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4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好人壞人,在電視劇里永遠是涇渭分明,好的白璧無瑕、完美無缺,壞的狼心狗肺,喪盡天良。世間的人卻多是灰色,黑里有白,白里有黑,劉三就是個灰色的人。他就像巖縫間的野草,逆著風的方向生長,粗野而頑強的反抗著命運,為了他的老娘,那如僵尸般的老娘。

    我掏出他還給我的錢,這點錢還不夠他一次透析,我把錢幣一張張從大到小整理好,硬幣擱在最上面,推過去。我沒有更大的能力幫他,我拿起一個連著殼毛豆,放在嘴里嚼,咸的發澀,就像是眼淚。我把酒端起來,就為眼前這條漢子,這杯酒得喝。

    “酒好,菜好,人更好,我不如你,這杯酒我敬你。”我沒能留住我爺爺,他卻留住了他的老娘,盡管是命懸一線之間,這像是走在鋼絲上的生活,并沒有壓垮他,他抽最差的煙,喝最差的酒,從牙縫里省下的每一個鋼蹦,都或許能讓他的老娘多一次透析,多活一天,我打心眼里佩服他。

    劉三淚眼朦朧的抬起頭,他不解的看著我,我這個上門報復的受害者,態度怎么會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他用手掌擦去臉上的淚,把錢卻推了回來。

    “你不要可憐我……”他囁嚅著,眼神有些迷離。自尊,男人最要命的自尊。沒有任何一個男人愿意接受憐憫,即使是劉三,也是如此。即使卑微的像一粒塵埃,他可以為了老娘坑蒙拐騙,但是他不需要憐憫。

    “沒有那個意思,交個朋友如何?”我又把錢推回去,我靜靜的直視著劉三的眼睛,劉三的眸子里像是點燃蠟燭一般有了亮光,那火焰就由小到大熊熊燃燒起來。他將杯子端起來,與我重重的碰了一下,一次性杯子悄無聲息,酒液卻如驚濤拍岸。男人之間,無需很多的話語,朋友兩個字,就有一座山的重量。

    一醉解千愁,這生活苦的像黃連,苦的簡直要讓人發瘋,唯有這酒精,是最好的東西,它像是精神上的麻醉品,能讓人暫時忘記那些苦痛、憂愁、悲哀、彷徨與無助,它淹沒心靈感知痛苦的神經,讓人能短暫的卸下壓力,輕松一會,再度艱難前行。

    我從此多了個朋友,劉三亦如是。我離開的時候,劉三已經醉了,他伏在桌上打著響亮的呼嚕,嘴邊掛著笑,比酒更甘冽,更能溫暖和放松心靈的,是朋友。我在他手機里存下我的號碼,我沒有寫菜刀,我想了半天,用了“沖頭”兩個字,想來劉三醒來看見的時候,必能知道是我。

    “沖頭”,魔都方言,魔都有句很出名的話叫“宰沖頭”指的就是大宰特宰,那些看著就很容易受騙的傻瓜,我就是那個傻瓜。

    我的好心情并沒有持續多久,夜涼如水,街道上汽車穿行如過江之鯽,我腳步歡快的走在梧桐樹的陰影里。我的電話卻突然響起,老曹頭的電話,這死老鬼簡直是掐著點來毀滅我的好心情。我硬著頭皮按下接聽,那像砂紙一樣粗礪的聲音從聽筒中傳出。

    “你還真是閑的很啊!還替胡鵬那雜碎水葬,居然還晃到楊浦區去了,還跟個拆白黨、垃圾癟三交上了朋友。”老曹頭這頭一句就尖的像刀,酸的像醋。拆白黨魔都方言里專指騙子,垃圾癟三則是指混的錢袋干癟、窮困潦倒、形象落魄還沒有正經工作的混<!--中间广告位置-->混,按這垃圾癟三的定義,其實我也算一個。

    等等!老曹頭怎么會知道我在楊浦,還跟人喝了頓酒?這死老鬼,難道長了千里眼、順風耳?還是我身上被他安裝了跟蹤定位器?我靠啊,我又不是你養的寵物狗,還怕我丟了不成?

    “你怎么會知道的?”我用肩膀夾住手機,雙手在渾身上下一通檢查,沒有任何可疑物體。

    “我怎么知道的,嘿嘿,就不告訴你,急死你……”促狹的死老鬼在聽筒那頭嘿嘿直樂,到底哪里出了問題,他難道一直在跟蹤我?我現在簡直就像是一只透明玻璃箱里的猴子,見了鬼了,我像無頭蒼蠅般,東張希望,一通亂轉,希望能把這老曹頭給翻出來。

    “本來以為這第一課能嚇的你三天吃不下飯去,你居然還有閑心喝酒,你別跟個猴子似的蹦達了,立正,左轉,抬頭,看見那個黑黑的玩意了么?”老曹頭在電話那頭似乎能看見我的一舉一動。我左轉抬頭去看,青色的電線桿子上,高高的掛著個長方形的黑匣子,這是個監控攝像頭。魔都就像是個巨大的片場,街頭巷尾到處都密布著這樣的攝像頭,數量恐怕有數十萬之巨。

    問題在于所有這些攝像頭都隸屬于政府部門,大部分都是條子的財產,老曹頭能進數據監控中心?這老烏賊還是政府工作人員不成?我舉起手臂朝監控器揮動了一下。

    “揮什么揮,你以為你是國家領導人巡視呢!”老曹損了我一句,我終于確定,他確實能從攝像頭看到我的一舉一動。這是怎么辦到的,他催眠了工作人員?還是賄賂?也有這種可能吧,我在心里逐條開始分析,這死老鬼也太神通廣大了。

    “你在猜我怎么進的監控中心是吧?就你那榆木腦袋還是省省吧,你能猜的出來,母豬就會上樹!我老曹現在可就坐在家里,你告訴我,你怎么想的?你跟個拆白黨,垃圾癟三交朋友,你圖的什么?你有病啊你?他還騙了你五百塊錢,你倒是說說看,你不是腦子進水了就是停止服藥了吧?我下次一定要好好的檢查一下你的大腦。”老曹頭的情緒很激動,他像是機關槍一樣,“突突突突”的朝我猛烈掃射。

    “他雖然是個騙子,但是也是條頂天立地的漢子,你罵我就得了,你別罵他!”我也開始激動,我開始維護我那新朋友,我朝著攝像頭比了個中指。

    “還有比你更進水的腦袋呢!你跟我比中指是吧,臭小子,你等著,你一定會為這根中指付出代價,有的是你后悔的時候!六道蜘蛛說了,你這小子對他(她)胃口,這劉三的老娘讓你別發愁,五十萬他(她)掏了,網上的預約和排隊也已經全部搞定,配型順利的話下周就能手術。”老曹頭威脅我的同時拋出了一個驚雷般讓我無法置信的消息。

    我的老天爺,老天爺,你可算是開眼了,幸福就像是長了翅膀的鳥兒飛來了,劉三的老娘,我朋友的老娘有指望了!蜘蛛,我仍然不知道他(她)是男是女,但我只想緊緊的抱住他(她),親吻他(她),我要將他(她)高高的拋向空中,我甚至想馱著他(她)在外灘爬上一圈!我簡直要興奮的跳起來,老曹頭這喪門星,第一次讓我感到了快樂的滋味。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