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我不餓,我他媽的一點也不餓,我怎么可能餓?面碗里的香腸與鹵蛋故意擺成了男人那話兒的樣子,看見這碗面,我就想到胡鵬已經化作飛灰的那話兒。這個姑且不論,這四周還躺著幾百具冰冷的尸體,我怎么可能吃的下去?況且這面只有一碗,我吃了她沒的吃,她吃了我沒的吃。我剛要搖頭。

    朱顏卻不等我回答,把面端了回去,一屁股坐在尸床上,自顧自的吃了起來。面是老譚酸菜牛肉面,她吃的香甜無比,吃的滋溜作響,吃的津津有味,吃的俏皮的鼻子上沁出一粒粒細密的汗珠,她也就是跟我客套一下,壓根就沒打算給我吃……

    “蔽瘴丹”的神奇這時候又顯現出來,這丹藥就像是有自己的判斷和靈性一樣,它隔絕一切引發人體不適的氣味,卻不阻擋能引發愉悅的氣息,我能聞到那面的香味,空氣中有酸溜溜的味道,味蕾對這味道自動生出反應,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口水。

    胃又在抽搐,我搖了搖頭,先前實在是吐的太狠了,這會胃里大概只有胃液,有微微燒灼感,今天受的刺激太過厲害,我對食物沒有任何**。

    “我就知道你吃不下去!嘿嘿,老烏賊可真夠損的,第一課就是這么大的陣仗,對你可是真夠可以的……”朱顏沒帶口罩,護目鏡像飛行員一樣帶在頭頂,吃面的間隙又來調笑我。

    對,這一切,都是拜那老曹頭所賜,死老鬼,生個兒子一定沒屁眼!我咬牙切齒在心里詛咒老曹頭。

    “老曹頭說了,他費盡心機,這一番對你的善意和好心,以及錘煉,你肯定要在心里罵他生個兒子沒屁眼,他讓我轉告你,他沒兒子,所以他一絲一毫也不擔心這屁眼的問題。”朱顏用叉子挑起面條,呼呼的吹氣,大概是太燙了。

    心理學博士……可惡的心理學博士!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比蟑螂都討厭!比狐貍更狡詐!比蛞蝓更惡心!比毒蛇更危險!我有種站在人潮擁擠的大街上突然被剝的赤身裸體的感覺,圍觀眾人的目光像是火焰在灼烤著我的皮膚,既無助又羞恥。又像是我被顱骨重重保護的大腦上多了一扇門,老曹頭隨時能進去溜達一圈,我真是尋死的心都有,眼前一片金星。

    “也全靠我的演技,才給你上了這既生動、又活潑、讓你印象深刻、畢生難忘的第一課,我這‘朱老師’卻也不是浪得虛名,姐姐我以后不做清道夫,去當個演員或許也是條出路。”她這可不是自嘲也不是玩笑,她一本正經,神情嚴肅,她挑著一縷面條,那面停留著空中,散發著裊裊白霧,她歪著頭在思考。

    “……”我無話可說,只能看著地面的黑色孔狀鋼板,老子可是那演技的受害者,苦主現在很詞窮,夸她豈不是罵自己笨,我決定不接她的話茬。

    “算了算了,今天你干的還算不錯!也沒別的事了,你把胡鵬的骨灰撿出來,你帶著骨灰就回去吧。以后每天九點來‘特尸科’報道。”朱顏似乎放棄了當演員的想法,恢復到吃面的狀態,滋溜聲不斷。

    我眼前又是<!--中间广告位置-->一陣金星,問題在于我他媽的要這惡人的骨灰干什么?我帶回去干什么!!!完全不可理喻!!!我氣的一陣眩暈,想反駁可急切之間又沒有合適的理由。轉頭去看,爐火已經熄滅,整整燃燒了一個多小時的爐火已然熄滅。黑鐵疙瘩褪去了火的熱情,回到了冰冷的狀態。我恨恨的將白毛巾扔進垃圾桶,朱顏卻不以為然,咬著嘴唇,晃著頭,在那嘿嘿直樂。我頓時明白了,又是那“算無遺策”老烏賊的點子。這天殺的老烏賊!

    “拿什么裝?”我問朱顏。

    “等等!等等!”她急忙風卷殘云,三口并做兩口的將面條吃光,再以鯨吸百川的豪邁氣概,將面湯一飲而盡,手中的空碗朝我扔過來,我下意識的接住。

    “就拿這個裝!”朱顏指了指我手里的空碗。

    “……”我再度無語,難以置信。

    “怎么著,莫非還要姐姐問老曹頭討個宋代的官窯裝那雜碎?”朱顏插著腰問我,兩道纖巧的眉毛皺起來。

    “不用……不用……”我連忙不迭的搖頭、擺手,我招惹不起這姑奶奶,我端著空面碗走向焚尸爐,爐門向上緩緩升起,傳送帶轟隆作響倒退回來,傳送帶上只有幾塊略大的灰色骨片,大部分骨灰在下面的集灰盒里。

    我飛速的碰了一下那集灰盒,并不燙,這焚尸爐似乎有專門的冷卻系統,科技改變生活,人性化設計無處不在。我是第一次看見骨灰,我爺爺去世的時候那是土葬。骨灰并不像想象中是灰色的沙子,而是大大小小的有著尖銳茬口的骨片,我小心奕奕的拿起一片,用兩只手指一捏,頓時碎裂,質地堅硬的骨頭在高溫中發生了質變,已經腐朽、脆弱不堪。

    先把傳送帶上幾塊大的骨片放進空碗里,我頓時就犯了愁,這面碗實在太小,這幾塊骨頭一放,已經差不多滿了,能裝多少是多少吧!我咬了咬牙,一塊塊再拿起來,用雙掌一搓,骨灰像下雨般掉落在那碗里,就這么搓,化整為零的裝了滿滿一碗,集灰盒里卻還有一小半。

    “就這么著吧,差不多就行了,剩下的你也不用管了,先去洗個澡。”朱顏站在我身后,把那一碗骨灰接過去,將泡面碗上那層鋁箔蓋上,裝進一個黑色塑料垃圾袋,碗小,垃圾袋大,她又將袋口打個結,一直扎到面碗的部位。

    “這樣不容易晃出來。”朱顏將口袋遞給我,我提溜著垃圾袋,用最快的速度逃竄進更衣室,可算是解脫了,千萬別節外生枝,我心想。把“胡鵬”扔在更衣室的長凳上,我進了粉色浴室,“啪嗒”一聲把浴室門反鎖,用最快的速度脫了個精光。

    我光著屁股站在蓮蓬頭下,滾燙的水自頭上傾瀉下來,我閉上眼睛讓水流沖刷著自己每一寸肌膚,這個澡簡直能算我人生中最為快樂的一次洗澡,今天的噩夢終于要結束了!我快樂的簡直要**出來,水流嘩啦嘩啦的歌唱,我閉著眼睛愜意的伸了一個懶腰。

    “哼!哼!”有冷哼聲響起,等等!等等!我沒聽錯吧?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1552/72202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