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電腦可謂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發明,當今的社會,電腦已經走進了千家萬戶,它不僅可以用來辦公,處理數據,也能用來娛樂,打游戲、看電影、購物、交流、你這無膽小色鬼,懂不懂電腦?”老烏賊問我,我只能搖搖頭,我老家的初中,就一棟搖搖欲墜的三層破樓,三百來個學生,就連體育課都沒有一個像樣的操場,又怎么會有電腦課程。

    “蜘蛛說,限你三個月,必須學會使用電腦,不然利息就要翻倍!”老曹頭斬釘截鐵的說完,他下了線。顯然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這也就是說,我白天要去特尸科忍受朱顏的折磨,晚上也得頭懸梁、錐刺股的學電腦,利息翻倍顯然是我不能夠忍受的。

    我一絲一毫也沒有納悶他們怎么進的門,溜個門撬個鎖顯然難不倒他們,就算是房東胖太太親自給他們領路開門,我也絲毫不覺得訝異,有那老烏賊的催眠術,萬事皆有可能。

    我如臨大敵的看著桌上的外星人,鍵盤依舊散發著幽藍的光芒,屏幕卻黑了下去。我一籌莫展,這東西就像是只渾身是刺的刺猬,無處下手。而且不知道老曹頭是不是還在那頭監視著我,去你大爺的,我將那外星人轉了個方向,讓它對著墻壁,小爺該睡覺了。

    我在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這小屋似乎變成了一間鋼鐵牢籠,困住了我,我時刻都覺得有人在窺探著我,他們隱沒在黑暗里,眸子卻閃閃發亮,像是草原上的野狼,隨時準備上前分享血肉的盛宴。凌晨三點的時候,我的眼簾終于闔上。

    當夜,我做了一個夢,在黑白色的夢境里,胡鵬果然如約而至,他從黃浦江的江底,濕淋淋、赤條條的走出來,身上還粘著黑色的水藻。他想說話,嘴卻依舊是逢著的,于是他沖我比劃著手勢,他嘴里鼓鼓囊囊,他指著自己的下身,眼里流出血來,他將右邊嘴角的蝴蝶結解開,一絲絲的將那線抽離,他張開嘴,將自己的話兒吐在掌心里,一片片薄如蟬翼,有大風刮過,那些話兒就飛舞在風里,像是撲火的飛蛾,胡鵬沖我深深的鞠躬,他神情安詳,臉帶笑容,再走回了黃浦江底。

    他是來表示謝意,不知道這是不是傳說中的托夢,我醒來已是早上七點的樣子,弄堂里的自行車清脆的鈴音將我喚醒,人們上班的時候到了,這是弄堂里最為嘈雜的時刻,男人們騎著自行車、助動車像一只只利箭射向弄堂口,媽媽們拎著書包,領著帶紅領巾的孩子去上課,孩子們則手捧著粢飯團,或是肉饅頭,邊走邊吃,狼吞虎咽。退了休的老大爺老太太則跨著菜籃去買菜,有去得早已經回來的則倚門坐在小凳上擇菜。

    我洗漱后,先去的王貴的拉面店,身上只有五百塊還欠了五十萬巨債的我,頓時打回原形,我吃的清湯面……王貴的眼光有些不解,肯定心想不是闊了幾天么,怎么又成癟三了。

    王貴把面端過來,放在我面前。雖然沒有牛肉,面依舊精彩,湯色橙黃漂著一層薄薄的油,細密雪白精到的面安靜的躺在碗底,翠綠的香菜漂浮在湯上,香飄四溢。兩勺油辣子,再擱些醋,這就是一個癟三的美<!--中间广告位置-->食了,苦難的一天即將開始。

    我用雷霆般的速度,消滅掉眼前的面條,第一站先奔了福州路的魔都書城,利息絕不能翻倍!那會要了我的小命!所以我要去買計算機教材,這家書店在魔都可謂是鼎鼎有名,是文藝男青年、女青年扎堆的地方,我卻是第一次去,平日里我就是有這閑錢,也是絕不會買書的,我寧可買上一瓶二鍋頭,半斤豬頭肉!犒勞一下自己的腸胃,買他媽的什么書。

    福州路465號,魔都書城,我被嚇了一跳,真是開了眼了。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大的書店,人潮洶涌,門廳若市,竟比南京東路還熱鬧,魔都熱愛文藝的人口實在是不可小覷啊。這書店竟然有六層,每一層都是滿滿當當的書,愛打麻將的朋友進了這店,怕是這一輩子都沒有贏錢的可能了。我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從嘴里發出嘖嘖的聲音,這可怎么找?逛一遍下來,這得多長時間,要是遲到了,那朱顏一定會狠狠的踢我屁股。

    那電子查詢系統我是不會用的,但小爺我長了嘴啊,最后在工作人員的指點下,我在三樓找到了計算機的教程,我捧著本磚頭一樣的厚的書去結賬,48塊,我的心都在滴血。

    電話在褲兜里震動起來,我暗自祈禱千萬別是老烏賊,千萬別是老烏賊,我現在對這老烏賊真是一個頭三個大。一看,卻是朱顏,這也好不到哪去,我嘆口氣,按下接聽。

    “死木頭!是我!”朱顏的聲音響起。

    “恩,知道是你……”我無可奈何的回應。

    “怕你遲到,還特地來電話提醒你一下,姐姐我夠意思吧?”她又開始占便宜,這姐姐卻也是我親口叫的,那種情況下,不服不行,龍游淺水,虎落平陽啊,我在心里嘆息。

    “不會遲到的,我這就趕過去了。”我說。

    “那就好,來的時候你再順路去吳江路,給姐姐買個二兩生煎饅頭,一定要是小楊家的,你曉得瓦,你要是隨便找一家買了糊弄我,我可一吃就吃出來了,你就要仔細你的皮了!速度要快,冷了再熱的話就不好吃了!”朱顏話里帶著威脅。

    這他媽的完全就是拿我當她的奴隸使喚了,還順路,順個屁的路,這寶慶殯儀館和吳江路,一個在北,一個在西,這路怎么順?一毛錢不給,白使喚人,還得倒貼這生煎的錢,我在心里腹誹。

    這小楊生煎是魔都赫赫有名的小吃,魔都把包子叫做饅頭,肉包子不叫肉包子,叫肉饅頭,所以這生煎饅頭其實是生煎包子。將一個個小小的肉包子擺在平底鍋內,用油煎,中間適當噴幾次水。剛出鍋的時候,那生煎的底是金燦燦的黃色,吃起來又焦又脆,有喀嚓的聲響,唇齒間肉汁四溢,我愛吃肉,所以這生煎我很喜歡,偶爾咬牙買一回打打牙祭。這小楊生煎卻是生煎中的極品,每日里要大排長龍,去的晚了,還要敗興而歸,人家賣完了。

    我捧著本磚頭一樣厚的書,趕緊向吳江路跑去,別去晚了,沒買著,那我又有苦頭吃了……奴隸,我是個奴隸,我得仔細我的皮……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