贅肉,肚子上六塊腹肌,胯下那話兒也是頗為雄偉,我有些明白何以女人會愛他愛的死去活來,能到達女人心里的唯一途徑,是**。

    陳家明終于從震驚中反應了過來,他沒有我預料中的驚慌,他也沒有試圖用床單遮住自己,他對著我們冷笑,“你們要干嘛?”他話兒就無遮無掩的露在外面,不住的晃蕩,他冷笑著仿佛這就像是他在路邊尿了一泡尿而已。

    朱顏掄起棍子就打算給他一下,那優優卻攔在朱顏面前,她的大眼睛濕潤的像是雨后的荷葉,淚珠順著臉頰往下流淌,她說:“不要打他……”這娘們腦子進水了吧?自己的男人跟別的女人搞的山搖地動,她居然說不要打他?

    愛情就像是魔鬼降臨在人間的**,沒有任何理由,沒有任何原因,讓人心甘情愿的赴死,沒有怨尤,沒有牢騷,沒有任何回報,僅僅因為愛一個人,就愿意從那萬丈高樓跳下,粉身碎骨,在所不惜。這愛情,大概是這世間最沒有道理的東西,即使卑微如塵埃,只需對方恩賜一絲笑臉,就會讓人幸福的恍若天堂。

    暴打狗男女的場面,估計有優優是很難出現,我跳上前去,一拳猛擊陳家明的腹部,他就像是個沙袋,被打的彎曲起來,他的舌頭像是吊死鬼一樣的伸在了他那漂亮的嘴唇外面,**,你這人渣,你得瑟你大爺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