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浴室里怎么會有人?我像是受了驚的兔子一樣,立刻睜開眼睛,透過傾瀉在臉頰上的水流,我模模糊糊看見浴室里確實站了一個人,正是那清道夫朱顏,她雙手橫在胸前,盯著赤身裸體的我看,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進來的……我像是受傷的狼一樣開始哀嚎,我確定我在哀嚎。老天!要知道比在浴室里赤身裸體被人堵住更慘的,大概只有在擼管的時候突然發現暗戀已久的夢中**在你身后瞠目結舌,唾棄的注視著你。

    “大姐,我在洗澡啊……”我捂住了小和尚,夾緊雙腿,像蝦米一樣弓起身子。要知道那火鍛膏可是把我的毛發燒的精光,舊草已去,新草未生,現在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被看了也就看了,吃點小虧還則罷了,萬一從此在江湖間流傳我是個“禿和尚”的傳說,我菜刀非要一頭撞死不可。

    “不許你用我的肥皂!洗發膏就算了!”朱顏語帶威脅的說。她闖進一個正在洗澡的成年的赤身裸體的男人浴室,居然就是為了一塊肥皂,我真的想哭,我的眼淚簡直要飚出來,頭上依舊飛瀉的水流,倒是能很好的隱藏我哭的窘態……剛剛忘了鎖門?不對明明有反鎖門的啊,我還聽到了‘啪嗒’一下!

    “我不用!我肯定不用!求你了,你趕快出去!”怕什么就來什么,果然節外生枝,這噩夢依然還在繼續,我語帶哭腔的求朱顏。

    “切,不知道多少臭男人人求著我看他們洗澡,排隊一直排到十六鋪!我還懶得看呢!叫姐姐!”朱顏說,一只手指悠閑的在空中晃來晃去,一串銀色的鑰匙在指頭上轉來轉去。他媽的,忘記有鎖就有鑰匙,她用鑰匙開的門!我壓根就不該洗這個澡,應該直接開溜!

    這世界上居然還有求這個的?我現在沒有時間去計較真假,我只能認栽。浴室里霧氣蒸騰,一個光屁股男人對上了一個晃鑰匙的漂亮女人,照理說挺旖旎的,可我沒有半點那心情,這是報復!是的,就是報復!這是那條黑色丁字褲引發的慘烈報復,千算萬算,一時大意,這姑奶奶是個睚眥必報的主,我卻忘記了這一節……

    “姐……姐……”我有氣無力的認了慫,像噎死要斷氣般輕輕叫了一句。

    “聽!不!清!”她撅著嘴,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一個字一個字的拔高音調,這娘們拽起來真是沒完沒了……

    “姐姐!”我在那一刻,真切的領會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形式比人強,好漢不吃眼前虧,況且光著屁股還算什么好漢呢?有那在魔都大街上裸奔,拍**還泰然自若的暴露狂,我很是佩服,但我肯定不行。據說壽寧路有個喝多的哥們,嫌生蠔太小,還把小和尚拿出來比劃,這也是一條好漢啊……

    “死木頭,算你識相!”朱顏停住轉鑰匙,從洗臉臺下拿出塊沒拆過的肥皂,扔給我,在這里,我必須鄭重的提醒大家一件我用血和淚換來的深刻道理!人類,下意識的反應,在有的時候非常致命!我下意識的伸雙手去接肥皂,光禿禿的小和尚就此曝露在空氣里……

    似乎時間在那一刻放慢了一萬倍,我能看見對面那姑娘的瞳孔和嘴在慢慢放大,那黑的像一潭水般<!--中间广告位置-->的大眼睛里充滿了不可思議,嘴巴里白色細碎的牙齒跟粉色的舌頭露了出來,她用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嘴,發出了對我來說如“晴天霹靂”般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朱顏在劇烈的笑,笑的漸漸蹲下去,她蹲在地板上,腰都直不起來,她左手捂著嘴,右手指著我那話兒狂笑,好一個沒羞沒臊的姑娘,我在心里唾棄她,這肥皂簡直就是世間萬惡之源……

    我曾幻想過無數次,我的小和尚第一次公諸于世的景象,那該是一個夜涼如水的夜,天上掛著銀盤一樣的滿月,在搖曳的燭火里,我除去心愛姑娘的衣衫,撒下一床雪白的**,小和尚橫刀躍馬出現的時候,那姑娘的臉會像三月里的桃花,紅的嫣然,紅的嬌羞,紅成酒醉的囈語,紅成低不可聞的呢喃。無論如何,也絕不會是眼前的這個樣子!我做夢也想不到,這第一次居然是這般景象。

    我立刻扔下肥皂,眼睛卻看見旁邊懸著條浴簾,立馬拉過來遮住自己的身體,有了這東西護體,我膽氣立時大壯。

    “你有病吧你……別笑了……”我說。

    “哈哈哈哈哈……”她還是在笑,眼角處散發著細小的微光,她居然笑出了眼淚……

    “別笑了!!!我原來不這樣,老烏賊害的!!!”我的血涌到臉上,事關我的名節,必須要澄清才行,我試圖大聲的喝止她。

    “恩恩,我知道,我知道……哈哈哈,老曹頭跟我說的時候我還不信呢,哈哈哈哈……”她還是在狂笑,他媽的,老曹頭我是刨了你家祖墳?還是殺了你爹媽?這事也到處去跟人說?還說給一個姑娘聽!我右手扯緊浴簾,左手撐在昏沉沉的額頭上,今天我真是大大的喝了一壺,實在是夠我一嗆。

    “你慢慢洗,死木頭,別害臊,這東西姐姐我見了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姐姐出去了……哈哈哈……”朱顏大笑著走出了浴室,順手帶上了門。

    屈辱,我屈辱的想哭,我一個男人,一個爺們,居然被一個大姑娘這么**,我無力的坐在了浴室地板上,頭頂的水流像是箭雨一般,打的背部的皮膚隱隱作痛,去你的肥皂,去你的朱顏,去你媽的老曹頭,去你們的,老子真是受夠了!

    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現在想退出已經是不可能的,退出的下場只能像那李建國,像外間睡在泡面碗里的胡鵬,我想到絲瓜用酒瓶劃破我頸部的前夜,殺我根本就比捏死只臭蟲,還要簡單。

    我渾渾噩噩的擦干身體,沒有使用那讓我痛恨到極點的肥皂,浴室外的更衣室里沒有人,有人也無所謂,反正都給看光了,我現在很有些破罐子破摔。我換上了自己的衣服,提溜上“胡鵬”打算回家。

    “死木頭,死木頭,今天我真是太開心了,好久沒有笑得這么開心了,明天你可一定得來,不來的話,我打賭,老曹頭一定會用鐵鏈把你拴在我這特尸科里,你自己可要考慮清楚噢!”那個把我看光了的女人,看過我“禿和尚”的女人,背靠在特尸科的大門上語帶威脅、滿面春風的對我說。她兩腮嫣紅,眉目如畫,神情就像是剛剛偷吃了糖葫蘆的女娃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