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5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五十萬,這蜘蛛好大的手筆,一擲萬金,雪中送炭,急人之困,這一定是個豪俠義氣的男子,我暗自猜想,但隨即我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監控是只有畫面沒有聲音的,老烏賊和蜘蛛是如何知道我們的對話內容,同時還獲知劉三以及他母親的情況?要知道劉三家里和露臺上可是沒有監控畫面的,我身上估計還是被裝了竊聽器!我又去摸索周身上下。

    “白癡……你就別找竊聽器了……從你盯上劉三的第一分鐘起,劉三的所有資料就已經到了蜘蛛手里,他的身份證號碼、社會保險卡號碼,銀行卡號碼,最低收入保障申請表,他的住址、他的電話號碼、他老娘看病的醫院,就連劉三的前妻和兒子叫什么,住哪里,我們都一清二楚,劉三還被拘留過三次,分別是七天、十天、十五天,條子要不是怕他吃了官司沒人照顧他老娘,早就讓他去白毛嶺蹲著了。”電話里老烏賊在嘆氣,大有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我無法相信聽筒里的講述,這幫人竟然一直在觀察我,我走過每一條街道,每一個弄堂口,他們都在靜悄悄的看著,他們甚至能夠在一個個不同的監控攝像頭之間來回切換,這魔都就像是一張巨大的漁網,已經緊緊的纏繞住了我,我就是想逃也萬萬逃不掉。也難怪老曹頭說不許我使用交通工具,必須跑步前往寶慶殯儀館,一則他隨時可以觀察我,二來他絲毫不擔心我會偷奸耍滑,一旦我使用交通工具,他立刻就能發現。

    我們,老曹頭說的是我們,渡者六道我只看到過一個退路烏賊,他殺胡鵬的手段已經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現在這個還未謀面的蜘蛛的本事更是讓我難以置信。還有那蛇信、避役、穿山、羯蟻又會有何等出人意料的手段?我失魂落魄的抬頭看那攝像頭。

    “嘿嘿,絲瓜說你肯定不會跑,我老曹卻有些放心不下,畢竟我那火鍛膏可不是大風刮來的,這渡者六道的招牌也不能砸在我們手里,蜘蛛盯了你許多天了,甚至連你這半年來的監控記錄都悉數的調出來看了一遍,愛吃拉面的窮小子,口袋里剛有點錢,就在發廊門口轉悠,又不敢進去的沒膽小色鬼!”老曹頭一句一句如刀似槍。

    我的臉滾燙滾燙,沒有辦法回嘴,我確實愛吃拉面,也確實曾經在發廊門口轉悠半天,最后還是沒有勇氣進去。我像是只被綁在解剖臺上的青蛙,被剝的精赤條條,纖毫畢露。卻又是一個瞎子,對四周窺伺的目光一無所知。也不知道是我太蠢,還是這幫人太厲害,大抵上還是我蠢要靠譜一些,我就是個不折不扣的沖頭。

    我走到路邊,撿起一顆雞蛋大小的石子,劉三老娘有救的狂喜,已經被憤怒所取代,我用了全身的力氣,將石子沖著監控扔去,石子像出了膛的炮彈一樣,破開夜空,朝著目標飛去。“咣”的一聲巨響,那攝像頭被砸的支離破碎,整個炸裂開,殘存的部件吊在半空不住的來回擺蕩。

    “準頭不錯呀,居然敢破壞公共財物,要是放著不管,光這段錄像就能把你抓進去呆上十天半個月,蜘蛛,蜘蛛,這小子發脾氣了,哈哈哈。你這段記得刪除一下。”老曹頭在電話里狂笑,聒噪的很,他叫喚著蜘蛛,似乎蜘蛛就在他身邊,聽筒里<!--中间广告位置-->并沒有傳來蜘蛛的聲音。我卻盼著條子來抓我,這他媽的過的是什么日子,進了牢里大概能有幾天清靜,轉瞬又想到那胡鵬,那胡鵬就是在牢里被活活弄死的。

    “你再往前看,五十米。”老曹頭在電話里笑著說,我抬頭去看,赫然又是一個監控攝像頭,老曹頭接著說:“你繼續砸,放開了砸,砸爽了為止,蜘蛛會幫你搞定,條子絕不會來找麻煩。”

    瑪麗隔壁,我對著手機無聲的罵了句臟話,“臭小子,又罵臟話是吧,這唇語我老曹也略懂一二,你很快就會為你的那根中指和這句臟話付出代價!到時候可不要哭鼻子,我可是準備了全套菜單來供你享受未來美好的三年,看來還得再給你加加料啊……”老曹可能是又切換了前面這個攝像頭,我罵他的嘴型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他居然還會唇語……他那火鍛膏的厲害我是領教過了,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就是痛不欲生,那特尸科里的遭遇卻更是讓我生不如死!我毫不懷疑未來幾天,假如能睡著的話,我的夢里,胡鵬一定會出現,他帶著他的兩個菊花,縫的像蜈蚣一樣的嘴里塞滿了他自己那話兒,他會站在我的床邊,對著我獰笑。

    我的氣焰迅速的衰落下去,我斗不過電話那頭的老曹頭,現在又多了個蜘蛛。好漢不吃眼前虧,這老烏賊絕對有一百樣我做夢都想不到的花樣來折騰我,全套菜單……這四個字實在讓我不寒而栗,跑是跑不了,斗又斗不過,天要絕我!天要絕我!我悲憤的欲哭無淚。

    “還有別的事么……”我沒有了一絲一毫的脾氣。

    “劉三的事,你就不用管了,自然會有正規的慈善基金去跟他接洽,這錢會從慈善基金劃撥過去,這只是劉三運氣好,慈善基金發現了他的困境,而選擇幫助他,一切都會水到渠成,甚至術后長期的排異費用,也會打理好。這事不能從你嘴里告訴他,你切記,關于渡者六道的事不能漏出去任何一個字!”老曹說。

    “知道了。”知道他能看見,我朝監控器感激的點了點頭。這件事這么處理安排,我沒有任何異議,我不需要劉三的感激,作為朋友,只需要他活的好起來,只需要這母子能繼續彼此支撐著活的幸福一些,劉三從此能舍得花錢隔三差五吃上一頓肉。

    “此外鑒于你剛剛的態度問題,蜘蛛表示這筆錢他(她)掏歸掏,現在轉變成了你的借款,年息百分之五,他(她)一點也不怕你不還!”老曹頭說完這句撂了電話,這句話就像從腦后狠狠得給了我一悶棍,打的我眼冒金星。我從垃圾癟三掉進了萬丈深淵,我已經是債臺高筑,五十萬的利息一年就是兩萬五,我每個月的生活費是兩千,就是不吃不喝,也不夠這利息的錢。

    瘋子,全是他媽的瘋子,我無法冷靜,我在心里破口大罵,那無處不在的監控,就是蜘蛛的無數只眼睛,讓我只能在心里大罵,砸了一個攝像頭,我就多了五十萬的巨債,罵一句要是再加百分之五的利息,我就只能去跳黃浦江……

    要是胡鵬還睡在垃圾箱里,這一切都不會發生,我垂頭喪氣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活脫脫就是一只斗敗了的公雞。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3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