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對面這人的制服似乎有些不太合體,碩大的肚子簡直要將制服撐破,帽子也帶的有點歪,褲子固然燙的一絲不茍,卻有些短,褲腳高高的吊著,露出白色的襪子,很有些邁克爾杰克遜的風采,袖子也短了一截,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塞進去的。

    這人長著一張滿是橫肉的大臉,紅光滿面,臉上坑坑洼洼,顯然是青春痘的后遺癥,因為帽子的關系,看不出他的發型。我看著他,他看著我,一時之間,如同是兩只為了交配權而蓄勢待發準備角斗的公牛。

    “你在干什么?”他先聲奪人,厲聲問我,打破了微妙的氣氛。他嘴里有酒臭直撲過來,我皺起眉頭,現在是下午四點的樣子,還沒到下班的點,居然就已經喝成這副德行,條子的日子也太滋潤了。

    “沒干嘛……”我氣定神閑,處變不驚。小時候偷吃鄰居地里的甘蔗,被逮住,通常都會發生這樣的對話,要訣是必須裝的渾若無事,好像你就在喝自己家井里的水一樣,既不能逃,也不能慌。

    “沒干嘛,你在灑骨灰!那碗就是證據!”他瞪起眼睛,指著我左手的空碗,一副人贓俱獲的表情,這混蛋一準是盯了我半天,不然這人潮洶涌,他又怎么在游人的重重阻隔間,看到我完成這個過程,從頭到尾也就是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他早就盯上我了,干脆一拳撂倒他,撒腿就跑,雖然是大庭廣眾之下,但是也顧不得這么多了,我在腦子里轉過這樣的念頭。

    就在我打算動手時,我看見他袖子上的袖標,一個金色盾形袖標,上面有紅色的五角星,金色的麥穗,以及兩個字,城管!等等!我靠,我靠!居然不是條子,居然是他媽的城管!我長吁了一口氣,如釋重負,有種死里逃生的慶幸,是城管那就好辦了!

    城管是這個國家目前最有戰斗力的一支隊伍,他們威武雄壯、戰力驚人,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則必勝,從無敗績!有人這樣堅信,給他三千城管,就能輕而易舉奪回我國被侵占日久的釣魚島。泱泱中華,廣闊神州大地上,每一個或大或小的城市里,到處都流傳著他們的傳說。他們動如猛虎,出似蛟龍,盤據著大街小巷,既是販夫走卒、升斗小民的噩夢,同時也活躍在強拆的戰場上。據說現在嚇唬孩子,也已經與時俱進,都是不許哭!再哭城管就來了!

    我徹底放松下來,眼前這家伙明擺著盯了我半天,打算找我的茬,我歪著脖子看他,不是條子,就斷然不會追查骨灰的來源,那我倒要看看你丫到底要演哪一出。

    “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瓦?這里是外灘!這里是魔都的母親河!你有沒有搞錯啊!你就往里面撒骨灰!魔都自來水廠要從這里取水的!這可是兩千三百萬的人水源!你居然往里面撒骨灰!”

    他手舞足蹈,臉紅脖子粗的大聲痛斥我,臉上的肉和碩大的肚子保持著同樣的韻律在顫抖。他一會手指黃浦江,一會指著我鼻子,一會雙臂打開放在空中,以顯示兩千三百萬這個數量的巨大,一會痛心疾首,臉上的表情瞬息萬變,好演員啊!這胖子真是個好演員,我在心底贊嘆。漸漸就有人群圍上來圍觀,成環狀包圍了我們,大家或議論紛紛,或指指點點。

    “人家裝骨灰都是骨灰盒,骨灰甕,你可倒好,拿個泡面碗就對付了<!--中间广告位置-->!也不知道死的是你家什么人,要是你的長輩,你就是不肖子孫,灑骨灰是沒有道德,用泡面碗裝骨灰是不孝,你不忠不孝不仁不義啊你!”

    他口沫四濺,脖子上的血管都爆出來,這家伙是個人來瘋,圍觀的人越多,他越興奮,這用泡面碗裝骨灰可是朱顏的主意,跟我一點關系也沒有,我覺得挺委屈的,但沒法解釋。

    “你到底要干嘛……”圍觀的人越來越多,簡直是里三層外三層,我現在就跟那天躺在地上的李建國一樣,不同的是,那天我是圍觀的觀眾,而今天我成為了主角,我人生中頭一回成為了眾人的焦點。這感受可不怎么好,像是鐵籠里的困獸。

    “罰款!必須要罰款!你對魔都的母親河和人民造成了不可原諒的傷害!不僅污染了環境,還傷害人民的身體,你這樣的行為必須要罰款!”胖子的底牌打了出來。

    “這好像是有點不像話啊,怎么能拿泡面碗裝骨灰呢,死者為大啊,這也太不尊重死者了。”圍觀群眾甲嘆著氣說。

    “恩,這水大家都要喝的,想到里面有骨灰我就惡心。”圍觀群眾乙,是個中年婦女,她一臉厭棄的表情,憤憤不平的抱怨。

    “我看這城管沒一個好東西,明顯是找人家的麻煩,訛人家小伙子的錢!”仗義執言的是個老大爺,我感激的看他一眼。

    “就是,這黃浦江都臟成什么樣了,還再乎多這么點骨灰,不好這樣欺負人家外地人的呀。”說這話的是個魔都土著,長發姑娘,眉清目秀,人長的挺好看,說話時嗲悠悠,又軟又糯像燉了三個小時的紅豆粥,又甜又美。這嗲是魔都方言,女孩越是嬌柔,就越是嗲,嗲卻同時又有好的意思,說姑娘嗲就是語帶雙關,意思這姑娘不僅柔媚且美妙。

    “哎呀,你少管點閑事,城管在執法。”勾著姑娘肩膀的帥氣男友在發話,姑娘白了男友一眼,嘟著嘴不說話,男友見狀就湊到姑娘耳邊輕聲說了幾句,姑娘旋即笑起來,臉上兩個小酒窩像是兩眼深泉。好白菜讓豬拱了,我憤憤的想,這要是我女朋友該多好,胖子用震耳欲聾的聲音中斷了我的想象。

    “罰款!罰款!”胖子高聲的叫嚷。

    “罰多少?”我問胖子。

    “照道理是要重罰的,念在你是外地的,又是初犯,就少罰一點,罰五百意思意思算了。”胖子嘬著牙花子,他中午應該吃了韭菜,那牙縫間有一抹綠,他一副你小子可算是撿著便宜了的表情。

    看著周圍越圍越多的人,已經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我咬了咬牙,自認倒霉,從口袋里掏出五百塊,我數了又數,怕萬一多給他一張,這就是我做好人好事的代價,我的生存基金縮水了一半。

    胖子信手接過,也不數,往胸前口袋一塞,嘴里還不忘繼續數落我,“下次可不許這樣了,這環境的保護,跟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這水人人都是要喝的,下次你家里再死了人,我建議海葬,這江葬可不行!曉得了瓦?”他轉身就要走,我心想,你家里才再死了人呢,混蛋!

    “你得給我收據!”我連忙一把抓住他,這錢對我可不是個小數目,這可相當于一個月的房租!沒有收據,這廝要是中飽私囊了,算是怎么檔子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