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吳江路小楊生煎門口,大排長龍,人們秩序井然的在店門口等待生煎饅頭出鍋,這隊伍曲里拐彎幾十米的長度,簡直就像火車站進站的場景。大家都在等那大原木鍋蓋掀起的一刻,我排在隊伍的中間,我在祈禱,一定別賣光!一定別賣光!朱顏這女人的脾氣,我是領教過了的,214車位那禿子的遭遇我記憶猶新,還有他那輛像蛤蟆一樣哀嚎的桑塔納兩千。

    幸運女神的仁慈的光芒籠罩住了我,輪到我的時候,是最后的二兩,油紙袋里躺著八只小小的肉饅頭,一個個饅頭又白又亮,吹彈可破,飽滿的就像小娃娃白嫩的臉蛋,上面撒了一粒粒的白芝麻,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真是香啊,好想偷吃一個,想想那朱顏,心里打了一陣鼓,老子還是不吃為妙……

    一路小跑,生怕這饅頭冷掉,好在這天氣已經漸漸炎熱起來,生煎饅頭也就不容易冷,我就像是一列脫軌的火車在人行道上橫沖直撞。一路驚著了三條貓、四條狗、六個老太太,不知道老曹頭和那蜘蛛是不是在看著,估計死老鬼的門牙都會笑掉了。我現在就像是個從前大戶人家的小廝,少爺小姐想起來要吃那外頭的吃食,就打發小廝出去跑腿。

    九點差五分,我氣喘吁吁的趕到了寶慶殯儀館,從魔都書城到吳江路,再到寶慶殯儀館,少說十五公里,我僅僅只是喘氣略微劇烈,這火鍛膏真是神奇,要是擱從前,恐怕我已經是倒在地上的一攤爛泥。胳膊和手臂也沒有酸麻痛楚的感覺,老曹頭固然是可惡,可是我現在無論速度、力量、就連耐力也提高了不知道多少倍,我對老曹頭略微有一點點像芝麻一樣大小的感激。

    特尸科在地下,我路過停車場的時候,特地去214車位看了看,保安的效率是極高的,214車位已經被一圈黃色的油漆環繞,地面還用紅漆寫了專用車位四個字。周邊站著四個大風扇對著油漆一頓狂吹,盼著這油漆能早點干,一嘯山河動,雄風撼九州,這母老虎的威風竟到了如此地步……

    我像是只老鼠般靜悄悄的站在特尸科門前,我閉上眼睛暗自給自己打氣,菜刀你得扛住!一定能扛住!今天不知道又有什么花樣經等著老子。我推門,寒意和特尸科特有的那股味道撲面而來。

    更衣室沒人,浴室沒人,玻璃房也沒人,玻璃房的尸床上倒是躺著一個白色尸袋。我站在特尸科里,只有那幾百巨冷冰的尸體陪著我,這有朱顏陪著的時候吧,唯一的好處就是,沒有那么害怕,因為知道身邊就有一個活人在,這朱顏人哪去了?我的雞皮疙瘩開始一片片的突起,四周安靜的沒有任何聲息,只能聽到我粗重的呼吸,突然就感覺有一只冷冰冰的手摸上了我的肩膀,我靠,這有鬼?

    我的手嚇的猛然一個抽搐,這下糟了糕,我捧在手上的油紙袋,八只圓滾滾的生煎饅頭飛在了半空中,我從那天起就開始認為自己是一個很有潛質當小廝或者管家的人,因為就在那個時刻,我的腦子就如同進了水一般的,忘記了肩膀上的這只手,我那時想到的只有飛在半空中的那八只生煎饅頭,我把書一扔,我跳,我躍,我竄,我撲,我簡直就像是只受過雜耍訓練的猴子,七只饅頭救了回來,最后那只已經快要跌落地面,我一個魚躍,我的肚皮在地面滑行了一段,那只黃底白皮的小肉饅頭安然無<!--中间广告位置-->恙的掉進了我長探出去雙掌間的油紙袋里。

    我扎緊油紙袋,翻身一個鯉魚打挺,我看到了朱顏,她嘴巴半張,呆若木雞,我顯然完成了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我卻也放下了一顆提到了嗓子眼的心,不是鬼,是朱顏,她不知道藏在哪里,故意要嚇我一跳。

    啪!啪!啪!朱顏愣了半天,突然鼓起掌來,她說:“我靠,死木頭你這身手不去魔都馬戲團有點可惜啊……猴子病了,你就能頂上,要不要我去弄死那只猴子?”

    “……”我無話可說,你才猴子呢,有這么夸人的么!

    她拍著胸脯走上前來,一副好險好險的表情,那高聳的胸脯就有些“波瀾”微蕩,我低了頭不敢看她,她卻一把搶過我手里的生煎饅頭,她說:“想了好幾天了呢,總算是能吃到了,光想著要嚇你一跳,這生煎就差點遭殃,好險!好險!這有了助理就是不一樣啊,生活水平就直線上漲了呢,不錯不錯,還沒冷!死木頭干的不錯!”

    她的手向我腦袋上輕輕拍過來,神情就好像是在獎勵一只剛剛把棒球撿回來的狗,又或者是見了小鬼頭的老首長,我連退了三步,才躲過她瑩白剔透,柔若無骨的“魔掌”。

    她轉身向左側墻壁的第二扇門走去,臀部渾圓上翹,完全沒有任何**的褶皺,這大概又是那丁字褲的功勞,我跟在她身后,浮想聯翩,這卡著臀縫會舒服嗎?我的目光像是探照燈一樣聚焦在那美麗的弧度上。

    “你要是在看我屁股,死木頭!哼!哼!可別怪姐姐我又要收拾你了,皮子癢癢了就說。”她頭也沒回的說。

    “沒看!沒看!”我趕忙移開目光,矢口否認。浴室那一幕已經是我一生的心理陰影,小和尚會不會嚇得從此見到女人就不舉,我甚至有這樣的憂慮。

    第二間房間,比隔壁那更衣室要大了許多,大概二十平米的樣子,布置的像是尋常的獨立辦公室,你若是去政府部門辦事,那些有獨立辦公室的官老爺的辦公室就是這個樣子。

    屋里有紅色的真皮沙發、玻璃茶幾、紅色的大班臺、紅色的靠背椅、紅色復印機、紅色書架、紅色的文件柜,屋角甚至有個紅色的冰箱,聯想到她那紅色敞篷車和紅色錘子,這女人除了214,對紅色似乎也很執著,只有桌上閃著幽光的一臺電腦,不是紅色,那電腦薄的像把刀,銀光燦燦,托了老曹頭的“福”我現在知道這叫筆記本電腦,屋角散放了幾株碧綠的植物。

    那電腦散發著幽光,我坐在沙發上,朱顏則坐在了大班臺后面的靠背椅上,兩只腿高高翹在桌子上,一只手捧住油紙袋,一只手捏住一個生煎,輕輕的咬開一個小口子,吮吸那湯汁,發出輕微的吸溜聲,隨后臉上洋溢著一片滿足。我咽了一口口水,為了這生煎饅頭,小爺我溜溜繞路跑了十五公里,一口沒嘗到,你要是個人,有半點良心,也該給我一個、半個搭搭味道吧!我心里想。搭,魔都方言,償的意思。

    那電腦突然發出滴滴的聲響,朱顏把腳放下,湊近了屏幕,手指在鍵盤上舞動,發出啪啪的聲響,就看見那臉漸漸的轉了青色,牙齒緊緊的咬住了嘴唇。我本能的意識到,大事不妙,這母老虎要發飆……城門失火,我這池魚就要遭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