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朱顏騰的一下站起來,她兩只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背部微微弓起如猛虎,她就像是在積蓄力量的臺風,隨時都有發難的可能,我全身的肌肉繃緊,在臺風中能幸存下來的都是做好了準備的人們。

    “生煎饅頭的錢我不要了……”我試圖討好一下眼前這個隨時會爆炸的火藥罐。我陪著小心,朱顏聽了這話,居然氣的噗哧一樂,“你要我也不給!死木頭你說說你是怎么想的,就這二兩生煎,你還打算問我要錢?你摳的也太離譜了……”

    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的饑,你一個開敞篷跑車的人,怎么會知道我這窮癟三的苦,你一腳油門就是我幾頓飯錢,你汽車上一個鏡子就是我一年的房租,摳,我倒是想大方,我大方的起來么,我口袋里攏共就剩四百多塊,我心想。

    “你過來!”她朝我揮手,我只好走過去,她朝電腦屏幕上一指,我低頭想要去看,她側趁此機會,兩只手指閃電般的擰住了我的耳朵,我登時疼的眼前一黑,這女人還用力的向左右轉我的耳朵,就像是在轉收音機的調頻器。疼!疼!疼!我疼的嘴里都發出了咝咝的聲音。我彎下腰拼命把腦袋往她手的方向湊,以減輕痛苦。

    “我讓你問我要生煎饅頭錢呀!你一個大方的花五十萬替人換腎的主,連這二兩饅頭錢都要問我要,是咱倆沒交情么,還是姐姐我做人太過失敗?”她沒有絲毫要撒手的意思,我那耳朵被扯的簡直要脫離我的身體而去,見了鬼了,這幫人怎么一個個都嘴碎的厲害,我恨恨的想。

    “那錢是我借的……我就連那五十萬的利息都付不起……疼!疼!”我歪著腦袋解釋。現在這場景滑稽至極,就像后娘在教訓前妻生下來的孩子,又像悍妻在虐待氣管炎的老公。

    “聽說你還打算進發廊玩玩?你們這幫臭男人就沒有一個好東西!”朱顏說這話的時候,手部明顯增加了力量,她又用膝蓋狠狠得撞了一下我的屁股。

    “老烏賊還是那蜘蛛告訴你的?沒有的事!”我試圖抵賴,我的臉滾燙,在一個漂亮女人面前承認自己是個**,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再說了你又不是我老娘,也不是我女人,你管的著么你。

    “還抵賴是吧,還沒有的事,那視頻我都看過了!”朱顏又加了三分力道,我可憐的耳朵,她的指甲幾乎直接劃破了肉,血都要滴下來。

    “我他媽的最后不是沒進去么!”我開始有些惱怒,我的音量在放大,出乎預料的是,朱顏卻突然松開了手指,她說:“是不關我的事,你自然有權力處置你自己的身體,只是你要知道,性應該是愛情的一部份,愛情若是一鍋湯,性就是那鹽,沒有了湯,這鹽的味道又能好到哪里去。”

    我用手掌朝耳朵扇著風,真是恨不得嘴巴能伸長過去吹上兩口氣,耳朵火辣辣的像是有火焰在烤,這女人下手也太狠了,跟尸體呆久了,怕是拿我的耳朵當死人的耳朵處理了……

    “死木頭,你要知道,無論男女,這第一次都將是終身難忘的記憶,沒有重頭再來的機會,草率從事的話,人生的拼圖將缺失最美麗的一塊,你沒進去,姐姐挺替你高興的。”朱顏一臉真誠的對我說,竟然有一絲姐姐護著弟弟的意思,這女人自稱姐姐上癮后,已經完全進入角色。


    我有些哭笑不得,問題在于找個女朋友,于我比蜀道還難,她完全不知道在我這個年紀還是個處男的尷尬。荷爾蒙就像是一條在體內燃燒的火繩,由小而大,星星點點漸漸就成燎原烈焰,身體里的每一滴水都將變成油。要是不釋放出去,這烈焰將徹夜燃燒,像焚尸爐一樣將人活活烤化成灰。**就潛藏在身體里的每一個角落,我既不是柳下惠,也不是苦行僧,我只是個凡人,我好奇著那個從未對我打開門的世界,我好奇,但我沒法跟朱顏解釋。

    電腦又滴滴響起來,朱顏停下對我的思想工作,拿起鼠標點擊了一下電腦屏幕右下角的一只企鵝,憑空彈出來一個小框,我好奇的看著,我后來知道這電腦里滴滴的玩意叫做qq,網絡時代國內最為流行的互聯網交流工具。那小框的左上角是一只黑色的蜘蛛。

    朱顏熟練的敲打著鍵盤,輸入的內容是“確定是陳家明么?”

    “我這人臉自動辨識系統,辨別錯誤的幾率只有十萬分之一,就跟你身邊的那個傻小子一樣,我盯了他整整七天了。此外根據車的牌照也能確定是他。”對話框顯示了這樣一句話。蜘蛛,對方絕對就是渡者六道的網路蜘蛛。盯的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想死的心都有的蜘蛛。

    “能讓我看一眼么?”朱顏輸入。

    “你等等。”那頭回應,等待的間隙,朱顏喃喃自語,“冊那娘,你能躲的過我么,陳家明,你等著老娘來逮你個人贓并獲。”

    二十秒過后,對話框顫動了一下,似乎對方在發送什么文件。朱顏熟練的接受,再打開,是一段錄像監控畫面。我嘆了口氣,這陳家明也不知道是干了什么事,居然得罪了朱顏這個女煞神,那等待他的一定沒有好果子,我非常確信。

    監控畫面似乎是來自于一個地下停車場,黑白的畫面中停滿了各式各樣,顏色各異的車輛,從一輛車里鉆出來一個西裝革履的男子,那男子殷勤的走到車另外一側,打開車門,旋即車里出來一個打扮艷麗的女郎,兩人隨即親昵的摟抱在一起,走進了遠處的電梯。電梯門關閉的時候,畫面開始靜止,迅速放大,遠處的電梯被迅速拉近過來,電梯外用很顯著的字體寫著,如家連鎖酒店。

    “冊那娘,陳家明你給老娘等著!”朱顏柳眉倒豎,杏眼圓睜,這女人又開始發怒,她的怒火就像火山一樣在噴發,又像是出了鞘的利刃,空氣里那怒火似乎在嗶啵作響的燃燒。我后退幾步,留出安全距離。這陳家明是不是這朱顏的男人啊?有這么厲害的女人還敢**?這廝是吃了熊心豹膽?還是被虐待的了無生趣,所以故意作死?不作死就不會死,這是至理名言啊!

    看朱顏這暴跳如雷的架勢,想必是了,那接著是不是就要上演抓奸在床的好戲?我忘記了耳朵的疼痛,心中頓時有些幸災樂禍。

    “這是你男朋友?”我問朱顏。

    “我沒男人,我男人早就死在了我的手里。”朱顏的眼里閃動著寒光,那光銳利的就像是寒冬臘月,滴水成冰時候的風刀雪劍,能把人的臉刮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殺氣,這女人確實殺過人,她沒有撒謊,這氣息跟絲瓜在壽寧路那晚一模一樣。

    那這陳家明又是誰?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