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怎么著,你小子事還挺多,這罰款單位能報銷?”胖子掏半天扔給我一張皺巴巴的收據,揚長而去。我低頭看,簡直難以置信,居然是手寫的,歪七扭八的字跡,倒是蓋著一枚紅色圖章,魔都黃浦區城管局。我拿著這張收據,呆若木雞,四周的人群見沒有熱鬧可瞧,紛紛散去。剛剛仗義執言的那大爺,走上來,拍拍我肩膀,“小伙子,算了,就當被野狗咬了一口,這種人,逮著蛤蟆都能攥出油來。”

    沒有這么便宜的事!但我還是感激的朝大爺點了點頭,我眼睛死死盯住即將消失在人群中的那個黑色背影,我跟了上去。胖子,今天你不開眼,居然敢找我的茬,那就讓你知道一下,馬王爺到底長著幾只眼!

    胖子似一尾搖頭晃腦的胖頭魚般在游人間穿行,他得意洋洋,吊兒郎當,步子邁的很輕快,他顯然心情不錯,他甚至沒有回頭看過一眼。他哼著小調,走下近水平臺的長樓梯,下面是個長方型的建筑,高高的墻頭上開著鏤空的窗戶,這種建筑風格,既保證了隱蔽性,又能通風透氣,這是個公共廁所。我沒有跟著他下去,我伏低身子,從平臺圍欄后面窺視。

    廁所旁邊栽了幾株夾竹桃,翠綠的樹蔭遮天蔽日,這所在很是隱蔽,樹蔭下站了兩個人,他們顯然正翹首以盼等待胖城管的到來,這一男一女我認得,正是之前幫著胖城管譴責我的圍觀群眾甲和群眾乙。三人見面先是哈哈笑了一陣,就看見胖子拿出人民幣,給了他們一人一張紅色紙幣,拿到錢,那群眾甲和群眾乙頓時作鳥獸散,這竟然是串通好的一伙人,群眾甲和群眾乙就是俗稱的“托兒”這是伙假冒城管的騙子。

    我暗暗咬牙,胖子啊胖子,今天算你倒霉,我這么些天被老曹頭和朱顏好一番戲耍,已經一肚子的邪火,憋的都想爆炸,今天少不得要全數發泄在你身上了!我一把將手里的空泡面碗捏扁,那泡面碗被我直捏成了一個球,這東西卻不忙著扔,小爺我一會要學學那朱顏,讓這裝過骨灰的東西,塞進這胖子的臭嘴里。

    這里不是動手的好地方,廁所時不時的有人進進出出,還有個看廁所的管理員一直都在。我決定首惡嚴懲,脅從不問,這胖子分的贓款最多,顯然是以他為主,他是頭目,那兩百塊已經飛走的錢,也得在這混蛋身上找補回來。

    胖子跟廁所管理員打個招呼,從管理員窗戶里拎出個黑色皮包,他走進廁所,再出來的時候,已經脫掉了城管制服,他換了一身行頭,卻將包又放回管理員窗戶里,擺了擺手,就轉身離開。顯然雙方很熟悉,看來這家伙在這一帶活動的時間可不短,已經拿這公共廁所當成更衣室了。

    胖子晃晃悠悠的往北走,我遠遠的跟在后面,就等找個僻靜的地方收拾他,他一無所知。他走過橫跨蘇州河的鋼鐵長龍,外白渡橋。蘇州河以北就是魔都最大的區,楊浦區。楊浦區從前是魔都的工業區,魚龍混雜,民風彪悍,是魔都人嘴里的“下只角”意思是不上檔次,窮人扎堆的地方。當然,我租住的南市區也是下只角。

    他路過家粥鋪,一塊錢買了一碗白粥,<!--中间广告位置-->提在手里,吃的這么清淡還胖成這德行,我心想,我慢慢綴在他后面,我有些興奮,腎上腺素似乎在加速分泌,一會是打斷他的腿,還是折斷他的手指,我在考慮細節。

    胖子拎著粥卻又拐進了菜場,魔都的菜場與別的地方不同,多在室內,殺雞剖魚的腥味撲面而來,地面濕漉漉的反射著燈光,滑的很。胖子在一個菜攤上,買了把雞毛菜、半斤毛豆,討價還價半天,臨走還順了人家一把蔥。又在肉攤上買了小小一塊二兩瘦肉。這坑蒙拐騙的胖子,一天輕輕松松就掙幾百塊的主,還摳成這樣,簡直讓人下巴都掉下來。

    既然在買菜,說明離他家已經不遠了,我暗自高興,你還能繼續得意一會,出了菜場,走了五分鐘,胖子拐進了一個小區。這小區是那種八十年代興建的老式小區,都是五層樓的房子,墻面已經發黃。每一層住著四戶人家,面積極小,房型又差,比我的亭子間好不了多少。

    “阿三回來了啊?今天給你老娘買什么吃的了?”小區入口處,有個一米見方的崗亭,有個穿藍色衣服的保安熱情的跟胖子打招呼,這叫阿三的胖子人緣居然不錯。

    “她能吃什么呀,老樣子,喝粥,有空到家里來喝茶。”胖子拎起手里的白粥晃一晃,笑嘻嘻的對答,走過幾棟居民樓,就有個雜貨店,是那種底樓居民用窗戶開的店,做些鄰里的生意,胖子又去買了瓶白酒,白瓶綠標,是熊貓大曲。這胖子實在是太摳了,這酒售價一塊二,是魔都最便宜的白酒。

    我認得這酒的原因是,我經常去王貴的拉面店,他店里經常有膚色黝黑的農民工光顧。這些農民工沒有其他的娛樂,勞累了一天之后,這晚飯的時候,就點一碗面,自己帶一瓶熊貓大曲,也不要下酒菜,吃一口面,就一口酒。這酒五十二度,一來便宜,二來勁又大,靠這酒解乏,所以都是社會最底層的低收入人群才喝這酒。其他人很少喝這酒,一來怕丟份,二來實在太沖,喝不習慣。

    這胖子對自己都這么摳,攢這么多錢是要買棺材啊?我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人買二兩肉的。誰家買肉都是半斤一斤的,二兩!實在是讓我嘆為觀止。

    胖子終于進了樓道,我在樓道外面仰起脖子看他進了504,關上了門。我獰笑著走進了樓道,很快我就站在504的門口,我側著耳朵聽門里的動靜。從門衛的話里,我知道他家里有個老娘,要是這老娘在家的話,我就改日再來,不在的話,哼哼,胖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屋里沒有人說話,那老娘應該是不在家。只有“篤篤篤”沉悶而快速的剁肉聲響,這胖子大概晚飯想喝瘦肉粥,這會正在跺肉餡。粥鋪明明可以直接買瘦肉粥,想來又是為了省錢。我從身上掏出身份證,那時候的身份證跟現在不一樣,只是封塑,薄薄的一張塑料片。怕驚動鄰居不敢踹門而入,就只能用它了。

    身份證輕輕的滑入門縫,我感覺了一下鎖頭位置,繼續往里推,鎖頭像烏龜一樣漸漸縮了回去,那門悄然無聲的打開,死胖子,小爺來了!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3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